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赤帝女桑 · 2

发布时间: 2019-12-02 11:50:59
A+ A- 关灯 听书

南阳仙子道:“你当真认不得我了么?”见他眼睛始终凝视着烈烟石,登时大怒,厉声道:“你这个负心汉,才刚刚转世便将往日之事全忘了吗?又和这个贱女人勾搭上了吗?”

蚩尤还未说话,她突然蹙起眉头,自言自语道:“是了!这女人既然能在山上瞧见我,定然是与我有些渊源。难道她的身上也有我传承的元神么?”突然展颜笑道:“一定是了!是不是因为她有我的元神,所以你才与她相好呢?”

蚩尤心中暗叹:“他奶奶的紫菜鱼皮,这一路行来,遇上的怎么净是古怪的疯子?”但瞧她适才神情言语,只怕也是一个伤心人,当下倒也不忍就此驳斥。心中计议如何乘她不留神之时,抱起烈烟石逃离此地。

南阳仙子见他默然不语,只道他已经想起前世之事,颤声道:“果然如此!赤郎,你……你记起来了么?”突然“呼”地一声直往烈烟石冲去。

蚩尤大惊,喝道:“你要做甚?”猛扑上前。紫光一闪没入烈烟石体内。蚩尤冲到烈烟石身边,将她抱了起来,却见烈烟石“嘤·咛”一声,双眼缓缓睁开,淡绿色的眼波带着泫然泪光,凝视着他。抬起纤纤素手抚摸着他的脸颊,嘴角露出淡淡的微笑,柔声道:“赤郎,我们终于又见面了!”

蚩尤又惊又怒,知道这南阳仙子的元神已经寄入烈烟石体内。以她适才强猛的真气与元神来看,必定远胜于烈烟石,倘若这南阳仙子从此赖着烈烟石的躯壳不走,烈烟石只怕永无清醒之日了!

心中大急,那烈烟石虽然自私冷漠,但毕竟是火族八郡主,事关重大,而且自空中摔落之后,盖是因为反省的缘故,性情大变,也已没有此前那般惹人生厌了。如果当真就此被这南阳仙子霸据身体,岂不是糟之极矣吗?

南阳仙子双手勾住他的脖颈,凝视他半晌,泪水滚落,紧紧地将他抱住,将头埋在他的肩上,泣声道:“我等了你一百多年了,你竟忍心不来看我。”

蚩尤心中一动:“是了,先将她稳住,想法子顺着她的口风,将她骗出八郡主的身体,然后乘她不注意时抽身离开此地。只要冲出这帝女桑,她的元神便不能奈我们何了。”当下故意道:“你说我是赤郎,怎地我一点也想不起来了?”

南阳仙子见他语气松动,大喜道:“你既已转世,前生之事原本就难以想起。但你能在今日来到这里,又记得我的名字,这便说明你心底深处还没有将我忘记。”

蚩尤咬咬牙,硬着头皮道:“既是如此,你便和我说说我们前生之事,看看我能不能记得起来。”

南阳仙子大为欢喜,轻轻地在他耳朵上咬了一口,蚩尤登时面红耳赤,一把将她推开来。瞧见那张俏脸嫣红,淡绿的眼波中满是绵绵情意,分明是烈烟石在含情脉脉地瞧着自己,更为尴尬,怒道:“他奶奶的……你这般胡来,我可要走了。”

南阳仙子嫣然道:“从前你最喜欢我咬你耳朵,你忘了么?”

蚩尤喃喃道:“他奶奶的紫菜鱼皮,这姓赤的怎地如此肉麻。”

南阳仙子哼了一声笑道:“你不仅肉麻,简直就是一个厚颜无耻的无赖!”

叹了一口气,幽幽道:“我第一次瞧见你的时候,真恨不能一剑将你杀了!”

蚩尤心想:“既是这等寡廉鲜耻、薄情寡义的无赖,怎地不早一剑杀了?累得我今日在这树洞之中如此尴尬。”

南阳仙子轻轻地抓住他的手,柔声道:“赤郎,你还记得么?那年春天我们在瑶碧山上的初次相逢?那一年我十八岁,刚刚被长老会授以‘火族亚圣女’,人人都说再过十年,我就可以成为火族圣女了。那时在我的心里,也一心只想成为全族最为高贵圣洁的女子。”

叹了一口气又道:“若不是遇见你这个无赖冤家,只怕我早已经是了。爹爹让我去参加那年夏天的昆仑山蟠桃会,说要在蟠桃会上,将我正式介绍给五族王侯贵族。我长了十八岁从来没有出过赤炎城,想到能去那最为盛重有趣的蟠桃会,心里便兴奋得紧。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那一年的蟠桃会开得特别早,定在五月初十。四月初,爹爹还在闭关修行,让我独自前往昆仑山,一路上也好增加些阅历。那时天下太平,我的武功和法力又高得紧,他丝毫不担心我会出些什么事。怎知,怎知我偏生就遇上了你这个冤家。”

她见蚩尤皱眉不语,只道他听了不高兴,展颜柔声道:“你可别不欢喜,那时我的心里,对男女情爱之事丝毫没有兴趣,见了他那嘴脸,只觉恶心得很。只是我既是亚圣,他又是土族平长老的独子,事关两族,我也不能让他太过难堪,倘若依着我的性子,早已将他的那双眼睛挖出来喂野狗啦!”

蚩尤心道:“他奶奶的紫菜鱼皮,怎地火族的女子全是一般的脾性?”

南阳仙子道:“那几个小子一路跟着我,甩脱不得,我也不理他们,只管一路定去,欣赏沿途大荒景色。经过那瑶碧山时,正是午后。香单茂密,紫情花盛开,风中都是那甜蜜的香气,在阳光中闻来,仿佛整个人都要融化开来。我站在山腰上,看着绚烂的紫情花开遍山坡,长长的绿草在风里摇摆,蝴蝶飞来飞去,再也舍下得走开。我沿着山坡,在瑶碧山里闲逛,瞧见山谷中有一个很大的水潭,阳光照在水潭上,晃得我的心都软了。若不是那几个讨厌的小子一路跟着,我定然要在那水潭里洗个痛快。

“便在此时,我突然听见那水潭中传来一阵阵的歌声,然后那水潭突然翻溅开来,一个赤条条的男人从水潭里跳了出来,高高地越过山坡,一丝不挂地站在我的面前。”

南阳仙子的双靥嫣红,目光闪闪地望着蚩尤,微笑道:“那就是我第一次遇见你。”

蚩尤“啊”地一声,虽然性情狂野,但听到此处也不禁颇觉尴尬,口里含糊应诺。

南阳仙子脸上一红,突然有些害羞,低声道:“下午的阳光温暖灿烂,你……你那东西便直挺挺地在阳光里立着,笔直地对着我。我长了那么大,从来没有见过这样丑陋的东西,一时间呆住了。你似乎也没有想到山坡上突然多了一个女人,也稍稍愣了愣。然后你竟然就哈哈大笑起来,问我:‘你在这山上偷看了多久啦?’”

她“噗哧”一声笑道:“你说世间竟有像你这样无耻的人吗?还道自己美得紧,竟有女子会在一旁偷看这样丑怪的东西?我当时气得险些晕了,突然赤条条地跳出个男人,朝我展示这么个怪物也就罢了,竟然一口咬定我故意在一旁偷看。那时我可是什么也没有见过的大闺女,脾气又爆得紧,大怒之下便向你出了手。”

她红着脸微笑道:“想不到你本事高得很,轻而易举地将我的进攻化解开来,赤条条的身体在我眼前晃来晃去,那根丑怪的东西也在我的眼前不断晃动,口中竟然还笑嘻嘻地说些疯言疯语;我气得快要哭出来了,真想将你剁得稀烂。

“便在那时,那几个土族小子瞧见了,还道是献殷勤的机会到了,连忙冲将上来齐齐向你出手。却不知我心里更加厌恶他们,这等恶心尴尬之事让他们瞧见了,倘若传到大荒之上,我还要做人么?那一刻我直想将他们杀得乾乾净净。”

蚩尤皱眉心想:“别人出手帮她竟还遭她这般忌恨,女人心果然比海底针还要难以捉摸。”

南阳仙子道:“你竟似乎瞧出了我的心事,突然出手如电,刹那间将那几个土族小子尽数杀死。我见你突施辣手,不由得呆了。你笑嘻嘻地对我说:‘怎能让这几个小子毁了你的清誉?’那一刻,我心里突然有些感激,想不到你这般厚颜无耻的人,竟然这么了解女孩的心思。不知为何,对你的恨意立时消减了许多。瞧着你大大咧咧地叉着双手站在山坡上,忽然发觉原来你的身体竟……竟是这么的好看。”

她呆了半晌,幽幽地叹了一口气,道:“在这树里备受煎熬的时候,我每时每刻都在想你,脑海中出现的,十有八九都是你赤·裸着身体,叉手站在阳光灿烂的山坡上的情景;在那一刻之前,我从来都没有想过男人的身体也可以如此美丽。”

蚩尤听她吐露内心深处的隐密,不禁大为尴尬,一声不吭。南阳仙子又道:“是不是你发觉我在盯着你看呢?你竟然又厚颜无耻地笑道:‘既然眼下这里没有旁人,你也在这水潭里脱光了让我瞧瞧,否则我岂不是大大的吃亏么?’我突然清醒过来,恼怒之下,决定无论如何也要将你杀了。但你的手脚快得很,我还来下及动上一动,已经让你封住了经络。”

她碧眼春波荡漾不定,双颊流霞飞舞,轻声道:“你……你将我的衣服脱光了,一边脱一边还赞不绝口,我又羞又恼,登时昏了过去,醒来之时发觉自己光着身子斜躺在水潭中的巨石上,你就坐在一旁笑嘻嘻地看着我。我动弹不得,连说话也发不出声来,从小到大,从来没有这般受过欺负,从来没有这般无助和脆弱;心中又羞又恼又怒,恨不能立时死了;心想:倘若被爹爹和长老会知道了,莫说当不上圣女,只怕还要被他们关在赤炎城里,水远不能出城门一步。我的清誉、未来都毁在你的手里了……想到这里,我忍不住流下泪来。

“你瞧见我哭了,似乎有些慌了手脚,一个劲儿嬉皮笑脸地逗我,我越发伤心,眼泪就越流越多。

“你突然叹了一口气说:‘罢了罢了,再哭我便要心碎了。’说可以将我经络解开,但我需得老老实实,不可以耍诈。我心想,只要我解开了经络,拼着性命不要,也要将你杀了,当下止住眼泪,假装答应。

“你笑嘻嘻伸手在我身上拍打了一通,将我的经络重新解开。我故意装做虚弱老实的模样,穿上衣服,随着你上了山坡,等到你背对我的时候,我突然将师父传给我的‘飞英紫火丹’尽数打出。”

蚩尤失声低呼,这“飞英紫火丹”他曾经听说过,乃是由火族圣物“紫火冰晶”中提炼出紫火晶石,与“飞英石”炼烧七七四十九日而成。两物都是极为阳烈暴猛之物,一旦在风中撞击,立时爆炸,蔓延成熊熊烈火。突然心中一动,是了,适才从这帝女桑中抛射出的紫火难道也与这“飞英紫火丹”有关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