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 俯瞰千山

发布时间: 2019-12-02 00:29:19
A+ A- 关灯 听书

仿佛做了一个遥远而悠长的梦,梦中有无数瑰丽而色彩鲜艳的诡异舌头,蛇一样向她吐着鲜红的信子,滑腻腻又粘湿的在她身上舔着。她的腹部涌出绿色的鲜血,滴在大海里,整个蔚蓝的海洋变成绿色,鱼儿全死了,就像她手中的花儿一样。无数的妖魔鬼怪围着她扯着她的头她的四肢,狰狞的笑着想要将她分尸活吞。然后她被撕拉成几截,头在争抢中掉入尸坑。旁边都是鲜血和内脏,她睁着眼睛看天上有神仙踩在剑上飞来飞去,各种剑光交织分外好看。她想开口求救,可是已经没有脖子没有嗓子叫不出来。一张恶鬼的脸又出现在她面前,张开血盆大口向她咬了过来。

她惊叫一声坐起身子,朦胧的睁开眼,低低的唤了一声:“爹爹,我又做噩梦了。”

空荡荡的屋子,没有任何人回应她。

沉默的呆坐了良久,这才想起来,爹爹已经不在了,而自己,也有能力保护自己,再不用怕那些妖魔鬼怪了。一年间的记忆潮水般奔涌而来,从茅山到昆仑,从昆仑到长留,虽万般艰难,居然也硬挺着走过来了。

爹爹,我已达成了你最后的遗愿,还拜了这世上最厉害、最仁德、最慈悲、最伟大的神仙做师傅,你在地下,可以安歇了。

抬头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貌似不是自己的卧寝啊?硬撑着拜完师之后没多久,自己饿得不行,和轻水,云隐他们的欢宴上刚举起筷子还没来得及吃一口饭就晕倒了。然后就一直在睡。

房间很大,却不失雅致,案上的香炉里檀香缭绕。四周陈设十分简单,简单得有点寂寥空旷,床大得过分,下面仿佛万年玄冰一般,躺在上面便是刺骨的冷,也难怪她会做噩梦。

自己怎么会在这的,糖宝又到哪去了?心中突然着急起来。跳下床,推开门便往外跑。

门外迎面而来的是满庭院的桃花芳菲如雨,不远处的小山在绿光掩映中浓郁如画。突然觉得这景色有些熟悉,可就是想不起来是哪。急奔两步,穿过庭院,眼前是几乎比长留大殿小不了多少的又一座巍峨大殿。整座大殿漆了猹漆,在日光下闪发出七彩的鎏光,和长留大殿的金碧辉煌又是迥然不同。

突然想到这是哪了,加紧速度穿过空旷寂寥的大殿。一路上没有人,半个人影都没有,记忆不由得回到当初初上茅山的时候遇到的恐怖场景,心下不由有几分发寒。

终于穿过大殿正门,一阵冷风迎面扑来。而眼前的壮观景象也让花千骨倒抽一口凉气。

下面是凌空漂浮在海面的长留仙山,而自己身处的小岛竟是绝情殿,远处半空中同样漂浮着的还有贪婪殿和**殿。风卷着云不时从身边飞过,仿佛伸手就可以抓到。长留的大殿和十多座偏殿以及阁楼,在崇山掩映下透过云彩看得清清楚楚。海天之间一切变得无比壮阔,无比美妙。

. ?

“你醒了。”

突然听到那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花千骨心中猛震一下。抬起头来,却竟看见白子画站在最靠边的那块突起的大石上,俯瞰着长留和天下众生,白衣飘然,仿佛随时都有可能乘风而去。

花千骨的心立马提到了嗓子眼上,虽然明知道不会,可是还是担心他遥远又飘渺的身子一不小心就会坠落下去。

“拜见尊上。”花千骨跪下磕头。

“该改口叫师傅了。”

白子画低头看着她,声音平淡而清远,简单几个字,花千骨却疑心自己是不是听见了回声。

面上不由一红:“拜见师傅。”

白子画点点头:“我知道你很多问题想问,我百年清修,又总是独自一人,已不太习惯言语,你若有什么不懂不明,只管问我便是,日后也是一样。”

花千骨嗫嚅道:“尊上为什么会收我为徒呢?明明我输了,负了我们的一年之约。”

白子画道:“当时只说了让我满意便好,并没说一定要拿到魁首,这近一年你努力到这种程度,已经足够了。”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本来花千骨还想问比试时,断念自己飞来之事,可是又不知道怎么开口,只好改口问:“师,师傅,糖宝呢?它不可以跟着我上绝情殿么?”

“你伤重昏迷,我把你带回绝情殿医治,糖宝见你三天了还没醒,就先回亥殿帮你收拾衣物及行李去了。从今往后,你便住在这绝情殿中。”

“云隐他们呢?已经回去了么?”

“因为不知道你什么时候醒,见你没了大碍便急着赶回去了。”

花千骨不知自己为何在白子画面前依旧如此紧张,一时想不出还有什么要问的,便指着另一边犹若银河落九天源源不断往长留山倾泻而下形成巨大瀑布的水流道:“师傅,这三殿明明凌空,为何会有这么多流之不竭的水呢?”这个问题打从她来长留山就一直觉得很奇怪了。

“三殿内各有一座雕塑,是上古神兽化成,长年口吐三种圣水,而三殿山脉上的各种奇石,有聚**的功效,二者汇做一股,流到长留山中,化作三生池水。海中水汽升腾又化为云,周而复始。至于这三兽千年圣水流而不止又是为何,这就无人得知了。”

“哦。”花千骨恍然大悟的点点头。

“糖宝对四周环境已经差不多熟悉了,等它回来可以领你到处转转。这绝情殿上没什么禁地,除了你我师徒二人也再没他人,你也不用像以前一样诸多拘束,爱去哪就去哪,不用事事向我请示。”

“弟子知道。”

白子画望着下面的长留山突然问道:“从这往下看,你看到什么?”

花千骨走得靠边一点,风大得吹得她快飞起来。

“回师傅,弟子鲁钝,只看到长留山。”

“此时的长留山和往日的长留山,有什么不一样么?”

“恩,更加壮观巍峨。”

“是的,从高处俯瞰到的风景总是十分壮观,就算是平平无奇的场景也令人觉得非同一般。可是,太过广阔的视野,反而会突出自己与世界的差距。以至于无论如何,也不能真切的感受到自己的存在。平常人的视野,只是眼睛所看到的景物,但是,修道人的视野,却是大脑所捕捉到的,心中所感念到的。比起你自身生存所能体验到的狭小空间,例如绝情殿,例如长留山,更应该心怀万物,包容整个世间的广阔风景,把它看作是自己所生活的世界,去感悟它,保护它。”

花千骨明白了白子画话中的涵义,顿时觉得整个世界顺着海天在眼前铺展开来,似乎没有一个角落自己看不到,没有一个声音自己听不见。整个人仿佛俯瞰众生的神祗一般,看着人间的生生死死,花开花落。

可是这感觉却如此孤寂,如此冷清。这,便是师傅眼中的长留山,这,便是师傅眼中的世界么?日日一人站在高处俯瞰一切,就算并不情愿也会不由自主袭上心头的感触,那只有两个字:

——遥远。

望着白子画依旧清冷淡漠的眸子,花千骨突然觉得懂了他很多。

在心中微微一笑,师傅,从今往后,就有小骨会一直陪着你,在你身边,你再也不是一个人了。

——————

等到傍晚糖宝还没回来,花千骨在殿中到处窜来窜去,翻东找西,心中愤愤的抱怨着,肯定是跟落十一玩得不亦乐乎,忘记回来了。

没有,没有,怎么到处都没有呢?

花千骨除了师傅的静室和卧房没进去过之外,哪个房间都找遍了。

乒乒乓乓的,白子画受了惊动,从房间里出来。

“在找什么?”

“师,师傅,我肚子饿了,在找吃的。”花千骨低下头去。

白子画略有些惊讶的睁大眼睛望着她。半天不说话,似是一时还没反应过来。

花千骨哭丧着脸,她真的好饿啊,再不吃东西她就饿死了。

白子画思忖了一下,他竟然糊涂到把这个事情给忘记了。

“绝情殿中没有吃的。”

“啊?什么?”花千骨瞪大眼睛,没有吃的?!

“以前都是为师一个人住,从未想过吃东西这个问题。”

花千骨这才恍然大悟,师傅已经是仙人之躯,根本就不用食五谷,而自己却是一把骨头一把肉的,不可能不吃饭的。而且大伤未愈,更需要补充能量啊!

“以后你可以每日下到亥殿去吃东西。”

啊?她那么贪吃,每天飞上飞下还不累死啊?

“师傅我可以拿了食材回来自己做不?”

白子画又愣了一下,点点头道:“可以。”

“好哦,那我现在就下去找好吃的,顺便把糖宝给抓回来。”花千骨兴奋的就要往外冲。

“慢着。”

花千骨停下来转头望着白子画,却见他走到自己面前蹲了下来,修长白皙的手指伸到自己胸前,解下自己万般小心挂在脖子上的铃铛,然后小心的替自己系在断念剑上。

“怎么跟小狗一样,挂在脖子上。”白子画面上虽仍无表情,语中却难掩笑意和宠溺。手机访问:wàp.1 6k.cn

花千骨心中暖融融的低下头道:“我怕不小心弄丢了。”这可是师傅大人亲手传给她的,是他们师徒的凭证。

“去吧,慢慢走,别跑,地上滑,小心摔了。”

“恩,弟子告退。”花千骨转身而出,这一辈子也没有这样开心过。

来到水流旁边,突然兴起,抛出断念剑,轻盈的跳了上去,然后竟把断念当滑板,顺着瀑布,激流飞驰而下,犹若玩滑梯一般,分外有趣。直下长留,而且丝毫不费力。踏着四溅高飞的水花,半空中竟若隐若现数道彩虹。望着渐渐沉入大海中的红日,心中欢喜无比。

她小骨头和师傅大人的幸福同居生活就要开始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