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太乙火真 · 2

发布时间: 2019-12-02 11:56:39
A+ A- 关灯 听书

一百多年黑暗的炼狱,他怀着怎样深重的罪孽啊!但让他恐惧的是,明知是罪孽,却深陷沉沦,难以自拔。瑶碧山里的相识,昆仑山顶的日夜,南阳在情火中含泪欢喜的笑靥……每一刻的回忆都如千万座洞庭山压在他的头顶,让他喘不过气来,让他苦苦累积的防线瞬间崩溃。他知道自己再也不能欺骗自己了,纵然那是千夫所指,万世唾骂的沉沦。

在黑暗中,他无数次地默想:如果上苍让时间倒转,他可以重新选择,他会让时间在那昆仑山顶的朝雾中静止,然后与她一起乘风飞去,到没有人相识的天涯海角,哪怕那里荒无人烟、荆棘遍地……

在今夜之前,他本已了无生意。原想拚死杀了赤飙怒后,从此天涯流浪;但此刻,狂喜与强烈的求生意志如烈火一般在他心中燃烧。嘿嘿!苍天有耳,竟能听见他心中的呐喊么?这该死的老天原来也不是那么冷酷可恨。这次,他决计不能让南阳再受到一丝的伤害。

“好妹子,再没有人能将我们分开了。”赤松子心中自语,仰天大笑,泪水终于还是忍不住流了出来。眼下经脉毁伤,大敌环伺,不敢与她即刻接近,免得扰乱心志。

凝神敛意,努力将南阳仙子的眼波从脑中抹去,想道:“一群兔崽子忒也可恶,等到老子经脉修复,将他们一个个大卸八块。”心中恨恨,计议道:“罢了!先一刀杀了那狮子狗,再做打算。”

却听吴回冷冷道:“原来大荒雨师也不过如此。吴火正半个时辰之内就可取你首级!”他阴骘深沉,不似因乎、不廷胡余被赤松子先前吓破了胆,始终战战兢兢。与赤松子交手中察觉他的真气一次比一次衰弱,跳脱游移,料想他重伤未愈,必不久捱;倘若将赤松子杀死,他必定威震天下,坐这火神之位众人也再无异议。当下乘着因乎与不廷胡余尚未察觉,口出狂言,抢先下手,以揽巨功。

麒麟怒吼,奔踏飞来。红袖飞舞,暗红色的火正尺破空飞出,急电怒射。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赤松子大怒,哈哈笑道:“兔崽子,吃了洋葱吗?好大的口气!”傲气上涌,水玉柳刀霍然怒斩;白光耀眼,凛冽的气芒呼啸破空,如霹雳横扫。他这一刀殊无花俏,直来直去,真气狂霸惊人。

“嗤”地轻响,火正尺突然半空反卷,朝后疾退。狂风随之例卷,红光乱舞。

赤松子微微惊咦,只觉一刀劈空,一股强大的吸力猛地拖拽。自己这一刀力道猛烈,仿佛突然劈入漩涡,登时被倒吸卷溺。倘若他未受内伤,丝毫不会畏惧,多半是大吼着不顾三七二十一,一刀劈入,直取这兔崽子性命。但眼下真元不过平素的十分之一,不敢大太托大,猛地凝神沉气,将刀气蓦地反卷收回。

吴回脸上蓦地闪过阴冷的狞笑,喝道:“狂徒受死!”手掌蓦地拍出,那火正尺呼啸翻转,猛地增大数倍,闪电般疾刺而入。红光爆舞,炙浪滔天,汹涌真气如霹雳飞虹。正是他最为霸冽的“天地一尺”。

赤松子微微一惊,哈哈大笑,水玉柳刀反撩而上。

“轰”地一声巨响,气浪崩爆,光芒怒射。

火正尺冲天飞起,呜呜乱转。烈焰麒麟惊吼跳跃,吴回仰头喷出一口鲜血。赤松子哈哈大笑,突然朝后翻倒,蓦地向下坠落!

吴回先以火正尺阴面吸引拖拽赤松子的水玉柳刀,然后乘着他将刀芒反卷收回时,将火正尺转为阳面,奋起全身真气使出“天地一尺”。赤松子原本已经真元大耗,收刀之后立时再行出刀,真气更加不逮。吴回身为火族七仙之首,真气念力都是火族翘楚,若在平时自然远不是赤松子对手,但此刻力量悬殊,又施以奸计,这一交手,占了老大的便宜。

刀尺相交,赤松子余下的真元都被刹那打散,剧痛攻心,真气岔乱,经脉又崩断开来。虽然强自硬撑着大笑,却终于抵受不住,朝下坠落。

吴回大喜,收敛崩散的真气,冷笑道:“原来连我一招也招架不住!”驱策烈焰麒麟,朝赤松子冲去,火正尺呼呼飞旋,半空翻转,随着他的指尖电射而下。

众人大诧,因乎与不廷胡余更是惊异。那赤松子凶狂无匹,虽然受伤,但真气尚足,又怎会被吴回一尺打落。他们原本对吴回颇有轻视之心,以为不过凭藉其兄祝融,才扬名天下,排列于他们之上,但此刻不由起了凛然敬畏之意。

烈碧光晟哈哈长笑,赤铜、火玉盘蓦地合二为一,彩光飞旋,铿然清鸣。赤炎金猊兽狂吼声中扭闪挪跃,朝着南阳仙子侧后方猛扑而去。

南阳仙子牵挂赤松子生死,心乱如麻,不及闪避,登时被那妖兽轰然撞中,巨头双爪齐齐拍在她的背上。

红光爆舞,一道气浪蓦地炸裂开来。南阳仙子闷哼一声,口喷鲜血,紫色元神霍然震出体外,险些破体崩散。反手一掌,赤气如电,将紧随而来的妖兽迫退。身形如落叶般悠然飘飞,猛地一沉,朝着赤松子飞去。红袖翻飞,将赤松子紧紧抱住。

太阳乌嗷嗷怪叫,交错飞行。两只太阳乌轰然齐撞,硬生生将吴回的火正尺震退,另一只展翅俯冲,将紧紧相拥的赤松子与南阳仙子稳稳接住。

叛军欢腾,士气高涨。战神军群龙无首,赤帝等人又连遭折败,士气大转低迷,逐渐有溃乱之势。

当是时,却听那笛声激扬高越,浩浩奔舞,忽然万山倾倒,千江沸腾。平空蓦地一声狂雷崩爆般的怒吼,众人心中大震。乌云崩散,狂风顿止,漫山遍野混战的军士心神为之震颤,蓦地停止,纷纷仰天眺望。

拓拔野骑乘在太阳乌上,横吹珊瑚笛。笛声高昂奔泻,气势如虹。一只巨大的红色怪兽在他头顶昂然怒吼。那怪兽如红色犀兕,头顶上一支弯月似的珊瑚角凛然激立,幽蓝的凶睛在火光映衬下更显狰狞凶恶。深红色的厚褶皮如钢盔铁甲,巨尾如箭一般笔直竖起。突然仰颈怒吼,一团青光从森森白牙之间喷射而出。

太乙火真刺眼闪耀,微风中带着奇异而温暖的香味,仿佛冬日里晒过太阳的棉被,将烈炎紧紧地包裹。那无尽的透明长廊,四周黑暗的虚空,以及那闪烁飞舞的流萤元神,让他意识飘渺,似乎随着环绕的荧光缓缓飞起,在幻界的虚空中柳絮般地漂浮。

耳中听到赤帝的声音,像是从另一个世界传来,遥远而清晰。“烈小子,寡人要在赤火神识尚未逸散之前,进入你的体内,用灵犀法术唤醒你的赤火神识;不知道你眼下的经脉和真元能否经受得起?嘿嘿,也只有听天由命了。”

烈炎迷迷糊糊地回答,又听见赤帝说道:“意守丹田,不要让我的元神冲散了你的意识。”眼前紫光红芒绚烂闪耀,突然头顶一热,仿佛有万道暖流汹涌注入,惊涛骇浪似地冲卷而下。

烈炎“啊”地一声呻·吟,立时意守丹田,凝神聚念。

那滔滔暖流醍醐灌顶,在他周身经脉奔腾游走,汇集到丹田气海,波荡回旋。过了半晌,脑中听到赤帝的声音:“睁开眼睛,凝视太乙火真,随我念法诀。”烈炎睁开双眼,朦胧中看见太乙火真如一团紫光,越来越大,越来越亮,似乎就在自己的身前,触手可及。

听到赤帝朗朗说道:“混沌之界,五神之识,天地魂魄,其出于此。太乙火真,我神之源,天道感应,魂魄导引,五界之门,幻界穿行……”

烈炎随着他朗声复述,凝神注视那太乙火真。突然,那无尽长廊之外的漫天流萤如银河飞旋,从他身边环绕汇集,无声无息地化为一条银光闪烁的荧光桥梁,朝着那熊熊燃烧的太乙火真蔓延伸展。

心中“咯咚”一响,似乎有春芽破土,花蕾绽放。一种奇妙的感觉随着赤帝声浪的每一次跌宕而生长蔓延。

忽然,他慢慢地飘起,沿着那流萤编织的虚空幻神桥徐徐飞向太乙火真。无数萤光在他脚下、在他头顶、在他周围环绕闪烁,眼花缭乱,引导着他朝那耀眼的紫色光球急速飞去。

疾风扑面,他飞行得越来越快,流萤元神犹如流星雨般在他四周飞掠而过。鼻息中满是奇异的香味,那似曾相识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心中充满了温暖而幸福,仿佛将要回家的浪子。

紫光跳跃,赤帝的元神在他的体内随着那火焰跳跃的节奏而摇曳激撞。每一次跳跃,每一次撞击,他的体内仿佛都有什么迸裂开来;仿佛无数的春草争先恐后地穿透潮湿的大地,在惊雷与细雨中招摇生长。

突然“轰”地一声闷响,恍惚中觉得心中有什么东西崩爆开来,耳中蓦地听见无数的声音,像是风声、笑声上有无数熟悉而陌生的说话声,彼此交织,混淆难辨,继而眼前突然一亮,在那流星般飞舞的萤光之后,那原本漆黑一片的虚空中,霍然出现了无数的幻象。

险峻奇峰、漫漫云海、落日大河、林中明月……无数瑰丽风景在四周变幻闪过,在这些生平见也未见的地方中,站立着众多熟悉而又陌生的身影,无数的脸容在他咫尺之距飞闪而过,错身的刹那,耳中还能清晰地听见他们的呼喊与话语。

那些人究竟是谁呢?似乎记得,又似乎遗忘;为什么他的心中突然充满了莫名的快乐、悲伤、狂喜与感动?烈炎苦苦地思索,在万千幻象中急电飞舞。

突然他明白了。

他是在飞往回归的路上,这些幻象都是他前生中难以忘怀的剪影,隐藏在他赤火神识的最深处。当此时,无限接近太乙火真的时刻,这些深埋的前生往事一一破土纷摇而出。

紫光闪耀,天旋地转,无数个声音在他心中一齐轰响,赤帝的声音如惊雷般滚滚奔腾;突然心中一紧,眼前豁然开朗,光芒刺目,一种强烈疼痛而又快意的感觉崩爆开来。他仰天大吼,似乎瞬间破体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