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 · 物是人非

发布时间: 2019-12-02 00:36:57
A+ A- 关灯 听书

“恩……”幽若低下头对戳手指,“可惜我太笨,不会做。小七你会不会啊,可不可以帮帮我!”

花千骨强忍住心底涌上的酸涩,咬着牙点了点头:“我来教你,不过要你自己做。”

“太好了!”幽若欢呼着又扑到她怀里,她虽然和这个小七认识还没多久,但是她身上有种香香的气味她好喜欢,让她有一种很熟悉很亲切的感觉,自己以前是不是和她见过啊?

花千骨不动声色的推开她,说不清面对她心里是什么滋味。

这个,便是那个即将要替代她的人么?她曾经很不甘心的将身份特殊的她幻想成霓漫天那样娇蛮无礼的大小姐。如今一见,才发现完全不是她想象的那样。难怪师父会喜欢她,连自己都忍不住喜欢她吧……  桃花羹——

为什么师父会突然想吃桃花羹?他是病了还是伤了?很严重么?当初的余毒明明应该都肃清了。这一年到底又发生了什么,是谁把他打伤了么?不可能,这世上,怎么可能有人打得过师父?

她很想像当初一样亲手为他做一碗桃花羹,虽然简单,师父却一向最喜欢。

可是她不能,如果她动手的话,师父吃到味道跟当初一模一样的桃花羹,就全露馅了。

看着幽若在自己的指挥下忙活开来,虽然动作略显笨拙,但却不失条理,圆圆的小脸红扑扑的都是兴奋神色,额上沁出细小的汗水,说不清心里是羡慕还是苦楚。

不多时桃花羹便做好了,幽若尝了一口,开心的大呼小叫:“小七你好厉害,做的好好吃啊,简直不敢相信是出自我的手笔啊嘿嘿!”

花千骨轻轻点头:“你住绝情殿上?”

“恩,爹爹不放心,我来长留就一直和尊上住在绝情殿。”

“尊上……他待你可好?”

“尊上人可好了,待我也好!我一直想拜入他门下,今天好不容易打赢了仙剑大会,我立马跑去求尊上和世尊,没想到他居然点头答应了耶!”

“他自己答应的?”

“当然啦,小七,你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早点回去休息吧!”

“我没事……”花千骨笑得虚浮,轻轻握住幽若的手,“请你……好好照顾他。如果他还想吃桃花羹,就按我今天教你的做。”

“恩,好,谢谢你!”幽若笑嘻嘻的突然抱住她,在她脸上亲了一口,“给你个美女的吻,我得赶快回去了,尊上一定等急了,要是醒过来被他发现我一个人溜下殿就大事不妙了。我明天有空就来找你玩。”

花千骨点头,挥挥手,看着幽若开心的往绝情殿飞了去,粉红色的背影明媚得让她想流泪。

……

自己就这样回去了么?虽已接受他重新收徒之事,可是,却又怎么放心得下他的伤病?

不被他发现,只光靠近一点,听听他的声音好不好?

她捂住绞痛的胸口,不舍的望着绝情殿。见了幽若她已无怨,只是却更加想见他了。

或许那样,才真正放得下?

苦苦挣扎,再忍不住了,她终于还是踏着飞瀑上了绝情殿。

小心的隐去所有气息,放眼四顾,绝情殿里一草一木仍旧和离开时一模一样。满庭的桃花树芳菲如雨,寒风中依然开得缤纷艳丽。一只粉嫩嫩的桃花精从睡梦中惊醒,看见她惊讶的发出嗡嗡嗡的疑惑的声音。花千骨食指一嘘,对她眨巴眨巴眼睛。仿佛认出她是谁一般,立马扇动着薄如蝉翼的翅膀扑进她怀里。

花千骨不近不远的坐在一株桃花树上,静静的看着白子画的房门发呆。闭上眼睛,感受到那个熟悉的气息,知道他此刻就在房内。心像麻花纠成一团,快要喘不过气来。一年了,自己无时无刻不在惦记着他,他又是否想过自己?

师父啊,小骨回来了……

死死压制住想见他的冲动,狠狠咬住下唇告诉自己不能再靠近了,否则一定会被他发现。更不能用观微去窥探他,让他有所觉察。

仅仅几丈开外,为何,她却依旧觉得隔了万水千山?

好想你,你知不知道?

……

房间里突然传出一声咳嗽,花千骨倒抽一口凉气,大脑一片空白,连忙捂住嘴,止住忍不住便要脱口而出的呼喊和啜泣声。

为什么师父会虚弱成这个样子?

心陡然揪作一团,然后便听见幽若的声音道。

“尊上,桃花羹做好了,你趁热快吃吧!”

顿了好半天,她终于听见了那个千思万念的声音。

“桃花羹?为什么会做桃花羹?”

“尊上说想吃的啊。”

“我说想吃?”

“恩,尊上刚刚中途睡醒时有说过,所以我就马上去做了来。”

房间里一阵久久的沉默。

“对不起,尊上刚睡糊涂了。这里没有食材,你独自下殿了是么?”

幽若不说话,只传来白子画的叹气声。

“千万不能大意,以后绝对不可以夜里一人下绝情殿知道么?”

“我知道了尊上,那些坏人最想抓的就是我,但是我已经很厉害了,仙剑大会我不都打赢了么,不会随随便便就被人抓走的,尊上你不要担心。你快吃吧,一会就凉了。”

“我不吃了,你拿出去倒了吧。”

“啊?为什么?尊上刚刚不是还很想吃的么?我尝过的,味道很好的!”幽若微微有些不解和激动。

房间里又是一阵强烈的咳嗽声,每一声都狠狠敲打在花千骨心上,疼得她想掉泪。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尊上你没事吧?”幽若紧张着急的说着,声音像是马上就要哭出来:“前些天明明都还很好的,为什么今天突然一下身体会变这么坏,是不是今天变天马上要下雪了,所以旧伤复发啊?有没有哪里酸痛不舒服,我帮你捶捶好不好?”

“不用了,你今天比试也累了一天,早点回去歇息吧。”

花千骨从来没听过师父用如此温柔宠溺的语气说话,就算当初对自己也不曾。他的声音总是淡淡的,就是关怀的话也带着一份疏离和教导的意味。就像初雪安静的落在屋檐上,冷清又寂寞。

这个孩子,对他是不同的吧。师父从不做违背自己本心的事。这个叫幽若的即将成为他徒弟的孩子,他是真心疼爱并喜欢着的吧……她快速点了胸口两个穴道,硬咽下喉头涌上的那一股咸腥,头轻轻靠在树上,慢慢闭上眼睛。

一直抱着仅存的最后一丝希冀破灭了……傻傻的用力说服自己收徒的事只是摩严世尊一手安排策划,如今看来,真的是师父发自本心的决定,没有任何人或者外力逼他。

不由得苦笑一声,自己又何尝不知呢,师父虽然是以大局为重的人,却从来都不受任何人任何事的威胁还有逼迫的。

她听见自己的心一点点破碎的声音,不想再在这呆下去了,想离开,可是却舍不得。历经千辛万苦,跋山涉水而来,回到最初的地方,只是想离他再近一点点,只想再多听他说说话,感受一下真实的有他的存在。可是见到的,却不过是这样的场景。

天空中有片片鹅毛般大小的雪花飘飘扬扬的落了下来,寒风呼呼的吹着,手脚和心都慢慢凝结成冰。

“尊上还是吃点东西再睡吧,我好不容易做的,可舍不得倒掉。”

她看着幽若开门出来,转过身背着某人调皮的吐吐舌头,门开的那一瞬间,依稀闪电般有看到师父坐在桌边的白色衣角。

忍不住伸出手去,却只抓住无限的虚空。

她看着幽若蹦蹦跳跳的跑回去睡觉,进的却是当初自己的房间。

绝情殿那么多间房,她却为何偏偏要住那一间?师父把她的东西都扔掉了么?因为她永远都不会再回来?

一片雪花落在她手心,冰凉冰凉,是彻骨的寒冷。

收回手,转而紧紧握住怀里的铃铛,握住那个他们师徒关系的凭证,就像抓住一根救命的稻草。如今,她是不是应该把这铃儿也送给幽若呢?仰头,看着雪花漫天飞舞,想哭可是哭不出来。

在树上对着房门呆呆坐了一晚上,雪越下越大。她的头上肩上都落满了积雪,一动不动,仿佛变作雪人,和满枝桠桃花融为一体。

听着房内不时传来的咳嗽声,脑中不断闪现的是当初在这庭前与他相处的一点一滴。手脚慢慢冰冷麻木,心冻到连痛楚都感受不到了。

天快亮了,该走了。

她僵硬起身,抖抖身上的积雪,脚步虚空踉跄。突然轻轻一声铃响,迟钝的低下头望,见手中紧握的铃铛不小心从僵硬的指尖滑落在地。  ……  檀香袅袅,轻烟弥漫。

房中白子画对着一碗桃花羹整整坐了一整晚,虽然知道那东西是用来吃的,不是用来看的。可是不想吃,也不想亲手倒掉。就好像回忆,满满一钵,不肯触碰,亦不肯遗忘。

万籁中突然听见一声轻响,犹如从另一个时空传来。匆忙几步打开门,却只看见空落落的院子里一片银装素裹,白雪皑皑。

又幻听了么,为什么总有铃声在耳边响个不停?

白子画无力的倚在门边,手指深陷柱中。依旧清冷傲岸,孤高出尘,只是面色苍白晶莹,眼神历经苍然中是掩饰不了的疲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