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 · 暗潮汹涌

发布时间: 2019-12-02 00:43:40
A+ A- 关灯 听书

“神尊,幽若偷偷溜进云宫被守卫拿下了,该如何处置?”

花千骨猜她是为了白子画的事而来:“撵出去。”

“她赖着不肯走,非要见你,还跟守卫大大出手。毕竟是你的弟子,怕不小心伤着她。”

怎么一个这样,两个也这样。花千骨微微皱眉“弄晕了,扔回长留闪。”

“那白子画。。。神尊有什么打算?”竹染似笑非笑的眼睛望着她。

她不用打算,如今又什么事是需要她计划的么,想做就做,不想做就算。不过关于白子画,她是真的没想好怎么办。

竹染一眼便明了她心里的矛盾和挣扎,轻轻推了一把:“白子画留在手里,不管对长留还是对仙界都是恨好的人质。”

白子画作为上仙之首,花千骨的师傅,是整个仙界的精神支柱,摧毁了他,就像折断了整个仙界的脊梁骨。

花千骨不置可否,起身往房里去,却终于还是忍不住停下来问道:“已经过了十六年了,东方他。。。”

竹染知道她在担心什么:“神尊,天上一天,人间一年。异朽君若是有一些耽搁,说不定还没投胎呢。神尊若不放心,我就地府查查生死簿,他若已转世,属下多派些人以确保他安全。”毕竟仙界都知道他和花千骨的关系,难免不会用来作为要挟。

花千骨像是松了口气:“不用了,异朽阁自会有人守护”

“有句话属下不知当说不当说。”

花千骨转身看着他。

“神尊有没有想过,当初为什么异朽君会突然出现,还对神尊这么好。”

花千骨手不着痕迹的颤动了一下,没有说话。

“异朽阁存在之久远几乎无人知晓,做着世人最憎恨的收集和出售秘密的勾当,却历尽朝代变迁,六界战火,始终屹立不倒,连仙魔都拿他们无可奈何,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古往今来,他们无所不知,自然明白如何避祸逃凶。神尊成为妖神,这是宿命。异朽君从出现伊始就从未有过阻拦,反而一步步将神尊往此路上引。收集神器利用女娲石给白子画解毒的确可行,但是若属下在定还能想出其他办法,不信堂堂异朽君只此一棋。救神尊出蛮荒,凭异朽君半年即可,剩下半年他在做什么?又或者准备些什么?出来的时间怎么就那么巧,正好赶上白子画收徒?甚至糖宝都是异朽君给神尊的,神尊被压在长留海底无人知晓更无人知道解救方法,糖宝又怎么知道,还那么巧被轻水得知告诉了霓漫天,让神尊眼睁睁看着糖宝死在眼前。。。”

“不要说了!”花千骨怒斥一声,瞳孔颜色时深时浅。

够了,她不需要知道那么多,无论东方的目的是什么,只要知道他是猪真的爱她就够了。

回到屋内,脚步有一些虚浮。案上紫檀木的盒子打开来,里面装的全是过去东方给她写的信。打开一张画着他们和糖宝一家三口的全家福,紧紧抱在怀里,她伏在桌上,气血翻涌。

“糖宝。。。糖宝。。。糖宝。。。”一声声呢喃着,似哭似笑。

白子画迷蒙睁眼,发现身上不知何时多了一件袍子,抬头看花千骨只觉得四周空气随她情绪波动起伏不定,却不知处了什么事。

“小骨”

花千骨抬起头来,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慢慢走向他。白子画刚想说话,花千骨冰凉的手便抚上了他的身子,话不由又硬咽了回去。

手脚都被扣着,花千骨倾身上来的姿势显得十分尴尬。一只手游移在他胸前,一只手顺着腰线穿过衣襟滑向他腰后。

“小骨你怎么了?”白子画面对她突如其来的举动微微有些心慌。

花千骨埋头在他项间,竟连鼻息都是冷的。薄唇擦过他的锁骨,身体微微泛起酥麻。却未待他回神,颈间一阵剧痛。

冰凉的液体顺着胸前滑下,空气里的波荡平复了,却隐隐散发出一阵血香。白子画微微皱眉,却没有挣扎。

花千骨贪婪的吸着他的血液,如此温润,胜过世上任何的玉液琼浆,怪不得他中毒受伤时受不住自己血液的诱·惑。那血里也有她的血,想到这身体的温度慢慢升高。紧紧抱住了白子画,将他更拉近自己一些。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白子画微微仰着头,体会着血液从身体中迅速流逝,脑中一片空白晕眩。原来当初自己吸食小骨的血续命时,她是这样的感觉。。。这就叫因果报应么?

花千骨大口大口吞咽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感觉白子画在怀中渐渐无力,似乎是失血过多快晕过去。她总算抬起头来,唇边发迹沾满了血,紫色的眼眸空洞却又满足,那样的诱·惑叫白子画刹那间有些失了心神。

手指轻抚伤口,血瞬间止住,只留了两个小小的牙印。仍是觉得不满足,又俯上前去,舌尖顺着血液的痕迹,缓缓向下舔过他胸前,只留下一道湿滑的凉意。

白子画猛的颤抖,感觉四肢的束缚突然解开,脚一软头晕眼花的向前栽去。花千骨稳稳的抱住他,看着他苍白的脸微微皱了皱眉,度了些内力给他,放在床上,盖好被子。

醒来的时候花千骨正坐在床前看着他,眼神纷繁复杂。

*

“饿了么?想吃东西么?”

花千骨手中瞬间多了一碗热腾腾的桃花羹,慢慢扶他坐起来。想说点什么,却又发现他们师徒早已言尽,沧海根本无话可讲,只能默默的喂他喝。

白子画已经逐渐习惯她的喜怒无常,可是低头尝一口桃花羹,入喉皆是苦涩,还是难免有无是非人,沧海桑田之感。

花千骨见他身子轻颤,手拂过他额头。知他身体本已及其虚弱,又失了那么多血,现在一定十分难受。想了一下要不要让他恢复仙身,却又立马打消了这个念头。

突然门外竹染道:“神尊,三百余名天山喝昆仑弟子夜闯云宫坤罗殿想要救人,现已全部俘获,请问如何处置。”

花千骨眉头微挑,可以自己处理却偏偏要来禀报,分明是故意说给白子画听,他又在搞什么?

若是平常,花千骨只会不耐烦的交代他自己拿主意。这次却只简单的说了一个字:“杀”

白子画猛的握住她拿勺子的手腕,低沉着声音道:“不要再杀人了。”

明明只能恳求,说出来却如同命令一样,他就是可以一尘不染。

心头似乎有一丝恼怒,又似乎有一丝不甘。突然就笑了出来,却叫白子画后背发寒。

空灵又带着几分戏谑的声音:“你若自愿陪我睡一晚,我就放一个人,如何?”

四下里安静的有些诡异。

白子画严肃的看着她,似乎想知道她是不是在开玩笑。花千骨面带笑容,笑意却未深入眼底,看上去实在太假,她什么时候也学得竹染了。

“好,我答应你。你不要再杀人了。”

花千骨眼中闪过一丝讥讽,若不是知道白子画的为人,也知道他此行的目的,她真的会误以为他是奉命来找她的。

“不要得寸进尺,我只说过一晚放一个人”

竹染在门外笑,这两只各怀心思,暗潮汹涌,免不了一番明争暗斗。白子画看上去虽处劣势,可是他何曾败过,甚至从未败给自己。花千骨在他面前,永远都只是个孩子。真不知道女人在爱面前,为何总是如此不堪一击。

永恒而漫长的生命里,出了等糖宝复生,她总得给自己找个事做。而他,就全力一统六界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