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 · 北斗星君

发布时间: 2019-12-02 00:40:53
A+ A- 关灯 听书

南无月被关押在九重天上,主要由北斗七星君看守。

花千骨在群仙宴上曾经见过他们两次,但是没打过招呼。他们七仙不喝酒不谈天,总是只顾着和南斗六星君下棋,十三人同时混战,经常仙宴都结束了好些天了,他们一局棋都还没下完,战况之激烈可想而知。

他们的棋子都是天上的星星,可以锻炼出世上最好的兵器,当然也可以锻造出世上最坚固的牢笼。同时由他们所布下北斗七星阵,更是万阵之源,乾坤难破。世上其他阵法大多由其衍生催发而来。

花千骨仰头极目远眺,天空虽漆黑一片,她却仍能透过层层阻隔,看到九重天上那七颗闪亮的星子。而小月,就在天枢、天璇、天玑、天权所围成的斗的正中央。

东方彧卿随着她的视线遥望北方天空,摸摸她的头抚平她的担心。

“我们出发吧。”

花千骨随手一指,招来一朵云,站了上去。东方彧卿脚下也慢慢有似云非云似雾非雾的云气腾起,不是仙术,反而有些像某种御使的透明生灵。

“能赶上我的速度么?”

“当然。”东方彧卿不假思索的点头笑道。

因为路途是直上九重天上,腾云比御剑更快也更稳一些。二人一前一后,眨眼便消失在天际。

风从头顶呼呼的吹来,速度太快,四周灰蒙蒙一片看不清楚。花千骨真气张开,丝毫不觉得寒冷。却仿佛身在大海之中,隐隐有一种阻碍和粘腻感。她一路上回忆着在墟洞中和小月在一起的日子。虽然时间不长,却是一点点看着他长大的,就像是浓缩的一生。

感情常常就是这样,哪怕只是刹那的相遇相知,瞬间的心暖心动,也值得人用一生去回忆和追逐,用一世去保护和守候。

当身体终于感受到一股冲出海面的畅快·感时,她知道他们已来到九重天上。

这里其下有天庭百仙,其中有星汉日月,其上有漫天神佛。不过这只是抽象的位置概念。实际上则与蛮荒一样,各有各自不同的空间,九天通过密径相连,时常也会发生一些重叠。佛曰,一花一世界。万物都有其自己的宇宙,可大可小。只是夏虫不可以语冰,是另外时空的人根本无法了解的。

东方彧卿突然靠近她,轻轻朝她双目呵了口气。顿时眼睛像是玻璃上蒙上薄薄的一层水雾,清清凉凉,眼前一切都迷蒙起来。二人剥开云雾飞出,周围顿时光华大盛,刺得人眼睛都睁不开,虽然眼睛已覆上一层透明的薄膜,却依然热辣辣的像针扎一样。

迎面阵阵风吹来,身后的云雾慢慢合拢。花千骨好奇的打量着这个到处是繁星的光华璀璨的世界,绚烂的叫她别不开眼去。

东南西北漫天都是星子,明的暗的,近的远的,怕是比地上的人还要多。不但上面,脚下也是星光闪烁。花千骨低下头,发现她和东方彧卿正站在水面上。

无比宽大的一条河,蜿蜒而下,前后看不见头。水面清澈无比,此时平静无波,几乎让人感觉不到流动。倒映着漫天的星星,一时叫人错觉,不知道星星到底是在天上还是在河底。

花千骨忍不住蹲下身子,手一掬,没想到竟捧了一捧亮晶晶的东西,仿佛是无数星星的碎片。

“这是天河,我们逆流北上,就能找到北斗七星了。”

花千骨用法术隐身,东方彧卿则凌空画了个符咒隐去身形。二人悄无声息的贴着水面低低飞过。四周太空旷太安静,却又偏偏太过明亮美丽,仰望让人感觉更加寂寞。

看到北斗星了,近了只见七团巨大光晕,好像七个太阳,光晕里隐隐有什么,只是太亮了反而看不太真切。

东方彧卿食指放在唇边朝她做了个嘘的动作,笑着传音道:“星星在睡觉。”

因为对外面的情况早已基本了解,事先做过准备,他们很容易便突破了七星阵入口天兵天将的重重把守。

只是里面阵法像迷宫一样,而且似乎无限广大,要找到南无月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尽管东方彧卿擅长奇门遁甲,对于这星宿的自然变化依旧有些束手无策。

外面的几个入口处重兵把守,但是阵内却半个人都没有。他们在里面转了很久,不时遇上一些奇怪又恐怖的陷阱。还好有东方彧卿在,都一一化险为夷。

南无月的气息被完全屏蔽了,根本就感知不到他在哪里。花千骨只能凭直觉找寻方向。

无日无月,不知不觉,他们已在阵中三天。花千骨开始焦躁起来,想要干脆元神出窍去找,却怎么都没办法脱离肉身。

“阵中大部分法力都被禁锢了,七星阵是禁锢之阵,最典型的容易进,但没办法出。再厉害的人被困在里面都是丝毫办法都没有。以前轩武圣帝捉拿腐木鬼的时候,就是将他先诱入七星阵中,困了整整三年,之后才擒获的。”

“也就是说,就算我们救下了小月,也没办法出去?”

东方彧卿点点头:“我一路上试过各种方法留下记号,但都没用。”

“那岂不是自投罗网。”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东方彧卿玩味的望着四周,“之前南无月是关押在十八层地狱之下的噬海,那地方可比不得这九重天漂亮,也更危险更难闯。却就在你回来的当日,突然把南无月转移到了这。”

花千骨一惊。

东方彧卿笑着摇头:“你师父料定了你不会等到处刑的那天直接上瑶池抢人,和他起正面冲突,只会暗地里先把人救出来。从那时就已经摆好了局,只等着我们入套呢。”

“他想把我们困在这里?”

? 落·霞+小·说 w ww – l uox i a – c oM-

“那是自然,只要拖过五星耀日,小月一死,你就再没有什么理由违逆他,与整个六界为敌了。”

的确,小月若死,自己除了伤心欲绝还能做什么,难道灭了仙界替他报仇么?

东方彧卿拍她的肩:“别担心,既然敢来,我自然会想到办法出去。你先找到小月位置要紧,都这个时候了,你师父仙力也已恢复,不用再顾及他身体承受不住而压制妖力。你用力冲破封印,妖力释放出的越多越好。小月才是真正的妖神,妖力也是认主的,会带我们找到他。”

花千骨点头,开始用斗阑干教她的方法冲破封印。莫名的力量在周围各处集聚,她终于心有所感,指了指右面。

“往这边。”

二人绕过一个又一个凌乱飘逸的雾障,终于看到半空中出现一个巨大的犹如钻石一样的菱形物体。不知是什么材质,却比水晶更通透,每个面都反射着熠熠星光。而小小的南无月则如同琥珀里的虫子一样被凝结其中,仿佛已沉睡了很久很久。

“小月!”

花千骨悲喜交加的扑上前去,东方彧卿也不阻拦。却在她即将触到的那一刻,被周围的结界弹开了老远。

顿时,北斗七星光芒大盛。仿佛按到了什么开关,整个天地之间都被一道道光线充斥着,什么都看不见,若不是发出的是冷光,花千骨都快怀疑自己已经被融化了。

东方彧卿扬起嘴角,笑道:“星星醒过来了。”

感觉到有人靠近,花千骨二指凝气飞快从眼皮上滑过,再一睁眼,已经能在此种极亮下视物。

却正见七名衣袂飘飘的仙人从天而降,手中有的执扇,有的执笔,有的执箫笛,有的执棋盘,文雅至极,却是个个满身杀气。

虽有杀气却无杀意,花千骨礼貌的拱手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七人神色淡然,模样虽不同,表情却如出一辙,说不出的诡异。

“花千骨?”破军星君突然开口问,眼神直直的穿透她。

“正是晚辈。”

“等你很久了,你还是赶快束手就擒,我们棋刚下了半局,还要赶回去。”贪狼星君语气里尽是不耐烦,却依旧神色未变。

花千骨知道他们有他们的职责,多说无用,还不如赶快抢了小月走来的实际。手一挥,真气凝作一把紫色光剑已飞到空中,准备开打。

东方彧卿只怕他们不来,空把他们二人困在阵中打转。既然来了,事情就容易多了。于是传音给花千骨:“打败了他们七个,就有办法出阵了。这边我来应付,你去救小月。”

花千骨哪里肯,把东方彧卿护在身后。以他凡人之躯,怎么可能敌得过七个仙人。

七星君一心想着赶回去下棋,也不在乎是不是以多欺少,何况他们大部分时间都是同进同退。

混战开始,七人各有所长,出手又快又准,配合的天衣无缝。花千骨被围在阵中,退无可退,攻无可破,只得用妖力硬碰硬。东方彧卿身形诡异,招术怪异,倒竟也没落下风。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打了几个时辰,仍是胜负难分,花千骨越来越心急,七星君虽表面看不出来,也开始有些焦躁。

极力把七人往小月那里引,利用空隙,几波法力打到那颗透明水晶一样的东西上,想使之碎裂,却居然尽数反弹回来。

“不用浪费真气在那上面了,我们七人花数千年才炼出来的璀星石,就是拿盘古斧来也得劈上好一阵,就凭你怎么可能打得开。”巨门星君冷道。

花千骨眉头紧锁,心道:好,既然打不开,我就整颗把它搬走。

妖力暴涨,空中一时无数光剑到处乱飞,七人暂时被逼退。只见周围狂风大作,连远处的云雾都被撕扯成碎碎条条。

似是没想到花千骨已可以操控妖力到如此地步,还妄图将璀星石整个吸入墟鼎之中带走,七人同时皱了皱眉头。

可是璀星石好像被什么定在了空中,千斤重一般怎么都纹丝不动。

东方彧卿突然笑着从怀中取出一本棋谱,破旧的封面用篆写着两个字《天弈》:“我知道你们七人找这本上古留下来的棋谱已经很久了,我们来交换如何?”

七人眼中同时亮了一下,瞬间又恢复如常。

“我等岂会为此身外物所利诱。”说话的是握着笔的文曲星君。

东方彧卿懒懒的笑:“既然不要,那就算了。”说着一把便撕了下去。

七人顿时一怔,不由都同时心疼的伸出手去。

东方彧卿趁此机会,拽着花千骨脚下走了几个奇怪的步法,就着七人阵法终于出现的漏洞把她高高抛出了阵中。

花千骨回头看他,又被七人团团围住,除了和旷野天比机关术那一次,她还从没见东方彧卿和谁动过手过。凡人终归力量有限,却没想到他竟到了不靠法力也可以和九天仙佛一战的可怕地步。若是他修仙呢?

顾不得那么多,先救小月要紧。她再次用尽所有法力妄图打开璀星石,却只见巨大光芒一闪,反噬得她口吐鲜血。石上竟连小小豁口都没一个。

正在此时,突然听到东方彧卿一声轻哼,她仓促回头。却见不知何时多了一块似玉非玉的石头压在他头顶。那石头越变越大,东方彧卿双手支撑,脸色苍白如纸。

七星君趁此机会,连点他身上几处大穴,却没想到一点用没有。

花千骨慌忙的飞了过去,那石头已经有小山丘那般大小,石上红色符咒闪现,却竟然是白子画的手迹。

师父?

七星君将她再次团团围住,她心急如焚,却无论如何不能靠近。

东方彧卿几度想要用异术或是遁走,竟全部被封死。那石几乎相当于三山五岳的重量之和,他终归是凡胎俗体,如何承受得住。

花千骨章法大乱,漏洞百出,连中几掌,厉声喊道:“放了他!”

贪狼星君摇头:“上仙特地交代过,你可以不管,东方彧卿绝不能放过。”

花千骨愣住了,知道平常仙法难不倒东方彧卿,那石竟是师父特意拿来对付他的么?为什么?

东方彧卿不由苦笑,早猜到白子画想杀自己了。不是因为把千骨从蛮荒接回来,而是早从告诉她要用女娲石才可以救他。自己留在千骨身边,成为她的羽翼,让她飞的离他越来越远。他怎么会甘心?只要除去自己,千骨的一切就更在他控制之下了,也不可能救出小月。所以,打从一开始他就没打算对花千骨怎么样,这陷阱也不是为她而备。他针对的,其实是自己。

可是也不用那么残忍吧,杀就杀吧,他大限已至,无话可说。可是他好歹也是仙吧,用不用得着那么残忍,让他在骨头面前活生生给压成肉饼?换种好看点唯美点的死法不行么?至少也给个全尸啊!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不得好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