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 · 仙魔大战

发布时间: 2019-12-02 00:41:07
A+ A- 关灯 听书

摩严与斗阑干过去私交甚深,奉命上前与其交涉。斗阑干与摩严对视片刻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我们此行目的有二,请仙界从轻发落妖神南无月还有下令赦免蛮荒众人的罪过,我们既出蛮荒,就决不会再回去。”斗阑干一字一句的说。

众仙很快商讨出了结果,蛮荒众人既已逃出,伙同一气,再想把他们缉拿回去难如登天,与其把他们逼反,不如做个顺水人情。但是要想南无月不死,那是一万个不可能。

正当瑶池中众人注意力都集中到斗阑干他们那,东方彧卿和花千骨已神不知鬼不觉的绕到了建木之后。仙锁极是难解,何况还穿入南无月骨内。花千骨心疼的看着他,怕被旁边守卫发觉,手直接放在他头上传音唤他:“小月、小月……”

南无月失血过多,半昏迷中听闻花千骨的声音,睁眼抬头看却什么也没瞧见还以为是自己做梦。

“姐姐在这,小月,你看不见我。对不起,让你受苦了。姐姐这就想办法救你出去,可能会有点疼,你忍着,不要出声。”

南无月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掉,姐姐真的来救他了么?他就知道姐姐不会扔下他不管的。

在东方彧卿解开仙锁的一刹那,花千骨咬着牙硬生生把锁链震断然后从南无月的骨头里抽了出来。

众人听见响动转头看,见南无月竟震开锁链飞到半空中,手腕和脚踝上的鲜血从喷溅到飞快止住愈合,一个个都惊得瞠目结舌。

摩严虽一直面对着斗阑干,却无时不在留意着南无月。在仙锁被解的那一刻,一记白光就已瞬间击出。

哼,那丫头果然来了。

南无月双目微闭,早已疼晕过去,花千骨正一面给他止血一面往他体内输入内力。见摩严早有预料的向他发出致命一击,速度太快。她在身后抱着南无月,四面八方全被摩严罩住封死躲闪不开,而东方彧卿直觉性的就挡在他们二人身前。

花千骨连忙一掌将东方彧卿推开,同时飞快转身,紧紧护住怀中南无月,任凭光波打在自己背上。

见白光在离南无月身外一尺消失不见,摩严知道打中了。其他人也凝神防范空中隐去身形的某人。心头都不由疑惑,什么样的法术在场那么多仙人都竟然没有识破。

“孽障!还不快快现形!”摩严低喝,似是没想到花千骨为了不暴露身上的妖神之力,竟硬生生受了。可是她身上所有的法力早就被白子画废了,不使用妖力,她连常人都不如。

花千骨和东方彧卿的身形一点点出现在半空中,花千骨抹去唇边的血迹,淡淡一笑,抬手示意东方和下面蛮荒众人她没事。

终于救到小月了,也拿到仙界口谕。她和斗阑干对望一眼,想办法准备马上离开。

摩严冷笑,就是要引她出来,一网打尽。

“骨头,小心!”东方彧卿发觉不对,可是晚了一步。花千骨怀中的南无月突然双眼一睁,却不见眸子只见眼白。右手直插入她体内,还好位置偏了一点点,没有掏出她心来。

花千骨受到重创,双手一松,南无月滑了出去,一个满头妖娆卷发的女子一把将他抱在怀里,却是逆水千帆清水樱。

“傀儡术?”花千骨几乎飘浮不稳,低头果然看见角落里蒙着面的幻夕颜,双手十指张开,无数根透明的气丝连在南无月的身体上。

原来摩严刚开始不但给南无月施了各种封印,还有联同其他人下了咒术。

东方彧卿正欲飞到花千骨身边却被空中透明壁罩反弹了回去,此时,孟章神君、朱雀神君,还有五岳散人几个已将他团团围住。

而瑶池众人也纷纷剑拔弩张,布下大阵和结界妄图困住妖魔和蛮荒众人。斗阑干见花千骨受伤,突围而出,却又被笙箫默拖住。腐木鬼等人则和轩武圣帝他们开始大打出手。场面混乱不堪,这些人每一个都是六界高手,一时间瑶池到处五色光芒闪耀,尽是分金断玉之声。

花千骨见一场大战在所难免,深吸口气,直视着面前正冷冷看着她的摩严。

摩严眼中毫不掩饰的憎恶让花千骨的心里微微有些难过。直到此刻,她依旧尊敬他当他是大师伯的,就算他从来都不喜欢她。她只是想回来救小月而已,难道他就非要置她于死地不可么?

此时,面前突然闪过一个火色身影,速度之快以她今时今日都根本没看清楚。

“杀姐姐……”花千骨有些错愕,因为杀阡陌的模样变了许多,紫色长发颜色更深了,几近于墨色,隐隐反射出诡异暗哑的紫色微光。眉间妖冶的殷红花印此刻爬满了整个额头和半边脸颊,直没入脖颈。绯红的双瞳看不见瞳孔也没有半点亮光,犹如两颗珠血镶嵌在眼眶内,比过去更甚的美艳光华,却叫人有些怵目惊心。

瑶池内众人见他,都不由顿了一顿,片刻失神。拥有这样日月尽掩、颠倒众生姿态的人,竟然是妖魔之首、两界帝王,实在叫人又爱又恨。

杀阡陌缓缓低头,看着花千骨微微一笑,姿态优雅,却犹如蛰伏的猛兽。

“摩严,上次在海上你对她下的毒手,今天我杀阡陌必十倍奉还。”

那日杀阡陌到得太迟,花千骨已不顾重伤奔长留去了。他听到蓝雨澜风禀报一切,只恨不得将摩严断筋拆骨。之后修炼妖魂破入魔一日比一日深,春秋不败和云翳他们轮番劝谏,他也一概不听。

摩严望着杀阡陌,紧紧皱起了眉头。以杀阡陌今时今日,想要赢他根本不可能。而那边笙箫默对战斗阑干十分吃力,眼看就要扛不住了。东方彧卿敌不过众人联手,但声东击西、神出鬼没,一时根本制他不住。花千骨追着清水樱想要抢回南无月,和她还有幻夕颜打了起来。但是花千骨一面要应付她们二人,还要应付在幻夕颜操纵下的小月,还得时刻小心怕误伤了小月。不使出妖神之力,根本就敌不过。

摩严抬头看了看天上,偏正当中的太阳周围已出现五个小小的亮点。马上就要到时间了,再这么拖下去不是办法。

“我不和你打。”摩严冷道,转头便向斗阑干飞去,见笙箫默胸口正中一掌,他也不由心狂跳一下。

杀阡陌哪容他走,飞快出手,两人缠打在一块,一个拼命闪躲一个疯狂进攻。

瑶池水彩波翻腾,荡漾不休,空气中血腥、毒气、花香各种味道,还有喊杀声、怒吼声、金石爆破声混合在一起。花千骨心头越发焦急起来,再这样下去,远离尘世的仙境瑶池就将会是尸横遍野了。

就在此时,远处空中又来了一对人马,一开始以为是其他仙派来人支援,定睛一看却竟然是竹染一行人。

东方彧卿暗叫糟了。

花千骨身子一个瑟缩,直觉的抬手摸自己易着容的脸,却仍是害怕,从地上随手勾起一个蒙着白纱的斗笠戴上。

东方彧卿老远瞧见花千骨手脚大乱,连中几掌,连忙传音道:“骨头,不要慌,揭了幻夕颜面纱,传音给清水樱,说她再不把小月还给你,就立刻大声把她和玉帝的奸情告知给众人。”

仙界一贯和平,不像妖魔人三界,为了帝王之位成天打打杀杀。众仙中能者太多,一个不服一个,又自诩清高,不想为了虚名动手,结果反而法力最低的玉皇做了仙帝。虚设天庭,给一些散仙设些封号,就算位列仙班,逐渐有了仙界比较集中和权威的势力。和上古神界的部落制又不太相同。成仙长生不老,故而仙帝之位一直由玉帝担任,他做惯了傀儡,虽唯唯诺诺、八面圆滑、不太过问世事,但毕竟在位千载,威信还是有的。

花千骨没想到这仙人之间关系也如此混乱,瞟了瞟四周,只见竹染没有见白子画,心微微定了下来。

依东方彧卿的话传音给清水樱,果见她顿时就愣住了,煞白了一张脸。幻夕颜见她突然不动,觉得奇怪身形一滞掉头看她,却没想到瞬间就被花千骨揭开了面纱。

她失声惊呼,立马捂住自己的脸,却还是被花千骨和其他一些人看见。

她修炼的傀儡术威力很强大也很奇怪,每次使用的时候,眼部以下的五官都会移动错位,例如她只需要撇撇嘴,对手就会扬手扇自己耳光,只需鼻子往左拧,对手就会原地转圈等。修为越低的人越容易操控,但一次只能操控一个人。这次她就很容易操控了丝毫没有法力和反抗能力的年幼的南无月,利用他去攻击和牵制花千骨,因此整张脸看上去全都是扭曲变形的,仿佛被揉乱了一般,十分恐怖。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幻夕颜见容貌被人看见,羞愧难当,再不缠斗,扭头便走。清水樱则尴尬的僵硬在半空中,一时不知如何是好。若就这样把小月交还给花千骨,摩严那如何交代,若是不然,她将丑事宣扬出去,自己以后如何在仙界立足,玉帝慈祥和善的形象也肯定被自己毁了。妖魔二界称雄靠的是实力,仙界却得靠名声。最重要的是,王母那个善妒又恶毒的女人怎么会放过自己。

清水樱脸一阵青一阵白,最后还是和花千骨假过几招,哎哟一声惨叫,摔下地去,然后灰溜溜的跑了。

花千骨总算松一口气,迅速向南无月飞去,却见旁边一人慢慢将南无月扶起,然后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花千骨一阵鸡皮疙瘩:“竹染,你那么快就回来了?”

竹染也不回话,脱下外套将南无月裹住,伸手摸了摸他的小脸,双眼放射出奇异的光彩,喃喃自语道:“这个就是妖神的真身啊。”

“竹染,我师父呢?”

竹染咧嘴一笑:“我杀了。”

花千骨猛的一震,身子摇晃两下。

“呵呵,骗你的。我怎么杀得了他,任务失败,你师父太厉害,发现得太早,我拦不住他,也不想死他手里,所以先逃回来报个信。”

花千骨看他鼻子缓缓流出血来,随手用袖子擦了去,而袖子上已经沾满血迹了。

知他受了很重的内伤,师父很少下这样的重手,二人一战一定十分激烈。

“你没大碍吧?”

“我一向是贪生怕死之辈,自然不会让自己有事,只是东方彧卿以为我可以靠禁术拖住你师父,我看也不尽然,他明显之前就已经知道我出了蛮荒,算准了我会帮你,所以早就通晓了我法术的破解之法。虽暂时困住了他,但是他应该很快就会赶来了。我们快走!”

正在此时,原本在空中恶战的杀阡陌和摩严都停了下来,傻傻的注视着远处他们二人。

摩严虽不敌杀阡陌但是不肯同他正面应战,一直在闪躲,所以受伤并不太重。此刻见到竹染一身青衣,满面疤痕,犹如青面怪兽的脸,整个人都呆愣住了,连手中的剑掉在地上都浑然未觉。其他人何曾见过他有如此失神的模样,都纷纷一面应战一面掉转头看是何许人。

却只见杀阡陌突然暴走发了狂一般,赤红着快要滴出血的双目,向着竹染俯冲而下,连极美的面目都变得狰狞了。

仰天发出惊天动地的怒吼声:“竹染!我要杀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