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 茅山求道

发布时间: 2019-12-02 00:27:35
A+ A- 关灯 听书

上山的路途非常顺利,顺利的让花千骨都有些害怕了。因为她从来没有爬过这么死寂的一座山,不但半点声音都没有,空气中悬浮着一种低沉得让人喘不过气来的压抑感。

别说人了,连只鸟都看不见。

和别处一片苍翠喜人不同的是,大茅峰上映入眼帘的绿色浓郁得像画上的油墨要脱落下来,让人感觉浑身黏黏的很不自在。

不知道为什么,花千骨总是隐隐有种不详的预感,但又和以往遇鬼的感觉不太一样。

上峰顶的石阶蜿蜒盘旋,往下望即是渊深百丈,伸手便能够着身边的浮云。

走了不知道多久,花千骨越发的害怕起来,因为她发现,这个山根本就是个死山,似乎根本就没有半点有生命的东西存在。

为什么会这样呢?难道传说中的仙境便都是这个样子么?

终于到了九霄万福宫的大殿前,四下安静的连喘息声都那么明显。

“有人么?弟子是来茅山求道的!请问有人么?”回答她的只有一阵阵空荡的回声。

硬着头皮往大殿内走去,却发现金碧辉煌的大殿内,烟火未灭,只是没有半个人影。

听说茅山很多俗家弟子,也多靠历练修行,很少时间在山上清修,所以留守派中人本来应该就不多。可是不可能连个守山门的都没有啊!到底出什么事了?难道全体下山斩妖除魔去了?

花千骨开始慌张起来。越发觉得整个茅山阴沉的可怕。

“有人么?有没有人在啊?”

呜呜呜,不要啊,她好不容易才上到山上,怎么会没有一个人在呢?

顺着大殿往内,顾不上对雄伟的建筑多加参观欣赏,一路东张西望的到了万福宫集众的广场。发现宽阔的广场正中竟然被人为的破坏出一个巨大的坑,相当于另一个万福宫那么大那么深,就好像陨石砸出来的一样。

没有半点风,花千骨紧张到开始觉得炎热起来,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呼吸莫名的絮乱,那一丝不易察觉的血腥气味一点点通过鼻子扩散到她的脑细胞。

不敢靠过去,只觉得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可是脚还是忍不住的一点点移动着到了坑前。

滚滚而来又带着热浪的血腥气浪将她瞬间湮没,花千骨发出一声极度恐惧的尖叫声响彻八方,然后捂着脸跪在了地上。

……

修罗场!

她见过多少的血腥恐怖的场景都没有如这般的人间地狱!

无数的尸体一层又一层把整个坑底都填满了。一个个身着道士服,老老少少数百人。并且人堆里,大多数是残肢,被血泡着。肠子,眼睛,手指到处都是……惨不忍睹!

可是四周根本就没有一点打斗过的痕迹,这些人分明几乎都是一招毙命,竞相被屠戮。

花千骨一边呕吐一边用四肢想要爬得远一点。却隐约听见什么声音,虽然微弱,但是清晰。难道还有幸存者么?

强逼着自己转过头去,在一堆尸体之上,看见了那个白须白发的老者。一只手被硬生生扯断,胸口中央一个大洞,完全穿通,心肺皆被掏走。竟然还有一丝尚存在微弱呻·吟。

花千骨顾不得许多连跌带爬的滑进坑里,在一堆尸体中艰难的攀爬。手触及到那些黏糊糊的血肉和组织液,让她连胆汁都快吐了出来。可是还是拼命的爬到了那个老者的面前。

“老爷爷……你……你怎么样?”花千骨从没见过这样的人间惨剧,鼻子酸得她眼泪都快要掉下来。

拼命忍住,却又不敢碰他始终端坐的身子,怕一个触碰他便倒了下去。

她现在该怎么办?怎么办?谁能告诉她应该怎么办啊?

那老者紧闭双目,脸上两条血泪,貌似双目也被挖走。可是脸上似乎依然一点痛苦也没有的微笑着。

“这位小施主是?”

花千骨颤抖得不行:“我……我是花千骨,因为八字不好,从小被鬼缠身,我本来……本来是想上茅山来向清虚道长拜师求道的。这里……到底,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

“在下即是清虚,都是贫道无能,致使茅山满门被灭……现在,现在怕是收留不了小施主了啊……”

“清虚道长,您别这么说,这里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是门派纷争?还是妖孽作祟?怎么会这么残忍,杀害那么多人!我……我可以做些什么么?你的伤怎么办?”

“贫道内丹尽毁,元气尽失,已经撑不了多少时间了。只怪贫道无眼,没有看出大弟子云翳早已步入魔道!为夺取上古神器拴天链,和魔孽妖人里应外合,致使茅山千年基业,几乎毁于一旦。施主,请问你多大了?”

“虚岁十二了。”

“你是怎么上到山上来的?那孽障在周围施了符咒,若法术一般根本就破不开。贫道已凝神聚元一日一夜,始终都不能把消息送到外面。”

“我一开始也上不来,后来去找了异朽君,他给了我个天水滴,后来在上山途中又碰上一个叫轩辕朗的哥哥和他的师傅洛河东。洛老前辈还给了我这个传音螺,说拿给你看了,你就知道了会收我做徒弟。”

清虚面色苍白的笑着:“原来你遇上那个老匹夫了啊!你在那螺窄端第三个螺纹处敲打两下。”

花千骨嘭嘭的敲着,突然螺中传出洛河东狮子一样的吼声。

“清虚老道!我洛河东送个徒儿给你,你不想收也给我收了,最近事忙,下次再来找你喝酒!”

清虚眉头耸动着笑了起来:“真好啊,临死之前还能再听听故人的声音,只可惜再没机会一块喝酒了。”

“清虚道长……”花千骨鼻子酸的不行,“只可惜他突然有急事说是要赶回哪里去,不然就可以一起上山来了!”

“最近天下大乱,他赶回去,肯定也是因为封印的事情。小施主,可以拜托你一件十分要紧的事么?”

“请说,我一定尽力办到!”

“下月十三,请小施主务必代我出席昆仑山的群仙宴,帮我把茅山被屠门,拴天链被夺之事告知众仙人。如今魔界妖界一片混乱,多处结界被打开,妖魔倍出。还望其他众仙家守好另外十五件上古神器,否则妖神一旦出世,苍生涂炭,怕是再无可以压制之法。”

花千骨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虽然门中弟子死伤惨重,但是茅山未灭。施主,我暂传你茅山掌门之位,到时你在群仙宴上下茅山令,号集所有在外茅山弟子回山,重整本门,夺回拴天链。”

“我?我……”

“没关系,到时若你不愿意再把掌门之位再传给我派中其他弟子,我的小弟子云隐是值得托付的人选。”

花千骨点了点头:“我会告诉他,让他找回拴天链,清理门户的。”

清虚老道点点头,单手结印在花千骨眉心点了一下,掌门印记一闪而逝。花千骨只感觉汹涌澎湃的元气与内力从眉心往自己体内涌入。

“清虚道长……”

“贫道将余下的这些道行传授给你,也算是小小谢意。”

“师,师傅……”花千骨跪下来正准备磕头,他的意思是愿意收自己做徒弟了么?

“施主快起,贫道已是将死之人,再教不了你什么,你不如另投明师,觅个去处。天下之大,仙界之中,莫若长留。若你能得子画亲授,生之大幸。也不枉费你我在此时此地缘分一场。”

“另外拜个师傅?”

“对,长留上仙,风霜一剑白子画,如今仙界道行最高之人。拿传音螺来,我会把你托付于他,但是就不知他为人甚严,会不会卖贫道这么一个面子。另外也会把其他要紧之事告知于他,拜托他帮贫道料理一下残局。”

说着,花千骨见清虚嘴里念念有词,一个又一个的符字从嘴里吐出,飘进了传音螺里,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毕了,传音螺尾端微微有些发红。

“施主,现在你可能看见我腰间的宫羽?”

花千骨这才看见那根纯白无暇丝毫没染上一点血迹的羽毛,可是刚刚明明就没有的,莫非自己也有一点点法力了?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看见了。”

“你把它取下来,好生保管。这是掌门的信物。另外,在大殿香炉神龛之下,有两本秘籍,一本是我茅山道法的要诀与精髓随你传给下任掌门,一本是贫道所撰写的六界全书你且好生收藏,若有何不懂之处在上面皆可查到。之后的事,就拜托你了,贫道总算可以瞑目。”

“清虚道长!”

“你去吧!昆仑山,群仙宴,找白子画!”

花千骨这才慢慢从大坑里又爬了出来,然后见坑中从清虚道长身上腾起红色火焰,却明明不是火,也一点也没感觉到热。

坑中的一切慢慢化作灰烬,无数红色的发着光的小圆点慢慢向高空飘去。

那是修炼者的元丹么?道行高,元丹未损的应该可以尸解,道行低的应该也可以再入轮回。不知道清虚道长又去了哪里呢?

花千骨跪在坑前拜了两拜。天空突然下起雨来,洗去她一身的血污,空气依然凝重,但是花千骨觉得好受了很多,身上精力也变得无比的充沛。

师傅没拜上,也不是茅山弟子,可是却莫名其妙的做了茅山掌门,真是让人魂惊胆颤。花千骨取了那两本秘籍包好了揣在怀里,开始下山。

接下来的目标也很明确了,先去昆仑山的群仙宴上把茅山被屠,拴天链被夺的消息告诉给大家,并且把掌门之位传给清虚道长的小徒弟叫云隐的,然后就求白子画白老前辈收自己做徒弟,最后跟着他回长留山好好修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