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苗刀无锋 · 3

发布时间: 2019-12-02 11:39:56
A+ A- 关灯 听书

雨师妾格格笑道:“句木神,对不住的很,改日雨师妾定然登门道歉。不过以木神之威,这些怪兽岂能难得住你?”号角呜咽,那地底冲出的鳞甲虎形怪兽怒发如狂,呼啸着朝句芒与冰夷冲去。怪兽黑雾喷吐,所经之处,木叶蔫枯,花草萎谢。这怪兽乃是穴居于地底的毒獠甲虎,性情凶猛无匹,口中喷射的毒雾极为强烈,群攻之时即使猛犸、象兽也无不辟易。

句芒不敢大意,真气运转,转生轮飞舞激旋,瞬息间杀死数十只怪兽。但那毒獠甲虎闻着血腥味,更加发狂,不知死活的猛冲围攻,毒雾弥漫,句芒也被迫稍稍后退。他心中恼怒,转眼看冰夷,却见他木无表情,似是对雨师妾相助仇敌也无可奈何。

雨师妾乃是水族大魔法师水伯天吴之妹,素来又甚受玄水真神烛龙的喜爱,便连这苍龙角也是烛龙亲手所赐。且身为东海雨师国主,物产丰富,年年进贡之物又大得诸长老喜欢,人缘极好,在水族之中,便如公主一般,地位极尊。冰夷虽然近年窜升极快,很受宠幸,但终究仍是幻法师,地位势力仍在雨师妾之下。是以虽然雨师妾胳膊外拐,冰夷也不敢如何。

雨师妾笑道:“法师、木神,我们先走一步啦。改日再见罢。”翩翩如飞,拉上拓拔朝南奔去。蚩尤、拓拔哈哈大笑道:“你们慢慢玩罢,恕不奉陪。”蚩尤一声呼啸,十日鸟穿过漫天鸟群,翱翔俯冲。三人凌空翻越,骑上鸟背,冲天飞起,朝南急速飞翔。

低头下望,漫漫林海中白雾弥漫,鸟群盘旋。忽然一道强烈的青光冲天射起,血雾飞洒。一道人影方甫跃起,又被密云般的鸟群舍生忘死的挡住,不得不落了下去。

拓拔野笑道:“有得他们忙活的啦。只是可怜了这些鸟兽。”蚩尤嘿然不语,回想适才之战,心中百感交集。在东海苦修四年,原以为已可纵横天下,岂料此次重回大荒,便险些受制于人。忽觉前途荆棘坎坷,还有说不尽的艰难险阻。但他素来坚韧好强,心中迅速又涌起万千豪情,突然昂首狂呼。拓拔野知他心意,胸中激荡,也纵声长啸。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暮色苍茫,蝙蝠飞舞。苍龙角凄洌破云,随着十日鸟逐渐远去,消失在茫茫群山之后。

入夜时分,乌云蔽月,天上突然下起淅淅沥沥的雨来。拓拔野三人逐渐放慢飞行速度,寻找歇脚之处。十日鸟盘旋片刻,蚩尤望见远处一间残破的神庙,隐于林木之间。当下三人驱鸟俯冲,穿过一片树林,径直飞入神庙之中。

那神庙年久未修,残破不堪,所供泥神非木族神诋或是圣兽,倒象是当地土地。蛛网横梁,尘土遍布,许久没有人来过了。三人在角落处打扫干净,升起火来。拓拔野与蚩尤到林中抓了几只肥大的山鸡,拔毛洗净,到庙中烧烤。过不多时,三人便围坐篝火吃了起来。

拓拔野、蚩尤心情欢畅,谈笑间已经各自吃了大半只,雨师妾瞧着篝火下拓拔野神采飞扬的脸,火光跳跃,雨声淅沥,只觉一切宛如梦幻,心中突然又悲又喜,微笑道:“小傻蛋,这些年你过得好么?”拓拔野笑道:“就象这五味鸡腿一般,有时香甜,有时焦苦。”突然传音入密道:“只是想你的时候便酸溜溜的难耐。”这句话语出真诚,低声温柔,听在耳中说不出的缠绵。雨师妾登时双颊飞红,心中甜蜜欢喜,笑啐道:“胡说八道。”想起他竟拿鸡腿比喻,不由又格格笑了起来。

蚩尤微微一笑,心想:“他们久别重逢,有好些话要说,还是先避上一避。”当下起身道:“这山鸡太不经饱,我去弄些野猪,烤上一烤。”拍拍拓拔野的肩膀,走入细雨之中。

拓拔野瞧他没入黑暗之中,转头眨眼笑道:“现下就剩下我们两人啦。”移坐到雨师妾身边,伸手朝她纤腰上搂去。雨师妾全身酥软,格格笑着避转开去,吃吃笑道:“小色鬼,夜黑风高的,想干什么?”突然双颊滚烫,竟象个害羞的少女般,心中又是期待又是紧张。拓拔野心中一荡,将她紧紧搂住,咫尺之距盯着她,目光炯炯,笑道:“想了你四年,你说我要做些什么?”轻轻的吻在她粉嫩的脸上。

雨师妾嘤·咛一声,心跳如鹿,全身如棉花般瘫软下来,倒在他的怀中。媚眼如丝,双颊似火,脑中突然一片迷糊。鼻息中尽是他那浓烈而独特的男子气息,丝丝脉脉钻入九转柔肠,令她千折百转,意乱情迷。恍惚中他那滚烫的双唇刷过脸颊,温柔地压上自己的双唇。那柔软而肆虐的舌头强行撬开她的贝齿,肆无忌惮的闯将进来,翻江倒海。当那湿润的舌尖滑过柔软的腔壁,她忍不住那崩溃的欢悦,发出一声哭泣般的呻·吟。

雨师妾十几年来,用妖媚惑术不知迷倒多少苍生大众,早已进退自如,心如冰雪,但此刻在拓拔野怀中,突然仿佛又成了当年那不经世事的少女。在驿站之中,被拓拔野吻着之时,盖因强敌环伺,心中仍有三分清醒。而此时,雨夜篝火,两人独处,万千柔情如洪水决堤,不由浑然忘我,沉溺其中。

不知过了多久,雨师妾才轻轻的推开拓拔野,捋捋凌乱的云鬓,抚住滚烫的双颊,笑道:“小坏蛋,四年不见,功夫长进啦。”拓拔野微笑道:“那还不是你在梦中教我的么?”雨师妾将他耳朵轻轻一拧,似笑非笑,柔声道:“我瞧是你背着我勾三搭四学来的罢。”

夜雨垂阶,篝火温暖。两人偎依在神庙里,拓拔野将这四年际遇一一述说。他原本口齿伶俐,说将起来更是惊心动魄,一波三折。雨师妾虽然明知他定已逢凶化吉,但每到关键枝节,仍是忍不住担忧惊惧,感同身受。拓拔野说到纤纤为他自杀之时,稍稍犹豫,仍然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雨师妾默然微笑,低声道:“她倒是与她爹爹象得很,都是这般痴情不渝。”拓拔野见她并未吃醋,这才松了一口气。

雨师妾眼波一转,微笑道:“她这般喜欢你,你喜欢她么?”拓拔野未遇见雨师妾之前,心中也无数次问过自己,每一次都想得迷乱不已。有时清楚分明,有时又糊涂混沌。但今日在驿站之中邂逅雨师妾后,突然心中一片澄明,当下吻吻她的发鬓,低声道:“我当她便如妹子一般,就好比科大侠对你。这种疼爱与对你的喜欢决计不同。”雨师妾脸上一红,眼中满是欢喜的光芒,轻轻的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拓拔野揽住她的香肩,心中欢悦平静,继续往下说去。

但说到纤纤身份时,想起这原是科汗淮竭力不让世人知道的秘密。虽然雨师妾与他、与科汗淮关系都非同寻常,但终究是他人秘密,稍一顿挫,终于没有说出来。只说纤纤被救醒之后,不辞而别,西赴大荒。

雨师妾点头道:“原来如此,你们千里迢迢赶到日华城,便是为了找她么?”拓拔野点头道:“她脾气强得很,又素来任性惯了,孤身远行,只怕会有麻烦。今日在驿站中听说她被认做空桑仙子转世,去了雷泽城给雷神送贺礼,当真古怪得很。”雨师妾皱眉道:“去了雷泽城?再过几日,便是雷神的寿庆,五族都有许多贵客要去贺庆。到时城内龙蛇混杂,她一个姑娘家可危险得紧。”

拓拔野沉吟不语,心中计划着今晚立时动身。计议已定,心下稍宽,微笑道:“好妹子,这些年你过得怎样?到日华城来难道是算准了要和我相会么?”雨师妾格格笑道:“臭美。我这些年看不见你,过得快·活得紧,可惜没过几天好日子,又让你撞上啦。”拓拔野笑道:“是么?”手上用劲,将她纤腰勒紧。雨师妾“哎哟”一声,吃吃而笑。

这四年她为了这拓拔野,不知吃了多少苦头,在族中的超然地位也因此下滑。日夜相思,其中酸楚,从为向人倾吐。此时相聚,心中欢喜无限,再也不愿回想那些时光。微笑道:“这次南下,我是送若草花到日华城来啦。”

拓拔野道:“若草花?便是今日那个少女么?”雨师妾道:“便是她。她是我大哥天吴的长女,从小便和我亲热的很。”她叹了口气,道:“大哥要她嫁给句芒,所以我才一路送她下来。”拓拔野大奇,诧道:“什么?那句芒瞧来也好些岁数了。这不是荒唐得紧么?”雨师妾摇头道:“若草花也不情愿,那又怎样?归根结底,终究是烛真神的旨意。一个女孩家,能把握自己的命运么?”拓拔野心中对这少女登时起了怜悯之意。忽然领悟,道:“是了,烛老妖是想支持句芒做青帝么?”

雨师妾“扑哧”笑道:“傻瓜,无论是句芒,还是雷神,都是极有可能的青帝人选。烛真神自然谁也不想拉下。雷神的寿庆,他可是请圣女前去祝贺呢。”拓拔野点头道:“这个老妖倒奸滑得很,两面讨好。”

正说话间,忽然火光摇曳,阴风阵阵倒卷而入,雨丝蒙蒙,在火光中如珠帘散舞。庙外树林沙沙作响,隐隐听见兽吼马蹄。拓拔野伏地侧耳倾听,似有无数人马正潮水般朝此处涌来。拓拔野笑道:“他奶奶的,定然又是那老木妖追来了。”

当下两人将篝火扑灭,隐身藏到泥像之后。若是句芒亲至,这泥像自然阻挡不了他的法眼。二人此时心中喜乐安平,原也无意藏匿。在这泥像之后,倒是不愿被人打扰。拓拔野突然心想:“糟了,不知蚩尤眼下在哪里,千万别让他们撞见。”

蹄声如潮,越来越响,远远听见有人喝道:“仔细搜索,莫错过一寸地方。”

树林中潮湿黑暗,斜风细雨,枝摇叶舞。蚩尤坐在一株巨鳞木下,呆呆的抬头望天。那密密麻麻的枝叶间一片迷茫黑暗,他青光眼虽然锐利,也只能瞧见林梢之上乌云翻涌不息。

他穿过灌木林,又翻了一座小丘,在这片林中坐定,突然觉得有些凄冷落寞。不知此时此刻,纤纤在做些什么呢?心中登时有些隐隐作痛。想到拓拔野此时正与雨师妾围坐火边,谈笑晏然,更是百感交集,又是替他欢喜,又是暗自悲凉。

当年在东海之上,他也与拓拔一般,将纤纤视为妹子,呵护疼爱,没有参杂一丝其他念头。后来复仇心切,便留在汤谷,训练雄兵,一心一意早些复城雪恨,于情感之事,从未多想。但那日相隔一年,海边初见纤纤,登时被震得失魂落魄,不能自已。于那一刻起,便情根深种,难以割舍。

对拓拔野忍心相负纤纤之事,他虽然隐有怨怼,但心中将拓拔当作亲兄弟般,虽有怨艾,见他比自己更为难过,诸多话语便更说不出口。只盼纤纤复活之后,两人能好合如初。岂料纤纤性烈,一走了之,拓拔野又心另有属,而那雨师妾情意绵绵,便是自己瞧了,也禁不住有些感动。自己的期愿想来也终究是镜花水月。

他心中分明,纤纤的一腔柔情只怕是永无回复之日了。想到此处,心中大痛,起身昂首挺胸,深深呼吸。在心中大声道:“乔家儿郎都是顶天立地的男儿,怎能这般婆婆妈妈,纠缠不休。”但想到纤纤孤身独行,无依无靠,顿时又是一阵揪心。

忽然叶木沙沙,风声簌簌。他耳郭一动,听见远远的传来轻快而迅速的脚步声,象是有人提气飞奔,穿林而来。心中一凛,难道是木妖追来了么?双眼微眯,青光暴然。只见远处树枝摇曳,果然有人轻飘飘的踏叶疾行。

枝叶间透下的星点微光,洒落在那人身上,倏然闪过。他突然目瞪口呆,全身颤抖,心中如爆炸般的狂喜,几乎便要大呼出声。那人身形曼妙,俏脸如花,赫然便是纤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