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 · 报仇雪恨

发布时间: 2019-12-02 00:40:21
A+ A- 关灯 听书

花千骨与东方彧卿在空中急速飞行。观微海上,只见得两方大军对峙,想再拉近一些看个仔细,却全被屏护挡了回来。幽若被锁在妖魔上空一个巨大的空泡之中,倒是安然无恙,身上也没有伤痕。

“骨头,你一个人去见杀阡陌没事吧?”

“放心,见杀姐姐怎么会有事。”

“那我现在赶回异朽阁,小月那好像有了一点消息,就不陪你过去了,被杀阡陌见着反而不好。你记得见了他一定要好好安抚,他魔性太重,又十分记仇,就算见你回来,也不一定会就此罢手。我就怕他冲动坏事。”

“好,我知道。”

二人于是分道而行。

“放了幽若。”摩严凝眉道。

“她是我长留弟子,你根本就无权过问。”

“你做不了主,让白子画出来说话。”

“掌门师弟不会见你,他意已决,我堂堂长留,岂会受你这些妖魔胁迫。”

“摩严,我绝对不会让八十年前的事再发生一次,哪怕倾尽我整个妖魔二界之力,也会保护她。你别再和我耍什么诡计,我的耐心有限,那么久之所以只是逼你们没有挑起战火是因为怕小不点难做。否则就算把她救出来,她也会生气不理我。我知道你打什么算盘,可是我不在乎。也别以为将这丫头收作小不点的徒弟我就会放过她。我再给你五天时间,这是最后的期限。到时杀了这丫头,灭了你长留山,攻占整个仙界,我就不信我救不了她出蛮荒!”

摩严冷哼一声:“你以为你现在还有这个能力?不过仗着人多罢了。有本事现在出来跟我打。”

“你没这个资格!”杀阡陌轻蔑呵斥,连声音都冷艳无比。

摩严一阵怒火,双手结印,一个巨大的光波击出。周围海水被倒吸,翻滚的向天空咆哮涌动,朝着妖魔扑去。

杀阡陌长袖一挥,滚滚寒气,仿佛将光都冻结在空中。皓白手腕一翻,修长指尖轻弹,顿时将一切玻璃一样击了个粉碎。

二人相隔老远,半空中过了几招,摩严越来越心惊,眉也越皱越深。要论修为,杀阡陌豪放张狂,自己沉稳内敛。势头上虽比不过他,但是比他耐久。而且杀阡陌一向自负,对战中直来直往,不如自己进退有度,心有算计。所以哪怕实力或许不如杀阡陌,要胜他却并不难。

可是此次再一看,却没想到仅仅不到一年,他的修为大增那么多。自己又替子画疗伤,元气大损,三师弟一向懒散,不爱修炼,怕是也敌他不过。若真战起来,以他的兵力,长留的确岌岌可危。

“杀阡陌,你既身为魔君就应该多为二界着想,何苦执念至此,为了小小一女子妄动干戈。”

“若是连想守护的东西都一次又一次守护不了,我再当这个魔君又有何意义?”

“事到如今,已经过了八十年了,原来你还一直耿耿于怀。”

“那件事我并没有怪罪你长留山,也没为那事找过谁的麻烦,我只怪我自己。可是这次,再由不得你们。”

“哼,花千骨仙身被废,筋脉被挑,这是天下人都知道的事,你以为这样被流放去蛮荒,她还有命么?说不定早就尸骨无存,你要长留交什么给你?”

“笑话,我虽感受不到她的气息,可是验生石还有反应。总之,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杀阡陌声音里满是怒气,若是此刻知道小不点已死,他哪里还需要那么多顾及,定要整个长留山给她陪葬!

“我的要求很简单,交还花千骨,然后让白子画出来,让我砍上一百零一剑,这事就算了结。”

“哼,纯属做梦。想让长留山交人,先过我这关吧!”摩严飞身而上,口中念念有词,无数个紫色的巨大法印朝着妖魔压了过去。对着杀阡陌莲榻中也是连连出掌。趁此机会,笙箫默冲过去试图救出幽若。

莲榻里陡然杀气大作,银光一闪,将笙箫默又硬生生逼了回去,周遭十里的海水全结成冰。感觉到那一丝不同寻常的血腥味,摩严眉头紧锁。

“妖魂破,你竟修了如此邪术?”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众人只闻到血腥味越来越重,腥膻中还带一股甜腻,直叫人头晕作呕。

杀阡陌一想着花千骨筋脉被挑,在蛮荒旦夕不保,自己却迟迟不能将她救出,心头的焦躁和愧疚愈盛。

罢了罢了,将来她恨自己也好怨自己也好,今天就灭了长留山,擒住摩严和白子画,就不信还救不了她。

他双拳紧握,正要出手,突然听得耳中一阵尖锐的哨音。分明就是他给小不点的那个。虽相隔甚远别人听不见,可是他自己的骨头的声音,他怎么可能听错!

难道小不点已经从蛮荒出来了?不可能,这千百年来,就没有谁能从那逃出来过!

可是,谁又会有那骨头哨子?他的心头一阵惊喜,再顾不得许多,飞身便向外飞去。

摩严以为他终于要动手了,凝神防备,真气暴涨。却没想到只见眼前红色身影一闪,杀阡陌冲天而起,瞬间便消失了踪迹。

怎么回事?跑了?

云翳等人也是大惑不解,看向春秋不败。春秋不败恨铁不成钢的摇头叹气做了个手势,让所有人暂时按兵不动。

摩严又怎会错过这样的机会,上前便想夺人。可是人质在手,妖魔又岂肯让他们轻易将幽若救走。依旧化作毒蛇的茈萸飞快缠绕上幽若的脖子,嘶嘶的吐着蛇信。摩严只得作罢。于是两方又陷入了僵持。

杀阡陌有如离弦的箭一般向过去常常与花千骨相聚的花岛上飞去。岛上有阵法和屏护仿佛想要遮掩些什么,杀阡陌也丝毫不疑有他的直接踏了进去。

本来只抱着一丝希望,就算见不到小不点,也看看是谁拿着他给她的哨子在那乱吹,却没想到竟真的看见花千骨踏着冰雪迎面向他奔了过来,一下子跳进他的怀里。

杀阡陌呆呆的愣在原地,整个人都僵住了。

小不点?!

真的是她?

自己日思夜想整整一年的场景就这样简单的发生了?

世界都变得不真实起来。难道自己在做白日梦?还是谁使了幻术迷惑他?又或者摩严用了什么奸计算计他?

“姐姐……”

听到怀中的小家伙在瑟瑟发抖使劲抱着他大声抽泣,热热的鼻息喷在自己颈间。他顿时手足无措起来,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花千骨皱着眉一脸心疼的细细看他,姿容依旧未变,可是眸子却越发凌厉,脸越发妖艳起来。左眼眼角处多了一片黑色的华丽纹印,衬着血红色的眸子,紫色的长发,邪气和妖媚更加入骨。嘴角冰冷,不再似往常和蔼可亲,反而浑身散发出不可靠近的气息,仿佛举手便要灭绝世间一切。

“姐姐?姐姐!我是小不点啊!”花千骨捧住他的脸,看他死死盯着自己却一句话都不说。

“姐姐,你怎么了?别吓我!”

杀阡陌慢慢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用力挤出微笑,想让自己的表情看上去稍稍柔和一点。

“你回来了?!”他终于开口,声音隐隐在颤抖。

“是啊,我回来了!东方救我出了蛮荒!”

“你身子没事了么?伤都好了么?”杀阡陌惊异的望着她,手飞快的在她身上到处摸着,咯吱的花千骨直想笑。

“你不是被废了仙身,断了筋脉?”

“都好了!我都好了,你别担心!原来小月在墟洞的时候把妖神之力都给了我。所以我的伤势都自动愈合,现在什么事都没有了!”

“妖神之力?!”杀阡陌惊讶的瞪大眼睛。

“嗯!”花千骨用力点头。

看到她是真的没事,杀阡陌心头悬了太久的大石终于砰的一下掉了下来。人也仿佛被抽去了所有的力气,抱着花千骨慢慢滑下,坐在了沙滩上。

“姐姐!你怎么了?!”花千骨惊慌失措的扶起他。

“没事,没事,我什么事都没有。”杀阡陌一把将她搂在怀里,仿佛想将小小的她嵌入自己身体。紧紧崩了一年的神经陡然松弛,他浑身都软了,有微微虚脱的感觉。

还好,她什么事也没有……依旧完整无缺的站在他面前。

“可是……你的嗓子怎么了?为什么要用内力说话传音?”

杀阡陌连忙把手放在她脖子上。

花千骨不自在的别开脸去:“我、我在蛮荒的时候,不小心……所以不能说话了。”

易容容易,这嗓子却终归还是瞒不过了。

杀阡陌心头一痛,能够想见她在蛮荒吃了多少苦。突然伸出手,就要拖她衣服。

花千骨一惊,却挣扎不过他。心头暗叫糟糕只顾着脸了。

果然杀阡陌拖下她外衣,见她手上身上密密麻麻的剑伤,刺伤,跌伤,刮伤,气得脸都绿了,牙咬的薄唇浸出血来。

他向自己保证过要好好照顾她的,可是,不但没有做到,不能保她周全,不能护她平安,甚至连救她都救不了,最后还是靠的那个臭书生。

他始终,什么都没办法守护……

花千骨望见他眸子里怒火夹杂着内疚和黯然,心头一疼,连忙道:“我知道姐姐为了救我想了很多办法,小不点好感动。姐姐你不要难过不要生气,是小不点自己不对,跑去偷神器,这才闯下大祸受了惩罚的,不关别人的事。”

杀阡陌根本就没打算问她为何要偷盗神器,在他看来,做一切自己想做的事情都是天经地义的。管他什么是非黑白,根本就不用讲道理,也不用向谁解释。可是谁若敢伤了他的人,那就是千不该万不对,他绝不可能善罢甘休。

“姐姐,求求你,不要再杀人了,也不要再跟长留山作对,小不点已经罪孽深重,不要再为了我牵连其他的人。”

杀阡陌缓缓点头,他本也不想让花千骨为难。无奈当时气急,根本就再顾不得其他。除了他在乎的人,其他就是杀一万个也死不足惜。

“那姐姐放了幽若吧!她是我的小徒弟。”

“好。”杀阡陌又点头。

花千骨微微有些吃惊,她以为要说服他不会那么容易。

“小不点,你知不知道我不是女的?”

花千骨低下头去:“知道,不过一时改不了嘴。”

“没关系,你想怎么叫就怎么叫。不过你心里面要记住,我不光是疼你的杀姐姐。”也是想要守护你的男人,杀阡陌在心里补充道。

花千骨使劲点头,又被杀阡陌一把搂进怀里,脸紧贴着她的脸蹭来蹭去。末了仔细打量着她,伸出手捏着她的脸上下搓揉,宠溺的笑着。

花千骨不得不佩服东方彧卿料事如神,若不是他小心细致的替自己易了容。凭自己那三脚猫功夫,早被杀姐姐玩得露馅了。

“还好脸上没留下疤,否则……”

看着杀阡陌眼神陡然阴翳,嗜血一样恐怖,花千骨不由自主打个寒战,心虚的笑着。

“姐姐是美人,也最喜欢美人了,如果小不点有一天变成丑八怪,你是不是就会讨厌我了?”

“不准胡说,人的美丽是上天的恩赐,要好好珍惜。小不点那么可爱,长大了也一定是个大美人,怎么会变成丑八怪呢。走吧,跟姐姐回去。这次说什么姐姐也会拼死保护好你。”

“姐姐,我还要想办法救小月出来。为了行动方便,你不要把我已经从蛮荒逃出来的事情告诉给别人知道好不好?”

“恩,好,那你现在要去哪里?”

“我来见你一面,让你不要担心,还有不要再为了我杀人了。然后就去异朽阁和东方汇合,看看有没有什么小月的消息。姐姐你一定要把幽若平安放回去啊。”

杀阡陌微笑点头,笑容却忽然有些深不可测起来。

“好的,你都回来了,姐姐不会再乱杀人,当然会把她放了。”

不重要,现在所有人所有的一切都不重要了。唯一需要解决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他白子画!

花千骨不知为何心头隐隐不安,但又挂念着小月的消息。再三拜托他回去后立刻撤兵放幽若回去,然后二人依依不舍的告别离开。

让花千骨欣慰的是,虽然杀阡陌真的变了很多,但是对她依然半点都没有变,依旧那么疼爱有加。

杀阡陌知她无事,总算放心。可是一想到她受的苦,心头怒火一阵旺过一阵。

回到长留山海上,下命放了幽若。所有人都惊讶的看着他,长留也以为他要耍什么阴谋诡计。

幽若虽被放回,但体内还是或多或少中了些茈萸的毒。落十一等人连忙带她回去医治。

杀阡陌放眼四看,摩严此时却不知怎的不知所踪。

走的正好,如今更无人可以阻拦他。

杀阡陌左手虚空一划,招来火凤,不顾层层防卫,便孤身向长留山冲了过去。

既然人保护不了,又救不了,那他可以做的就只有一件事。

为小不点报仇!

长留又有何人拦得住他,很快便被他一层层突围而入。进到光罩之中,飞身直往绝情殿飞去。

拦截他的众人没他速度快,也顾不得许多,纷纷上了绝情殿,一时间刀光剑影。

“白子画!给我滚出来!”

杀阡陌怒吼一声,双目赤红如火。仇恨屈辱,压抑在心底越积越厚,可是因为花千骨还在长留手中,他只能隐忍不发。如今花千骨既已回来,他行事再无所顾忌,又回到当初那个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杀阡陌。东方彧卿一开始担心的,也正是如此。

白子画推开静室的门,慢慢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猜杀阡陌敢如此猖狂,跑到绝情殿来跟自己面对面叫嚣,定是见过小骨,知她无恙了。

他魔功大成,长留山再无敌手。今日一战,已是在所难免。

无视落十一等人的阻拦,白子画神色不变,只是淡淡说道:“出去打吧,不要毁了我院里的桃花树。”

花千骨此时正匆忙向异朽阁飞去,隐去气味和身形,速度又是其快无比,常人肉眼很难见到。

可是突然发现情况不对,一股强大的气息拦在了自己正前方。

心头咯噔一下,看着那个身穿墨黑锦缎长袍的身影天神一般从天而降,负手立于海上。面上又是吃惊又是震怒,杀气直逼十里之外,却正是世尊摩严。

“孽障!原来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