第四三零章 来啊,互相伤害啊!(中)

发布时间: 2021-07-01 11:21:32
A+ A- 关灯 听书

回家,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一种诱惑。

那个或是贫寒,或是简陋,亦或是充满矛盾的小窝就算再不好,也能给人一种踏实的感觉,任何人任何时候,只要回到家便可以尽情的放松自己,卸下曾经的伪装,露出自己最真实的一面。

岐州算是中府,府军一千余人,不到一千二的样子,平时以务农为主,闲暇时间便背起刀箭到府城驻守,说来有点民团的味道。

这些人来自岐州的四邻八乡,许多人彼此不是邻居就是同乡,饮食习惯,生活习惯并无太大差异,喊一嗓子,基本都是乡音。

林大勇作为他们中的佼佼者,威望什么的自然不缺,这一声回家立刻在府军中造成了强烈的反响,欢呼者有之,感慨者有之,有些感情丰富的甚至还流下了激动的泪水。

哎,心好累,这帮子怂货,这才几天啊,一个个就变成了这个熊样,丢人!

“一个个的都很精神是吧?要不要继续在山里待四天,正好借这个机会把这片山区都探一下。”如潮水般的马屁声中,林大勇怒气冲冲的吼道。

营地瞬间陷入一片寂静,所有人都紧张的闭上了嘴巴,灰溜溜的跑回去收拾行礼,生怕动作慢了被林大勇误会了什么。

“这帮不争气的东西,牵着不走,打着倒退,都特么属驴的。”林大勇黑着脸骂了一句,转身追着马周的脚步追了上去。

并误会,他跟马周之间并没有什么,追上去只是想要问问,他的判断是否准确罢了。

还有就是,自打进山开始,路边这样的石头他见过不知道多少,探矿的队伍无数次坐在类似的石头上面休息,却从未有人想过把石头砸开看看里面。

便如所有人都觉得石炭矿是埋在地下一般,他们觉得石灰石这种东西也是埋在地下的。

天可怜见,如果早些发现这大山里随处可见的石头就是他们要找的石灰石,大家第二天中午可特么可以回陈仓了,何必又在山里多转两天。

心真的好累啊!

……

岐山县郊外的川漆河中,五千壮劳力正在夜以继日的清理河道中的泥沙。

河岸上,妇女和儿童拿着筛网一层层的将清理出来的泥沙筛出来,细粉一样的泥土被过滤掉,粗一些的河沙则被抬到官道俯近堆集起来。

李昊带着两家马仔像一只巡视领地的老虎,沿着河岸巡视着,目光掠过人群的时候,在妇女和儿音中间发现了四个奇怪的东西。

衣衫褴褛,灰头土脸,拿着孩子们才会用的小铁锹,正有一下没一下的往筛网上甩着泥沙,随着阵阵灰土扬起,时不时还会捂着嘴咳嗽几声。

李昊慢悠悠踱步来到那四个家伙身边,眯着眼睛,掩住口鼻,满脸的嫌弃:“呦呵,这不是长安来的几位大人物嘛,怎么着,自亲下场了啊?不过,不是我说你们,咱好歹也是大老爷们儿,不能跟孩子抢活儿干吧。那个谁,给他们换几把大锹。”

崔、卢、李三家四人从小就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活了四十多年,啥时候受过这份罪,闻言眼泪都快下来了,顾不得什么面子不面子,‘噗通’往地上一跪,鼻涕眼泪全下来了。

“世子,世子开恩,世子手下留情,我们都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与世子您做对了,您大人不计小人过,放了我们吧。”

“世子,您放过我们吧,再这样下去,小人只怕就要累死了啊。”

四个中年人哭的是凄凄惨惨戚戚,满是灰土的脸上被眼泪冲出一道道沟壑,看上去好不心酸。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这倒不是说他们几个没骨气,实在是李昊这一招太损了。

被丢到清淤现场这几天,吃的好坏先不说,关键是每天发多少粮食跟工作量还是挂钩的。

最开始他们被安排去河里挖泥沙,每人每天必须挖出一万斤泥沙才能有饱饭吃,那可是一万斤啊,想他们这一辈子养尊处优,拉屎恨不能都有人帮着擦屁股,怎么可能完成如此大的工作量。

于是接连两天,他们都没有完成任务,所有人就这样饿了两天。

到了第三天,负责看管的人见实在不是办法,便让他们去筛沙子,同样没人每天一万斤定量,完不成没饭吃。

不过,这次他们四个学精了,一个人干不完没关系,四个人一起干,然后把所有人的工作全都算到一个人身上,这至少能保证每天都有一点东西吃,不至于被活活饿死。

然而,事与愿违,计划在最后关头出了一点偏差。

四个人虽然赢得了吃饭的机会,可是因为没有经验,第一次打饭的时候盛了满满一大碗饭,想着至少先让一个人吃饱,然后第二个、第三个人再去盛饭。

反正他们这段时间观察了,工地的管理者并不限制盛饭的次数。

然而,等到他们第二个人去盛饭的时候意外的发现,饭竟然已经没了,再一打听,熟悉工地情况的好心人告诉他们,这并不是管理者在坑他们,而是因为他们第一次盛饭的时候盛的太多了,导致吃的太慢,所以等他们回去的时候,别人已经吃掉一碗,回去盛过第二碗了。

就这样,第三天的时候他们只有一个人吃饱了饭,其它人只能靠喝水来充饥。

每每想到此处,便有种痛不欲生之感。

甚至在听完四人乱七八糟的讲述之后,李昊还亲切的拍了拍他们的肩膀,动情的说道:“你看,这不是挺好嘛,至少通过工作你们学到了以前没有学到的东西,加油吧,继续努力,我相信只要肯努力,你们迟早能够自食其力。”

这就完了?难道不应该放我们离开么?

四人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问:对手软硬不吃怎么办。

答:此题无解。

赵郡李氏的李峤认命般拾起铁锹,埋头干了起来。

他是四人中这几天唯一吃过一顿饱饭的人,理应多干一点。

其他三人见他如此,也只能认命,用已经磨了血泡的手,抓起铁锹,恶狠狠的插进泥沙堆里面。

所有人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早晚有一天,老子会报仇的,而且这个时间不会很久。

事实上,报复什么的还真如几人所想那样,正在展开。

陇西李氏的李睿在被放回去之后,第一时间把岐山县发生的事情向家主做了汇报,李氏家主也在第一时间通知了其它几家家主。

一时间,长安城风起云涌,崔氏两家与范阳卢氏、赵郡李氏四家家主再次坐到了一起。

“太不像话了,李家那小子竟然敢无视我等,这一回卢家非要让他受到教训不可。”卢氏家主像一只愤怒的公牛,红着眼睛拍桌怒斥李昊不尊礼法,目无尊长。

赵郡李氏家主阴沉着脸接过话头:“此事不能就这么算了,否则李某还有什么脸面去面对族人,两位崔家主,你们怎么说。”

“报复,必须报复回来。”清河崔氏家主想都没想,恶声恶气道:“李家的小子也太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如果我们不报复回来,这天下还有谁会在乎我们五姓七望。”

卢、李两家纷纷点头。

清河崔氏说的不错,李昊先杀人再扣押人质的行为就是在打他们几家的脸,而且还是正正反反来回的抽。

如果不报复回来,还有谁会真的把他们几家放在眼中。

博陵崔氏家主虽然之前与李昊有过合作,双方算是有些交情,可在利益面前,这位家主也被蒙蔽了双眼,接过话头道:“既然大家意见一致,那么我们想想从哪方面入手吧。”

“那还用说么,现成的机会摆在眼前。”卢氏家主恨恨说道:“他李德謇不是横么,咱们就上书弹劾他好了,我就不信半数朝臣都在弹劾,陛下能护得住他。”

“我觉得可以,但仅仅这样还不够,我们应该双管齐下。他李德謇不是承诺岐州百姓每天发二斤粮食么,我们只要控制了运输,不让一粒米进入岐州,我看他如何兑现承诺。”

“对,就这么干,我李家支持。”

“我清河崔氏支持。”

一声声支持,四家紧紧抱成了一团。

次日一早,数十信使出长安,直奔各自的目的地而去。

太极宫,太极殿,早朝。

“有事早奏,无事退朝。”林喜的大嗓门响起,吵得许多人心神不宁。

李二坐在御座之上,俯视群臣,从左到右,从文到武,最后目光落在李靖的位置上,那里空无一人。

不等李二回过神来,下面文官之中忽然走出一人,怀抱芴板:“启奏陛下,臣有本奏。”

侍御史,卫鸿达,从五品上。

官职不高,权力却不小,而且为人古板,对看不惯的人和事从不假以词色,有时候急了还会打人。

李二无奈深吸一口气,和颜悦色道:“卫卿何事要奏啊。”

“陛下,臣弹劾卫国公李靖教子无方,纵子行凶,私自打死岐州县令郑克爽;再弹劾三原县候李德謇,目无法纪,贪渎成性,大旱之年私募民壮聚众敛财,置邻州百姓于不顾……。”

吧啦吧啦……,卫鸿达这一说就是盏茶时间,把李昊说的是一无是处,大有不杀不足以平民愤之意。

李二面色略有些难看,有些搞不清楚卫鸿达到底是什么意思。

上人不党,文臣武将,世家勋贵,对谁都是爱搭不理,你不犯错我不理你,你若犯错,我管你是谁,就连李二都被他指着鼻子弹劾过好几次的说。

这样一个人突然站出来弹劾李靖父子,这大大出乎李二的预料,以至于愣了片刻才道:“卫卿,你所说的事情,朕都知道了。请你放心,朕一定会安排人仔细调查,力争不冤枉一个好人,也不放过一个坏人。”

不想,老卫根本不理这茬,任李二如何说,依旧梗着脖子站在殿中侃侃而谈:“陛下,臣以为此事应该从速办理,关中大旱,百姓疲弊,若是再拖上三、五个月,怕是会有民变发生。”

“卫侍御史,请你注意自己的言词,陛下何时说过要拖三、五个月了,你不要在这里混淆视听。”

做为李二的头号马仔,长孙无忌在皇帝陛下不好开口的情况下,主动站出来替他辩解道:“而且你刚刚说的那些多是一面之词,卫国公、三原县候都是于国有功之臣,岂能因为三言两语不经调查便定了罪责。”

“长孙仆射,卫侍御史有一说一,何来混淆视听之说。”

魏征见卫鸿达孤立无援,亦主动出来帮他站台,对着长孙无忌就喷:“况且李德謇在岐山县做了什么这长安边也都有所耳闻,若他真是一心为公,何不早些上书说明情况。”

长孙无忌无语,老子哪知道他为什么一直不上书自辨。

转头看向高高在上的李二,心说妹夫,你倒是说句话啊,你不开口我可顶不住了。

李二双眉紧锁,心中犹豫,在没搞清楚卫鸿达真正目的之前,他有些不知如何开口。

就他所知,眼下正是李昊与几个世家斗的不可开交的时候,卫鸿达却在这个时候冒了出来,他到底是受人指使,还是被人利用?

良久,李二似是想通了什么,清了清嗓子道:“咳,几位爱卿,既然大家都很关心这次旱灾,依朕看不如这样,由大理寺牵头,都察院配合,一起去岐州了解一下情况,看看那边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李德謇又到底在那边干了什么。

如果他真如卫卿所说那般为祸地方,那便将其押回长安,由朕亲自审问!如何?”

卫鸿达闻言,不等其它人反应,当先对着李二行了一礼:“陛下圣明,臣愿配合大理寺前往岐州。”

“嗯。”李二嘴角抽了抽,虽然对老卫不客气的行为很是不满,却也没有说什么,转头看向戴胄这位年轻的大理寺少卿道:“戴少卿,你可愿去岐州。”

戴胄能说什么,如此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大理寺卿肯定是不会去的,于是只能硬着头皮道:“回陛下,臣愿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