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矫龙难缚 · 2

发布时间: 2019-12-02 11:55:24
A+ A- 关灯 听书

前方幽深曲折,灯火窜跃,明暗不定。刹那间,四人心中都闪过一丝茫然与寒意。他们究竟是走了一条捷径呢?还是自投罗网?但此时已经没有回头路可走了,就算前面是地府鬼殿,也只有拼死一闯了。

洞壁凹凸不平,光影跳跃;脚步声声,回音响亮。洞中五步一人,十步一哨,尽是极为雄壮骠悍的精兵,瞧见赤霞仙子纷纷拜倒。前方玄冰铁门次第打开,转眼间便过了六道厚达两尺的闸门。

拓拔野与蚩尤一面行走,一面留心观察,将所有经过的闸门以及路线牢记于心;大约每两百步便有一个两尺厚的玄冰铁门,每道门都有二十名精壮卫士护卫。洞壁两侧每隔几丈便有一个由玄冰铁杆隔拦的深穴,穴中必有一只极为狂猛的凶兽,听见众人脚步声,立即狂吼着冲到玄冰铁杆前,跳腾嘶叫。烈烟石低头不语,苍白的脸上木无表情,一路行去,犹如行尸走肉一般。

一个卫士快步上前,弯腰随行,恭声道:“仙子,这些要犯关押何处?”

赤霞仙子道:“他们与祝融、烈炎是一伙的,将他们关在一起,待到今夜庆典之后,一起发落。”

那卫士连声应是,抢在前面引路,带着众人曲曲折折,往山腹深处行去。

“铿啷”连声,玄冰铁门在身后次第关闭。

过了片刻,石洞渐宽,灯火明亮,又过了一扇玄冰铁门后,四人便来到了一个极大的厅堂中;厅堂四壁各有两条甬道,幽深延伸,厅中坐了百余名精壮卫士,瞧见赤霞仙子连忙起身行礼。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赤霞仙子四人随着那卫士朝着西侧的甬道行去;甬道狭窄,只容一人通过,两壁都是青黑平滑的玄冰铁,在灯光映照下闪烁刺眼的白光。赤霞仙子将霞光带蓦然收起,押送三人随着那卫士往里走去。

眼看即将见到祝融与烈炎,四人心中都不由得紧张起来,决意只要一见到祝火神与烈炎,便立刻救出他们,杀出重围。

卫士突然站定,恭声道:“到了。”四人随之在狭窄的甬道中站定。那卫士伸手在墙上轻轻地拍了拍,“当当!”空洞的声音清脆响亮。

不知为何,拓拔野的心中突然升起强烈的不祥预感,周身寒毛陡然竖起。

正要提醒三人,忽然一凛,眼花缭乱,头顶似有千钧巨力陡然压下!继而脚下蓦地一空,猝不及防,立时掉了下去;眼前一花,耳中听到蚩尤等人的惊呼声,心下大骇,立时拔身疾跃,却已不及!一头撞到冰冷坚硬的玄冰铁壁上,脑壳仿佛要炸裂开来一般,剧痛攻心,重重地摔在地上。

拓拔野又惊又怒,猛地翻身跃起,火目凝神,四下扫望,只见四周漆黑一片,依稀可以看见身处斗室六壁浑然合一,竟是一个毫无缝隙的大匣子;手指弹击,铿然脆响,尽是厚逾两尺的玄冰铁壁。

突然听见有人笑道:“四位辛苦了,烈碧光晟恭候多时。”声音亲切和蔼,仿佛就在耳边激荡。

拓拔野心中猛地一沉,终于还是被老奸巨滑的烈碧光晟候了个正着!刹那间,心中沮丧、懊悔、恐惧、愤怒交相混杂,大喝一声,猛地拔出断剑,激爆周身真气,重重地砍在玄冰铁壁上。铿然脆响,火星四溅,玄冰铁壁却是毫发无损。

他震退一步,跌坐在地上,心中寒意森冷,仿佛刹那间掉落深不见底的悬崖,心中自责懊悔,恨不能狠狠地煽自己一个耳光。自己自恃聪明,但与这老谋深算的奸人相比,终究相差太远。自己谋划的每一步,无不都落在烈碧光晟的算计中;他不费一兵一卒,利用他们急功近利的心理,仅以一个甬道机关,就将他们尽数擒获!

又听见烈碧光晟笑道:“赤霞仙子,你以圣女之尊竟然勾结外贼,盗窃圣杯。现在圣杯就在你身上,可谓人赃并获。等到今夜祭神大典之后,烈某便会请长老会给你一个了断。”突然哈哈笑道:“是了!倘若你们活不过今晚,被赤炎山神惩罚处死,那就不必多此一举了。”

他话音刚落,就响起嗡嗡嘈杂之声,像是赤霞仙子的声音,似乎又交杂了蚩尤的怒吼声,但杂乱模糊,听不真切。

拓拔野又气又怒,想到眼下距离祭神大典不过一个多时辰,纤纤即将被这群奸人做为祭礼投入火山,登时如遭重锤,恐惧悲痛,猛地跳将起来;嘶声狂吼,眼泪竟然忍不住流了出来。

悲怒之下,真气如海啸狂潮,汹涌澎湃,拳打脚踢,青光爆舞,接连不断地撞在玄冰铁壁上。火光爆射,“磅啷”轰响,震耳欲聋。真气在斗室之中反弹激射,大部分又回击到他的身上。但那火烧火燎的剧烈疼痛,竟比不上他心中万一。泪水滚滚,狂呼怒吼,连嗓音都变得嘶哑起来发狂似地打了半晌,只觉身心交瘁,精疲力竭;喘着气,颓然坐在地上,汗水与泪水一齐从面颊上流下。拓拔野呆呆地坐了半晌,想着纤纤的笑脸,心中抽疼,一下接着一下,如此强烈而迅猛,仿佛心被一瓣一瓣地撕裂开来,烈火在喉咙熊熊燃烧,干渴而疼痛;弓起身子,捧着头在黑暗中无声痛哭。

好多年了,好多年没有像今日这般失控无助过。这一刻,他似乎又变成了从前那迷茫无助的孩童。当他父母双亡,初次在山林中流浪,迷失于荒凉而陌生的暗夜时,他也是这般抱着头无声痛哭。

滚滚热泪滑过脸颊,脑中不断地闪过纤纤的音容笑貌。她调皮俏丽的笑靥,叉着腰说话的霸道神态,温柔痴情的眼神,撒娇时可怜巴巴的神情,还有那夜伤心欲绝、迷乱苦痛的眼睛……拓拔野喉咙窒堵,哭不出声,喘不过气。心中不住地想:难道又要失去她了吗?但这回倘若是死于火山烈焰之中,就算他有通天之能,收齐天下回生神草,也不能将她救回来了!

心中痛不可抑,猛地站起身来,调整呼吸,将岔乱狂暴的真气逐渐收纳回拢。心道:“拓拔野!倘若你再这般婆婆妈妈痛哭流涕,又怎能救出纤纤来?”狠狠地摔了自己一个耳光,大吼道:“纤纤!我要出去!我要救你出去!”这般怒吼了几声,心中那抑郁悲痛之意才烟消云散。

拓拔野深吸一口气,绽开一个笑容,嘿嘿干笑几声。然后又哈哈大笑,笑声越来越响,由起初的枯涩干涸逐渐变得圆润欢悦起来。哈哈大笑了一阵,心情登时大为轻松,微笑道:“烈老贼,你用这么个铁笼子就想困住拓拔野吗?”

心想:“是了!我既然是从上面掉下来的,自然就能再从上面出去。只需找到机关,或是找到裂缝,就可以贯注真气于断剑,将它撬开。”突然想到那日在洞庭湖底,赤松子以断剑斩断紫火赤晶索,震塌洞庭山的威霸气势,心中大振,忖道:“他奶奶的紫菜鱼皮,虽然我比不上那赤老前辈,但离开这破笼子当不是什么难事。”

精神大振,决计先仔仔细细搜索一遍这玄冰铁斗室,找出机关所在。当下气如潮汐,瞬间涌至右手指尖,又以火族法术“燃光诀”在指尖烧起一团火焰。他虽然不善火族法术,但真气强猛,指尖火光也颇为明亮。当下轻轻跃起,真气蓬然,吸附在顶壁上,借着手上的光芒,一寸一寸地检查扫视。

寻了片刻,终于在顶壁与周围四壁交接处发现细密的裂缝,心中大喜;忽然想起当日在无尘湖底,雷神便是以雷神锤猛然击裂玄冰铁壁的交接处,然后再以巨尾猛扫将之击碎,冲出重围。心中登时又是一阵振奋,连忙拔出断剑,贯注真气,想要插入缝隙之中。

但那缝隙极为细小,试了半晌始终不得刺入,心下沮丧。

当是时,隐隐又听见烈碧光晟的说话声,虽然声音颇小,但却丝丝脉脉钻入耳中。脑中突然灵光一闪,欢喜地险些大呼出声,一个筋斗从顶壁上翻落,微笑着喃喃道:“他奶奶的紫菜鱼皮,拓拔野你当真吓得傻啦!既然能听见那老贼的声音,这破笼子就必定有透气孔!”

当下借着指尖跳跃的红光,循着声音来处,在斗室中细细查寻。念力毕集,很快就找到了那声音来处。在两面墙壁的交接处果然有三个细小的圆孔!大喜之下,又想以断剑撬此,但剑锋太阔,依旧插不进去。当下又想以指尖灌注真气,将这细孔震裂,试了几回却殊无效用。

正彷徨无计,忽听细微的“仆仆”振翅声在耳旁萦绕,抬头望去,一只小灰蛾正围绕着他指尖的光芒盘旋飞舞。莞尔道:“蛾兄弟,你也和我一样被关在此处了么?”心生怜意,指着那透气孔微笑道:“蛾兄弟,你倒可以从那里出去。”

那灰蛾依旧环绕飞舞,朝着他的指尖飞撞不已。拓拔野笑道:“你可以出得去却偏生赖着不走……”心念一动,猛地顿住呼吸,惊喜莫名:“是了!倘若我是飞蛾岂不就可以出去了吗?”刹那之间,心中闪过一个极为疯狂的念头——以“元神离体寄体大法”将元神附在这飞蛾上,从透气孔中离开此地!

心下狂喜,哈哈大笑道:“妙极!蛾兄弟,难道你竟是上苍遣来助我脱险的吗?”

突然想到,这“元神离体寄体大法”乃是极为凶险的法术,念力极高者虽然可以将自己的元神分离出躯壳,寄据他人身体。但若九日之内不回原身,则原身坏死,永不能恢复。而且寄体元神的弱点没有原身庇护,则弱点益弱。倘若所寄之身孱弱,对寄体元神也无庇护作用,极是危险。所以这“元神离体寄体大法”虽然了得,不到万不得已极少人为之;像他这般想要寄体于小小飞蛾的,更加是空前疯狂。

拓拔野心道:“倘若寄体于这飞蛾之后,被一个真气强猛的人一掌击来,避无可避,岂不呜呼哀哉?”这赤炎大牢之内,强手环伺,倘若运气不佳,以飞蛾之躯命丧他人掌下,那可是冤枉之极。又或者在自己寄体元神救出自己的真躯之前,真躯已遭火妖毁灭,那么自己岂不是成了孤魂野鬼么?心下不由踌躇起来。

沉吟片刻,突然心想:“不知现在是什么时候了?”登时冷汗遍体。时间紧迫,当下不容多加思索,心道:“即便是化做飞蛾扑向烈火,也只有搏上一搏了!”更不迟疑,探手将那灰蛾轻轻拢在手心,凝神聚意,默念“元神离体寄体诀”。

念念有词,耳边轰然作响。然后一切杂音逐渐消隐,越来越寂静,终于听不见任何声音。脑中一片空灵,突然之间,意识飘飘,仿佛整个人悠扬飞起,如同三月春草,随着春风破土而去。元神积聚,似滔滔江水欢腾澎湃,顺着经脉直抵指尖,又由指尖集聚于一只小小的飞蛾体内。

青光霍霍,从周围急速闪过。他仿佛飞翔在一个深不见底的甬道中。

脑中又是轰然一响,忽然听见“噗噗”振翅之声,然后眼前一亮,重新清醒。

眼前是五个包拢的手指,而自己果然成了指掌中的飞蛾!拓拔野心中又惊又喜,但想到自己首次使用这“元神离体寄体大法”,竟然就化做一只飞蛾,又不禁觉得滑稽。哈哈大笑,却成了嗡嗡低哼之声。

当下从“自己”的五指之间挤了出去,振翅飞翔,绕着自己真身飞了一圈,见自己真身微笑闭眼怔怔站立,略有所思,更觉好笑。嗡嗡声中,朝着那三个透气孔飞去。

拓拔野在一个透气孔边缘立住,扑打扑打翅膀,小心翼翼地钻了进去。那数尺长的透气孔竟仿佛成了几百丈的狭长甬道,从彼端透来刺目的亮光。烈碧光晟的说话声也越来越响。

所幸虽然寄体飞蛾,但念力真气都随着元神附着这小小昆虫之上。拓拔野聚集真气,在通气孔中急速行进,刹那之间便到了彼端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