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 可爱骨头

发布时间: 2019-12-02 00:28:45
A+ A- 关灯 听书

“疼么?”杀阡陌看着她小脸上那一道道血痕,心里直骂云翳一点都不会怜香惜玉。下回见到非抽他两根筋出来打陀螺。

“不疼。”花千骨对他贴自己如此之近有些不适应,微微往后退了些。

杀阡陌右手凝气发出微微紫光,轻轻从花千骨面上抚过,伤痕瞬间抚平消失。然后又揭起花千骨两边衣袖,从她臂上一一抚过,替她疗伤。

“还有哪么?”

“没了,没了。”花千骨连忙放下衣袖道。虽然腰间腿上都还有勒得很深,但是怎么可以随便让人摸,虽然同样是女的。

杀阡陌笑盈盈的指尖一绕,断念剑从远处地上飞了回来,自动插入花千骨腰间的剑鞘之中。杀阡陌却终于看清楚的猛然一惊。

“断念剑?!”

伸手便要再次拔出,却未等碰到,竟被弹出去老远。

踉跄几步站稳身子,轻笑一声,嘴里骂道:“XX的白子画!”

_

“这剑你从何而来?这明明是白子画平时的随身佩剑,他爷爷的上次交战时还不小心让他伤到我脸,好久都愈合不了,差点毁了我惊天动地的花容月貌。害得我闯天宫又下东海的到处偷灵药。”

“是尊上送给我的啊!”

“啥?白子画把这剑送你了?这可是把上古传下来的绝世好剑,他居然送你了?我问他借伏羲琴,想参透十六件神器里的玄机的时候怎么就没见他这么大方过,差点刺了我一身的窟窿眼。这世上哪个见我不被迷得晕头转向,偏偏只有他,怜香惜玉都不懂!我不管,你把断念扔地上,我要使劲踩几脚以消我心头之恨!”

花千骨呵呵的笑:“那伏羲琴如此要紧,尊上怎么会随便借人呢?”

“哼,我道他是超凡脱俗的白子画,心里也有三两分敬重,却没想到和其他派的臭道士老秃驴一个德行,冥顽不灵!我不管,我就要踩两脚。”

花千骨可不敢让他折辱了白子画的佩剑,连忙装作一副很生气的样子使劲打了那剑两下:“看吧,虽然你是剑吧,但是也要长眼睛啊,姐姐长得那么漂亮,你怎么舍得弄伤她的脸呢?赶快给姐姐道歉,说你错了,再也不敢了。什么?我听不见,再大声点。恩,下回记住了哦,不过上次的事还是不能轻饶了你,回去不准套剑鞘,裸着身子到太阳下面晒着去,非把你晒黑了以消姐姐心头之气!”

杀阡陌见她认真的跟那剑说话的样子扑哧一下就笑出声来了。无奈的挥挥手:“算了算了,我大人有大量,下次找白子画报仇算账去,才不跟一把小破剑一般见识呢!对了,你跟白子画什么关系啊,他干吗把断念剑送给你啊?”

“我上次群仙宴后就跟着尊上拜入长留山了。尊上怕我这次出来遇见危险,特意让我带出来防身的。”

“哼,想不到他还这么好心啊。不过你背着这断念,就算隔了天涯海角,他也能感知到你是否安然无恙。若是你这次被云翳掠去了,想必过不了多久他就会差人来救你吧。这云隐,也太笨了,这么轻易就让云翳混进山去。”

“这不能怪他,谁让云翳和他长得一模一样,其他人肯定都把云翳当作他了。”

“一模一样?!”杀阡陌吃了一惊,他也没见过云翳的真面目,倒是不知道这点。怪不得他们行事总是如此顺利。

“我必须得努力,不能光靠他们来保护!”花千骨紧紧握住手中的剑。

“断念灵气太强,也只有白子画压得住它,它怎么肯听你一个小不点来御使。你得慢慢与其沟通磨合,只有你自身力量足够强大的时候,它才会真正的把你当作主人。现在对你而言,也只算得上是一把普通的废铁,真不知道白子画怎么想的。”

正说着断念在鞘中不满的发出嗡嗡声。它才不是废铁呢!

杀阡陌看了看山上道:“云隐他们快到了,姐姐要走了。第一次见面,你这么可爱,姐姐又这么喜欢你,就先送你个见面礼。”说着用力一掰,硬生生的把自己左手小指给掰断了。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吓得花千骨捂住嘴巴,连忙冲上去替他止血。

“呵呵,别怕,小不点。”正说着那半截优美纤细的小指上的皮肉迅速的融化蒸发。最后只剩下一小截可爱的白色骨头。杀阡陌拔下一根自己紫色的头发,刚刚掰断小指他连眉头都不皱一下,拔根头发可把他心疼的要命。

头发从骨头缝里穿了过去,然后系好挂在花千骨脖子上。

“这个是姐姐身体的一部分,带着它,这样小不点不论在哪姐姐都知道。遇到危险的时候就把它吹响。姐姐会尽快赶去救你,知道吗?”

花千骨早就被吓傻了,心疼的看着她左手小指,却见上面一滴血也没有流的,迅速又长出森森白骨还有皮肉,很快便恢复如初。

杀阡陌拍拍花千骨的头:“瞎担心个什么,姐姐是魔嘛,好了姐姐得走了,不想跟云隐他们起正面冲突。等我找到下一件神器,忙完了就去长留山找你玩。”

说着抱起花千骨啵的在她脸上使劲亲了一个,嘿嘿笑着,转了个圈人就不见了。心里直偷着乐,做人姐姐就是有这个好处啊!挖哈哈!

花千骨看着胸前那截所谓的可爱的小骨头满头黑线,这礼物也实在是太特别了吧,虽说她叫千骨也不能就送她真的人骨头吧,还要她放在嘴里当哨子吹,她才不要呢!

拽了拽那头发,好结实啊,应该不会断的。

天水滴,勾玉,小指骨头,这年头,怎么人人都喜欢送人项链啊?她的脖子上都快挂满了!

过一会儿果见云隐带着一班弟子风驰电掣的赶到。看到花千骨连忙跪倒在地,请其责罚失职之罪。

却见花千骨一脸控诉委屈的瞪着云隐。

“我的莲藕清粥在哪呢?我都快饿死了!”

云隐满头黑线。

回到万福宫,花千骨狼吞虎咽一言不发的吃着早餐。云隐在一旁擦汗,一面解释着自己本来去厨房,后来发现异动追了去却没想到被调虎离山。之后被春秋不败手下一干人等缠住迟迟脱不了身。等赶回来的时候,才发现花千骨不见了,问睡得傻乎乎的糖宝更是一问三不知。

花千骨吃得七八分饱了,这才缓一口气把被云翳带下山,后来又被杀阡陌所救之事说给他听。

听到说云翳竟然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云隐也是大惊失色。

“怎么会呢?那么多年我也算和大师兄朝夕相处,但是从来他都是面具掩面,我还以为是他旧时容貌被毁,却怎么会跟我长得一样?”

“对啊,很奇怪是吧,你回去问问伯父,是不是那个年轻的时候……啊?”

“不可能,青州梦家代代单传。”

“呵呵,那就不得而知了,你回去有机会好好调查一下。另外通知门下弟子一定要格外小心,如果云翳再用你的面目有所行动,那真是防不慎防。”

“弟子知道。只是那个流火绯瞳杀阡陌,请掌门日后务必再不要与其有何牵连。”

“为什么啊?姐姐救了我啊!”

“姐……姐姐?”云隐一头雾水,突然明白花千骨定是见杀阡陌太美把他当作女的了,不由得暗自好笑,却也觉得没必要跟她详加解释。

“我们是仙,他是魔,正邪不两立。身为茅山掌门若是跟妖魔勾结不清,定会落人话柄。特别是掌门回山后,长留门规更加森严,绝对不能与妖魔有所往来。而且他上次妄图盗取上古神器跟长留结下了不小的梁子。杀阡陌等妖人一心想放妖神出世,他这次救下掌门一定别有居心!”

“姐姐不像坏人啊!”听云隐那么说,花千骨没敢继续说杀阡陌还把自己的小指头掰断了送给自己作礼物。

“掌门,你还太小,好人坏人不是光看外表的,那杀阡陌虽然长得美艳不可芳物,但是心狠手辣有如毒蝎,凡是得罪过他的,轻薄过他的,对他稍有无礼的,全被他以非人的手段折磨得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他做事仅凭性子,没个章道,别说是仙人,就是妖魔见到他也忌惮躲着三分。总之掌门以后尽量不要跟他有任何牵扯就是了。”

“哦……”花千骨微微嘟起嘴巴,可是姐姐对她是真的好啊,“我什么时候可以回长留山啊?”

“那么快就想回去了么?多留几天不行么?”云隐看着她小小的包子头很想摸摸安慰安慰她,知道她刚刚肯定还是受惊了,却不敢犯上。将才真把他急疯了,若是寻不见她,他就真要内疚死了。

“我怕落下太多课业赶不上,离仙剑大会的时间不多了。”

“仙剑大会么?到时候茅山也会派门人参加哦,弟子会来给掌门加油打气的!”

“啊?不会吧?”原来整个仙界都会派人参加?那岂不是更丢人?

“这样可好,掌门在茅山多留几日,弟子会尽快把茅山道法有系统有条理的一一教授给你。身为茅山掌门,却一点茅山术也不会也不行啊!”

“呵呵,我有在修习的,清虚道长留了本心法秘籍给我,糖宝有教我练。到时候我回长留山,秘籍你就好好收着。另外还有一本六界全书我请尊上代为保管,因为事关重要,等局势安定点我再取回来。”

“谨遵掌门吩咐安排。”

“呃……云隐我们也差不多挺熟了,没有外人在的话你就叫我千骨吧,掌门掌门的好别扭啊!”

“是,掌……千骨……”云隐望着她欣慰的点头。这半年来只觉得肩头压力好大,常常有些不堪重负,茅山遭此大难,云字辈,清字辈的弟子死伤惨重,剩下的可担大局的寥寥无几。他时常怕辜负了师傅的一番期望,茅山百年基业就折煞于他手中。这次见了小掌门,却不知为何心中竟踏实安然多了。

她虽然还只是个孩子,无论是站在他前面主掌茅山,还在站在他后面支持他的实际行动,都让他觉得那样安心,仿佛有了坚实的后盾一般。这下,茅山有望了。

于是,花千骨办妥各种事务之后又在茅山多留了十多日,茅山和一般一心修仙,提高自身法力的门派不同,注重的是实战能力,所以常常入世历练,捉鬼降妖。这些天在云隐的督促和教导之下花千骨的御剑能力和对五行的掌握都有了明显的提高。

这夜云隐一直伺候到花千骨就寝才离开,糖宝偷偷摸摸的爬到累得晕晕乎乎只想倒头就睡的花千骨脸上道:“骨头骨头,快别睡了,爸爸来了,我们去见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