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三寸美人 · 2

发布时间: 2019-12-02 11:50:10
A+ A- 关灯 听书

蝴蝶翩翩,那女子到他鼻尖前数寸处,凝视着他笑道:“可惜嘴稍稍小了些,鼻尖也不够尖挺,否则便是巫真见过最俊的男子啦!”

拓拔野笑道:“多谢仙子夸奖。”

那女子巫真捂住嘴惊叫道:“哎哟,声音好生动听!又要加上几分呢!”

却听那银铃似的声音在六侯爷处响起:“这个也俊得紧,只是一双眼睛忒不老实。”突然格格笑将起来,道:“我的胸脯很美么?怎地你的眼睛老瞄着它不放?”

拓拔野扭头望去,却见六侯爷的面前也有一只蝴蝶翩然飞舞。那蝴蝶上也立了一个三寸美女,玲珑浮凸,美艳撩人。

六侯爷笑道:“倘若你的胸脯再放大五十倍,那便是天下最为完美的胸脯了。”

那女子大喜,笑道:“真的么?”

落·霞+小·说 w ww – l uox i a – c oM-

却听洛姬雅格格笑道:“是不是最完美的胸脯那可难说得紧,不过一定是天下最老的胸脯。侯爷,这个老妖精巫姑可已经好几百岁啦!”

那两个三寸美人大怒,齐齐娇叱道:“臭丫头,住口!”

洛姬雅悠然道:“都几百岁年纪了,每天还这般装嫩,花呀草呀在脸上乱抹。瞧见俊俏的后生,便要死皮赖脸地和人调情。可惜怎么打情骂俏都没用啦!谁让你们是这么小的老怪物呢?”这几句话由她天真无邪地讲来,更是恶毒难忍。

那两个三寸美人登时大怒,蝴蝶翩然飞起,双双夹击洛姬雅,指尖曲弹,两道彩光电射而出。洛姬雅早有防备,身影一闪,已经飘到数丈开外。彩光卷舞,她原先站立之处突然裂开,长出一株美丽的花树,刹那间高达两丈,枝叶茂密,红花怒放。

两道彩光霍然倒卷,在空中吞吐飘忽。

洛姬雅冷笑道:“老妖精,你们这点本事奈何得了仙子么?哼!这般生气,小心要长出皱纹啦!”

那两个三寸美人“啊”地一声,连忙摸了摸额头,笑道:“是了,我们可不能像上回那样中你这臭丫头的圈套啦!一丝皱纹要用一千滴四季露水加九十九种春夜花蕾才能消除,才不生气呢!”

巫真道:“臭丫头,你那年到灵山上胡闹,若不是瞧在那些药草的份上,早要了你的命啦!今日又来作甚?”

洛姬雅道:“哼!上回你们用卑鄙的法子设计套我,胜之不武。我想来想去,怎么也不服气,所以找了我的情郎一道来灵山重新比过。”

两个三寸美人齐声道:“情郎?是谁?”

洛姬雅飘到白龙鹿身旁,挽住拓拔野的手臂甜蜜蜜地笑道:“自然便是他啦!”

巫真尖声叫道:“什么?”

巫姑道:“妹妹,她骗你呢!你瞧那俊小子和那女娃儿骑在一起,多半是那女娃儿的情郎。”

真珠闻言大羞,连忙道:“不是的,不是的。”

拓拔野哈哈笑道:“仙子猜错啦!这位姑娘是我的妹子,流沙仙子才是我的情人。”他虽不知洛姬雅为何一再激怒这两个三寸美人,但既答应与洛姬雅一道来此,自然得与她默契配合了。

真珠虽知并非如此,但不知为何,听到拓拔野说自己是他的妹子,心中登时疼如针刺,呼吸不畅,俏脸黯然下来。

洛姬雅笑靥如花,将头靠在拓拔野的身上笑道:“听见了么?老妖精,我的情郎乃是当今大荒赫赫有名的第一药神、神帝嫡传弟子拓拔野!”

巫姑、巫真面色微变,将信将疑地盯着拓拔野。洛姬雅格格道:“你们自夸是大荒第一药神,可是比起我的情郎来,那就差了十万八千里啦。”

巫姑、巫真齐声道:“臭丫头,我们自然是大荒第一药神!”

洛姬雅冶笑道:“是不是药神,比上一比就知道啦!”

巫真冷笑道:“臭丫头,凭什么要和你比?”

洛姬雅悠然道:“谅你们也不敢!既然不敢,那仙子我就下山啦!三日之内,大荒中人就都知道,在药神拓拔野面前,什么灵山十巫原来是灵山十龟,缩头不出哩!”

巫姑大怒道:“臭丫头,比就比,你当这俊小子当真能赢了我们么?想要和我们灵山十巫比试,那便照着规矩来,否则你们就得在这山上喂毒蛇啦!”

洛姬雅拍手道:“好,照老规炬。咱们比上五次,每次由双方确定赌注。五次中谁胜了三次,那便赢了。”

巫真抢道:“妙得很,只怕臭丫头你拿不出赌注呢!”

洛姬雅嫣然一笑,从怀中取出一个水晶石瓶,玲珑剔透,在月光下泛着幽蓝的光泽。玉葱似的指尖轻轻的将盖于旋开,一股异香登时扑鼻而来。巫真、巫姑眼中一亮,惊喜对望,失声道:“西海蓝泥!”

洛姬雅得意道:“不错。这是正宗的西海海底蓝泥,我还在里面加入了三两的赤炎城瑶草花蜜和三两的南山不老松果,以及九十九种驻颜药草;只要抹上一次,所有的皱纹都会消失得一乾二净,比起你们研磨的那些驻容药物不知强了几千倍!”

巫真闭着眼睛,嗅闻那风中浓郁的异香,喃喃道:“姐姐,这臭丫头没有骗我们,里面加了瑶草花蜜和不老松果,决计错不了。”

蝴蝶飞舞,巫姑刚刚飞近想要瞧个究竟,洛姬雅便立时将水晶石瓶盖紧,藏入怀中,笑道:“怎么?想要抢么?”

巫姑两人对望一眼,摸了摸脸颜,齐声道:“好!我们便要这个了!臭丫头,你想要什么?”

拓拔野和六侯爷三人听这三个女子叽里呱啦说了一通,终于猜出了个大概。

想来流沙仙子当年到此与灵山十巫比试,输了之后心中不服,恰好遇着拓拔野,又不知如何知道了他与神帝的瓜葛,因此便设法让他陪同到此雪耻来了。

拓拔野心道:“这妖女定然是要三百六十种奇毒了。不知他们要比试什么?怎么比法?”

果听洛姬雅道:“上回你们以卑鄙的法子取胜,骗走了仙子一百零七种罕见的奇毒,这次我要变本加厉地取回来。若是我赢了,那我便要从这灵山上随意挑选三百六十种药草。”

巫姑怒道:“三百六十种药草?臭丫头,你的胃口倒不小。”看了看巫真,两人哼了一声道:“臭丫头,你要的数目太多,我们做不了主。倘若你的其他四种赌注能让我们八位哥哥动心,莫说三百六十种,三千六百种又如何?”

洛姬雅笑吟吟地道:“谅你们也做不了主。我的赌注自然都是稀罕宝贝,但却不知那八个老妖精给不给得出本仙子要的东西了。”

巫姑,巫真齐齐哼了一声,道:“天下又有几样东西是灵山上没有的?”转身对拓拔野与六侯爷眉花开笑道:“俊小子,随我们来吧!”

巫姑、巫真立在蝴蝶上,翩翩飘舞,朝那巨大的银叶树飞去。拓拔野四人跟随其后。

拓拔野见洛姬雅苹果脸上满是得意欢喜之色,忍不住传音道:“仙子,你说我是大荒第一药神,倘若他们当真要与我比试,那岂不是立时露馅吗?”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洛姬雅嫣然传音道:“好情郎,你莫担心,待会儿只需照着我说的话去做便成啦!”

拓拔野见她胸有成竹,想她此次必是蓄谋已久,有备而来,心中略宽。且他素来胆大,对这“药神之争”也并不如何在意。只是对这大荒中人尽皆敬畏的神秘的灵山十巫颇感好奇,想要看看除了这巫姑与巫真之外,究竟还有怎样的人物。

月色凉昀如水,花香浮作风。几人骑着灵兽,随着翩翩彩蝶在奇花异树之间穿行,那些远远站着的雪羚羊、梅花鹿,瞧见白龙鹿奔来,立时又转身奔逃,到更远处停下,怯生生地回头观望。

那棵巨树参天摩云,抬头望去,明月被银白色的叶子遮蔽,荧光互照,光晕灿然,一时竟分不清哪个是叶子,哪个是明月。微风吹来,银光眩舞,仿佛满树冰雪摇落。

巫姑、巫真的彩蝶飞到树前,上下回旋。突然闪起一道艳丽的七彩光芒,“仆仆”轻响,那巨树的树皮迸裂开来,露出一个巨大的黑洞。

巫姑、巫真道:“进来吧!”蝴蝶飘飞,没入那树洞之中。

众人微觉诧异,洛姬雅笑道:“这十个老树精自然是躲在树里啦!走吧!”驾御着那歧兽昂首而入。

六侯爷硬着头皮苦笑道:“我堂堂龙六竟然钻进树里,他奶奶的紫菜鱼皮,那不是从龙变成了虫子么?”

拓拔野哈哈而笑;心中对那树洞中的世界倒是充满了好奇,抱紧真珠,轻拍白龙鹿的脖颈进入洞中。

刚一进入树洞,眼前陡然一亮,竟已置身在另一世界。

身后依旧是那一棵巨大的银叶树,只是周遭的一切都已变了。

四周都是合围十余丈的苍郁古木,重重叠叠,荫盖遮天。只有些许月光从浓密的枝叶间淌落,星星点点地洒落在潮湿的草地上。树林中一片死寂,除了山风刮过时呼啸的林涛。

前方乃是万丈悬崖,湛蓝色的夜空,星辰寥落,冷风彻骨。站在崖边向远处眺望,天地苍茫,依稀可以看见十余里外土族大军驻扎处,那点点篝火的微光。

对面,隔着五、六十丈的茫茫白雾,乃是一道宽百丈的滔滔瀑布,轰隆的水声激荡在山谷中,仿佛脚下的山壁也在震动。

蝴蝶眩舞,巫姑、巫真在那蝴蝶之上,似乎随时要被山风卷走。巫真娇滴滴地叫道:“花子!”话音未落,众人身后的树林中便响起沙沙的声音。回头望去,真珠立时失声低叫。只见一条合围七、八丈的绿色巨蛇从幽暗的树林中缓缓游出,从众人中间穿过,笔直地朝着对面的瀑布横空游去。

那绿色巨蛇韵律地摆舞身体,横空穿过空茫雾霭,钻入滔滔瀑布。然后突然竖直身体,俨然成了巨大的独木桥。

巫姑、巫真对着拓拔野与六侯爷柔声道:“俊小子,过了那瀑布,便到啦!”

四人骑着灵兽,随着巫姑、巫真在那绿色巨蛇身上缓缓而行。下面是万丈悬崖,空茫白雾。对面巨瀑轰响,水花扑面。

狂风呼啸,真珠脸色煞白,闭起双眼,全身都在微微颤动。拓拔野将她抱紧,忖道:“她必是为了不让我担心,才强自硬撑着。”心中怜惜之意大起。

瀑布轰鸣飞泻,水帘被山风卷舞,飞花碎玉般地激溅喷洒,宛如蒙蒙细雨,将众人笼罩。走在崖顶狂风与清寒水气之中,众人都宛如走在一个奇异的梦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