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 · 花落谁家

发布时间: 2019-12-02 00:33:40
A+ A- 关灯 听书

“你是谁?”杀阡陌低头俯视着突然冒出来抱着他家小不点的白衣书生,声音充满火药味。看样子小不点不但跟他认识,还很熟的样子。

东方彧卿(彧,音yu四声,再次注)眼睛弯得像月牙,嘴角勾起,笑得像只狐狸。

“现在,好像是给骨头解毒比较重要吧?”

杀阡陌这才反应过来小不点中了茈萸的剧毒。红色的眼眸凌厉的望着茈萸:“解药呢?拿出来。”

“可是魔君,她是仙界之人啊,只要掏了她的心肺我们便能拿到另外几件神器了!”

杀阡陌手一扬,隔空一巴掌便在她脸上印下五个指印,打得她吐出一口血来。

“我叫你拿出来!”

茈萸眼中闪过不甘的恨色,就只差那么一点了。无奈惧于杀阡陌,魔界之人都知道,他冠绝六界的容貌之下是多狠的一颗心,只得把解药拿了出来。

东方彧卿接过解药立马开始解花千骨的衣服带子。

“你干什么?”杀阡陌从半空中落下,又连忙把花千骨的衣服拉了回去。

东方彧卿好笑道:“不脱了衣服怎么上药啊?”

杀阡陌一把把花千骨抱了过来:“男女授受不亲,还是我来吧!”

东方彧卿摇头嘴角轻轻抽搐:“你不要骨头总姐姐、姐姐的叫你,你就真把自己当作女人了啊,魔君陛下——”

杀阡陌双脸涨得彤红,他怎么会知道的。

“那反正你也不行!”

“没事,骨头的身子上上下下我早就都看过了,再多看一次也没关系。”

“什么!”杀阡陌咆哮起来,差点就一掌对着东方彧卿劈下去。

“爸爸,骨头妈妈怎么样了啊?”糖宝刚刚看轻水有危险,连忙出手帮它未来老婆打妖怪,危机解除了这才急忙赶了过来。看见花千骨浑身又黑又肿身中剧毒的样子,吓得顿时花容失色(用这个词形容糖宝真是很有爱啊)。

·

他郁闷的紧抱住花千骨不肯撒手,那好,他们谁都别救,然后指着茈萸大声吼道:“你来!给小不点涂解药!”

茈萸被他吼得腿都软了,战战兢兢的接过花千骨小小的身子,解开她衣服,露出肩头,用刚长出来的几只奇小无比的手,一边把解药涂抹上去,一边咬牙切齿,她这辈子毒过那么多人,还是第一次得自己亲自上解药的。

东方彧卿看着杀阡陌孩子气的样子不由好笑。

花千骨一睁开眼首先看到的就是茈萸可怕的青绿色脸,吓得哇的一声大叫起来。

杀阡陌一脚把茈萸踹到一边,和东方彧卿一人抱住花千骨一侧,同时道。

“骨头你没事吧?”

“小不点你没事吧?”

花千骨左看看右看看,撸起袖子擦一把鼻涕,感动得哗啦啦的使劲点头。

糖宝见她无恙总算放下心来,看她模样又忍不住抱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

花千骨使劲拧它一把:“你笑什么笑啊?”

“骨头妈妈你又黑又胖,好像野猪哦!”

“啊?”花千骨连忙摸摸自己的脸,果然跟肿得跟猪头一样。再看双手,一根根指头肥得像萝卜。呜呜呜,她不要活了啦,等一会儿师傅来要是看见自己这个模样……“茈萸!”杀阡陌对着茈萸眼一瞪,她是怎么搞得,居然把他可爱的小不点弄成猪头了!

茈萸无辜的哭丧着脸连忙跪倒在地:“已经涂了解药了,很快就会消肿了。”

杀阡陌轻拍着花千骨的头:“别担心啊,一会毒全退了就恢复原样了。”

花千骨努力点头:“姐姐,谢谢你又赶来救我!”然后又转头看像东方彧卿,“东方,你怎么也来了啊?这里群魔乱战,太危险了,你快回去。”

东方彧卿笑道:“糖宝说你有危险,特意找我来救你的。”

“可是你不懂法术更加危险啊,好了,现在我没事了,你赶快回去!”

东方彧卿抬头望了望周围两方依旧在厮杀拼砍,不过太白一边明显处于下方,死伤惨重,越战越退。他们上空依然不断有箭矢飞过,全部被杀阡陌形成的巨大屏护挡在外面。

“魔君,你还是先让他们都停下来吧,这样打下去不是办法。”

杀阡陌看了看花千骨凝望众人担心的眼神轻轻点了点头,飞到半空中,一阵光波把众人都震了开来。

“全部给我停手!”

众仙一见他全部被他的美貌震呆在原地,妖魔一见他全部吓得跪趴下地:“参见魔君——”

顿时间,整个一个太白山头一片叶子掉在地上的声音都变得那么清晰。

云翳见他,心头大叫不妙。连春秋不败也紧皱起了眉头。

“魔君来这里做什么?”

杀阡陌半空中俯视他,半天不说话。

“春秋不败,你要夺神器我不反对,只是倾整个妖魔二界之力,未免有些兴师动众。”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春秋不败仰头看他,那半边女人脸顿时退去,只留下一张男人脸,模样却是丰神俊朗。低沉着声音道:“魔君以为我这些年如此奔波辛苦,不折手段又是为何?”

杀阡陌心头一震,叹气道:“为我……”

春秋不败点点头:“魔君知道就好,其他的魔君既然怕麻烦,不喜欢,就全部交给我来处理。魔君唯一要做的就是相信我,相信我的忠诚,相信我永远不会背叛你。现在魔君请让开,待我夺了神器敬献于你。”

“春秋不败,你知道我不想做什么六界之王。你若喜欢,魔君什么的让你来当也没关系。”当初也是在他的全力相助之下,自己才做上魔君,然后又一统了妖界,做了妖王。百年来,他几番为自己出生入死,这样的忠诚他又岂能不感动。所以基本上二界之事,全部都放任给他处理,自己很少参与。

“魔君,你折煞我了,我一心辅佐于你,从来没有过半点野心。只是今天,这几件神器,我春秋不败要定了!魔君若知我用心良苦,就不要拦我!”

杀阡陌停在半空中,心下两难起来,一边是春秋不败,一边是小不点。他心中本无什么正邪善恶之分,所以之前春秋不败就算铲平了六界,坑杀千万人,他也不痛不痒,不关己事。况且春秋不败太过死忠,为人行事却无一不是为了他而打算,偶尔有所差池,就像屠了茅山一事,他想要责怪也怪不起来。可是如果让小不点伤心难过的话,那又另当别论了。

“既然春秋不败不肯退军,但是这样厮杀下去除了徒添死伤也没什么结果,为免魔君为难,我们以比试来定夺神器如何?”

突然一个文雅的声音不高不低的传入众人耳中,却正是东方彧卿。

“东方!”花千骨惊讶的望着他。

东方彧卿抱她在怀里,揉揉她的发髻。

“骨头别怕,待我助你拿到另外几件神器。”

花千骨错愕的望着他,看着他狡猾一笑的深邃眸子,却不知为何十分放心。

春秋不败方才就已看出杀阡陌对长留山那小丫头似乎青睐有佳,似乎此次特意是为她而来。再加上先前莫小声跟他回报说催泪铃和拴天链如何被夺,崔嵬被杀之事。心中已有了十分的笃定。可是神器毕竟在她墟鼎之中,魔君既然喜欢她,要掏她心肺魔君定然不许。若能有方法让她自己交出来那自然是最好。

于是大声道:“你们想怎么比?”

落十一,霓漫天,轻水和太白众人都退了回来,站做一线。东方彧卿把花千骨交到落十一怀中。众人望着他,皆不知他是何方神圣,可是看起来,他只是一介普通书生,身上分明没有半点法力,根本不是修仙之人。但是既然花千骨信得过他,他们便也没什么异议。

花千骨靠在落十一胸前,低声问:“师傅,师傅快到了么?”

落十一看她拼到如此地步不由得心疼,努力点头:“快到了,就快到了。”

东方彧卿慢慢往前走了几步,手中纸扇轻摇,颇有指点江山之风采。

“如果我没说错的话,除开蓝雨澜风带走的盘古斧,你们现在手里还有昆仑镜和没解开封印的夺魂箫和昊天塔三件神器。而我们有浮沉珠,拴天链,炼妖壶,催泪铃和伏羲琴。我们两方各派三个人交战,三战两胜,赢的获得对方的三件神器如何?”

春秋不败冷笑一声,这人到底是何人,竟对他们手中神器如此了若指掌。

“好,若是我们赢了,我要拴天链,催泪铃和伏羲琴。”

“不行,你们只有一件解开封印,却要换我们三件解开封印的有失公平。若真让你得手,你一口反悔,毁天灭地的力量都有了,要杀我们更是易如反掌。浮沉珠,炼妖壶和拴天链做赌注如何?”

云翳在春秋不败耳边细细低语了几句,春秋不败点点头:“好,成交。”

东方彧卿笑道:“一言为定,魔君为证。”二人同时望向半空中眉头紧锁的杀阡陌,杀阡陌轻轻点了点头。

“好,第一场比试旷野天你上。你们谁出来应战?”

众人环顾,他们死战一夜,身上大多有伤,况且之中,根本就没有谁是旷野天的敌手,此战事关神器,绝不能输。落十一刚要开口说自己应战,却听东方彧卿道。

“在下不才,第一场就先由在下先来吧?”

“东方,你不会法术啊!”

花千骨和糖宝惊慌失措,虽然知道东方擅用计谋,身怀异术。但是真打起来,他一个文弱书生,哪里是那些妖魔的对手,她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为了自己以身犯险!

东方彧卿回头对她眨眨眼睛,温柔一笑,众人心肺皆暖,不知为何都对他有信心起来。

旷野天飞到上空俯视着他,哈哈笑道:“你一个凡人,跑到太白山上来凑什么热闹?”

东方彧卿拱手道:“在下也是形势所逼,旷野先生你身为十妖之首,法力超群,战功彪炳,机关术更是世间无人可出左右,本该统领妖界,如今为何却甘为他人走狗?”

旷野天被他说中痛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怒道:“管你小子屁事,说吧?你想怎么比,未免人家说我欺负小辈,你自己挑一种比较痛快的死法吧!”

“先生最拿手的是什么,我们便比什么吧。”

“老子最拿手的是机关术,莫非你想跟我比机关术?笑话,我法力或许没一些人强,但是机关术放眼六界还从未败过,你竟然敢跟我挑战这个,我看你是活腻了吧?”

东方彧卿依旧不动声色:“在下虽不懂法术,对这奇门异术,机关八卦,星相医卜却多有钻研。先生请……”

旷野天冷笑一声,从墟鼎中取出十八个与人等大的木头人来,团团将东方彧卿围住。

“这几个木人坚硬无比,火烧不烂刀砍不断,不受任何法术攻击,更不知道痛,就是大罗金仙也拿他们没有办法,一旦启动,没有我的命令绝不会停止。”

东方彧卿看着那十八个木人摆出的乾坤阵,手一扬,多出一把有几个奇怪头的铁制工具。

“这个阵法,已经过时了哟。”

没有人看清楚他是怎么从阵内出来的,他靠的不是法术也不是速度,而是一种奇怪的步法。只是一瞬间的功夫,他已经和阵内每个木人过了一招。十八招之后木人还想继续,刚迈出步子便同时倒塌下去,散落成一堆零碎的木料。

所有人都惊呆了,旷野天更加张着嘴巴说不出话来。这十八个木人跟着他历经百战从未有过丝毫损伤,曾经还把白子画都困在阵内百招有余,他才得时间从他手中逃脱。

可是居然才一瞬间的功夫就被这个人给肢解了!!

“你……你到底是何人?”

“在下东方彧卿。”

旷野天怀抱着一堆碎片心疼得不得了,这些都是日间给他做饭洗衣,晚间给他扇扇捶背的宝贝啊。

他不甘的又从墟鼎中拿出十几件做得巧夺天工的物品和机关暗器,各种材质,各种形状。却一一被东方彧卿肢解掉,他居然可以一眼看穿自己的机关的每一个弱点在哪一个环节和部位,还有顺序等等等。

旷野天气得快要说不出话来:“只会拆东西算什么本事!”

东方彧卿笑道:“这要装上更容易了,不过,我怕先生你后悔。”

东方彧卿三下五除二就把一个木头人搞定了,那木人甩甩胳膊踢踢腿,便疯狂的向旷野天攻了去。

任何法术的攻击对其根本没有作用,旷野天几度尝试,居然解不开东方彧卿设下的机关。一面口里叫着,宝贝宝贝,是我啊,是我啊,我才是你主人啊,一面被木人追打得到处逃窜。众人全部哈哈大笑起来。

东方彧卿抱歉的望着他:“我说了你要后悔吧,这下这个木人只会听我的了,走吧,小木头,我们回去吧,妈妈在那边等着你了。”

说着优哉游哉的领着小木人回去了。花千骨见那木头人这么有趣,东戳戳西戳戳,小木头把她从落十一怀里接过来抱住,头在她身上使劲磨蹭,逗得她咯吱咯吱的笑。

“太好玩了东方,你怎么弄的?原来你这么厉害?”

“喜欢么?送给你陪你玩吧,只要你想要,天上跑的,海里游的,我全都可以帮你做出来。”

花千骨开心的笑着努力的点头。

糖宝啪的跳到木人的脑袋上:“我不要弟弟!我不要弟弟!骨头妈妈你有了小木头就不要糖宝了!呜呜呜,爸爸,你也不疼我了!”

东方笑着把它拎到自己手心里亲了亲:“怎么会呢,爸爸还是最喜欢糖宝了。”

落十一在一旁看得牙都痒了,有没有搞错,原来这个样子的才是糖宝他爹啊!!!

春秋不败再怎么也没想到这世上竟然会有人比旷野天的机关术还要厉害。

云翳望着他,要是第二战再输可不得了:“茈萸受伤,蓝雨现在还没回来,这一场我上吧,他们已无可用之人了。”

春秋不败点点头,望着紫发飞扬宛如天人的杀阡陌,突然很想知道,他到底是想他们输呢?还是他们赢?东方彧卿让他作裁,不过就是怕他心软,让他两边都不要帮。他若出手,那边就赢定了。这个东方彧卿事事了若指掌,又料事如神,到底是何方神圣,绝对不可能只是一个普通书生这么简单。

花千骨见春秋不败派了云翳来迎战第二场不由得犯难了,云翳的厉害她也是见识过的。

“怎么办?谁打这第二场?”

“回掌门,我来。”

花千骨不可置信的看着突然出现的云隐,激动得差点没扑上去抱住他:“你是什么时候来的?”

“我也是刚刚才到,路上遇到东方先生,他料定了第二场春秋不败会派我师兄出战,所以交代我先不要现身。”

花千骨傻傻的望着东方彧卿:“呜呜呜,东方我越来越崇拜你了……”

东方彧卿微笑着摸摸她的头。

云隐出场的时候,所有人都呆住了。

因为场中居然出现了长得一模一样的二人。

云翳满脸惊恐的踉跄退了几步。

云隐定定的望着他:“师兄……好久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