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 刀剑无情

发布时间: 2019-12-02 00:28:55
A+ A- 关灯 听书

终于到了回长留山的日子。已经正式继任掌门之位了的话,毕竟不同来时可以那般低调,未免路上出意外,云隐还有茅山七煞中的四煞都一同护卫她前行。

此时的花千骨御剑比之前已经不知道熟练上了多少,道行法力也更加精进。一想到马上就要回到长留了,心中几多兴奋和喜悦。

一路上倒也太平,如今茅山守护的神器被夺,比起其他各派来,反而要安全上了许多。

望见海上的长留仙山之时,说不出是什么感觉,落十一正等在光壁外,见了他们一行六人,连将他们迎了进去。

糖宝开心的爬到他肩头,兴奋的跟他说着一路上好玩的事。

知道落十一先要领他们去见过尊上,花千骨有些紧张无措。到了大殿,白子画依旧是恍如天人的样子,冰凉而淡漠,简单的问了几句回去后的情况。

云隐倒是说得详细,连花千骨被虏,云翳与自己长得一模一样都交代的清清楚楚,还嘱咐以后若有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要入长留,若没出示证明身份的物件切莫相信。

因为怕在外耽搁的时间太久,茅山无人执掌再生事端,云隐几人匆匆拜别。白子画也不留,仍让落十一送他们出去。

大殿里突然空落落的只余下她和白子画二人,花千骨心下怦怦直跳,连忙躬身便要拜退。

白子画却慢慢从座上走了下来,打量着花千骨的两个包子头,嘴角微微扬起。

“看来茅山这一趟你进步不少,断念用着可还顺手?若是它实在不听御使,我再命人重新为你打造一把?”

“多谢尊上,我很喜欢断念,也慢慢能够御使它了。”

“喜欢?……喜欢,并不是什么好事情,此剑虽有灵性不是死物,但剑终归只是剑,身外之物,若有了感情,不能很好发挥剑应有的作用是小,对敌时反而会成为牵绊。”

“可是若没有感情,又如何和剑心灵相通,融为一体呢?岂不是更没办法发挥它的威力么?”

“小骨,你需知道,修仙最忌七情六欲,多少人都是为情念所困,道行无法再有更多的提升。虽说仙界因为多年前斗阑干之事,玉帝大赦天规,如今得道成仙之人中爱恋婚配已属平常,但是未成仙的弟子还是不许妄动凡心。这长留山之所以设三殿,就是警戒所有弟子要绝贪,绝欲,绝情。你若不明白这一点,永远没办法修成真身。你命相本属奇特,衰运连连,桃花决绝,而且会不断给身边的人带来不幸。感情这种事,对你也好对他人也好,只能是负累。你需要做到心中只有大爱,没有私情。这对剑也好,对人也好,都万万不可有执念。我赠你断念,一是因为它比较能帮到你,二是提醒你要时刻记着绝情断念。你需知道,真正的境界,不论你手中拿的是什么,断念也好,还只是普通的剑也好,兵器也好,草木也好,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人,是你的选择和能力。小骨,等有一日,万物苍生你都能够等同视之,没有执念,没有牵绊,没有爱恨,那时候你就能真正的摆脱你的宿命,修得真身。你可明白?”

花千骨懵懂的点头,看着白子画似乎堪破一切镜花水月,穿透虚幻未来的眼神,心中不由一荡。

白子画轻叹一口气,转身背对她道:“小骨,众神并没有消亡,谁掌握了自己的命运,谁,就是世界的神……但是神,他只做自己该做的事,而不是想做的事。”

那做神还有什么意思?花千骨本来想问,可是还是没敢开口。她还是第一次听尊上说那么多话,可是能听懂得没几句,只能暗暗记在心里。

“好了,你退下吧,回去好好休息。”

“是,弟子告退。”

花千骨刚走出几步,又听白子画道:“慢着。”

转过头,猛然看见白子画站在自己面前扬起手来,中指指腹往自己额头上一印,心中一惊,慌忙退后几步。

“毕竟还只是刚入门没多久的弟子,这个茅山掌门信印还是先隐去的好。离仙剑大会只有三个多月,你需好好准备,若有何不懂的,就多请教十一或者清流。”

“弟子知道,谢谢尊上。”

花千骨直接回了亥殿寝室,轻水还在上课,糖宝也跟着落十一送云隐他们去了还没回来。花千骨坐在妆镜钱打量着自己的包子头,心下却凉嗖嗖的一片。

一开始尊上把随身佩剑赠予自己,自己心中自然别提有多欢喜。现在看来,哪怕贵重如断念,尊上朝夕带在身边,对他而言,却从未跟其他任何剑有什么差别,也并不是什么特别珍视之物。所以别说是送人,就是随手扔了,心里怕是也不会觉得有丝毫的可惜吧。

这不能说是情薄,尊上根本从来都是无情之人。和他随手可扔的断念一样,自己在他眼中,是不是也跟其他任何弟子没有任何差别的呢?

所以,得更加要努力!为能够成为他的徒弟而努力!哪怕,之后在他眼中,只有一丁点和别的人不一样。

之后的几个月里,花千骨更加拼命了,那奋不顾身的架势常常把糖宝吓到,却又拦不住她,只能日日夜夜在她身边守着,看着心疼的不得了。

花千骨逐渐已经和断念配合的很好了,防守基本上已经不成问题,而最薄弱的地方还是五行术,所以攻击力很弱。为了怕引起麻烦,一般白天她都不把断念带在身上,只有晚上的时候才在林中练习。

知道霓漫天老爱找自己的岔,她总是尽量少出风头,避开她。为了练习五行,她甚至忍着被桃翁刁难,火夕欺负的一个个找他们请教和辅导。

一转眼,马上就要仙剑大会了,在落十一的实战课上,几个班分组比试御剑术。最后淘汰剩下来的8个人里面,霓漫天和花千骨分为一组。

这是霓漫天和花千骨两人第一次正面冲突,轻水在一旁干着急,落十一却兴致盎然的想看看凭花千骨这么努力的成果是不是可以和霓漫天比上一比。

花千骨知道这也算是仙剑大会的预演和排练,而霓漫天是她目前最大的障碍,如果自己胜不过她,凭她的家世背景还有仙资,自己根本就没资格跟她争。

立在海轩木剑上在空中左闪右躲着霓漫天凌厉的招式,明明只是同门切磋,她却下手又快又狠,招招致命。

霓漫天擅长水系法术,空气中的水汽不断被她凝结成冰凌,暗器一般向花千骨激射而来。花千骨仗着御剑术有所小成,只能拼命闪躲,抓住她攻击的间隙给予回击。

你来我往之间,两人竟打了半个时辰还没有分出胜负。

霓漫天法术虽强,花千骨却不停躲闪,拖着她打持久战。霓漫天毕竟身娇肉贵,不像花千骨吃尽了苦头,慢慢气力耗尽,速度慢下来许多,花千骨趁机反攻,同样用冰把她从剑上打了下去,然后凝神结印,飞快生长的巨木如箱子一样密密实实的把她牢牢封在了里面,任她火攻水淹,万般踢打,就是出不来。

朔风在一旁看了好笑,看来仙剑大会上决战的,会是他和花千骨了。

花千骨心道平时受她那么多气,吃她那么多苦头,本来想把她多困个一时半会的,可是毕竟同门,又不想跟她结下太深的怨恨,于是很快把她放了出来。

霓漫天气得脸都青了,看着落十一一脸赞许的看着花千骨更是恨得咬牙切齿。她无论如何都没料到,小小一个花千骨,法力精进的竟然如此之快。果不其然,成为她拜尊上为师的最大祸患。早知道便早点将她除了,她的仙剑大会若再如此丢人的话!她有何面目见她爹娘!

心中怨念一波强过一波,手中的海轩木剑竟硬生生被她折断。

—————

“轻水,仙剑大会是什么样的啊?”花千骨躺在床上睡不着,再过两日便是仙剑大会了,这几日,长留山上来了好多人,各门各派的掌门还有弟子,还有一些弟子的亲人,几大殿全部住满了,好不热闹。花千骨是又激动又焦躁。

“我也不知道啊,我又没参加过。”轻水坐在床头,就着夜明珠的光亮替糖宝做着它仙剑大会上要穿的小衣服。

糖宝趴在一旁桌上的自己的小房子里,手里抱着落十一给它的一个绿色有弹性的球球玩来玩去。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仙剑大会挺简单的,不就是比武大会么,但是所有弟子都必须在空中比试,不能落地,谁先落地谁就输了。”

“是各个门派的都对打么?”

“长留的弟子占了大多半,其他门派一般各都只派出几人。新入门的弟子分为一组比试,拜过师了的是另外一组,你们不用担心,和你们对打的也都是些新入门没多久的,不会有多厉害。十一师兄他们也会有比试哦,去年的拜过师傅的那一组就是十一师兄拿的第一。到时候我要去给他加油!哈哈!”

“那新人的那一组呢?去年谁第一?”

“去年是世尊的弟子上上飘,再前两年好像是舞青萝,再早些年好像是火夕,世尊和儒尊的几个弟子,都是新人组的魁首。”

花千骨心里颤了颤,自己有没有把握拿下第一,有资格做尊上的徒弟呢?

“尊上为什么不收徒弟啊?”轻水问,一脸崇拜的道,“要是能让我拜尊上为师,天啦,死了都甘愿。”

“那就不清楚了,不过从前些年开始世尊都一直在逼他收徒弟,毕竟尊上是掌门嘛!今年尊上会收徒的可能性很大哦!”

花千骨闭上眼睛,她想尊上之所以不愿意收徒,可能是习惯一个人了,不想身边有什么麻烦和牵绊吧?

“拜师是怎么拜啊?是谁胜了谁就有资格选拜在谁门下么?”轻水问。

糖宝尝试着爬到球球上去,屡次失败后又从球球上滚了下来:“怎么可能,这天底下只有师傅选徒弟,哪有徒弟选师傅的。当然是由师傅先选啦,所以就算比试不能赢,若能展现出自己优秀的一面,也不愁没有师傅会看上你的。然后师傅选完了自己中意的,没被挑上的弟子再尝试向自己钦佩的人拜师,若仍被拒绝,就只能由书香阁统一分配了。”

“收徒弟有什么条件没有?”

“当然有,只有宫花及以上级别的才可以收徒弟,宫带和宫铃都不可以。师傅级别高,徒弟自然也就相应有地位。所以拜个好师傅很重要。”

轻水喃喃着:“大家都抢着想做十一师兄还有火夕他们的徒弟,我只要是班导能够看上我收了我我就心满意足了。”

“啊?轻水你不觉得他一天醉醺醺的没有一点为人师表的样子么?”花千骨一头雾水,朽木清流人是挺好啦,但是一天里有一半时间都是醉着的。拜这样的师傅,岂不是每天教自己耍醉拳么?不过和他在一起很轻松又很开心,不用多顾忌什么,好像朋友一样。若是拜尊上做师傅太难,拜十一师兄又太多是非,可能和班导每天相处是最开心了的吧?轻水倒也想得通透。

夜里大概睡了两三个时辰,依旧很困,花千骨依然坚持着爬了起来,跟往常一样去林中练剑。起来看糖宝睡得正香,便懒得叫它起来,它本如此嗜睡,却要日日夜夜陪着她,也真难为它了。

空中没有月亮,也没有星子,花千骨出了门,直接从亥殿最高层轻轻跃了下去,虽然她的法力还没达到不需要剑,凌空虚度的境界,却也一起一纵间飞速的在林上穿越行走。

很快到了平日里练剑的密林深处那片空地,却见一个人彩衣飞舞,负手而立于树上。却正是妩媚艳绝的霓漫天。

“我听说,你总是夜里一个人在这练剑?果然……怪不得进步那么快呢,真是,笨鸟先飞啊……”

花千骨心道不妙,霓漫天眉间杀气重重,怕是来者不善。心里思忖着还是不要起正面冲突的为妙,能跑快跑。

却见霓漫天慢慢抽出腰中佩剑,寒光凛冽,映衬着她脸上诡异而又残忍的笑容,竟如同鬼魅一般妖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