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 · 鬼门大开

发布时间: 2019-12-02 00:32:59
A+ A- 关灯 听书

“你不好好睡觉,提着包袱,鬼鬼祟祟想要去哪?”正坐在树上负责放风的朔风好笑的看着她。

花千骨浑身一颤,连忙食指嘘声:“不要提那个字!”

“哪个字啊?”

“鬼字啊!”

猛然反应过来连忙捂住自己的嘴,四处张望着,好像随时周围都会有鬼蹦出来。

“你打算一个人偷偷溜走啊?居然连那只毛毛虫都不带?”

“我家糖宝才不是毛毛虫。带着她我怕有危险,在这有十一师兄和轻水会照顾它。”

“那你打算一个人去哪?”

“我去茅山啊,这儿离茅山不远,两三天就到了。我已经给留书给十一师兄了,不管怎样我暂时和大家分开一下避避鬼节的风头,到时候再传书汇合,不然大家会被我拖累的,话说这年头的鬼怪怎么越来越厉害了啊!我们当中虽都只是些修仙之人,但是好歹十一师兄法力高强也算是落半仙啊,那些家伙飘来飘去居然一点都不怕!”

“好啊,一路顺风。”朔风躺在一根细细的树枝上,随着风上下左右摇动跟荡秋千似的。

“啊?”花千骨没想到他那么干脆,反而有点奇怪了。

甩甩手头也不回道:“再见,小心掉下来。”

话刚落音,朔风躺的那根树枝应声而断,他连忙迅速的翻身上了另外一根树枝,拿眼瞪着她。

花千骨无奈的望着天,她真的不是故意的,只是比较衰罢了。

一个人摸黑往前走着,不时听见山林中的鬼哭狼嚎,心里无比怀念起自己的狗皮大衣来,早知道就带出来了,心里也踏实一点。

右手紧握住断念剑的剑柄,左手仍握着那串佛珠,呜呜呜,因为在长留山两年都没用过,也没去庙里净秽过,刚拿出来的时候都有些发霉长毛了,不知道灵力还剩多少。

剑上的铃铛每走一步响一下,在这样的深夜里本来显得空灵又恐怖,但是不知道为何却让她觉得不那么害怕了,似乎师傅就在她身边一样。

远处漂浮的几团鬼火感觉到她的气息,慢慢向她飘了过来。接着越来越多的荧荧鬼火聚集在她的周围,形成一个巨大的火球,把她团团围在中央。周围的树木很快焦枯,她猛打一个寒战,头发和眉毛已经开始结冰了。

死了死了的,怕只有她才能引来那么多鬼火的壮观景象吧,再这样下去很快血流和内脏都会被冷焰冻住的。花千骨默念口诀,一股水流从她掌心中激射而出,扑灭了身前的几团鬼火。

不过她能使出的无香真水也就这么一点了,花千骨二话不说,拔腿就跑。

河流一样的鬼火在她身后奔涌追赶着,花千骨欲哭无泪,腾起身子,在半空中时而飞上时而飞下。那无数的鬼火便也跟着她时而上时而下,银河一般的拉扯出长长的曲线,煞是壮观好看。不过此时花千骨可没有欣赏美景的心情,看到前面居然有一条河,从半空中一头就往水里栽了下去。

沉在水底,花千骨屏住呼吸,开始了她不雅的狗刨式。水底也有点点鬼火,不过比岸上的少了许多,因为水温比较低,它们没有察觉到她的存在,在水中四散漂浮着,像亮晶晶的星星,而整个水底则像无边浩瀚的夜空。

花千骨总算松一口气,费力的朝岸边游去。

突然眼前闪过了一丝白光,再一回神又不见了。什么东西?花千骨左右望了一下,心下有点胆寒,连忙加快在水底游了起来。

隐隐觉得鼻子痒痒的,想打喷嚏又打不出来,什么东西在鼻子里,她伸手却竟然扯出一缕很长很长的白色头发,满身的鸡皮疙瘩。白头发?不是她的啊。

绕过一个暗石,猛然在水中如海草一般荡漾的白色长发捂住了她的脸,无数头发直往她鼻孔插去,死死的绕住了她的脖子。

花千骨定睛一看,好大一个女人的头凑到她面前,嘴脸都已经泡烂了,全是浮肿苍白的烂肉,咧着白森森的牙齿,不停上下敲打的咯咯咯对她笑着。两个眼球跟金鱼一样鼓得快要爆出来的半掉在外面,被水泡的明显比眼眶大了两倍根本就塞不进去。两个鼻孔里爬满了蛆虫,肉肉的扭动挣扎,要多恶心有多恶心。

花千骨吓得闭上眼睛不敢再看,只是死命的挣扎上浮,却逐渐被白色长发缠得换不过气来,什么口诀法术全都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落l霞x小x说s

却突然又有什么东西抱住了她的腿,低头一看,竟是这女鬼无头的身子,扯住她不断往下拉。

花千骨闭不住气了,大口大口的呛水。这下完蛋了,不被鬼吃掉也得先淹死在这里了。呜呜呜,也好,淹死之后我也是鬼,到时候再找你报仇!

慌乱挣扎中,突然摸到断念剑,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心念刚动,断念已出鞘,割断了女鬼的白色长发,又砍断了她的双手。

花千骨右手握住断念剑,左手控水对着那女鬼发了个攻击波,借着水的反推力随断念剑飞冲出了河底,停在岸边。

花千骨大口大口的咳出水来,要是再在水底多半刻,她就是淹死了也没人给她做人工呼吸。

从小被鬼吓到大,怎么她就那么可怜啊!

仰头望鬼火又慢慢开始凝集,她无力的叹口气。师傅啊,可不是她故意不走路使用御剑术的,再不逃命你可就再也看不到你美丽可爱的小徒弟了。谁让她的御风术比御剑术速度差了这么许多呢!

花千骨二话不说跳上断念剑,风驰电掣,灰溜溜的就飞得不见了。

折腾了一晚上可把她累死了,这子时早已过,鬼节已至,鬼门已开,鬼怪会越来越多,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花千骨寻了半天,总算在半山腰找到一座破庙可以落脚,却也只敢睡在房梁上。想起云隐教她的茅山道法,便拿香灰拌了水,在房梁上画满符咒。顾不上损耗真气,周身形成银白色的屏护。这样至少可以隐去她的气息,一般鬼怪看不见她了。

要是让人知道以捉鬼除妖闻名于世的茅山派的掌门,居然被一些小鬼弄得如此狼狈,真是叫人笑掉大牙了。可是她一看见鬼怪,就是没办法冷静啊,吓得腿都抖了,哪里还想得起如何驱鬼啊!

迷迷糊糊中,又不敢睡得太死。突然被一阵打斗声吵醒。这荒郊野外的,怎么会有人呢,她偷偷眯着眼睛看,见竟从外面飘进庙里一堆肢体来,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他奶奶的,人家说人要脸,树要皮,你做鬼很了不起么,牛什么牛啊!就不能以正常一点帅一点的形象出现?不是缺胳膊就是少腿的!吓唬谁呢!

呜……花千骨浑身颤抖的咬着袖子不敢出声。

只见两个鬼飘飞到庙里坐下休息,不过休息的只有他们的身子和脑袋。他们的四只胳膊,四只腿正在半空中混战,你一拳我一脚的打得不亦乐乎。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而这两个鬼一个是长着牛角的大红脸,一个是长着獠牙的骷髅头。没手没脚的端坐在那里倒有些像人彘,十分恐怖就是了。

那八只手脚在半空中混战了半天也没分出个胜负,那个牛头打了个呵欠,摇摇头道:“不打了不打了,每年鬼节出来跟你打,打了那么多年都分不出个高下来,一点意思都没有!”

说着那手脚自动飞回来装回了身上。

“那你说怎么办吧?”骷髅头也收回手脚。

“我们换种方法比试如何?”

“什么方法?”

“现在地府不是到处都提倡:要做有道德的鬼,要做有文化水平的鬼,要做脱离低级趣味的鬼么?”

“是啊,有没有道德我不敢说,不过我肯定是一只有文化水平,脱离低级趣味,多情多金又浪漫又有艺术气质的鬼!”

花千骨差点从房梁上掉下来。

“啊我呸!”牛头轻蔑的看他一眼,“那我们今天就来比比音律吧?你敢不敢?”

“好啊,正合我意!”

牛头嗖的从怀中抽出一根箫来,非金非木,乌黑如墨,没有光泽。

花千骨却眼前一亮,乌咽箫!七绝谱乐谱中的名箫,传说此箫低音极沉、高音极亮,发声极是诡异,一般者不得驾驭。却怎么被这牛头鬼给收罗到的?看来却是有备而来。

那牛头开始吹箫,没想到他生得粗大笨重,手指却是灵活无比。箫声一出,便是极高极诡异的一声长啸,犹如女人惊恐时的尖叫,狠狠的撕裂着花千骨的耳膜,周遭十里内的鬼魂全被吓跑了。

花千骨连忙运功抵挡,以免心智被夺。却见箫声缓缓清越下来,仿佛湖面飘渺的雾霭般的深邃,音调柔和,呈现绿水依山的静谧。自在中带着一分飘然,清逸中又带一分释然。

花千骨的心忽的就飞到云上去,却听箫声忽的又宛然直转而下,变成如泣如诉的哀怨呜咽声。听得花千骨心悲戚到不能自已。

却见那骷髅头冷笑一声,突然张开嘴巴,伸出三尺长的舌头,竟吐出一只小鸟来,站立在他舌尖。那小鸟咳嗽两声,竟发出女人的声音,幽幽应和着箫声开口唱到:“明月当楼,落花如绣,半杯残酒,箫咽人瘦……”

那声音无比动听,无比幽怨,可是却是发自一只小鸟之口,情景就实在是太过诡异恐怖了。花千骨不由得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二鬼一吹一唱,吹得越亮唱得越高,吹得越幽怨唱得越悲惨。花千骨心脉起伏不定,不敢再听下去,连忙封闭了自己的五识。

激烈争斗间,隐见刀光剑影,杀气蒸腾。那牛头口中竟缓缓流出鲜血,顺着乌黑的箫滴落,声音越发诡异惊人。而那骷髅头口里呕出越来越多的小鸟,布满了庙内的每一个角落。百鸟齐鸣,对战牛头的箫声。

可是牛头终于还是占着神箫的优势胜了一筹,最后一个尖声刺破,犹如万把利剑直刺向骷髅头。刹那间几百只小鸟的心肺同时爆裂开来,鲜血四溅。

花千骨也大脑一阵轰鸣,真气涣散,扑通一下,从房梁上给震落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