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傀儡英雄 · 2

发布时间: 2019-12-02 11:32:02
A+ A- 关灯 听书

原来段聿铠盛怒之下,竟然震伤自己经脉,用这震荡之力,震开玄蛇,而后咬破舌尖,使出木族的两伤魔法“万壑春藤绕”。他口中喷出的血滴如利箭般射入玄蛇身体,在其体内异变为藤蔓,迅速生长。这魔法是木族魔法中七大两伤魔法之一,对对方的伤害有多大,对自己的反伤亦有多大。若非情不得已,决不用之。

段聿铠借此余勇,喝道:“小水妖,再和老子重新斗过!”隔空挥出三记竹节刀,气势凌厉无匹,十四郎挥掌抵挡不住,右肩被劈中一记,登时血流如柱。十四郎大骇,腾空翻越,口念灵兽诀,手弹玄蛇指,想要调度玄蛇攻击段狂。但玄蛇周身为青藤所缚,不能动弹。

朝阳谷众黑衣人眼见少主人在段狂人接连不断的竹节刀下,狼狈奔逃,纷纷拔出背上的长刀,呼喝着蜂拥向前,向段聿铠攻去。

黑衣老者从背上取下桐木琴,双手急抚,响起怪异的琴声。琴声如陡壁飞瀑,险滩急流,夹带金属之声。不知从哪突然卷起一阵阴冷的狂风,松树摇摆,竹枝簌簌。

玄蛇身上的春藤突然纷纷断裂,扑簌簌的掉在地上。玄蛇昂首吐信,尾部在地上重重一击,又有数十绿色藤蔓自体内掉落。

黑衣老者琴声更急,一波一波如狂风暴雨。琴声如浪,隐隐可见碧色光弧一道道向段聿铠飞去。段聿铠掌风凛冽,竹节刀飞舞不断,刹那间便砍倒了五六名黑衣大汉。但那光弧射到,不得不全力阻挡。

黑衣老者这碧琴光刀威力无匹,转瞬间便将段聿铠迫住。段聿铠本已是强弩之末,奋余勇而做最后一击,但三鼓气竭,又被以逸待劳的黑衣老者背后偷袭,只能苦苦硬撑。

十四郎乘势逃脱,咬牙切齿,弹舞“幻电玄蛇指”,调动伤痛未愈的玄蛇当空扑落,向四面受敌的段聿铠张口噬去!

段聿铠狂笑声中全力挥出一记竹节刀,将那玄蛇打得凌空翻起。但肋下空门大开,立时被碧琴光刀几中,喷出一口鲜血,再也支持不住,晃然倒地。

十几柄长刀齐时向段狂身上斩落。

拓拔野心中怒极,再也按捺不住,大叫道:“住手!”

朝阳谷众人大惊,刀锋在离段聿铠数寸处纷纷顿住。琴声也立时顿止。

他们中谁也没有听过青帝的声音。但青帝庭院素来乃禁中之禁,两百多年来只有神帝神农氏与木族圣女曾经进去过,既然院中有人,自然当是青帝。虽然这声音听起来甚为年轻,但青帝驻颜有术,声音如同少年也是可能。故而众人只道青帝发怒。

十四郎立时一念封印诀,右手曲起。那幻电玄蛇猛地在空中一抖,瞬息间变成一条丈余长的黑鞭,飞回到十四郎手上。

·

拓拔野原不过瞧他们以多欺少,手段卑劣,怒极之下脱口而出。一呼出口,心中则暗呼糟糕,正不知如何收尾,听得他们将自己误认为青帝,顿时福至心灵,索性大剌剌的说道:“你们将这姓段的抬到门口来。”他不敢回头看白衣女子,心道:“仙女姐姐,救人要紧,冒犯之处你就原谅则个吧。”

十四郎心中恨恨,连忙称是。几个黑衣大汉将段聿铠抬起,朝庭院走去。段聿铠迷糊中听得声音全然不似青帝,心中虽然纳闷,但与青帝已然三十年未见,声音改变亦未可料。难道三十年未见,他当真变化如此之大,便连这冷酷的性情也转变了么?倘若如此,那自己总算不虚此行。他心中疑惑,口中犹自勉力大骂不绝。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拓拔野瞧见他们将段聿铠抬到门边,便又道:“你们都退下去,转过身去。”

众人纳闷,但不得不遵命行事。

拓拔野瞧他们恭恭敬敬的退到十丈开外,立即奔到大门口,想将段聿铠拉进院子,关上大门。岂知他刚奔到段聿铠面前,段聿铠便满脸惊诧,惑然问道:“小子,你是谁?”

十四郎与那黑衣老者听得声音,隐隐觉得不妙,悄悄回头一瞥。这一看之下,登时变色。十四郎喝道:“怎么是你?”

拓拔野见已穿帮,粲然笑道:“不是我还会是谁?”

十四郎心中惊疑不定,这小子为何会在这里?难道他竟是青帝的亲密之人?或者他就是青帝?想到黄昏时自己曾对他飞扬跋扈,登时冷汗涔涔而下。但仔细瞧来似乎又无此可能。

黑衣老者心中起疑,依青帝脾性,断然不会救段狂。而且段狂适才在外辱骂不止,倘若青帝在这庭院中,早已出来将他大卸八块了。况且青帝素好干净,几有洁癖,又怎会让这衣衫蓝缕的小子呆在他的庭院中?心中更是老大的怀疑。

当下拱手道:“这位公子怎么称呼?”

拓拔野正色道:“在下单名一个野字。你叫我野野即可。”十四郎冷笑道:“野野?”拓拔野笑道:“哎。乖孙子,叫爷爷干什么哪?”段聿铠听得哈哈大笑,口中又流出鲜血来,心里却对这少年多了几分好感。

十四郎方明白着了这少年的道,嘴上给他讨了个乖,心中怒极,几欲上前一鞭抽将下去。黑衣老者道:“野公子,恕老夫有眼不识泰山,不知你是青帝门下哪位门生?”他话说的虽然还客气,但是语气中已经隐隐有威胁之意。

拓拔野心中大喜,知道他们仍无把握,哈哈笑道:“我只是一个下人,给青帝他老人家端茶倒水,烧菜做饭。什么门生门熟的,我可谈不上。”白龙鹿昂立在他的旁边,也跟着哈哈。

拓拔野转过身,从怀中那皮囊中掏出一颗神农丹,故意大声对着段聿铠道:“喂,这是青帝让我给你的丹丸,你服下吧。”段聿铠听得是青帝所赠,正要拒绝,却见拓拔野背对朝阳谷众人,对他眨眨眼,无声的张口型道:“这跟青帝无关,你放心服下吧。”

段聿铠一愣,心中已对这少年产生莫名的信任,当下张嘴将那丹丸吞了下去。刚一入口,便觉一股热流沿喉而下,暖洋洋的炙得全身好不舒服。心中大喜,知道这是疗伤宝药,当下运气调理。

十四郎与黑衣老者瞧见拓拔野赐丹丸给段聿铠,心中俱是大惊,倘若这少年当真是青帝门人,将丹丸赐予段狂,那则表示木族与蜃楼城的三十年恩怨烟消云散。他们远赴千里,部署几个月的计划也将全部落空。

黑衣老者虽然极为怀疑这少年身份,但是他既有灵兽白龙鹿,便定有不同常人之处,眼下又自青帝庭院中出来,纵然不是青帝门生,只怕也与青帝有莫大渊源。眼下唯一办法,乃是想方设法确定青帝是否就在庭院中,倘若在,则一切按旧;倘若不在,那只能试试这少年的身手,瞧瞧他是否青帝门人。

当下黑衣老者朝着庭院作揖道:“小人朝阳谷科沙度,与少主人拜诣仙山,向青帝转呈谷主的一份薄礼与书函。谷主有命,务请小人将书函亲手交到青帝手中。不知青帝能否现身?也好让小人回去有个交代。”

拓拔野道:“青帝他老人家正在睡觉,你有什么东西,爷爷可以帮你转呈。”黑衣老者科沙度盯着他瞧了片刻,见他大大咧咧,殊无委琐心虚之态,淡然道:“这书函事关重大,必须亲手交到青帝手中。”

拓拔野扬眉大声道:“这么说,你是不相信我喽?”科沙度正是等他这句话,微微拱手道:“不敢。只是老夫从未听说青帝御居中又多了一位少年英雄。如此重大之事岂能轻率了之?”拓拔野“咦”了一声,故作讶异道:“奇哉怪哉!听你的意思,青帝就连找一个端茶倒水的小厮,也得先向你汇报喽?”

科沙度淡淡道:“老夫没有这个意思。倘若公子想证明自己身份,那容易的很。只需随意施展几招,让我们开开眼不就成了么?”他不等拓拔野推辞,便朝一个黑衣大汉道:“唐七,你去向野公子讨教几招,也好有个长进。”黑衣大汉应诺一声,走到门前,恭恭敬敬的道:“野公子,请赐教。”

拓拔野心中暗暗叫苦,以他的武功,杀只野猪那都是大大的困难,要打败眼前这强壮如山的七尺大汉,除非是出现奇迹。况且他肚中雪亮,这阴鸷的老头要验证的不过是他的身份,纵使他鬼使神差打败唐七,但施展的不是青帝流,依旧是凶多吉少。到时大蛇猛兽一起扑将上来,那可糟之极已。

他虽然胆大,但此刻也不禁头皮发麻,进退维谷。

忽然耳边听到一个淡淡而幽雅的声音:“你放心去吧。只需放松四肢就可以啦。”拓拔野吓了一跳,张目四顾,突然想起这是白衣女子的声音,心下狂喜。眼见众人置若罔闻,只是盯着他等候回话,他心中立时明白过来:“是了!定是仙女姐姐用什么法术,只让我一个人听到她的声音。她让我放心去和这大狗熊过招,定是要帮我了。”想到有仙女姐姐撑腰,他登时如有神助。仰起头挺起胸膛,龙行虎步的下了台阶,往门前一站,双手叉立,道:“赐教可不敢当。舒展舒展筋骨,也好睡觉。”

唐七面无表情,依旧是恭敬的口吻:“得罪了。”话音刚落,身形闪动,一连七拳击向拓拔野头部。拓拔野虽然自小常与其他流浪儿撕斗,但与真正的武人动手却是生平头一遭。眼见刹那间拳影如风闪电般朝自己脸部击来,心下惊慌,想要挪步已然不及。心中正呼:“糟糕,我的鼻子!”却听见白衣女子声音在耳畔低声道:“不要动,他这七拳全是虚招,要探你虚实。”

果然每拳离拓拔野面部寸许之距便立即变向,始终在周围环走。但那凌厉的拳风还是抽得他脸上隐隐生疼。

七拳之后,唐七又狂风暴雨般接连打出四十九拳,但依旧虚张声势,将触即止。过得片刻,拓拔野逐渐镇定下来,面露微笑,做逍遥状。心中却想:“仙女姐姐既然讨厌段狂人,却又为何肯帮助我?”

却不知白衣女子也在心中问自己。段狂人自三十年前那场事端后,便与木族成为死敌,木族长老会将蜃楼城众人列为公敌,决不往来,这已是木族的明令。今夜段狂人千里单骑,闯关上山,必是为神农血书中所说之事。但他甫一上山,便出言不逊,骄狂之态素为可恨。自己原决意任其自生自灭。但目睹拓拔野出于侠义之心,挺身而出,心中不免微妙。待到拓拔野为科沙度所逼,势成骑虎,自己竟不知为何忍不住又破戒相助。这其中或多或少有对段聿铠铮铮傲骨的惺惺之意,但更多的恐怕是对拓拔野的莫名关心。

唐七知晓科沙度的心意,既然不知这少年身份,不敢立下杀手,不若虚张声势,投石问路。岂料他围着拓拔野打了数百拳,竟都被他看穿,只是悠然自得的叉手望他,动也不动。看来这少年果然胆识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