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 · 再赴瑶池

发布时间: 2019-12-02 00:33:56
A+ A- 关灯 听书

“骨头,糊了,糊了!快快快!”糖宝一看锅里的菜,急得在她头上直蹦跶。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花千骨这才回过神来,手忙脚乱的去端锅子,又被烫到手乒乒乓乓碗啊盆啊打翻了一地。垂头丧气的收拾好,又重新来过。

白子画坐在桌前,尝了口她做的菜,久久不发一言。

“师傅?”

“小骨,可是有什么心事么?”

“师傅怎么知道?”

“小骨一向心无旁骛,所以烧出来的菜是什么味道便是什么味道。心中有了杂念,菜的味道自然就不同了。”

回绝情殿的这两个月来,她做什么事都老爱走神。伤势虽逐渐复原,但是道行却是每况日下。之前她的修行之所以能有如此飞快的进展,成为下一代弟子中的翘楚,就是因为她有一颗比谁都要清明透彻的心,如今清明已失,心为杂事所扰,若看不透,心结只会日深。

花千骨咬着筷子低头道:“师傅,弟子是心有困惑,但是怎么想也想不明白。”

“心如止水,乱则不明。很多事,你越是想去弄个清楚,反而越是困惑,心中一旦有了执念,就像线团,只会越扯越乱。”

“可是师傅,如果隐隐有不详的预感,觉得有什么自己无法解决的事情会发生,我应该怎么办?”

“子欲避之,反促遇之。凡事顺其自然就好。既来之,则安之,这才是生存之道。”白子画摸摸她的头,安慰的说。

花千骨思忖良久,脸上总算绽放笑容:“我明白了,谢谢师傅。”

白子画点点头,夹了一筷子彩色的梦菜给她。花千骨笑呵呵的抱起碗大口大口的扒起饭来。

花千骨在海里游泳,有时候她会一个人从长留山底下溜出来,跑到远处这个常常和杀阡陌约会的小岛上来玩。

·

花岛离长留山也不是很远,如果在绝情殿这么高的话,晴空万里的日子,隐约还是可以在海天交界的地方看见。

此刻花千骨就四仰八叉的躺在沙滩上享受着日光浴,犹如横尸,遥望着远处空中海市蜃楼一样的长留仙山,突然觉得一切都那样不真实。

脑海中浮现的是初见白子画时,群仙宴上他的倾城一笑。

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她再也没有见师傅脸上有过一丝一毫的笑意。就连时而眸子里有些暖意,也消失得如此之快,叫她几乎无法捕捉。

紫薰浅夏那时跟她说的一席话一时间在她心中惊起无数惊涛骇浪,不过再大的波涛起伏,也会在师傅一个淡定的眼神中土崩瓦解。

在他的面前,你没有办法不感觉祥和宁静。

紫薰的话她并不是全懂,但是也并不是不懂。毕竟也十七岁的年纪,六界全书,七绝谱,什么情情爱爱的故事她没看过。但是知道和懂得毕竟是两码事。她知道霓漫天喜欢落十一,知道轻水喜欢轩辕朗,也知道天庭里许多不为人知的情情爱爱的纠葛往事。但是,她却完全不能体会,也不明白,那是怎样一种心情。

但是紫薰姐姐喜欢师傅,她从明白的那一刻开始,内心就感觉到了一种和她一样的悲痛与无奈,那种绝望感几乎让她窒息。

为什么,她的爱,自己能体会?

姐姐说让自己不要爱上师傅,可是自己就是爱师傅啊!天底下除了爹爹和娘亲,最爱的人便是师傅了,师傅要她做什么都可以,她的命,她的一切都是师傅的。

这并没有什么不对啊?自己也什么都不求,只要如现在一样,朝朝暮暮跟随在他身边就是了。

师傅说的顺其自然,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吧。

既然如此,那就别的什么也不要想,好好跟着师傅,早日得道成仙就好了。

花千骨缓缓收起白子画的画卷,放入墟鼎之中。在沙滩上打了几个滚,踢踢腿,用沙子把自己身子都埋起来,先睡个懒觉再说。

大清早,鸟儿在树上叽叽喳喳叫,有喜事啦,有喜事啦……  “师傅,你找我?”

白子画点点头:“过几日便是群仙宴了,这次你随我去吧。”

“哇!真的!”花千骨一蹦三尺高,她央求了师傅好多次了,每年去都不肯带她,今年却为何允了?

“上次太白一战,你居功至盛,王母特意让我带你前往,还专门给你下了仙帖。”

白子画递了个白金质地嵌满水晶的帖儿给她,花千骨被晃得睁不开眼睛。展开一看,写的是“茅山掌门花千骨”。心里美滋滋的道:“我可以带糖宝去么?”

白子画点点头,他们俩个,总是走到哪里都不分开的。

“太白一战虽胜,但是明显你还是处事经验不足,群仙宴之后,为师会带你到人间游历,好好磨炼一段时间。”

白子画心想花千骨之所以会有心结产生,无非是经历和见识都太少了。

什么都不懂的清明境界和历经沧桑、堪破一切的清明境界相比起来,毕竟是太过简单和不堪一击了。花千骨处于修仙的紧要关头,心结若不解开,十分容易步入魔道。或许让她在人世间走个几遭,才能重新回复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的真境界。

“哈哈哈哈!”花千骨激动的拽着他的袖子摇啊摇,撒娇道:“师傅,你实在是太好了……”

白子画拍拍她的头:“去收拾行李吧,顺便跟轻水他们告个别,这一去可能得大半年才回来。”

“师傅不在,那派中事务怎么办?”

“放心,一切有你师伯做主。有要紧事,他会通知我的。”

“好哦!”花千骨一阵风一样刮了出去。

听到这个消息,大家都很开心,最痛苦最愁眉苦脸的却要属落十一了。

有没有搞错,要大半年看不到糖宝!你叫他怎么活啊!看到糖宝一脸兴奋的模样落十一心都碎了。呜呜呜,糖宝,你怎么舍得……

再一次重回昆仑山,花千骨激动莫名,这一次,不再是当初孤苦无依,变做小虫偷偷潜入的小丫头了,而是堂堂正正以一派掌门的身份。也不再需要与白子画共乘云彩,而是自己潇洒御剑而飞。

一想到宴上的美味佳肴和大大的蟠桃,花千骨和糖宝就流了一地的口水。

第一次和师傅两人出门,她的心里噗通噗通的又是紧张又是兴奋,一路上小嘴叽哩哇啦说个不停。

虽是御剑,但是配合花千骨的速度,他们依旧是花了一天时间才到,路上还有过几次休息。

飞抵瑶池的时候,宴会已经开始了。

花千骨俯视下面七色的瑶池水,还有万年不改的大片粉色桃林。仙乐飘飘,环佩叮咚,天女翩翩起舞,众仙对酒而歌。

一声“长留上仙到——”

再一声“茅山掌门到——”

众人皆惊,场内霎时无声,皆仰头而看。

那依旧白衣胜雪,孤冷出尘的男子缓缓落地,而身后,跟了多年前那个衣衫褴褛闯入瑶池的假小子。

此刻的她一身简单的绿色纱裙,梳着两个圆圆的发髻,竟依旧是个孩童模样,半点没有长大。眉黛如画,眼若星辰,皮肤晶莹剔透,面颊圆润,粉嫩嫩的犹若玫瑰,红扑扑的又像个苹果,直叫人想上去掐她两把。

花千骨见众人皆死盯着自己,有几分紧张的拽住白子画的长长袖袍。

他们师徒二人就这样一前一后的走着,一超凡出尘,一娇憨可爱,简直是漫天粉色桃花雨中的一副绝景。

众仙都不由得屏住了呼吸。为那样小的茅山掌门而惊讶,更为冷若冰霜,淡如雾霭的白子画脸上,能出现如此那样温暖又带几分祥和的神色而惊叹。

此时就听四下里一个粗野又凶恶的惊雷般的声音轰然响起。

“他奶奶的白子画!老子后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