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 · 云顶天宫

发布时间: 2019-12-02 00:41:36
A+ A- 关灯 听书

隐隐约约传来门被打开的声音。是她?是她来了么?

眼前模模糊糊看不清楚,阖动一下干裂的嘴唇,缓缓抬头,只看见一袭青衣便又慢慢闭了眼睛。

“尊上,这些天可还好?”

竹染声调中毫不掩饰着快意,仰视着面前被高高吊起绑在殿中金柱上的白子画。

见白子画并不搭理他,也一点不觉得无趣的缓缓绕着柱子一边转一边说。

“我知道你很失望,可是我话已经带到了,是神尊自己不想见你,可不管我的事。”

白子画手指微微动了动。

她不肯见他,她还是不肯见他,不论受自己多少伤害都不曾有过一丝怨言的她,终归还是因为间接害死了糖宝而埋怨他……一年前她把宫铃的碎片扔在他的面前。她说,从今往后,我与你师徒恩断义绝——心狠狠的抽搐着,大脑因为缺氧一阵晕眩。这是一生中,最让他肝肠寸断的画面。他尽了全力,却终究还是将二人逼上了绝路。

竹染突然腾空而起,飞到他面前,满脸笑意的看着他。

“被绑在柱子上的感觉怎么样,可惜没有销魂钉,不然我还真想让你多体会体会琉夏和神尊当时的恐惧和绝望。”

白子画轻闭着双眼,哪怕仙身已失成了凡人,哪怕被吊在这里近一个月,却依旧尘埃不染,不见半点狼狈之态。只是一张脸还有唇都苍白憔悴得如纸一般。

“看着我!”竹染微微有些愠怒,不敬的伸手抬起白子画的下巴。白子画双眼一睁,精光一闪,竹染手抖了一下,不自然的放了开去。心头不由对自己又有几分懊恼,最是看不惯他这样高高在上的样子,把他绑在这就是想要故意羞辱他,如今明明轻而易举,却总是下不去手去。

不能动他,不是因为自己心软,只是因为神尊,他给自己找了个理所当然的理由和台阶下。

“当年如果不算上你后来在摩严面前讲我的坏话,对我也算是极好的。我这人比较小心眼,一向喜欢恩将仇报有仇必报。我知道你此次来用意何在,神尊对你早无师徒情分,你不要白费心机。否则她不杀你,我自会杀你。”

白子画依旧沉默不语,很早就看出竹染的野心和不择手段,努力导他向善他却始终不知悔改。可惜那时师兄太过护短,否则以当时竹染杀过的人犯下的罪行,自是死不足惜,却偏偏有琉夏做了他的代罪羔羊。

竹染伸手点了他穴道,喂了两粒朱果给他吃。毕竟白子画如今已是凡胎俗体,不吃不喝吊在这里撑不了多久。神尊虽看上去是不管不问,可真若连白子画也死了,还不知她要变成什么样。

突然门外有人来报,春秋不败硬闯云宫神尊殿。竹染再顾不得白子画,急冲冲的赶了过去。

花千骨冷冷的看着跪在自己脚下的春秋不败,一语不发。

春秋不败的长发垂在地上,额头紧紧贴着地面,声音颤抖却坚硬。

“求神尊,让魔君陛下醒过来,属下和二界妖魔紧记神尊大恩大德,出生入死,做牛做马,在所不辞。”他不懂也不明白,花千骨明明已经成了真正的妖神,有了让杀阡陌醒来的力量,却为何不救?自己过去虽得罪过她,但魔君一向对她疼爱有加,两人关系也一直很好。如今明明举手之劳,她却为何置之不理。难道人变了,心也变了么?一年来他不得不听命于她,跟着竹染征讨仙派,几度求她,她都无动于衷。如今他不在乎谁是六界之主,也不在乎花千骨会不会杀他,他只想魔君早日醒过来。

“属下知道当年太白之上罪不可恕,请神尊降罪责罚,春秋死不足惜。但是魔君陛下对神尊情深意浓,就算醒来也绝不可能和神尊争夺帝位,请神尊念在往日情分,救他醒来吧……”

花千骨缓缓站起身来:“不用再说了。来人,把他拖出去。”

“神尊!”春秋不败只能拼命的磕着头,鲜血染在晶莹剔透冰玉铺成的地面上分外刺眼,花千骨衣袖轻舞便抹了去。任凭春秋不败被随从拉了出去,径直走入后堂。

才刚躺下,竹染已立在门外。

花千骨冷冷呵斥:“干什么一个接一个来烦我,你又有什么事?”

竹染自然知道春秋不败为何而来,便也不再提,只低声道:“神尊既然回来,想不想去见见霓漫天。”

房内沉默许久:“她如何?”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一切遵照神尊吩咐。”

门开了,花千骨走出来已换了一身衣裙,华丽的金色暗纹藤蔓般爬满袖口,紫色毛领高束,遮住了半边脸颊。低垂着眼,因为妖化而比常人长了两三倍有余的睫毛弯弯翘起。美却不若杀阡陌的那种闪亮逼人,望上去只是一片死水。

随竹染进入一处偏僻的矮殿内,就算看到霓漫天的那一刻,脸上也没有丝毫波澜。

霓漫天黑洞洞的眼眶内眼珠已被挖掉,爬满了蛆虫,听到来人声音声嘶力竭的大叫着。

“花千骨!花千骨!你杀了我!你杀了我!”

……

“神尊只交代了‘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八个字,至于其他具体的竹染就擅作主张了,还希望神尊能够满意。”

满意么?

被活生生挖去双目,身上蝇蝇爬满了各种各样的毒虫,日日夜夜蚕食着肌体,在她的口鼻眼耳中爬来爬去。没有了右臂,从膝盖下面也被啃噬殆尽,如同一个虫彘一般被吊在空中,滴淌着鲜血和脓液。在身体没剩下多少之时,再服用仙丹重新将下身肢体筋骨皮肉长回来,日日夜夜在极度清醒的意识中受着这样永恒的痛苦折磨和轮回之苦。

花千骨直视着她体无完肌的样子,想在心中找一丝快意,可是没有,什么都没有。死掉的心早已什么都感受不到了,无论是伤痛,欢乐,还是愤怒。她就这样静静的看着霓漫天,看着比当年初上茅山见过的更血腥更残忍的景象,麻木的如同看着一处平淡的风景。

“为什么杀了我师父!为什么杀了我师父!花千骨,你不得好死!不得好死!我诅咒你生生世世不得好死!”

霓漫天早就已经疯掉,在眼睁睁看着落十一死在她面前的时候就疯了。她只是恨只是嫉妒,却没想到花千骨竟会为了糖宝杀了师父。怎样折磨她都不要紧,为什么要杀师父!他明明,什么错都没有,错的是自己,是自己啊……泪水从黑洞洞的眼眶里流下,她终于后悔了,不后悔自己曾怎样对待花千骨或是杀了糖宝,只是后悔居然是她间接害死了师父。

“你杀了我!杀了我!”声音颤抖着,有虫不断从她嘴里爬出。

她不过是杀死一条虫子,花千骨竟用千百万只来折磨她。她总是输给她,她以为至少有一点比她强,就是比她狠比她毒,却没想到还是输给她。花千骨,你才是世上最残忍最无心之人!活该受天下人唾弃,活该你师父不要你,你怎么就不死在白子画剑下!

花千骨静静的看着霓漫天:“我不会杀你,不会再让你再去打扰糖宝和十一。你也不配,脏了我的手。”

有些迟钝的转身,慢慢的向外走去,充耳不闻霓漫天的疯狂而尖锐的惨叫和谩骂声。

“怎么,神尊心软了?”竹染笑望着她。

“你果然厉害。”她以为霓漫天最多受些残酷的皮肉之刑,却没想到竹染可以这么狠,这样的刑罚对于一贯美丽而骄傲的她远胜于剥皮之痛千万倍。

“神尊之命,属下自当尽力而为。”对于所有伤害过他和他在乎的,他从来都不手下留情。

“神尊还有什么地方觉得不满请尽管吩咐。”

花千骨摇头:“既然交给你了,你自己拿主意不要再来问我,我只要求她活着。”

要霓漫天活着,要她活着——自己活多久,她就要活多久。对她的恨,还有糖宝复生如今已是支撑着她存在的全部。

打开卧寝的暗格,朝里走了进去,扑面而来的寒气遇到她似乎都退避三舍。

穿过空荡荡的冰廊,是一间巨大的,布置华丽精美的卧房。夜明珠柔和的光幽幽照亮每一个角落,花香遍布的床榻上躺着绝世的美人。

花千骨安静的在一旁坐下,低头看着,看着他红润的脸颊,睡得兀自香甜,情不自禁伸出手想要触摸,却在最后一刻停住,迅速收回,仿佛这一碰,就弄脏了他。

姐姐,你想我了么?你想醒过来么?

……

的确她现在轻易就可以将杀阡陌从梦中唤醒,可是醒了之后呢?让他看着她如今长大后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么?

他最喜欢她单纯傻乎乎的模样,那个疼她爱她总是恨不得掏小跷给她的姐姐。

因为重视,所以在乎。不想被他看见,不想看见他心疼的样子。

她以为霓漫天那惨不忍睹的景象会让她吐出来。可是她没有,什么感觉都没有。

再也回不去了,如今的小不点,是个彻头彻尾没有心的怪物。

她没有脸见他,更无法面对他清澈的眼眸,就让她再彻底的自私一次……姐姐你好好睡,你不是最喜欢睡觉的了么,就当做了一个长长的梦,梦里的我还是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我保证一定会让你醒过来,就在我死的那一天……  ———————–

“神尊,明日属下要率兵攻打蓬莱。”

“知道了,我说了这些事不用向我禀告。”

“霓千丈毕竟是霓漫天的爹爹,属下是想问,需不需要蓬莱灭门。”

“随便你。”花千骨头也不抬。

“神尊,春秋不败已经在外面跪了几天几夜了,现在还在外头。”

“他喜欢就随他去,不用管他。”停了一会又道,“白子画呢?还在云宫?”

竹染似笑非笑:“属下无意与他为难,是他自己不肯离开。”

花千骨缓缓下榻:“我去看看。”自己无愧于他,何必相避。

二人行到关着白子画的大殿,几丈高的门吱呀呀的缓缓打开。空荡荡的殿内,金柱上绑着的白子画格外刺眼。

花千骨面无表情:“这就是你说的自愿?”

竹染笑,不置一语。

被吊了一个多月的白子画身体极端虚弱,似是处在昏迷之中,听见有人来了,还是忍不住慢慢睁开眼睛。

小骨。他唇轻轻阖动两下,没有发出声音。

下面紫色的身影是他极其陌生的,连周身冷冷的气质都是,仿佛另外一个人,而不是他相伴多年的徒儿。

再次相见,没有喜悦没有痛苦没有激动,就这样静静相对着。

“白子画,你来做什么?”本已决定各不相干,他如今区区凡体,何苦来自取其辱。

白子画淡淡看着她,终于开口吐出两个字:“杀你。”

她虽不再当他是师父,他却始终当她是徒弟。她做错了,他就不能置之不理,必须清理门户。这是他对她的责任,也是对天下的责任,哪怕大错终究是由他促成。

花千骨垂下眼眸,一年来头一次有了想要冷笑的冲动。可是嘴角依然僵硬,做不出任何表情。

哪怕事到如今,他还是一心想要杀她。

花千骨抬头看着他:“白子画,你不欠我什么,而我欠你的,早已经还清。想杀我,可以,各凭本事。看在终归师徒一场的份上,我给你最后一个机会,你仙身因我而失,我再给你一滴血,你当作施舍也好补偿也罢。法力恢复,就立刻离开。”

白子画定定的看着她,缓缓摇头:“杀你之前,我不会走。不然,你杀了我。”

他的眼睛不再明亮却依旧深邃,花千骨看不懂。他是一心来求死的么?还是他觉得自己的感情可以一再利用,一直被他摆布?

“好,既然这是你想要的……来人,把他带我房里去。白子画,从今往后,你可以时刻呆在我身边,不论任何手段,随时想杀我都行,凭你的能力。但是当然,我不会再在你身上浪费半滴血。”

花千骨眉头微皱,转身离去。白子画一从柱子上放下来就晕了过去。

竹染看着花千骨离去的背影满意的点点头,总算在她身上看到一丁点的情绪了。果然,这世上只有白子画才做得到。

……

花千骨,我希望看到你还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