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古浪屿 · 3

发布时间: 2019-12-02 11:35:07
A+ A- 关灯 听书

猜度断定,计划谋立,三人均是兴奋不已。

自此日起,三人便安心的住在古浪屿上,潜心练功。蚩尤每日清晨便到海边树林里,借树木灵气,修行青木魔法。他天生木灵,对青木魔法的诸多艰深玄奥之处倒是一听便懂,快於常人百倍,威力也极易发挥出来。博大精深的青木魔法竟只用了一个月时间便基本传授完毕。羽卓丞教得兴起,将木族中其他诸多秘密的魔法念诀都一股脑儿传了给他。蚩尤也颇为争气,一点即通,学得如饥似渴。

拓拔野则每日盘膝坐在海边的礁岩上,感应天地潮汐,以意御气,将体内蕴藏的诸多真气一一化解。调气运息之余,也不忘了修行空桑仙子传授的封印魔法。真气日盛,封印魔法也日益圆熟。待到第七日时,已能在瞬息间将白龙鹿封印入无锋剑中。此後进展更为神速。

纤纤则每日骑着白龙鹿在岛上东游西荡,时而到树林里看看蚩尤,时而到海边瞧瞧拓拔。见两人都学得专心致志,心无旁骛,她也只好拉着白龙鹿在海滩上捉螃蟹玩了。

日子便这般一天天过去。转眼便到了初冬时分。

这日蚩尤又如同往日般到树林里修炼,刚坐下不久,便听到羽卓丞微弱的声音淡淡的说道:“小子,我大限将到,元神守不了多久就要逸散了。”蚩尤大惊,心中不由涌起难过之意,但三个月前,他便已知道这一刻终将来临了,是以虽然难过却并不太过突兀。羽卓丞嘿嘿笑道:“你很好,比我预料的好得多。这些魔法你都已经掌握得八九不离十了。”蚩尤半晌才低声的说道:“前辈大恩,来世必报!”羽卓丞喃喃道:“来世,嘿嘿,不知这古怪世界,可真有来世麽?”

这不知形体的前辈在自己体内三个月,脾性又与自己颇为相似,蚩尤内心深处早已将他当作另一个父亲一般。眼下临将大别,不知为何,素来坚强的蚩尤竟突然悲不可抑,仿佛破城别父的悲苦都在这一刹那同时涌将上来,心中酸楚,眼泪夺眶而出。羽卓丞诧道:“咦,你哭了麽?这可当真有趣的紧,蚩尤也会这般脆弱麽?”蚩尤哽咽道:“前辈……”羽卓丞笑道:“那些笨蛋说你是我转世投胎,这话倒是不假。我的元神逸散後,大部都会留在你的体内。可不是转世於你了麽?既然咱们精神合一,那又有什麽难过的?”他话语中颇有些凄凉,但也有些须快慰。

蚩尤拭去眼泪道:“是。”羽卓丞道:“再过一个时辰,我的元神便要散去了。到时你务必要以‘万木朝春’,将逃逸的元神紧紧收纳回你的意念力中,否则可就白白浪费啦。”他这调侃令蚩尤忍不住展颜而笑。

其时已是初冬,东海上气候虽较湿暖,但树林木叶也颇多凋枯,随风簌簌。蚩尤坐在落叶堆中,风吹叶舞,遍地悲凉。远处涛声鸥啼,寂寥淡远。羽卓丞的元神再也没有说话。不知过了多久,才听他淡淡说道:“小子,来生再会了。”

蚩尤突觉体内有某物陡然崩裂,四下逸散,几道气体从自己七窍中逃逸出去。蚩尤默诵“万木朝春诀”,意守丹田,收纳四散的元神。体内真气乱转,如惊涛骇浪,翻涌不息。千万零碎的意念力宛如漫天星辰急速朝自己念力中枢汇集而去。

不知过了多久,蚩尤缓缓睁开眼睛,强忍心中的难过与怅惘,长长的吐了一口气。仰望苍穹,冬风凄冷,白日当空,淡蓝的天空中仿佛有几道白气悠然划过,消逝无踪。那是不是羽卓丞的元神正朝仙界而去呢?

秋去春来,不知不觉三人已在这古浪屿上住了半年。半年里科汗淮与乔羽依旧杳无音信,三人望穿秋水,热切盼望的心情也逐渐淡却下来,又慢慢被担心忧虑所取代。拓拔野、蚩尤曾经冒险飞抵蜃楼城附近三次,但也都一无所获。担忧之余,只有找出千万理由聊以自·慰。既然没有确定的消息,他们也只能在这岛上继续等待下去。

半年间,拔野与蚩尤进展神速,两人几乎都已将体内的外来真气纳入气海,化为己用。虽然蚩尤的真气依旧不如拓拔野充沛,但他盖因吸纳了羽卓丞涣散元神,而且自小意志坚卓,性格刚毅,意念力的修行却比拓拔野强了几分。蚩尤与拓拔野都已习晓青木魔法,所不同之处在於,拓拔野只知道最为根本的“长生诀”与最为高深的封印魔法。其他诸多魔法,虽然蚩尤屡次想教予拓拔,都被他以羽卓丞秘密私授、不能外传而谢绝了。是以两人的魔法能力相较,也是蚩尤略胜於拓拔野。蚩尤的青木魔法早已十分圆熟,欠缺的只是更强的意念控制力与经验而已。拓拔野的封印魔法也越发纯熟,那一柄无锋剑也不知封印了多少海兽鱼虾,引得白龙鹿一瞧见他拔出断剑,就嘶鸣着落荒而逃。

蚩尤与拓拔野俱是聪明绝顶、天纵英才的人物,但是蚩尤更加坚忍卓绝、心无旁骛,毅力也远胜於拓拔野。是以这半年间,蚩尤勤学苦练,进步比拓拔野还要快速。对长生刀的掌控也越发得心应手,甚至已经可以在五丈之内以气御刀。而拓拔野生性自由散漫,除了每日两个时辰铁打不散的潮汐流与长生诀修行,其余时候则视心情而定。每每或是陪着纤纤漫岛游玩,或是骑着白龙鹿海中嬉戏,终日倒有大半时光花在玩乐上。两人初时交手过招,常是拓拔野取胜,但到了後来,却是蚩尤稍胜半筹。拓拔野、纤纤见他一日比一日强大,都由衷的为他欢喜。

两人闲来无事时,便一道下海擒伏各种鱼龙怪兽,牛刀小试,拿它们来演练新学会的武功与魔法。两人的配合也日益默契,彼此都已到了无须开口,只需眼色甚至意念力便可以感应的程度。最为快·活之事莫过於合力擒拿东海巨鲨,取其巨鳍烧成美味的鱼翅汤,与纤纤一道在白沙滩上吹着海风,喝汤谈笑。

纤纤与他们两人也日益亲密,直如兄妹。常常对两人呼来喝去,“奴役”使唤。高兴起来,又掐又拧那也是常有的事。虽然时常牵挂父亲,但有两人做伴,日子也过得颇为快乐。对拓拔野的倚赖与那莫名的少女情愫也在不断滋长,有时也不自主的流露出来,只是拓拔野当她是小孩,从来没有多想罢了。

这日,拓拔野与蚩尤从海中捉了一只巨大的海龟,湿淋淋的跳到岸上来。蚩尤笑道:“今晚可以吃一顿鲜美的海龟羹了。”拓拔野笑道:“我看倒不如养起来,还可以吃几顿海龟蛋。”两人嘻嘻哈哈的将海龟丢在沙滩上,拓拔野突然“咦”一声奇道:“这是什麽?”那海龟的巨壳上竟刻了一行大字:汤谷大乱,圣使速归。

两人耸然动容,难道是汤谷群雄以这法子求救麽?拓拔野俯身细看,抚摩了一阵,沉声道:“是新近刻的,只怕是真出事了。”蚩尤咬牙道:“难道是水妖找上门来了麽?”两人对望一眼,霍然起身,奔回木屋。两人将纤纤藏好,嘱咐她无论如何不可出屋,直至他们回来为止。纤纤吵着要随两人前去,但见拓拔野脸色一沉,竟罕见的对她加以训斥,登时吓得不敢支声,直到他们掩门而去,才涌出委屈的泪水。

当下拓拔野与蚩尤骑乘雪羽鹤,全速飞翔,将近黄昏时便到了汤谷岛。高空盘旋,只见岛上炊烟嫋嫋,人群往来悠闲有序,怎麽也不象经受大乱的模样。两人疑惑不已,於是又环岛飞行,四下探看,均无意外景象。四周海域也没有任何水妖船只。

突然岛上有人瞧见他们乘鹤盘旋,大喜欢呼道:“是圣使!”登时人人抬头,挥臂欢呼。拓拔野驱鹤徐徐降落,群雄涌了上来,将他们团团围住。

拓拔野笑道:“大家还好罢?”群雄轰然应好。成猴子钻了出来,笑道:“城主、圣法师,你们是瞧见乌龟还是鲨鱼啦?”拓拔野见他们笑得暧昧,隐隐猜透,笑道:“怎麽,是卜算子神机妙算算到的麽?”众人哈哈大笑,成猴子道:“那倒不是。柳军师生怕你们一去不回,这才叫弟兄们在钓到的鲨鱼、海龟上刻了字放回海里,希望你们瞧见後,早日回来看看。”众人轰然道:“这一个月我们少说已经刻了几十只大海龟啦。”

蚩尤这才知道上当,心想这一群家夥竟然连城主、大魔法师也敢欺骗,当真是胆大包天,但想来也颇觉好笑,不禁笑骂道:“他奶奶的紫菜鱼皮,你们倒是好大的胆子!”众人对他有些畏惧,颇为惶恐,连称不敢。突然远处欢呼长啸,又有许多人涌了过来。

柳浪挤开人群大步而入,拜倒道:“大家记挂城主、圣法师,不知平安否,属下这才出此下策,还望城主、圣法师恕罪。”拓拔野笑道:“我们自当恕你罪,不过那些海龟答应不答应可就不知道了。”群雄轰笑。

消息很快便传遍了汤谷岛,群雄纷纷赶来,赤铜石、盘谷等人也前来拜见。寒暄之後簇拥着两人朝汤水湖边走去。两人到了湖边东侧山谷中一看,大为诧异,只见周环山峰,遍布石洞,洞外以木石垒成墙楼,大小百余个山洞楼城,火炬熊熊,暮色中颇为壮观。赤铜石笑道:“城主、圣法师,这是柳浪的点子。咱们既然以汤谷为城,自然要有防御工事,否则水妖来攻,那就大大不妙。是以请金族的弟兄们将这山谷凿通,这百余山洞四通八达,纵然水妖攻进来,也决计叫他们出不去。”拓拔野、蚩尤点头微笑,心想这柳浪瞧来色眯眯的惹人生厌,竟果然颇有智谋,不枉众人选他为军师。

群雄拥着两人朝山洞里走去,出忽两人意料之外,那山洞竟极为宽敞明亮,原来除了有三昧真火的长明灯外,山壁上还凿有许多采光孔,以坚硬的树脂化石为窗,落日余晖从光孔中射入,光怪陆离。山洞千折百转,引到一个由五间大堂组成的极大山洞,洞府之大,如将整个山腹掏空了一般。拓拔野赞不绝口,柳浪笑道:“这多亏了盘谷将军,他和金族的弟兄那可真是一等一的凿洞高手,这麽多的山洞只花了三个月便大功告成。”拓拔野又大赞一番,盘谷挠头腼腆嘿嘿而笑。

大堂中装饰得颇为华丽,珊瑚灯沿壁四立,地上铺满了海兽毛皮作为地毯,水晶石的桌椅粲然生辉,最为巧妙之处在於头顶竟是可以活动的山壁,一按机关,顶壁旋转打开,只余下方圆数十丈的树脂化石悬在头顶,浅蓝夜空,淡淡星辰清晰可见。

群雄入座,酒菜纷纷端了上来,颇为丰盛。自从羽卓丞元神附入蚩尤身体,十日鸟归位苗刀,扶桑树上的强大念力登时消失,附近的海鱼都敢游来,海产自然丰富起来。

拓拔野与众人谈笑幻宴一阵,眼见大家平安,无所牵挂,而心中又记挂纤纤,便想在午夜前赶回去。正要开口,蚩尤仿佛知他心意一般,在他耳边低声道:“拓拔,我想先留下来。毕竟这里群龙无首,时日一久只怕人心便会涣散。倘若我在这里压阵,一来可以稳住人心;二来也可以与他们更为熟稔,慢慢将他们收编成精锐之师。”他复城心切,不愿失去这支重要力量。既然身为“大魔法师”,自当树立极高的威信,否则他日复城圣战之中,何以服众?

拓拔野心想也是,眼下科汗淮等人音信全无,倘若当真遇难,他们依旧在古浪屿上苦苦候守,未免不智。而且这帮悍勇之徒本是一盘散沙,时日稍短,还能和睦共处;久无首领,只怕离心内讧,生出其他变化。倒不若一人留守古浪屿,一人到这汤谷岛上领袖群雄。倘若科汗淮真能到来,那自然最好。如果始终没有消息,也能率领强悍的精兵,扛起复城大旗。而蚩尤自小受父亲教诲,禀性刚毅,年纪虽轻,已有乃父之风又混熟於行伍,对於约束军纪,建军立师,都要强他许多。

当下拓拔野缓缓点头,起身朗声道:“各位弟兄,拓拔半年来虽不在此处,但无时无刻不在牵挂大家。”群雄轰然叫好。拓拔野道:“只是拓拔早已对断浪刀科大侠有所承诺,重托在身,不能不分心两顾。”有人道:“城主说的是,男子汉大丈夫,信义最为重要。”拓拔野点头道:“正是如此。所以拓拔还得赶回古浪屿,等候科大侠与蜃楼城的弟兄。”群雄轰然,议论纷纷,都颇有沮丧之意。拓拔野笑道:“不过,蚩尤圣法师会留下来,与大家一起防范水妖。而我只要一有科大侠消息,就会赶回这里。”群雄这才热烙起来,重新举杯相庆。但是在他们心中,仍有些失望。拓拔野亲切豪侠,又是神帝使者,有一种奇特的魅力,颇受爱戴。蚩尤虽是羽青帝转世,但毕竟只是木族青帝。虽然他豪勇无匹,收服十日鸟,但众人多是敬畏,比之对拓拔野的由衷喜爱又有些不同。不过,有羽青帝的转世在此,也总要让众人心安一些,木族群雄更是欢呼出声。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群雄继续欢宴,拓拔野敬了大家十余杯花酒後,才推杯而起,向众人告辞。群雄纷纷起身,将他送到谷外。拓拔野与众人挥手惜别,又与蚩尤拥抱,互拍肩膀勉励告辞,想到今後相见机会变少,两人都有不舍之意。

正要解印雪羽鹤,只见辛九姑大步上前,低声道:“城主,九姑有一不情之请。”拓拔野一怔,笑道:“说罢。”辛九姑道:“九姑想随城主前往古浪屿,伺候圣女。”拓拔野一愣,明白辛九姑喜欢纤纤,想与她相处。正好岛上平日里少了一个陪伴纤纤的人,有她同往,倒要方便许多。辛九姑见他沉吟,又道:“九姑原是金圣女西王母的侍女,对於圣女礼仪之道很是了解。圣女年幼,若无人辅佑,对此一无所知,也……”拓拔野笑道:“说的甚是。那你便随我同去罢。”辛九姑大喜拜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