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妖夜风云 · 1

发布时间: 2019-12-02 11:32:33
A+ A- 关灯 听书

厅里鸦雀无声,众人目瞪口呆的瞧着那白发男子,拓拔野心想:“难道这便是他们所说的白发人麽?这可巧了,说到便到。”见他虽然落寞憔悴,但眉目之间有说不出的高贵之气,令人不敢逼视。那小女孩冰雪雕琢,小仙女一般,双眼滴溜溜的四下转动,牵着白发男子男子的手,左顾右盼,对众人的表情似乎觉得颇有有趣。

陆平上前三步,一揖到底,大声道:“陆某自桐山遇困,多亏恩公相救,大恩没齿难忘。恳请教恩公尊姓大名,也好日後在家中立牌烧香。”受他援救的数十人纷纷上前,恭恭敬敬作揖求教。

白发男子淡然笑道:“乡野村夫,贱名不足挂齿。身在江湖,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是再寻常不过的事,你们不必太放心上。”他这几句话淡淡说来,却有不可违抗的力量。一时间众人不敢再多询问,只是恭恭敬敬的行了大礼,慢慢退回到自己座位上。那白发男子眼光一转,恰好朝拓拔野这里望来。目光如电,停在雨师妾的脸上,突然显出微微惊诧的神色,稍纵即逝。拓拔野心中一动,眼角余光处看见雨师妾正笑吟吟的盯着那男子。

白发男子拉着小女孩,径直走到拓拔野桌前,坐了下来。雨师妾目光温柔如水,微笑道:“好久不见。”那白发男子也微笑道:“好久不见。”他笑起来的时候胡子微微上翘,虽然脸容落寞依旧,但如阳光乍现,温暖灿烂。拓拔野心中又惊又奇,难道他们二人早就认识麽?瞧雨师妾这般欢喜的模样,难道竟是旧相好?拓拔野心中突然感到酸溜溜的一阵疼痛。

众人心中惊惧远胜拓拔野,这白发男子倘若与这水族妖女是故交,那麽岂不是成了他们的敌人麽?此人武功魔法深不可测,是友则大福,是敌则大祸。

那小女孩似乎对雨师妾颇为不喜,皱着眉头道:“你是谁?是我爹爹的老相好麽?”众人均竖长了耳朵。雨师妾一愣,笑得花枝乱颤,朝白发男子道:“这是你女儿麽?年纪小小便晓得吃醋啦。”那小女孩哼了一声,指着拓拔野道:“他才吃醋呢。他瞧着我爹爹的时候,浑身都冒酸气。”拓拔野一口酒喷了出来,洒了自己一身,忙不迭的擦拭。

雨师妾格格娇笑,素手悄悄捏了一把拓拔野的大腿,笑道:“是麽?我可没瞧出来。小妹妹,你叫什麽名字?”那小女孩翻了翻白眼道:“我为什麽要告诉你?”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白发男子拍拍她的头,道:“管教无方,对她太过迁就,就成了这刁蛮性子。”雨师妾笑道:“你对女孩还是这般束手无策,当年这样,现下对自己女儿还是这样。”她凑到拓拔野耳边,柔声道:“小傻蛋,他可是我青梅竹马的老相识,你别喝醋,只管喝酒。”

拓拔野被那女孩当面拆穿,颇为狼狈,听得此言,脸上微红,却听那白发男子微笑道:“这位小兄弟是你的朋友麽?最近受了什麽伤麽?”雨师妾道:“被你瞧出来啦,他体内有十五道真气,每日翻江倒海的折腾。”白发男子伸出右手,搭在拓拔野的脉上,岂料手指甫一接触拓拔野的脉搏,立刻被震得朝後一缩。

雨师妾吃吃笑道:“我可是被震飞了好几丈呢!”白发男子点头道:“小兄弟,你体内真气极强。这原本是好事,但你丝毫不懂御气调息之法,眼下虽然真气被分散镇住,但这也非长久之计。倘若真气被激发出来,就会一发不可收拾,危及性命。”拓拔野笑道:“我的性命是雨师妹子帮我捡回来的,多活一天便赚了一天。”白发男子道:“那也无需这麽悲观,只需学习御气方法,每日调息,时日一久,就自然化为己用。只是在这之前,不要与人争强斗胜,如果遇到内力极强的高手,激起你体内所有真气,那便有危险了。”他语速缓慢,说话间自有一种让人镇定相信的力量。拓拔野点头称是。

厅内众游侠见他们四人低声谈笑,似乎颇为亲密,尤其瞧那妖女时而与少年耳鬓厮磨,时而与那白发男子眉目传情,心中均是大大不安。虽然水族龙女的威名如雷贯耳,但未亲眼目睹,故而还不如何畏惧,但那白发男子神鬼莫测的功夫,却是历历在目,想不敬畏都难。

众人正心中揣揣,忽然又听见窗外狂风大作,树木倾倒,远远传来急促的蹄声,门外龙马惊嘶阵阵,突然一阵狂风卷了进来,驿站的烛灯全灭了。

一片漆黑中,众人纷乱骚动,蓦然听见一声怪异的琴声铿然响起,琴声如险浪狂涛,隐隐夹杂金属之声,听来尤觉诡异。拓拔野心下一凛,这琴声仿佛在哪里听过,忽听一个水族游侠叫道:“是科老妖!朝阳谷的科老妖追来了!”

“呛啷”拔刀声响做一片,那姓齐的汉子叫道:“他奶奶的,老子跟他拼了。”众人纷纷叫骂,群情激愤,对水妖穷追猛打的行径极是愤怒。

突然一盏灯亮了,群雄回头望去,只见那白发男子手里举着烛火,立身道:“大家先别急着动手,那人是来找我的。”众人都有些意外,一个木族游侠叫道:“他来找恩公的麻烦,那便是找咱们大夥儿的麻烦,咱们更加不能放过他了!”众人轰然应诺。白发男子微微一笑道:“诸位放心,他不是来找我打架的。大家都先把兵器收起来吧。”群雄面面相觑,终於勉强将刀剑插回鞘中。堂倌连忙将灯重新掌上。

琴声铿锵,阴风阵阵,烛火摇曳,众人的影子在墙上长长短短变幻不停。那蹄声越来越近,侧耳倾听,少说也有数百之众。

拓拔野心想这科沙度在玉屏山上对自己颇为恼恨,自己又借仙女姐姐之力重伤小水妖,此番相见,不知他会怎样。雨师妾与自己坐在一旁,岂不是让她为难麽?转头看她,烛光下她的脸艳若桃李,水汪汪的眼睛正温柔的凝望着自己,对周遭一切充耳不闻,嘴角眉梢满是浓情蜜意。

. ?

琴声突顿,响起一个苍老而阴冷的声音:“六侄子,三叔不远千里来看你,也不出来迎接麽?”果然是科沙度的声音。

那白发男子淡淡道:“十二年前我与科家已经恩断情绝,三叔难道忘了麽?”

水族游侠中有人失声道:“科汗淮!你是断浪刀科汗淮!”听得此语,众人无不耸然动容,先前的诸多困惑也一扫而空。陆平等人更是长长吁了一口气。

断浪刀科汗淮十年前是大荒无人不知的名字,水族青年一辈中超一流高手。年仅二十时,便以一记“断浪狂刀”击败当时风头极健的火族第二高手刑天;并曾在三天内孤身连败火族四大世家十六位高手、三位魔法师,被誉为“大荒五十年後第一人”,是水族年青一辈中偶像。科汗淮身为水族七大世家科家的年轻一代翘楚,被水族寄以厚望。黑帝破例出关,亲自召见他,御封为龙牙侯,并要将次女下嫁,风头之盛,一时无俩,声望直追水族四大魔法师。岂料他竟然辞婚不娶,挂冠而去。科家大怒,族中长老逼他为驸马,他坚决不从。虽然黑帝宽厚,不以为忤,但他却因此被科家所恶。大荒574年,水族羽马城反对大魔法师烛龙,被定为乱党。水族围剿羽马城,科汗淮本为右军使,但他却下令三军,辟易千里,让羽马城众人从容离去。烛龙盛怒之下,夺其官爵,削为平民。科家更是借此将他逐出家门。此後科汗淮行踪不定,成为水族游侠。两年间传闻他降伏一百三十一只灵兽,四处行侠仗义,击败五族中诸多行为不端的高手。大荒576年,应邀参加金族圣女西王母的蟠桃会後,他在昆仑山顶消失,从此杳无音信。

大荒中关於他的传闻有很多,但大多都是说他在蟠桃会後,被水族八大高手围攻,已葬身昆仑。今日这些游侠中虽然也有见过科汗淮的,但他当年风流倜傥,喜穿乌金长衫,腰挂六尺长的断浪刀,绝不似今日模样。是以竟没有人认出。众人均想:“不知他为何头发尽白?又为何不再用断浪刀,而改用笛子?”

科沙度道:“血浓于水,哪能这般说断便断?”他停顿了一下道:“这十年你杳无消息,老太太无时无刻不在想你。前些日子有人在子桐山附近瞧见你,老太太知道后,无论如何也要让我将你带回去。”

科汗淮自小母亲病故,由他奶奶带大,情同母子。十二年前他离开科家,唯一不舍之处,便是再难与他奶奶相见。科沙度自然对此了然在胸,故意以此为说词,诱他回族。

果然听科汗淮道:“老太太这些年身体可好?”科沙度叹道:“你走后她便卧病不起。这几个月病情日重,只怕是熬不了多久了。”科汗淮面色微变,忽然听见雨师妾传音入密格格笑道:“你可莫听他骗,老太太身体结实得象牛,再活个百八十年都没问题呢。”

大门缓缓推开,科沙度慢慢的走了进来。驿站群雄怒目相对。科沙度冷冷的扫了众人一眼,瞧见雨师妾与拓拔野,微微一愣,碧眼光芒一闪,皮笑肉不笑的揖手道:“属下参见龙姑。”雨师妾懒洋洋的道:“免礼了。你这一路奔波,也很辛苦,坐下吧。”科沙度点头称是,却不坐下,道:“这小叫花子没和段狂一路,属下还以为躲到哪儿去了,没想到竟被龙姑抓住。龙姑神机妙算,属下佩服之至。”他心想雨师妾极好男色,必是将这少年收作面首,自己抢先一步开口,再向她讨这少年,她也不好意思不给。

岂料雨师妾格格一笑道:“科沙度,我可不知道他是谁。我来这是和科大哥叙旧的。你们叔侄重逢,就这么点话说么?”科沙度道:“我和六侄子多年未见,当然有许多事要好好聊聊。所以特地来请六侄同我一道回北单山,与科老太太、叔伯兄弟团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