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 · 三千妖杀

发布时间: 2019-12-02 00:36:35
A+ A- 关灯 听书

人心刚刚一统,竹染很快便大权独揽。

他手段和能力都是极强,又能言善辩,八面玲珑,上上下下都安抚得服服帖帖。再加上只有他知道出去的方法,背后又有妖神和斗阑干,连腐木鬼对他也多方迁就。

要知流放蛮荒有的是仙有的是妖魔,身世背景完全不同,且个个不是省油的灯。他能将所有人集中编制,并且有效调动,就已经非常了不得。其他零散傲慢的势力和隐匿的高手,不是竞相投奔,就是被他劝说收服。

人一旦有了希望和目标,就会充满激情和动力。竹染无论是衣食调配,还是调解纷争,都做的天衣无缝。整个蛮荒拧成一股绳,基本上没有了屠戮争斗,烧杀掠夺。且不说是否真能出去,光是这样的和平安定已是来之不易。

然后竹染开始大肆的在各地收集挖掘朱砂,硫磺,硝木,蓝土等各种材料,从蛮荒各地一车一车的拉到海边,还烧砖炼铁,在方圆百里大兴土木。

花千骨不明白竹染想要做什么,莫非他的最终目的是修一个皇宫,自己在蛮荒做皇帝?竹染却说是在布阵,破蛮荒的格局,强行用人力打通一条回六界的路。

花千骨这才明白为何他明明知道回去的方法,却仍在蛮荒困了那么多年。的确要弄出那么大的阵仗,不集中整个蛮荒的人力和物力是根本不可能做到的,难怪他执意先要让蛮荒一统。

竹染却摇头道:“这方法也是我钻研了几十年,实验了无数次,最近才想出来的。不然你以为只有你来了,我才有办法一统蛮荒么?你的到来,不过让我的计划更加容易更加提早罢了。”

花千骨微微打个寒战,看着竹染心里越发没底了。

她原本觉得只要能出去就行了,其他的就任凭竹染处理,可是紧接着还是因为一件事和竹染起了冲突,那就是蛮荒上的妖兽出不出去的问题。

蛮荒仙魔总计三千余众,随便一个回六界,都能搅起一阵腥风血雨。而妖兽异形死魂更加多不胜数,一旦出去,脱离控制,后果更加不堪设想。

可是竹染竟然想将妖兽也全部带回,花千骨不肯,二人便争执起来。

蛮荒虽不适合人生存居住,但却是妖兽从古至今的栖居之地,也算是它们的故土,他们离了六界尚且思念,为何又要强行将妖兽带离呢?而且妖兽不比人类,兽性难御,一旦她有三长两短,妖兽立即失控,岂不是众生涂炭?

可是竹染又怎会甘心失去这么好这么强大一支妖兽大军。欺负花千骨不能开口说话,只能用手比划,他噼里啪啦说一堆,软硬兼施,见花千骨依旧不肯,便铁了心的拂袖而去。

花千骨知道如今大局已定,可是他狼子野心,表面上就算仍以自己为尊,也完全不会听命于自己,更不会考虑自己的意见,只能去找斗阑干商量。

斗阑干安慰她放心,就算其他事她管不了,但是妖兽之事主导权还是在她手上,毕竟妖兽只听命于她一人。到时候她说不准,不论竹染怎样,也没办法改变。

“我只担心一件事。”斗阑干在山崖上俯望着下面逐渐修建成形的巨大六芒星的阵法。

“竹染好像用了禁术……”而且是威力强了千百倍的一个巨大的禁术,一旦发动,不知道会是什么后果。

用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终于赶在十五潮汐日之前将准备工作都完成了,蛮荒众人一个个满怀希冀。

依旧没有月亮,大大小小的火把却将这片贫瘠的大陆照得亮如白昼。三千个人依竹染的命令站在阵法之中不时变幻出不同的阵形,咒声此起彼伏,在海天之间回荡,显得颇有几分神秘诡异。

花千骨在六芒星正中的高台上坐着,怀里抱了哼唧兽,旁边匐着睚眦兽。四周三层高的台阶上站了余下的近五百人,将花千骨围绕其中。

——冥梵仙呢?

花千骨问身边形容枯槁的腐木鬼,腐木鬼发出咯咯的类似于金石撞击的笑声:“回神尊,小人不知,这段日子都没见过他。蛮荒的所有人此刻几乎都在这里了,或许他在下面帮竹染布阵也说不定。”

花千骨只觉得心神不宁,要出去毕竟不可能那么容易,总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

——蛮荒不是不能用术么?这真的有用?

斗阑干答道:“蛮荒不能用术,不过可以用阵。但是这种阵法不是一般行军打仗的阵法,融合了奇门遁甲和五行八卦,我以前也从没见过,应该是竹染融合禁术自创的。我猜他大概是想用阵法在蛮荒自造一个小时空,在这个时空内可以任意使用术而不受到制约,再逆天的人为开出一条通道来。”

突然,大地震动了一下,六芒星瞬间光华大盛,四周的咒声一阵高过一阵。日月地连成一线,海水开始涨潮了。

众人脸上皆显露出狂喜的神色,六芒星的光芒仿佛在四周罩上了一层流光溢彩的透明杯罩。狂风大作,光彩太盛,刺得花千骨睁不开眼睛。

竹染双目圆睁,眸子里仿佛燃烧着熊熊的火焰。站在犹如祭台的最高点,双手不停变幻着结成奇怪的印,身子突然消失,又分成六个出现在六个角上。

六道身影同时将手猛的高举向天,一道闪电突然划破长空,巨大的惊雷让众人心头一震。三千众人依他之前所交代的,将自己的右手小指刺破,血滴在青石铺成的地上,犹如有生命一般四处蠕动了起来。血越流越多,逐渐从滴连成线,牵扯成长长的三千条丝,流入巨大六芒星的凹槽里,光芒瞬间变成了红色,空气中流动着一股粘稠的血腥味。

“糟了,这个禁术的代价是用三千人来陪葬么?”斗阑干大吃一惊的望着下面。

花千骨心头一震,难怪竹染需要这么多人来布阵,又挑出五百个法术高强又稍微容易控制的站在台上,原来其他三千人,他打从一开始就打算用来牺牲。却编造一个大家都可以出蛮荒的谎言……下面的人发现不对开始慌乱起来,血犹如固体的丝线从身体中不断被抽出,同时流逝的还有生命,有许多人疼得在地上打起滚来,拼命拉扯,用剑砍,可是怎样都断不了。血丝一面流动一面仿佛有生命的触手一样四处缠绕,一圈又一圈,将众人包裹犹如蚕蛹。整整三千个凝固悬挂在半空,伴随着众人的惨叫哀号,又是恐怖又是惨烈。

台上的人个个额头上都冒出冷汗,知道自己差点就做了其他人的牺牲品,虽然觉得下面的人凄惨可悲了点,可是只要自己能够出去,又怎会再顾及他人死活。

“丫头!不要冲动!”斗阑干皱着眉对她摇摇头。他虽也于心不忍,可是事情都已经到了这一步了,没别的办法,只能做一些牺牲了。

花千骨不可置信的望着他,整整三千条人命啊!虽然这些人都是以罪人的身份流放至此,可是难道他们的命就不是命了么?他们都是因为相信可以出去,才选择跟随着她的啊!

——竹染!

她在心底一声怒吼,一使劲从他俩手中挣脱出去,御剑飞入阵中。眼看着一个个人犹如精血被吸食一样,身子慢慢瘦弱缩小下去。

六个幻影,却不知道哪个才是竹染真身。

突然一道金光从无穷高远的天边直射而下,整个天地间都回荡着竹染的声音:
三 唯 大 血

千 我 道 绽

妖 净 乾 莲

杀 法 坤 华

三千众人的血从六芒星中如云雾般腾起,顺着金色的巨大光柱,每隔一小段距离,绽开出一朵血莲,漫漫无边,一直顺延到天际,竟用血铺出一条路来。

“成功了,大家快走!”竹染六身合为一体,漂浮在正中天。没等站稳,迎面就是一剑砍来。

“花千骨?!你……”侧身躲过,仍被花千骨一掌打下地,未等反应过来,一只脚已踩在了自己身上,剑也架在了脖子上。

——赶快放了他们!

花千骨眼睛变作血红色,映衬着容貌尽毁的脸更加骇人。嘴一张一合,却发不出声音。

竹染怒斥:“妇人之仁!”

花千骨稍一使劲,剑立马深入他颈上半寸。

竹染看着她因为怒火而显得分外狰狞的面孔,头皮发麻,心里微微发寒,冷道:“阵已发动,不到他们鲜血流尽根本无法停止。你怕什么,不过就是死几个人罢了,成大事不可能没有牺牲。你不是担心这些人出去了之后会为祸六界么?正好死完了,你不用再担心了,他们也不用再在蛮荒忍受煎熬。时间有限,我们还是赶快离开!”

花千骨踉跄退了两步,她之前已经害了朔风他们,难道在这还要搭上三千条人命么?

身上陡然青光暴涨,发出一声犹如野兽一样嘶哑的可怕吼声。三千人身上悬挂的血丝陡然尽数崩断。

众人心惊,抬头仰望,四周鸦雀无声。

久久的,光芒散去,只见花千骨眸中紫光熠熠,眉间奇怪印信闪现,负手而立,缓缓四顾,犹如天神。

“出不了,那便别出,一直留在这蛮荒好了。”一个空灵犹如回声的声音在每个人耳旁回响着,却并不见花千骨张嘴,知道是她用内力传出。

竹染呆愣住了,任凭自己千算万算,虽一早知道她善良心软,定不会赞成自己踩着这么多人的尸骨出蛮荒,所以一直瞒着她,心想等阵法一旦发动,她就算再不情愿也无力回天,只能跟着剩下的人回六界,却没想到竟将她的妖神之力激发出来,毁了他全盘的计划。

“丫头!你……”斗阑干也无奈摇头,没想到她竟如此固执,哪怕永世不得出,也不愿累及他人性命。

众人看着那莲花铺成的道路一点点塌陷碎裂开来,散作飞灰。心头有惆怅,有失落,有愤恨,有惊恐……一时间五味参杂。

阵中三千人总算死里逃生,个个元气大伤,苍白着脸久跪不起,不发一言。

花千骨飘在半空中抬头仰望着那一条犹如金色丝带的光,慢慢黯淡直至消失不见,心也慢慢冰凉,犹如一阵秋风刮过,只剩下一地枯叶。

师父,小月,糖宝,东方,轻水……看来千骨此生,只能在梦中与你们相见了。

“花千骨!”竹染不可置信的怒视着她,双拳紧握,颈上青筋尽现。她竟然一句大不了不回去了,就轻而易举的毁了他苦心经营多年,精心策划多年出蛮荒的计划,简直是不可原谅。

花千骨掌心一翻,兰指轻弹,“嗖嗖”两道气流径直划破空气直射入竹染双膝。疼得他膝盖一屈跪倒在地。

“竹染,你还不知错!”

花千骨怒斥,声音透过内力狠狠的敲击在他耳膜上,震得他两腿发软。

“我没错!我哪里错!想要出蛮荒怎么可能没有牺牲!是你妇人之仁!坏我百年大计!”

“啪啪”两计清脆的耳光,竹染两边脸都印上五个清晰的指印。四下顿时没有了声音,众人大气也不敢出。

花千骨冷冷俯视着竹染,一身肃煞之气:“谅在你也是想助众人早日离开,所以一时糊涂,所幸此次没有酿成大错,蛮荒一统你也算劳苦功高,今日之事我先暂不追究。这两耳光是治你对我不敬之罪!而这一指……”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花千骨单手一挥,又是清脆一声响,然后便是竹染一声惨叫,小指竟被她硬生生切断。

“就是对你的警告!”

众人从未见过她如此威严冷酷的模样,不由得都倒抽一口凉气。

竹染额上的汗珠大颗大颗的往下掉落,不知是疼的还是吓的。抬头望了望半空中那个小小的身影,冰冷的面孔,慑人的气势,竟像换了个人一样,变得深不可测起来。

这回她妖力恢复了那么多,怕是放眼六界,都没几个人能制得住她了吧。他本以为,小小一个丫头,会很好驾驭的。

竹染身子微微颤抖着,咬牙慢慢伏下身去,恭敬叩首。

“谢神尊不杀之恩。”

花千骨藏在袖子里的手也在微微颤抖,刚刚,她居然断了一个人的指!?

努力的,不让惊惶和不忍在脸上显露任何痕迹,她冷冰冰的环顾四下。

“此次出蛮荒计划作罢,我们再从长计议。毕竟天无绝人之路,一定会有两全其美的办法。要回,大家一起回去。”

台下一时噤声,连腐木鬼都不由得愣住了,傻傻的看着她。

“神尊神武,千秋万岁,尔等誓死追随……”所有的人都齐刷刷跪了下去,咬牙高呼。

花千骨凄苦一笑,说不清是心痛寥落还是黯然心灰,他们都指望着她,她又能指望谁?还好总算暂时将竹染压制住了,想他一时再不敢胡来。

“起潮了,那边是什么东西?”斗阑干惊觉不对,望向海上。却见滚滚惊涛,扑天大浪中,海天之间仿佛裂了一道口子,犹如被斧子劈开一般,露出一线天光,海水映作紫金色。

狂风大作,惊涛拍岸,口子仿佛被人不断扭曲拉扯,逐渐变大。霎时间一道巨大银光流泻而出,倾照在众人身上,如水如月华。一个银白身影迎风而立,衣袂飘飘,踏一叶扁舟轻盈飞来,顺着银光流下,小舟犹在水中央。

花千骨不可置信的退了两步,差点从空中掉下去。

就见来人微微一笑,融化了天地,连蛮荒万物似乎瞬间都充满了盎然生机。

双臂慢慢张开,一个世间最温柔的声音说道。

“骨头,我来接你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