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 · 琴魔大战

发布时间: 2019-12-02 00:33:13
A+ A- 关灯 听书

小骨一走,殿内总显得空荡荡的。白子画入定中醒来,思及花千骨突然觉得心神不宁,掐指一算,似有一大劫将至。无奈她的命数他从来都看不清楚,不过落十一等人似也将陷入困境,怕是一行人路途上会遇到危险。

连召火夕和舞青萝前来。

“尊上有何吩咐?”

“你俩迅速往太白山走一趟,务必三天之内与你落师兄他们一行人汇合。”

“弟子遵命。”

白子画凝神闭目,周身似有万缕银丝飞舞如絮,掌心翻转,无数光华汇集手中,灼灼不可直视。

舞青萝和火夕二人大惊:“伏羲琴!”

虽然只见盛光不见神器,但是二人一眼便认了出来是长留山所守护的伏羲琴。

“火夕,你将此琴好好藏于墟鼎之中,见了小骨把琴交付于她。”

“可是尊上,此琴怎能随便带出长留山,若是被妖人所夺,后果不堪设想……如此重托,弟子如何担当的起!”舞青萝一听吓得面色苍白。火夕则傻傻的望着那琴的流光溢彩迷了心神。

“尊上,是不是十一师兄他们一路上会遇上什么大的危险,竟然需要以伏羲琴相抗衡?”

“是,你们尽快上路,这件事不要再让另外人知晓。事情解决完之后直接赶往崂山。”

“弟子遵命。”

————————-

山谷中,花千骨正挽个篮子,顶片叶子采蘑菇。

“那里那里,骨头那里有一个,这这这,这还有……”糖宝头顶小草帽,坐在她的发髻上,指挥来指挥去。

趁着途中休息,花千骨找点食材,晚上好给大家做好吃的。虽然很不情愿,但是连霓漫天都不得不承认她做的东西很好吃。嘴里一边挑剔着,吃的却是一点也不比别人少。

累了坐在树底下休息,从墟鼎中取出白子画的画像来,看了半天,又半天,再半天。

“骨头你发什么呆啊?”糖宝一说话从嘴里吐了一串泡泡出来。

“我在想师傅啊,我不在,他肯定就不吃东西了,其实多吃东西好,多点人气儿。要是人生没有美食,那就少了一半乐趣了。”

“要是我的人生没有睡觉,那就什么乐趣都没了。”

一个泡泡飘到花千骨鼻子上爆掉。

“糖宝你在干什么,又不是鱼,怎么吐起泡泡来了?”

“我肚子饿了,就先偷吃了筐里的一个蘑菇,不知道为什么,一说话就好多泡泡冒出来。”

“那个叫泡菇,要煮熟了吃的,你个小馋虫,你就等着吐几天的泡泡吧!”花千骨哈哈大笑起来。

“不要啊……”糖宝哭丧着脸。

回去之后,不管落十一怎么逗它哄它,它死都不肯开口说话,害得落十一诚惶诚恐的还以为它生自己什么气了。花千骨则在一旁偷着乐,拿手指头咯吱它,它也拼命忍住不笑出来。可是蘑菇汤太好喝了,不小心吃的太饱,糖宝拍拍圆滚滚的小肚肚打了一个饱嗝,嘴里便吐出一个小泡泡来,把众人都逗乐了。

————————–

“十一师兄,还有几天就到太白山了吧?”

“恩,快了。”落十一一早醒来便心神不宁,紧皱眉头,小心的四处观察着。

这山谷狭长高耸,若是有妖魔,很容易中埋伏。

不安之感欲胜,落十一转头道:“这山谷有古怪,大家御剑而行,尽快飞过去。”

众人皆上剑,凝神防范。

却突然见一些蓝色光雾飘了过来。是毒气么?众人连忙闪避,落十一御风欲将其吹散,却未料蓝雾突然分成八条,嗖的就朝众人穿了过去。

顿时,一阵清脆悦耳,如梦如幻的银铃声响起,却竟仿佛有近千万种音调,包含了人世间一切乐器之声,甚至许多从未听闻过,无比悦耳动听,却是包含了太多,人耳所完全不能承受的苦楚与悲戚。

花千骨转头看落十一惊道:“十一师兄,你怎么哭了?”

落十一抬手一抚,果然满脸是泪,顿时大惊失色,四望众人,竟全都不知觉下的滚滚流着热泪。却只有花千骨,一脸茫然的看着众人,半点事都没有。

糖宝被铃音惊醒,也是呜呜呜的哭出声音。

落十一大叫糟糕:“是催泪铃!快封闭听觉。”

众人一听,无不面色苍白,那催泪铃便是被妖魔夺走的十六件上古神器之一。

却见铃声似近似远的传来,四周越来越多迷蒙的光雾,颜色也越来越多,幻化成各种形状,犹如天空中的云彩,有生命一般在空中盘旋飞舞,围绕众人跳跃旋转。时而状如丝絮,时而形同薄雾。纷纷往众人耳中口鼻中钻去,无论如何都断不了声响。原来那铃音不光是有声的,竟然还是有形的。

“哪个妖人作祟,给我滚出来。”霓漫天双目赤红,泪流心痛不止。运起内力大声一吼,可是铃音却丝毫没有退却。

一个女子的身影却显露在半空中,腕上,腰间,都挂满了细小的银铃,在风中摇曳着,发出一波又一波催泪的铃音。

众人定睛一看,那女子肤色苍白无比,原本清秀的面容却增添了几分病态和诡异。穿着不知何材质的紫色皮质短裙,胸上裹了一小块。露出修长白皙的腿,和雪白的乳沟。

她似孩童般天真无邪的向众人笑着,眼神涣散,丝毫没有光泽,却原来是个瞎子。可是身上却似乎有一股奇异的蛊惑力,让人见之口干舌燥,莫名地心跳加速。

落十一身子一震:“十妖之一?莫小声!”

却见莫小声对她歪头甜甜一笑:“你认得我?好吧,这里面你长得最好看,我不杀你,偷偷把你藏起来。你跟我走吧?”

霓漫天二话不说,无数泪滴化作冰凌,向她激射而去,她身边的铃音却化做屏蔽,轻而易举化了去。

众人一拥而上,不断下落的泪水让他们只想尽快停止了那铃音。无奈莫小声却动都不需动,自有铃音替她化解一切攻击。

落十一道:“只能已音止音。”

于是众人皆从墟鼎中拿出乐器来,琴箫埙笛,鼓瑟钟馨,顿时半空中乐声大作。虽只是杯水车薪,却仍妄图合众人之力,对抗催泪铃。

莫小声虽刚拿到催泪铃不久,力量也远不足以驾驭已被封印的神器。可是,威力却仍是大的出乎预料。

落十一强咽下鲜血硬攻,一转眼已到莫小声面前,泪水更急更快的奔流而出。

“为何要拦我们去路?”

“你们仙界分五路支援,我们便分五路把守,来一个人杀一个,来一批人杀一批!”

“你以为以你们的力量拦得住?”

“我们自然是拦不住,可是已得手的神器放着也是放着,干吗不利用来抢下一个神器呢!虽然每一件的封印只解开了一点点,可是对付你们,已经绰绰有余了!”莫小声轻声娇笑,“不跟你玩了,一会崔嵬来了,见我还未将你们收拾了,会生我气的。”

说着腰上,踝上,腕上的银铃突然在手中并作了一个,蓝光大盛。

众人手中乐器瞬间被铃音吞噬,化作飞灰。仅剩花千骨丝毫不为铃音所扰,灵机琴幽然作响。

莫小声大异:“你竟是无泪之人?!”

说着更快的摇动手中银铃,众人皆纷纷掩面低泣坠下剑去。

花千骨道:“快走!”一面使出全身内力对抗,琴声铃音在空中犹如金石相击,花千骨虽无泪,但耳膜却已受重创,强撑之下,血水从耳朵里缓缓流出。

眼看就要撑不住了,却突然压力一减,听见歌声和箫声,左右一看,竟是小红和小白出来在一旁助她,心头不由一热。

落十一妄图带众人突围,无奈四周七彩的铃音竟突然化作条状,排成队列,利箭一样射了过来。众人中只有他和朔风能勉强活动,强撑护住众人。怕糖宝有事,他一把抓住它设下屏罩,使出全身功力,把它弹了出去。

可是催泪铃毕竟太过厉害,花千骨的琴弦一根根断裂,马上就要支持不住了。见小红和小白也已经快要力竭,怕连累他们有何闪失,用最后的力量把他们送回了地府。

灵机琴轰然炸裂,花千骨口吐鲜血从空中坠了下来,脖子上杀阡陌赠她的小指骨头露了出来。她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放在口里就吹了起来。

哨声陡然高越,凄厉破云。直穿过重重铃声的罩护劈在了莫小声的身上。她提防不及,一口血也喷溅而出。

趁这个机会,众人御剑飞快奔出铃音范围。

莫小声没想到她哨声如此厉害,面上有了几分扭曲,未待调息便追了上去。

“往上,飞出山谷!”落十一命道。山谷中回声太大,铃声更加催泪。

刚飞出去,莫小声的铃音已追至,落十一护在众人身后迎身全部硬挡了下来,受伤太重昏迷过去从空中直往下坠。

“师傅!”霓漫天此刻的泪也分不清是催泪铃所致还是自己所流。却见花千骨从下飞出,接住了落十一的身子,抛到她怀中。

“快走!”

花千骨断后抵挡,不停的吹出哨声拖延。正当内力用尽之时,突然感觉一股热流倾注到自己身上。回头一看,却是朔风。

“你快走啊!”

朔风笑着对她摇头,眼神平静温暖,清澈如水。花千骨心中一震,继续全力御敌,只要其他人逃得越远越好!

莫小声已到她面前,甚为惊异的看着她:“你是何人?竟能在催泪铃下撑如此之久么?”

花千骨大声道:“花千骨!长留上仙白子画的徒弟!”说着哨声高作,撕破耳膜。她早已看出莫小声双眼失明,全靠双耳视物。她若是听不见声音,便也就看不见了。陡然间断念剑激射而出,直穿通莫小声腹部。

莫小声一声惨叫,疯了一般摇动手中催泪铃。朔风再撑不住,眼中流出血泪,晕倒在地。

“朔风!”正当花千骨准备玉石俱焚之时,突然见远处飘来了一朵红云。

“火夕!”

“死骨头!你不要命了!接着!”

一道银光直飞入自己手中。

“伏羲琴!”花千骨大惊,喉头一热,鼻子酸涩,是师傅知道他们有难,特意让火夕来帮他们来了么?师傅!

伏羲琴据说是伏羲以玉石加天丝所制成的乐器,其死后更是融自己尸骨与琴融为一体。其琴音能使人心感到宁静祥和,据说拥有能支配万物心灵之神秘力量。

花千骨双手轻抚,伏羲琴光芒大震,彩色铃音的的幻雾顿时被逼退。

莫小声踉跄几步:“不可能!不可能!”

花千骨在半空中盘腿而坐,身下绽出巨大的莲花。双目微闭,脑中浮现出师傅在群仙宴上的倾尘一笑。

单手右指勾弦轻轻一拨。音波如海浪席卷直向莫小声激射而去,铃音尽数幻灭,莫小声正中一击,飞出十几丈开外,口吐鲜血不止。硬撑起来,耗尽所有内力的摇动铃音。顿时七彩的幻雾,化作无数凶猛的野兽鬼怪,狰狞着向花千骨扑来。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花千骨不避不让,琴声缓缓奏出。淡和,宁静,充满中正的浩然之气。琴声时高时低,时而苍凉豪迈,犹如沙场滚滚。时而空灵如天籁,犹如在寒冬的天山之巅,飞雪飘零,白雪皑皑。

铃音尽数虚化,飘然散去。

莫小声眼看不敌,便想溜走。

“哪有这么容易!”花千骨一想到朔风还有众人所受的伤就满心怒火。琴声瞬间变得苍凉,浑厚,莫小声还妄图挣扎,心神却瞬间被控制。

慢慢飞向花千骨,恭敬的把催泪铃捧到了她面前。

花千骨手一扬,铃声催动,莫小声泪如雨下,她的听觉本就比常人更为灵敏,故更加难以抑制内心的悲愤与绝望。在催泪铃声下竟生了求死之心,拔剑便要自尽。

花千骨连忙停住铃声,没想到催泪铃在自己手中威力竟比莫小声强了这么些倍。

“今天放你一马,下次再作恶定不饶你!”

莫小声见任务未完成,反丢了神器,回去定遭严处,心头又气又恨,仰天大笑道:“你以为这样就赢了么!就算你有伏羲琴胜得了我催泪铃又如何?你的那些同门,现在肯定早被崔嵬擒获。你以为,你胜得了他手中的拴天链么?”

花千骨心头暗叫糟糕,扶起朔风,便同火夕一起向前飞奔而去。

“还好你及时赶来,不然我小命就玩完了。”花千骨一面救治朔风一面松一口气。

“你可是我的宠物,随便抛下主人便去了,小心我鞭你的尸!”火夕想起初时见花千骨满身浴血的情景心里还一阵发寒,“是糖宝引我和师妹来的。不然我们根本就找不进来这里,这里方圆百里都已经被拴天链给锁住了。”

“你是说?”花千骨大惊失色的抬起头来,发现天空不知何时已变得灰暗无比,太阳也变作一个黑色球体。

“拴天链拥有不可思议之力,据说能拴住一切万物,不管是妖魔,还是神佛,甚至时间,甚至是宇宙和天地,同时也有着惊人的毁坏力量。如果不及时解开拴链的话,我们便都只能死在这里。”

“在前面!”火夕和舞青萝可以互相心灵感应,很快确定了众人的位置。

听见一阵巨大而狂放的笑声,花千骨抬头望去,只见众人面前,有一个巨大的海市蜃楼的图象。图中黑袍高冠的男子傲然而立,手臂上缠绕着一圈一圈金色的锁链。

霓漫天,轻水,云端,还有舞青萝等人站在前面护卫着身后伤势眼中的弟子,而落十一依旧昏迷不醒。

“千骨!你没事实在太好了!”轻水和糖宝一起跳入她怀中。

崔嵬巨大的幻影在半空中俯视他们猖狂大笑:“太好了,伏羲琴也来了,正好全部让我收入囊中。”

“你休想!”花千骨一想到他手中的拴天链是几乎屠了茅山满门抢来的就满心的怒火。操琴便欲控制他的心神。

崔嵬哈哈大笑:“别幼稚了,你以为我会像莫小声一样傻傻的被你控制么?你见到的只是我的幻影罢了,我怎么会让真身也进入这拴天链中呢!”

花千骨知道他人根本不在这,伏羲琴对他无用,一时心中也想不出办法来了。

那拴天链随便一抽动便是地动山摇,随便一勒紧他们就不都变肉泥了么?

正当无计可施之时,突然听见远处一声火凤长鸣,一个如神似仙的身影高高矗立在烈火飞羽的凤凰之上飞掠而下,眨眼间便停在了众人面前。

花千骨惊喜的看着那人抹抹鼻子,激动得半天都说不出话来。呜呜呜……而所有人都惊得呆傻了一般,完全失了心神,半点反应都没有了。

“美,美人……”火夕仿佛被一个巨大的火球击中了,热血瞬间沸腾到了顶点,浑身快要燃烧起来,口水哗啦啦的流了一地。

这世上,竟有美到如此昏天暗地的绝色之人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