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灵山十巫 · 2

发布时间: 2019-12-02 11:50:23
A+ A- 关灯 听书

真珠只得由他搂住,但心中委屈难过,泪水在眼眶里打转,险些便要滚落下来。六侯爷见状,心中登时大痛,暗叹一声,将手松开些许。美人在怀,却不能恣意疼爱,沮丧之余突然想起巫礼、巫谢的话来:“悲乎哉,不亦痛矣!”

姬远玄微微愕然,笑道:“妙极妙极!想不到姬某无意之间竟成了月老,他日两位金玉良盟之时,千万别忘了送在下一张帖子!”

拓拔野心中啼笑皆非,只有作揖回礼,道谢一番。

姬远玄道:“两位到此,难道竟是……”

洛姬雅格格一笑道:“本仙子只是来此了解一桩旧案,姬公子到此又是为何呢?”

姬远玄面上闪过悲痛之色,沉声道:“仙子何必明知故问?”

洛姬雅哦了一声,道:“是了,我险些都忘啦!”

拓拔野极想询问,但见姬远玄不愿提起,且自己既是这妖女的情郎,她已知道之事,自己再开口相问岂非太过古怪?只有忍住。

当是时,那水晶墙突然缓缓打开,众黄衣人满脸紧张神色,围拢上前。姬远玄朝拓拔野等人拱手道:“姬某暂退片刻。”大步走了回去。

水晶墙开处,两个身高不及三寸,长得一模一样的小精灵大摇大摆地走了出来。银发鬓须,大腹便便,细眼微眯,满脸傲色。见他们出来,众黄衣人纷纷拜倒。姬远玄沉声道:“他……他怎么样了?”

左侧的一个精灵冷笑道:“都剁成十七、八截了,你说还能怎样?”

落。霞。小。说。

右侧一个哼了一声道:“既然送到老子这里,还怕医不好么?他奶奶的,倘若怕医不好,趁早带上那三十六根破草药滚下山去吧!”

众人不想就这么问了一句就惹来这般怒意,当下都不知如何开口。

拓拔野心道:“这两个树精好大的架子,想来就是灵山十巫的老大、老二了。身材这般矮胖,长得又一模一样,定是从伏羲拇指所化的。”

又听姬远玄道:“是!晚辈不懂礼数,乱说话了。不知他何时能醒?”

右侧一个精灵翻了翻白眼道:“他奶奶的,老子说他能醒了吗?”

左侧一个精灵道:“你当是缝衣服么?缝好了就能穿?”伸出指头朝姬远玄勾了勾。

姬远玄恭恭敬敬地将头低下来,耳朵靠着那精灵,脸颊几乎都已贴到地上;左侧那精灵在姬远玄的耳旁“叽哩咕噜”说了几句,姬远玄的脸上闪过喜色,继而又闪过为难与忧虑之色。

那精灵大咧咧道:“小子,知道了吗?”

姬远玄恭恭敬敬地点头道:“多谢前辈指点!”

右侧一个精灵哼道:“你们在这呆上一夜,等他伤口中的天蚕丝线融化之后就可以滚啦!”

姬远玄等人齐声道:“多谢前辈!”起身退到一旁。

两个精灵大摇大摆地朝拓拔野等人走来,瞧见洛姬雅,脸上老大下耐烦,叫道:“臭丫头,刚才在山下大呼小叫,上山之后又吹那破烂号角,他奶奶的,想让老子手术做失败么?”

洛姬雅冷笑道:“既是大荒第一神医巫咸、巫彭,难道还会被我的号角干扰么?”

那巫咸、巫彭一愣,面有得色道:“说的不错!老子是第一神医,你那破烂号角算得了什么?”

巫咸斜眼上睨,盯着拓拔野冷笑道:“这就是那什么神帝传人,大荒第一狗屁药神么?”

拓拔野见他狂妄无礼,心中有气,微笑道:“我确是神帝传人,不过‘大荒第一狗屁药神’么,那是阁下尊号,我又怎敢掠人之美?”

他只道这两个树精要哇哇乱叫,岂料他们却露出欢喜得意的神色,笑道:“说的也是,除了我们,谁又敢自称‘大荒第一狗屁药神’?”他们竟听不出话里的嘲讽挖苦,只道是奉承夸赞。

拓拔野愕然,哈哈大笑;心道:“原来这两个竟是头脑简单的呆子。”六侯爷与洛姬雅也忍不住大笑出声。

巫咸、巫彭喝道:“臭小子,你笑什么?”

拓拔野笑道:“我大荒第一药神拓拔野今日有车拜会大荒第一狗屁药神,欢喜之下忍不住大笑出声。”

巫咸、巫彭这才知道受他挖苦,大怒之下便要变脸,却听巫姑、巫真叫道:“大哥、二哥,这俊小子是人家的客人嘛!你再这般不客气,我们就要翻脸啦!”

巫咸、巫彭似是对这两个妹子十分畏惧,连忙笑道:“好妹子,我们只是和这小子开开玩笑。既是你的贵宾,那就是我们的贵宾了。”

巫礼叹道:“噫乎兮!兄为尊,妹为卑,焉能乱此礼仪,尊卑颠倒乎?此何异于乾坤倒悬,天地迸裂哉?吾心忧矣。”

巫咸瞪眼道:“忧你个头!你奶奶的,老子为尊,做事哪轮你指手画脚了?此何异于乾坤倒悬,天地什么来着?”

巫礼、巫谢摇头叹息,满脸忧色,巫抵、巫盼却是大为幸灾乐祸,想是平日受这三哥、四哥的咒语多了,不胜其烦,眼见大哥教训之,都是不亦快哉。

巫咸、巫彭瞪着洛姬雅道:“臭丫头,既是想来和我灵山十巫比试,那便得遵照规炬。你带什么赌注来了?”

洛姬雅笑咪咪地探手入袖,缓缓地抽了一样东西出来。

众人都屏息凝望,拓拔野心道:“这妖女带来的都是稀世珍宝,不知此次又要取出什么宝物来。”

却见洛姬雅握紧拳头,微微弯腰,手如兰花徐徐绽放,掌心中竟是一个古旧的小铜鼎,边缘已经崩了几个缺口。拓拔野正愕然,却见那八个精灵脸上都露出惊异狂喜的神情,巫咸、巫彭颤声道:“这……这是药神鼎!”霍然抬头,盯着洛姬雅叫道:“臭丫头,你从哪里找来的?”

洛姬雅嫣然道:“你管我从哪里找来的?只需赢了我,这药神鼎便归你啦!”

巫咸、巫彭望着那药神鼎,满脸贪婪,恋恋不舍地收回目光道:“臭丫头,你想要什么东西?”

洛姬雅将药神鼎纳入袖中,目光闪烁,缓缓道:“我要伏羲牙。”

“什么!”众人面色大变。八个精灵齐齐跳将起来,“叽哩呱啦”地大叫道:“臭丫头,伏羲牙是灵山圣物,他奶奶的,你疯了么?”“噫乎兮!此乃巫山至宝哉,安能外予也?”

拓拔野与六侯爷对望一眼;心道:“原来这妖女兜了老大一个圈子,想的乃是这伏羲牙。”

拓拔野虽然不知伏羲牙,但伏羲乃是远古大神,又是人面蛇身,想来他的牙齿也如毒蛇的毒牙一般了。他十指化做的精灵尚且是大荒第一神医的灵山十巫,这毒牙所化之物,定然也是了不得的神器,多半还是毒中圣物,否则洛姬雅也不会费尽心力,迂回若此了。

洛姬雅笑道:“原来你们已经知道比不过我的情郎,所以生怕伏羲牙被我们取走。既然这样,不比也罢,这大荒第一药神的名号就是我情郎的啦!”

八个精灵登时矢口否认。巫咸、巫彭叫道:“他奶奶的,谁说我们会输给这臭小子了?”

巫真怒道:“大哥、二哥!你骂这臭丫头便是,为何要骂这俊小子?”

巫咸、巫彭面色涨红,尴尬道:“是!”对着洛姬雅叫道:“臭丫头,你当我们当真怕了你么?”

洛姬雅悠然道:“既然口口声声说不怕我,怎地又不敢和我们比试?可笑之极。”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巫咸叫道:“他奶奶的,伏羲牙就伏羲牙!不过须得加个条件。”

巫彭道:“药神鼎和伏羲牙相比,够不上份量。臭丫头,倘若你输了,那只玉兕角得一并给我们!”

巫真、巫姑拍手笑道:“是了,没了玉兕角,瞧你怎生下得灵山去!”

洛姬雅格格笑道:“一言为定。”

那玉兕角乃是她的御毒至宝,倘若没有这玉兕角,想要从这遍地凶猛毒兽的灵山下去,实是凶险之至。众人见她眼睛眨也不眨便爽快答应,心中都是颇为诧异。

巫咸、巫彭眯起眼,狐疑地瞪着拓拔野,似乎均想:“这妖女答得这么爽快,难道这小子当真有这么厉害么?”

拓拔野微笑不语,满脸高深莫测;心道:“这妖女既然连心爱的宝贝也敢搭上,想来是有必胜的把握了。”对这古灵精怪的流沙仙子,他倒颇为相信其能耐,当下镇定自若,静观其变。

巫真拍手笑道:“好了,既然大哥、二哥同意了,那我们便开始比试吧!巫真还想早些拿到那臭丫头的西海蓝泥呢!”

巫礼道:“毋需等五弟、六弟回来乎?”

巫咸瞪眼道:“与这丫头比试还需要咱们兄弟十人到齐么?”

洛姬雅笑道:“好啦!既要开始比试,咱们须得将这比试的规则说明清楚,再找上一个公证人,省得你们输了之后便要耍赖。”

众精灵怒道:“我们会输么?”

巫咸道:“他奶奶的,这灵山上除了我们就是你们,找谁来做公证?”

众人突然心中一动,齐齐朝姬远玄望去。巫真喜道:“是了,这俊公子不是土族的贵族么?由他来做公证,最是合适了!”

巫咸、巫彭叫道:“小子,你过来!”

姬远玄在一旁听他们吵吵嚷嚷了半晌,正觉奇怪,见那两个狂妄跋扈的妖精叫唤自己,便微笑道:“两位前辈是叫姬某吗?”

巫咸不耐烦道:“他奶奶的,管你是母是公,快快滚过来!”

姬远玄微微一笑,踏步而来。

洛姬雅笑道:“姬公子,我们要和这十个老妖精比夺‘大荒第一药神’的尊号,还得请你作个公证。”

姬远玄道:“原来如此。”

巫真、巫姑怒道:“什么老妖精,我们瞧来很老么?”

洛姬雅不加理会,道:“这‘大荒第一药神’原是神帝神农氏的尊号,但据说十五年前,神农氏路经灵山采药之时,被这十个老妖精设下圈套,在比试药草时输给了十个老妖精。于是从此之后,这十个老妖精就到处宣扬他们胜过了神帝,是大荒第一药神云云,当真是不知羞耻。”

灵山八巫齐齐反驳,拓拔野瞧他们目光闪烁,语气也不如先前来得强硬,知道此事多半属实,心道:“难怪妖女要我以神农弟子身份来此比试,这样才名正言顺。”

洛姬雅道:“我情郎拓拔野四年之前在东海南际山顶,拜神帝为师。神帝化羽登仙之前,嘱咐拓拔野一定要到灵山来,与这十个不要脸的妖精光明正大地重新比试一回,羞臊羞臊他们的老脸。”

拓拔野见众人眼光朝自己望来,只有牙根一咬,笑道:“不错!神帝临终之前对此事耿耿于怀,说什么也要让我教训教训他们。”

灵山八巫叫道:“既是比试,罗哩罗嗦讲这许多从前之事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