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 长留仙山

发布时间: 2019-12-02 00:28:08
A+ A- 关灯 听书

白子画本来想直接飞回去的,突然想起身边比来时多了一个人儿。

听花千骨自言自语似的在那嘀嘀咕咕,转身一看,不知什么时候她的肩上竟然趴了刚刚掉到自己酒盏之中的那条小虫子。

“白,白……这个是糖宝。”花千骨给他介绍说。

“我不叫白白。”白子画叹口气道。

花千骨顿时面红耳赤,怎么她一紧张就结巴的坏毛病还是改不过来呢!她也不知道叫他什么啊,她现在又不能开口叫他师傅,叫大叔大爷的好像也不对。

“你称我尊上就行了。”白子画看着糖宝正在挤眉弄眼的弯腰鞠躬和自己打招呼,不由觉得有点好笑。

招了招手,一朵云彩从半空中飘了下来。

在花千骨的啧啧声中,白子画已站立云中,回头看她。

她连忙费力的拉扯住软绵绵一团团的云朵往上爬,白子画也不理她,好不容易等她爬了上去,还没坐稳,云已经嗖的一下飞上半空中了。

花千骨吓的紧抱住云朵不放,探出头往下看着,不过飞的太高太快了,什么都看不怎么清楚,除了云还是云。

不过这个比刚刚乘的随风飘摇的树叶小船要舒服平稳多了,虽然速度惊人,但是仿佛雪橇在云海里滑行一般不会让人觉得不适。而且一伸手就可以够到身旁漂浮的云,却不像身下的这一朵有固定的形态。

应该是用法力凝成的吧,不知道可不可以吃。花千骨一时好奇,忍不住悄悄的埋下头咬了一口,软软的,绵而轻柔,入口竟然化作滴滴甘露。

哈哈哈,味道真好啊!

咬一口,又咬一口,再咬一口……“你打算把这朵云给吃完么?”白子画一路上都沉默不语,突然开口把花千骨吓一大跳,差点没被云给呛到。

“呵呵。”花千骨尴尬的笑,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自己一向话多,也明明憋了好多问题在心里想要问。可是坐在云里,看着高高矗立云端的白子画的背影,就是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倒是糖宝实在是忍不住了,无话找话的问他。

“尊上,长留山离这远么?”

“我们现在在极西的昆仑,长留山远在东海之东,还是有点远的。”况且他还不是御风而行,云上又还多了件“行李”。

“我可不可以一直跟在骨头妈妈的身边啊?”

骨头妈妈?白子画看了花千骨一眼,花千骨尴尬的低下头去。

“可以。”

“哦耶!太好了!”糖宝继续回到花千骨耳朵里睡大觉,嘿嘿,这下可以高枕无忧了。毕竟是仙山,就算有人对自己这个小精怪不满意,以后也没人敢提意见了,因为是尊上亲自批准的,哼!

到达长留山之时已经是日暮时分。若是单靠花千骨腿力,怕是得走上好几年吧。

听到糖宝的惊呼和尖叫,花千骨睡眼朦胧的从云中抬起头来。

遥望四周,到处都是水茫茫,深蓝一片,他们早已到达东海之上。海风一吹,清醒了大半。望向前方,顿时傻眼,张大的嘴巴绝对可以把她自己的拳头塞进去,目瞪口呆的注目着眼前海市蜃楼一般的长留仙山。

夕阳的金光着重着的,丝丝缕缕的仿佛从天空中金色的大洞里倾斜而出,海面倒影粼粼荡漾,浮光闪烁。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身边不时有头上有着漂亮花纹的鸟儿飞过,鸣叫犹如管乐。花千骨擦擦眼睛,不可置信的望着眼前的桃源仙山。本以为昆仑瑶池已是美仑美奂,没料到长留山更是惊艳绝伦。

主岛方圆千里,呈一个不规则的奇怪八卦形状,整个的漂浮在半空中。周围斜上方三座小岛,犹如日月星般将主岛环绕。同时三座小岛上,缎带一般垂下巨大的瀑布,以银河落九天的奔腾气势倾泻而下,流到主岛之上,然后再整个的由主岛四面八方每个边缘倾流入海,在半空中建起巨大而壮观的水帘幕。在夕阳残照下,唯美得犹如幻象。

而远处的空中,还散布着大大小小零星的仙岛和仙山。有的秀奇,有的逶迤,在一片海色天光的映衬下显得分外灵动。

我以后竟要在这样的仙境里生活么?花千骨微微有点头晕目眩。

“中间的主岛是长留山,山上弟子八千。经过一年的初步修习后,会根据自身体质和能力,选择金木水火土五行中的一行集中修炼,仙剑大会后,才能正式拜师,由师傅亲授。那三座小岛上分别是贪婪殿,销魂殿,绝情殿,一般不让随便上去。岛上规矩甚多,以后自然会有人交你。”

“你是属什么行?”花千骨抬头看他,久久的移不开眼睛。

“水。”白子画淡淡开口,听得她一阵清冷入骨。

“哦。”下决心要好好学水系的法术,一年后的仙剑大会上好拜他为师。

隐隐可以看见三座小岛仿佛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笼罩主岛的光壁,随白子画穿过时却又似乎什么都没有。

岛上的山近了,广场和大殿都近了。花千骨看到许多身着各色袍子的人在广场上似是修炼还是习武。

白子画绕开前殿,直接降落到后殿中央。

“恭迎尊上回山……”四周哗啦啦跪倒一片。

花千骨略显手足无措的从云上跳下来,跟着他朝大殿走去。看众人都悄悄的在打量自己,不由得浑身不自在。

四处张望着,大殿雄伟威严,层层华幔,殿四角都燃着贵重的沉香。

“十一。”白子画唤道。

“弟子在,尊上有什么吩咐?”

花千骨抬头看来人,发黑如墨,眼湛如丹,修长的身材衬托出不失高雅的青衫。

“这是新进师门的弟子,你帮她安排一下,有什么不妥之处再问我。”说着转身就要离开。却发现被什么拉住,转过头,看见花千骨眼中隐有不安的拽住自己衣角。

“没事,你有什么不懂的,就问十一,他会带你先熟悉一下环境。从今天起,你就是长留门下正式的弟子了。”

花千骨看着他没有回头的慢慢走远,远的她觉得自己别说一年,就是一世也追不到他的身边。

前面的青衣男子神色淡然,双手插在衣袖里,悠悠的踱着步子。

“我叫落十一,是尊上师兄摩严的大弟子。”

“我,我叫花千骨。”

“我叫糖宝。”糖宝从花千骨耳朵里悄悄探出头来,果然它法力还是太弱啊,连在瑶池都没事,一来到这长留山却头晕的不行。

落十一眼睛一亮,下一刻又将那份喜爱和惊讶深藏了起来,狭长的凤眼流露出一丝不为人察觉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