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 · 南无豆腐

发布时间: 2019-12-02 00:45:40
A+ A- 关灯 听书

发现这样的事实让花千骨微微有些受到打击,她都有点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是谁了。但是一时还逐磨不出替身不替身这回事,只是好奇那个花千骨到底是什么人,师父为什么把她的名字给自己。心里隐隐有些难过,因为自己不是这世上还有师父眼中唯一一个花千骨。那个花千骨应该是怎么样的呢?比她聪明,比她漂亮,比她乖,比她讨师父喜欢?

一边走一边想,前面那人停下她也不知道,一头撞了上去。

“小骨,怎么了?”

以前每次从家里回来她都兴奋得叽叽喳喳说个不停,这次却显得有些不对劲,难道是记忆已经开始慢慢恢复了?不会那么快吧?白子画想到这脸色都不由白了几分。

如果是以前的花千骨,为了不让白子画担心,不管遇到什么,肯定都自己一个人扛,乐呵呵地说没事。可是如今的她,既不会撒谎也不会假装,更不明白什么叫顾及,心里有疑问有好奇,很自然的就会对白子画讲。所以正当她摸摸脑袋,准备把在竹园里看到的告诉他,问他花千骨是谁的时候,却见白子画神情一冷,转过身去。

“是谁?出来!”

花千骨有些莫名其妙的四处张望着,没看到人,却见地上隐现金色的巨大文字和图形,他们被困在阵里了。她这些年一直生活在白子画的周密保护下,别说危险了几乎都没跟别的人接触过。第一次碰到这样的事,因为白子画在身边,非但没有丝毫害怕,还隐隐有些兴奋起来,伸出脚去踩那些地上发着光的符字。

“别乱动,小骨。”白子画扯着她后领把她拎到身边,用光罩庇护起来。这阵厉害归厉害,却还困不住他,他只是好奇谁敢给他布阵,十有八九是幽若那丫头,每次都不肯死心,换着法子来折腾。他也并不是说真的不想让他们师徒俩相见,只是希望这世的花千骨能活得简单一些,一切都重新开始,不要知道以前那么多事。

阵中腾起阵阵轻烟似的薄雾,仿佛有生命一般,突然猛的发起了攻击,犹如无数无形的触手和利剑,将他与花千骨隔开。白子画只是袖袍一挥,风起云涌,刹那间薄雾便在眼前碎成飞絮。这时却听花千骨在身后一声尖叫,白子画猛的转头,居然人不见了。

怎么可能,明明有他光罩护着。何况这个阵在他眼中只是雕虫小技,不可能有什么地方动了手脚他没发现,是谁在暗中搞鬼,竟敢从他眼皮底下抢人?

白子画面若冰箱,右手结印向下翻转,掌风直灌入地,顿时封印符字仿佛融化了般化成金光流溢直射而出,带着仿佛从地狱里吹出来的阴冷之风,吹得白袍鼓舞翻飞。空中的金色巨网也发出一阵清脆的破碎之声,化作金色粉尘飘散在风中。

白子画的身影也瞬间在原地消失不见,眨眼已到了对面山头。

“啊……”又一声尖叫传来。

幽若看着面前突然出现的白子画,吓得直打哆嗦。

白子画面上什么表情都没有,只是一只手已经掐住了她的脖子,用无比平静的声音问道:“不要闹了,你把小骨弄哪去了?”

幽若吓得都快哭了,一个劲的摇头:“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本来是想用阵拖住尊上你,然后抢了师父来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吹了阵风我就不能动也不能开口说话了。”她听说这千年乌龟精的壳布阵特厉害还特意从皇宫偷了来,却没想到在尊上那里还是不堪一击,可是究竟是谁居然敢跑出来中途打劫的?

白子画自然知道凭好的能力不可能,未待她话落音,人已不见踪影。

幽若无可奈何站在原地带着哭腔喊着:“尊上,解开我的术法,我和你一起去找师父!”

回答她的只有一声接一声的蝉鸣。

“呜呜呜,为什么会这样?”她已经努力解开了一半,手和脚的却怎么都解不开,只能稻草人一样张开双臂,傻乎乎的站在那里。尊上太绝情了,自己好歹也是他怕徒孙啊!早知道就不应该不听劝告瞒着落十一和火夕他们悄悄溜出来了,他们有没有发现自己不见了出来找自己啊,呜呜呜。

也不知道被太阳晒了多久,什么法术都使不出来,她快要焉掉了。平时最注意美白的,这次不知道要擦多少东海鱼膏泥才白得回来。正昏昏欲睡之时,突然听到一阵清脆的金环碰撞的声音。有人来了!幽若大喜过望。

“有没有人啊?救命啊!救命啊!”

慢慢的那声音近了,树丛被剥开,她眼前一闪,呀,好亮的秃头!居然是一个眉清目秀的俊俏和尚!

*

“请问施主,这是……”

幽若心想找棵树一头撞死好了,免得丢了长留山的人。

“大师救我!我被贼人点穴了!”看这小和尚慈眉善目的,应该不会坐视不理吧?

和尚拄着法杖绕着她走了一圈,看了半晌,才又慢吞吞地为难的开口:“可是施主,我不会解穴啊……”

你当然不会,这是术法又不是被点穴,幽若在尽里嘀咕着:“没事没事,大师,我只求你把我带到阴凉处,时辰到了,自然就解了,不然我就被太阳烤焦了。”

和尚连连摇头:“阿弥陀佛,施主,男女授受不亲。”

幽若哭丧着脸,在心底骂了千万遍死秃驴臭秃驴。

“大师,难道你就眼睁睁见死不救,看着我被晒成烧恢翁么?以后还叫我怎么嫁人?”

和尚沉吟片刻,解下袈裟张开来遮在幽若头上,为她挡住强烈的日光。幽若一肚子牢骚陡然卡在了喉咙里,不好意思再说什么,只得再次努力冲破术法的禁锢。

一个时辰过去了,看着和尚始终抬着双臂为她遮阳避日,自己则满头大汗,心里越发的过意不去。

“大师,怎么称呼?”

“法号彦月。”

若幽抬起头看见他举着的手上带了串佛珠,腕上还有一个红色的月牙形胎记。

彦月顺着他的目光看了看自己手腕:“出生时就带着了,家人说我与佛有缘,从小便将我送到寺庙修行。”

“哦……”有什么淡淡的漂浮在眼前,可就是抓不住。

幽若无奈继续努力解除稻草人状态,却没想到一直到太阳落山。

“还是好热呀,彦月大师!”于是彦月摘了树叶给她扇风。

“我肚子饿了,彦月大师!”于是彦月摘了水果来,十分窘迫地喂给她吃。

“彦月大师,有蛟子咬我,我背痒痒!”于是彦月拿着一根树枝隔着大老远给她挠痒痒。

“彦月大师,天黑了,我害怕,你千万不要丢下我一个人啊!”如果说之前是解不开术法的话,现在幽若则是觉得好玩,懒得解了。

彦月一直陪着她,任她差遣,却没想到夜里突然下起大雨来。彦月继续拿着袈裟帮幽若挡风遮雨,自己则浑身湿透的站在雨中。幽若看着他的身影,突然觉得好高大好高大,心里微微地甜蜜暖暖地融化开来。

却突然看见树丛里两点绿油油的光,一个骨瘦嶙峋的佝偻黑影慢慢走了出来,然后越来越多的绿光出现。

糟糕,遇上狼群了!

幽若简直悔不当初了,只为了贪玩还有这和尚能多陪她一段时间,结果没有好好解开术法,如今遇上危险,彦月又手无缚鸡之力可如何是好?

“彦月大师!你快走!”

彦月又怎会此时抛下她,只是坚定的摇头,把她护在身后,在狼群扑上来的时候用自己肉身去挡。鲜血四溅,幽若怒极发狂,终于在最后一刻把术法解开,青光大震。她一手抱起彦月便飞到半空,见他手臂还有腿部都被咬伤,气得牙关颤抖,伸手一指便将一只狼活生生劈做两半。然后第二只,第三只……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黑夜中电闪雷鸣,被大雨湿透的幽若眼神有如修罗。彦月知好定不寻常,但失血过多,神智有些不清,却仍旧费力的扯住她双手,要她别再杀,之后便昏了过去。

幽若只得罢手,本想带着他回长留山,后来一想自己掌门之尊,抱了个和尚回去毕竟不成体统,便向最近的瑶歌城飞了过去。看着彦月苍白的脸,心里又是感动又是生气,各种情绪在五脏内腑搅动着。手忍不住轻抚他的面颊,不由又有些郁闷,这皮肤怎的比她还光滑细嫩,不由又使劲掐了两把吃尽了豆腐。

心里美滋滋想着:这个小和尚,我要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