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流沙河畔 · 3

发布时间: 2019-12-02 12:05:57
A+ A- 关灯 听书

突听“仆仆”几声闷响,水族“玄啸枪”馗达、“旋蛇轮”时简之突然被抛飞甩出,怪叫着朝流沙河中掉落。

沙河怒吼,巨浪高卷,两人险些卷溺其中,亏得相互拍掌借力,御风踏步,方才狼狈不堪地从狂肆的沙浪中穿掠而过,摔倒在岸边草丛之中!惊骇恐惧,只觉手脚酸软,再也不敢上前。

巨汉兴致高昂,似乎觉得颇为有趣,嘻嘻哈哈地在众人狂风暴雨般的进攻中跳脱闪掠,极为轻松。身如鬼魅,双手闪电似的抓住某人衣领,将他高高抛摔而出,片刻之间,又有四位真人级高手被他丢到沙洲之外。

拓拔野越看越奇,这巨汉所使的武功无一不是木族中至为粗浅的功夫,但又有些走形变样。其双手提人衣领,四下抛飞的招式乃是木族中至为简单的“拔苗催长”,但由他使来,竟是妙到毫颠,避无可避;几位真人级高手到了他的手中,竟如稻杆麦苗,任他摆布。单单这一看似简陋的招式,在他手上便有了无穷之变化,令人望而生畏。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拓拔野研习青木武功四年有余,今日始知其中奥妙,一至于斯。

蚩尤仇视水妖,对木族中人当日自相残杀,暗算雷神之举亦颇为厌憎,是以在一旁看得大呼痛快,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众人朝他怒目而视,但都以为他是另外两族中的人物,正值同仇敌忾之时,心下虽怒,却也不敢动手教训。

槐鬼、离仑面色凝重,摇头低叹。他们在昆仑山上已经领教过这巨汉的厉害,是以方才不敢轻易动手。但眼看水木群雄竭力苦斗,倘若再坐壁观望,未免落人口实,有失地主之风范,当下齐声道:“得罪了!”率引三位金族真人俯冲而下,加入战团。

巨汉哈哈笑道:“好玩好玩!人越多越好玩!”

奢比大喝道:“狂贼敢耳!”碧眼凶芒厉烈,青衣鼓舞。狂风忽起,两岸草木倾摇摆舞,无数碧光从草甸中螺旋冲出,漩涡似地汇入十字旋光斩中;那十字斩蓦地亮起眩目至极的翠绿光芒,轰然怒卷,电斩而下。

与此同时,黑公沙等人纷纷大喝,奋起全力,气芒纵横破舞,组成交错螺旋的巨大光阵,仿佛要将那巨汉绞成肉末!

轰然巨响,流沙河被众人真气所激,蓦然冲天喷起道道巨浪。众人只觉咽喉窒堵,呼吸不得,马兽惊嘶狂奔,神禽纷纷悲鸣高飞。

只听那巨汉不住地叫道:“好玩好玩!”突然“砰砰”乱响,一道雄浑霸冽的碧光冲天怒舞,群雄所布的气芒光阵倏地破裂,缤纷闪耀。

惨叫叠声,几道血箭怒射洒落,人影纷乱,闪电似地朝两岸倒掠飞跌。

“轰隆”一声巨响,那沙洲突然炸裂,黄沙碎石四射飞窜。流沙河咆哮奔卷,登时将碎裂残余的沙洲吞没。巨汉“哎呀”叫了一声,不胜懊恼,凌空踏步,飞拣到沙河左岸的人群之中。

众人惊骇乱叫,马兽踢蹄仰立,潮水似地朝后奔退,远远避让开来。

奢比、黑公沙与槐鬼、离仑等人摇摇晃晃站在两岸,面色惨白,突然喷出一口鲜血,纷纷坐倒在地,只有奢比犹自强撑。众人见那巨汉仅仅一刀便将三族的四仙九真尽数震飞,打得站立不得,无不骇然。

落 luo霞xia小 xiao说 shuo

大浪淘沙,轰声雷鸣。众人屏息敛神,心中骇异,无以复加,连大气也不敢喘上一口,更无一人敢破口喝骂。

拓拔野与蚩尤对望一眼,又是惊讶又是佩服,这汉子真气念力之强,武功之精妙,臻于神位高手之境,木族中除了青帝、雷神、木神,又有谁有如此惊人神功?

却见木族群雄个个惊疑骇异,想必心中也是大惑不解。转头再看姑射仙子,她蹙眉沉吟,秋水飘渺,似乎想到了什么,却又说不出来。

狂风吹来,沙浪飞卷,两岸长草摇曳起伏。鸟羽簌簌,马兽惊嘶,天上天下数千名三族精锐侦兵惊疑不定,团团乱转,弯弓搭矢,横刀持戈,再次陷入僵持之境。

巨汉站在纷摇的绿草中,衣裳破裂褴褛,但身上却殊无伤痕。右手倒提苗刀,霍霍乱转,低头打量周身,娃娃脸上尽是懊丧愤怒神色,叫道:“烂木奶奶的,你们动手归动手,干嘛撕我衣服?不玩了不玩了!”愤愤不平,转身大步便走。

众人一愣,想不到他竟然忽出此语,大剌剌地掉头离去。

奢比冷冷道:“阁下留步!”

巨汉怒道:“干嘛?”

奢比道:“阁下所使的武功,尽是本族青木神功。敢问阁下与我木族有何渊源?”众人凛然,侧耳倾听。

巨汉奇道:“渊源?什么叫渊源?我是木族古田人,会木族武功有什么奇怪?”

众人哗然,这厮果真是木族中人。水妖中不少人怒叫道:“他奶奶的海苔霉球,枉我们这般支援你们木族,你们竟然纵人行凶,杀我太子!”“操他姥姥的,原来你们沆瀣一气,想要耍我们吗?”

蚩尤大快,笑道:“妙极,骨头没咬到,他们倒先狗咬狗,一嘴毛了!”众人大怒,转而对他怒骂不止。

奢比冷冷道:“各位稍安勿躁,待我问清了再下定论,莫中了敌人的离间奸计。”他虽已受伤,但真气仍极充沛,声如冷钟响彻,众人不由得安静下来。他当下又道:“敢问阁下尊姓大名?”

巨汉狐疑道:“你问我姓名干嘛?你这小子适才撕我衣服,最是奸诈,问我姓名必有阴谋。”搔头沉吟,眼珠一转,叫道:“是了!你想用‘唤名巫术’害我,嘿嘿,我才不上当呢!”自觉拆穿了彼方奸计,叉臂而立,得意洋洋。

奢比忍住气,冷冷道:“阁下念力这等了得,我的巫术又怎么害得了你?”

巨汉一怔,得意道:“说的也是。”咳了一咳,大声道:“既然如此,我就将我的尊姓大名告诉你好了。你听好了,我的大名叫做……叫做……”见众人凝神倾听,突然“噗哧”一声,哈哈笑道:“叫做……不告诉你!”

奢比一愣,众人亦面面相觑,不明所以。巨汉捧腹狂笑,胀红了脸喘气道:“你想知道吗?我偏不告诉你!活活气死你!”自得其乐,直笑得满地打滚。

众人愕然,啼笑皆非,心道:“他奶奶的,难道这小子竟是个傻子?”

奢比大怒,心道:“这厮装疯卖傻,不敢透露姓名,必定是故意冒充本族中人,滋生是非,想在木神婚礼之前离间水木两族。”当下森然道:“奢比乃是木族执法长老。阁下既然是本族中人,那便乖乖地跪下伏罪,否则……”

那巨汉突然跳了起来,嘻嘻笑道:“否则怎样?难道你要叫羽卓丞来逮我吗?”众人一愣,大惑不解。

蚩尤愕然道:“羽卓丞?”心中大奇,此人为何竟会提起六百年前的青帝姓名?

巨汉突然挥舞苗刀,青光绽爆,雷电似的劈入身前大地。轰然炸响,土石冲天,登时迸裂开一道巨大的深缝,流沙河水澎湃冲来,在他身前冲涌起数丈高的沙浪,众人骇然后退。

巨汉手腕一转,将苗刀扛在肩上,脸红脖子粗,大声叫道:“烂木奶奶的,我正等着他来呢!他要是不来,我就将这苗刀……将这苗刀扳成两段!”

众人惊愕,面面相觑。那巨汉怒道:“烂木奶奶的羽卓丞,卑鄙无耻,阴险狡诈,天下第一耍赖使诈的木耳蘑菇……”滔滔不绝,大骂不止。

蚩尤听他辱及羽青帝,登时大怒,正要起身喝止,却被拓拔野拉住,沉声道:“等等!事情有些古怪,看看情形再说。”

巨汉见众人呆呆站立,错愕茫然,更加恼怒,叫道:“烂木奶奶的,羽卓丞这缩头乌龟,被我拿了苗刀也不敢追来。呸!现在知道怕我了吧!居然勾结白太宗那老鬼,使出这等阴险卑鄙的法子,他奶奶的蘑菇木耳……”

巨汉“咦”了一声,突然又指着金族群雄叫道:“是了!白太宗那老鬼呢!怎么还没来?烂木奶奶的,难道也是怕见了我心里内疚吗?不对!那老鬼阴险狡诈,寡廉鲜耻,又怎么会内疚?他奶奶的,定是和羽卓丞那臭小子一起筹划什么奸计,哼!这次我才不上你们的当哩!”

众人听他胡言乱语,更觉云里雾中,茫然错愕。白太宗乃是金族六、七百年前的白帝,亦是终结大荒千年战争,缔造五族和平的首位神帝,德高望重,万人景仰,这厮没地提起他干嘛?而且竟还一味地辱骂诋毁。众人听得心下愤怒,槐鬼、离仑忍不住大声道:“白神帝六百年前便已登仙化羽,阁下这般出言不恭,意欲何为?”

巨汉一愣,哈哈大笑道:“白太宗你这个奸猾老鬼,不敢出来见我便罢了,怎地还要作践自己,自称死了六百年?烂木奶奶的,当我是傻瓜吗?”

奢比冷冷道:“羽青帝和太宗白帝都是六百年前大荒响当当的英雄好汉,阁下装疯卖傻,辱骂先人,未免欺人太甚!”木族、金族群雄早已义愤填膺,闻言无不怒骂喝叱。

巨汉大奇,满脸迷茫,嘿然道:“六百年前?烂木奶奶的,你们又在哄我吗?”

喃喃自言自语一阵,怒吼叫道:“他奶奶的蘑菇木耳,羽卓丞!白太宗!你们都给我滚出来!我才不上你们的当哩!又想合起来骗我吗?”

众人见他焦躁狂怒,气急败坏,不似作伪,心下生疑,不由渐渐止住喝骂。面面相觑,心中突然升起凛冽寒意,难道这厮当真是六百年前的人物?

忽听一人大声叫道:“我知道你是谁了!你是七百年前和羽青帝争夺帝位、逐日禺谷的夸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