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流沙仙子 · 1

发布时间: 2019-12-02 11:46:05
A+ A- 关灯 听书

白龙鹿长嘶声中,拓拔野凌空踏步,御风飞行,刹那间便已超过那三十余名黑衣人,到了松林中央。

穿行之际,断剑气芒飞舞,光华眩目,奔在最前的六名黑衣人只觉腕上一震,整只手臂登时酥麻,手中兵器如同长了翅膀般冲天飞去。

其余黑衣人只觉狂风劲舞,人影闪烁,一道雄浑至极的真气瞬息间擦身而过。心中大惊,难道是土族神仙级的人物赶到了?当空顿挫回旋,纷纷落地,凝神戒备。

只见一个俊逸少年在空中微微旋转,轻飘飘地落在一只疾冲而来的似龙似鹿的怪兽背上,面带微笑,衣袂飘飞,腰间斜插珊瑚笛,手中滴溜溜地转动一柄断剑,时而亮起一道刺目的光芒。

黑衣人中有几人齐齐失声,有人叫道:“无锋剑!”有人叫道:“龙神太子!”

众人听得龙神太子四字无不变色;那号角声也微微一滞,黄衣少女大眼一转,瞟了拓拔野一眼,脸上闪过古怪的神色。

拓拔野哈哈笑道:“我这么有名吗?”他剑尖斜指,对南侧的一个黑衣人道:“你既认得无锋剑,想来定是木族中人了?眼下木族大乱,阁下竟有闲情雅兴来此处杀人放火,当真稀奇古怪。”

又对着西面的两个黑衣人道:“两位体内是玄水真气,又识得我是龙神太子,难道是东海上被我打得落花流水的水妖败将吗?”

龙神太子拓拔野近来风头极健,大荒风传他在东海上收夔牛、败水妖的诸多事迹,近日又孤身闯荡凤尾城,无尘湖底相助雷神。虽不过短短数月,却已成了大荒无人不知的人物。众黑衣人见他突然杀出,莫名其妙之余暗呼倒楣,不敢多话,凝神戒备,心中各自寻思盘算。

众黄衣人见拓拔野摆明是相助己方,心中都是大喜,但未得姬远玄旨意,也不敢过于亲近,只是齐声道:“多谢龙神太子。”

拓拔野微笑道:“不必客气。”坐在白龙鹿身上,望着众黑衣人笑道:“瞧你们目光闪烁不定,满脸奸险,一定是在想:这小子也是大荒公敌,索性一道除了,立下大功一件。是也不是?”

众黑衣人中确有不少人这般盘算,但传闻中这少年极为厉害,适才那几招如迅雷急电,确实颇为可怖,心下又大为忌惮。这三十余人来自各族,虽然同仇,却未必共利。联手对敌之时心中仍不能完全相互信赖,生怕自己多担了风险,让旁人占了好处去,这也是他们何以不能精诚团结之故。

眼下联合三十余人之力,未必不能将这龙神太子降伏,但心中总是不敢完全信赖伙伴,生怕万一被算计,徒然作了拓拔野剑下冤鬼,功劳却被抢占。况且此行目的乃是狙杀姬远玄,眼下姬远玄未除,岂敢横生枝节?

拓拔野先前观望了半晌,对他们这番心理早已了如指掌。哈哈笑道:“这么好的机会万万不能错过了,你们哪位先上?”

众黑衣人面面相觑,心中踌躇不决。

拓拔野笑道:“既然你们如此谦让,那么我便不客气了!”话音未落,已如急电般掠出,剑芒耀眼,气浪奔腾。最中间的两个黑衣人眼前一花,只觉当胸如被海浪拍卷,登时身不由己,高高飞起。后脑重重撞在松树上,“喀嚓嚓”地撞断树干,余势未哀,继续撞倒了两株树木,脑中嗡然,全身震痹,就此晕厥。

众黑衣人大凛,交错飞掠,刀光剑气纵横如织。拓拔野“嗖”地一声,鬼魅般从六道剑光中拔地而起,绕着松树疾舞穿行。身后人影追逐,剑气飞舞,树木拦腰断截,木叶纷飞。

拓拔野哈哈笑道:“捉迷藏吗?好些时日没有玩过啦!”贴着一株巨大的松树环绕上飞,众黑衣人如影追随,剑光闪烁,那松树刹那间也不知被砍斫了几剑。当一串人影呼啸冲入另一片树影,那株老松“喀喀”轻响,突然断为几十截,轰然倒地。

众黄衣人瞧瞧空中苦苦支撑的姬远玄,又瞧瞧带着众黑衣人在林中闪电穿梭的拓拔野,眼花撩乱,一时竟不知看什么才好。

拓拔野突然半空翻腾,回身一剑刺出。剑芒爆涨,冲在最前的黑衣人“啊”地一声,来不及闪避,便被那道气芒贯穿肩膀,凌空倒撞,狠狠地钉在一株树木上。气芒陡然消失,那人鲜血喷射,从树上跌落,人事不知。

拓拔野拔身疾掠,继续逃逸。众黑衣人又惊又怒,兵分两路,围拢而去。

拓拔野哈哈笑道:“我在这呢!”突然转身又是一剑,将奔在最前的黑衣人刺断右臂,那人惨呼一声,抓住自己的断臂急速掉落。其后的黑衣人心中惊骇,稍稍顿挫,拓拔野乘机又翻身逃逸。

如此穿行环绕,时而突然回身猛击,不过片刻工夫,那三十余名黑衣人已经只剩下二十不到。

拓拔野年幼时四处流浪,常常被其他小孩欺负;他打他们不过,便常常用这个法子。眼下故技重施,大奏其效。

拓拔野见他们讨乖,不再追来,猛地回身落在树梢上,笑道:“怎么?不玩了?我才刚到兴头上呢!”

一个黑衣人阴声笑道:“臭小子,我们抓你做啥?抓那群小羊羔子才是正事。”众黑衣人齐齐闪掠,直冲龙兽车而去。

拓拔野笑道:“罢了,罢了!”双手握剑,腾空掠出。默诵潮汐流诀,体内真气瞬息爆涌,如怒海急流,万丈奔腾。滔滔真气直贯双臂,犹如长虹贯日,破体而去。

轰然巨响,断剑光芒爆涨,闪电般带引拓拔野狂飙似的御风掠进。

众黑衣人只觉身后暴风呼啸,身上衣裳“呼”地一声倒卷上来,头发贴着脸颊在眼前乱舞。那雄浑尖锐的真气闪电般奔袭而至。心中大骇,猛地朝上、朝两旁拔身飞掠。

动作稍稍迟疑者,忽觉背心一凉,“哧”地一声,衣裳碎裂成寸寸缕缕,继而鲜血喷射,一道白光从自己身上贯穿飞出,肝胆俱裂,狂呼一声摔落在地,昏迷过去。

十余个黑衣人侥幸逃过,落在树梢枝头,面无人色。眼见拓拔野御剑电飞,蓦地顿身回旋,降落在地,心中都是说不出的惊惧。这少年年轻若此,竟已达到“剑气互御”的境界!

被拓拔野席卷而出的林中落叶在风中飘忽,悠悠扬扬地飘落在地;一时间四野沉寂,只有那妖邪的号角声呜咽依旧。

是时,只听黄衣少女的号角声越发诡异凄迷,林中妖风阵阵,仿佛笼罩了一层淡淡的轻纱。众人抬头望去,那巨“蛇”在空中急速盘旋,将黄色光球越缠越紧,眼见便要将之硬生生绞断。

拓拔野心想:“糟糕,他快要撑不住了。”右手一转,断剑铿然入鞘,指尖一弹,将珊瑚笛子取出,横置唇边,激越笛声划破夜空。

拓拔野真气雄浑,又深谙音律之道,以这神器吹出的笛声,并非“金石裂浪曲”等召唤之乐,但笛声清越高扬,与那黄衣少女的凄迷诡异的号角截然不同。挟带滔滔真气突然切入,登时将号角的节奏稍稍打乱。

虽然那节奏仅仅打乱了一刹那,但对于高手相争来说,这一刹那已经足够。

那空中巨“蛇”稍稍一停滞,仿佛正在分辨那岔乱的号角节奏,忽听姬远玄一声清啸,那黄色光球突然收缩,轰然巨响,黄光冲天激射,拖曳着姬远玄直破夜空。

巨“蛇”蓦然绞空,盘旋弹舞,在号角声中急电般冲天飞射,尾追而去。

拓拔野微微一笑,将珊瑚笛稍一旋转,重新插回腰间。

那黄光在空中曲伸摆舞,猛地凭空爆起一声狂吼,震得众人双耳轰然。光芒爆闪,那道黄光突然化做一只巨大的怪兽,独角龙头,鹿身马蹄狮尾,三只火目殷红如血,周身烈焰熊熊。

一个黑衣人失声道:“三眼麒麟兽!”众人色变。

白龙鹿仰着脖子,鼻中“哧哧”作响,似是大为不屑。

姬远玄骑在那三眼麒麟兽的背上,左手捏诀,右手铜剑光芒电舞,那三眼麒麟随着铜剑的变化与节奏,在空中跳跃嘶吼,猛地张开巨口朝下猛扑。

远远望去,湛蓝夜空,淡淡月光,一只合围数十丈、长约二十余丈的巨“蛇”冲天飞起,张开巨口,喷出漫天毒雾;那火红色的三眼麒麟挟带熊熊烈火,直冲巨“蛇”口中。

忽然一声怒吼,那三眼麒麟额上火目闪出一道碧紫色的电光,光柱如闪电霹雳破入巨“蛇”大口。“哧哧”声中,白烟弥漫,淡蓝色的毒雾纷纷化做蓝色冰屑,密集陨落。

继而红光爆舞,映红了半个夜空。那巨大的蛇头突然爆炸开来,数以万计的毒蛇轰然飞散,仿佛无数细小的蚯蚓,悠悠飘落,立时又被炙热的狂风卷溺,迅速乾萎,在空中飘摇不定。

三眼麒麟兽仿佛一道红光没入巨大漆黑的巨“蛇”身体,那巨“蛇”登时如同被利斧劈中的枯木,一路破裂迸散,碎屑飞扬。

天空中仿佛焦雷连奏,暴雨倾盆。无数乾枯的毒蛇“哗哗”掉落,打在树桠枝干上、草地上、众人身上。

刹那之间,那数十万只毒蛇组成的巨蛇,便被这三眼麒麟兽冲撞成万千焦枯的蛇尸。

众黑衣人目瞪口呆,黄衣人回过神来,忍不住喜悦拍掌,欢声叫好;只有那白龙鹿喷鼻怪叫,连翻白眼。

黄衣少女仰头笑道:“姬公子,我可小瞧你啦!想不到你拿到这钧天剑不过十日,竟就能将这封印麒麟使唤得这般得心应手。”

几个土族黄衣少女齐声娇叱道:“妖女,公子天纵神明,岂是你能抵挡?快快滚回流沙山去吧!”

拓拔野心中一动:“流沙山?难道这女子竟是赤长老所说的大荒十大妖女之一的流沙仙子洛姬雅吗?”

其时大荒,有十位美艳绝世的女子,因行事诡异,出手歹毒,或不容于正统,而被称为“大荒十大妖女”;龙女雨师妾便是被世人列为第一的妖女,是因此故,拓拔野对所谓的妖女,并无那般恶意。想排行第一的妖女竟深情若此,痴心一片,其他妖女也未必就是传闻中那般十恶不赦,敬而远之了。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这流沙仙子洛姬雅虽是土族中人,却素来离经叛道,以“大荒第六族”自居。居住于万里荒烟、寸草不生的流沙山上。容貌甜美纯真,语笑嫣然,仿佛一个没有心机的女童,心肠却是歹毒无匹。据说十岁之时,竟然就施毒将自己家人尽数毒死,此后逃到荒无人烟的流沙山上,不知因何际遇,竟成了人人闻之色变的大荒第一毒神。

她善于调制毒药,御使蛊毒与天下毒物,腰间悬挂的百香囊贮藏了普天之下至毒之物。一只玉兕角以远古至毒凶兽斑斓玉兕的残角制成,乃远古神器之一;经她历淬剧毒、百经改良,威力之怖更远胜从前。这玉兕角中封印了诸多凶狂毒兽,故又有“毒兽哭号”的名称。七十二根回旋子母蜂针神出鬼没,威力无双,单单暗器修为,便在大荒十强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