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舍我其谁 · 1

发布时间: 2019-12-02 12:11:53
A+ A- 关灯 听书

钟声悠荡,第一场便是十四郎与泰逢的对决。

黄土大殿一片欢呼,和山城主泰逢人称“虎尾沙仙”,乃是土族仙位高手,性情诙谐亲和,深得土族众人爱戴。由他对决十四郎,众人均觉胜券在握。

十四郎脚尖一点,御风飞舞,轻飘飘地落到八殿正中的玲珑浮台上。身法优雅,快捷如电,登时引起黑水大殿一片喝彩叫好声。

拓拔野心中一动:“阔别四年,这厮倒也有不少长进。”

泰逢随之飘然落定,笑道:“烛公子,请进招吧!”清瘦的脸上露出戏谑的微笑。黄袍飞舞,双手自然下垂,长长的虎尾鞭拖曳在地,仿佛一条斑斓巨蛇,婉蜒蛰伏。无形之间,一股浩然真气汹汹鼓舞,徐徐弥散,浮台四周的瑶池水波剧烈的荡漾起来。

“呼!”

十四郎黑衣倏然后卷,猎猎翻飞。周身仿佛被狂风刮拍,摇摇欲坠,脸上也如水波般抖动起来,似乎随时都要拔地而起,随风卷去。

水族众人面色微变,拓拔野心道:“原来这就是泰逢的‘狂沙流’了,尚末出手,竟就有如此气势!不知这小子能捱到几时?”

十四郎高瘦的身子宛如风中芦苇,摇摆不定,苦苦支撑。目中凶光大作,突然厉喝一声,黑衣卷舞,蓦地旋转冲出。“啪!”地一声厉响,一道乌黑的长鞭破空飞舞,急电似的朝泰逢当头拍下!

众人齐声惊呼,想不到他竟能这么快从“狂沙流”真气中突围冲出。

泰逢双目中陡然闪过惊讶之色,笑道:“来得好!”右腕一抖,虎尾鞭轰然咆哮,卷起一道黄黑色的强猛气芒,绚舞横空。

十四郎厉喝道:“幻电玄蛇!”指手飞弹,那长鞭凌冽呼啸,突然光芒爆涨,寸寸迸裂,仿佛一条巨大黑蟒裂肤破茧,怒吼冲出!

“仆仆”爆响,那黄黑色的气芒登时迸碎,虎尾鞭竟被那幻电玄蛇倏然震飞。黑光若霹雳纵横,泰逢一时竟有些应接不暇,疾步飞退,极是狼狈。

十四郎喝道:“缠蛇式!”玄蛇碧眼森然,红信吞吐,狂风暴雨似的朝着泰逢层层叠叠地缠绕猛攻。黑光飞舞,真气凛冽,刹那之间泰逢便被紧紧裹缠在团团乌光之中,不得冲出。

拓拔野越看越是心惊,十四郎的这些鞭法与四年前对战段狂人时如出一辙,但身法诡魅难测,真气更似强猛了百倍!心中蓦地了悟道:“是了,定是烛老妖使了什么手脚,让这小子的真气陡然突飞猛进。”

当是时,十四郎又是一声大吼,鬼魅似的抄身飞掠,霍然一拳击出。

“砰!”黑光轰然爆炸,幻化为巨大的四角龙头,气势万钧,惊天裂地。

乌光涣散,玄蛇飞扬,泰逢低叫一声,高高抛飞而起,口喷血雾,撞碎黄土大殿前的围廊石杆,当即昏迷。

众人骇然,鸦雀无声,想不到堂堂“虎尾沙仙”泰逢,竟在须臾之间败于十四郎之手!

十四郎倏然收鞭,冷冷环视众人,满脸狂妄自得的神色。傲然道:“承让!”飘然飞起,站到天吴身旁。黑水大殿如梦初醒,一片欢腾。

拓拔野惊讶难当,半晌方才回过神来,望着巍然而立,不动声色的天吴,心中突然感到一阵森冷寒意。看来今日驸马选秀的艰难,远在预想之上。

钟声铿然,陆吾大声道:“第二场,火族赤帝对阵火族战神。”八殿沸腾的人声逐渐平定下来,万千目光齐齐集聚在玲珑浮台上。

战神刑天号称天下第一勇士,骠勇好战,罕逢敌手。十八年前他败给当时风头极健的“断浪刀”科汗淮后,知耻后勇,备加苦练。近年来随着黑帝、赤帝闭关不出,青帝失踪,许多超一流高手逐渐退隐,他声名之盛,更是如日中天。其烈火干戚人称“古今第二斧”,仅仅列于当年盘古大神的“开天神斧”之下,可见世人对其之推崇。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烈碧光晟原为火族大长老,稳重多智,平时虽极少卖弄,是以其他各族对其武功法术均不知究底,但自从当日他驾御赤炎金猊兽横扫群雄,陷败于赤帝之手后,声威大震,天下皆知。这一月间,他登位赤帝之后,为了威服群雄,击溃炎帝,更是御驾亲征,屡破炎军,令世人刮目。

刑天骄傲重义,天下皆知。当年烈碧光晟对他有知遇之情、提携之恩,刑天一直对他敬如兄长。但赤炎城一役后,刑天毅然与之决裂,辅佐炎帝,与烈碧光晟已是势同水火。此刻,这火族当世两大高手的颠峰对决,既有个人恩怨,又关切国族情仇,是以格外引人注目。群雄无不屏息凝神,兴奋观望。

玲珑浮台之上,烈碧光晟温雅挺拔,如红木傲岸,微笑不语。真气滔滔鼓舞,赤铜盘、紫玉盘在他双手指间呜呜绕转,旋舞出层层叠叠的妖艳紫光。

十丈之外,刑天临风而立,黑发凌乱飞扬,红衣鼓卷。冷冰冰地傲然睥睨,左手持青铜方盾,右手斜握烈火干戚,霸气凛然,令人不敢逼视。雪肤明眸,姿容秀丽绝伦,在阳光照耀下宛如精瓷玉制,竟比八殿大多女子还要俏丽三分。

八殿女子心神迷醉地凝视着这俊俏如处·子的天下第一勇士,私语嫣然,议论纷纷。就连满座男子也有些意夺神摇,心中乱跳。

六侯爷叹道:“这等绝色,天下少有。侯爷我向来只对女人有兴趣,但这次却忍不住对男人动心哩!罪过罪过!”

柳浪吓了一跳,慌张道:“侯爷英明,这句话千万别让战神听见,否则你下半辈子只能做女人了。”

拓拔野忍不住笑道:“那倒无妨,侯爷做了女人,横竖也算得绝色。多半也有男人会感兴趣。”

说笑间,忽听惊天震响,一道赤艳光芒冲天窜起,映得满殿皆红。刑天与烈碧光晟的对决已经开始。

拓拔野心中一凛,凝神观望;这两人乃是驸马选秀中双方实力最强者,孰输孰赢,都将直接影响以后的比试进程。

红衣翻飞,两人闪电飞掠,犹如两团烈火在清波玉台上熊熊燃烧;万千道紫光红气交错飞舞,火花激撞,气浪迸飞,刹那之间,两人便已激斗了数十回合。

热风鼓舞,眩光耀眼。八殿群雄相隔甚远,仍可感觉到那汹猛的炙浪狂涛般地奔卷拍舞,逼迫鼻息。不知不觉间,众人的呼吸、心跳都随着两人的节奏急速奔走,跌宕起伏。

火族武功素以刚猛狂霸着称,而这两人又是当世火族翘楚,其真气之充沛狂猛,招式之刚烈霸道,可谓火族武学之极至。每一次交手,都有惊天动地之威,四周水浪汹汹激涌,冲天喷射,群仙宫似乎亦随着他们的每次碰撞而震动。

两人越斗越快,众人瞧得眼花缭乱,只见人影过处,无数气浪此起彼落地迸炸开来,仿佛无数烟花姹紫嫣红,绚然怒放,又如花团锦簇,五彩缤纷;映衬着碧波玉台、八面楼阁,更觉瑰丽壮观,看得众人赏心悦目,连声叫好。

拓拔野当日在赤炎城上空,目睹赤帝赤飙怒与赤松子对决之时,惊心动魄,大有感悟,只道已尽窥火族神功之妙;但今日观望烈碧光晟与刑天之战,始知那日不过管中窥豹,略识其妙而已。当下聚精会神,细心揣摩两人真气变化的每一细微精妙之处。

激斗酣处,烈碧光晟轻叱一声,红衣轰然鼓舞,双手掌心“咻”地窜起两道狂猛的光焰,倏然没入赤铜、紫玉双盘。两盘铿然激响,蓦地破空冲舞,急速飞旋,光芒刺目迸爆,仿佛两轮灼灼烈日,耀射得众人睁不开眼。

两道无形的热浪轰然飞卷,八殿中真气稍弱者登时气堵息窒,险些晕厥。

火族群雄失声道:“紫火转轮刀!”拓拔野瞿然变色,“紫火转轮刀”与赤帝的“紫光七曜”一样,同为“紫火神兵”的变种。其法为积聚全身真气,诱发外界火灵,从双手掌心形成锋锐狂猛的旋转气刀,有惊鬼泣神之威力。虽然不及“紫光七曜”威猛霸道,但胜在随心所欲,灵变难测。烈碧光晟借助赤铜、紫玉盘,物我合一,更将紫火转轮刀的威力发挥到极至!

“当啷!”

双轮眩光流舞,轰然激斫在刑天的青铜方盾上,渐射出万千绚丽光芒。刑天低喝一声,喷出一口鲜血,倏然冲天后退,急旋如陀螺,将那惊天巨力勉强卸去。

八殿轰然,火族群雄齐声叫好。

烈碧光晟长笑道:“看你能挡几刀!”双盘飞舞,离心飞射道道紫光,气芒破风凛冽,紧紧追随刑天左右。远远望去,仿佛两柄巨大的淡紫色弯刀恣意飞旋激舞,迸放出妖丽夺目的层叠眩光。

气浪迸卷,流光碎裂。

“当啷!”连响,“紫火转轮刀”进雷厉电般地交迭疾斩,刑天在空中不断地陀螺飞旋,绕空电舞,翩翩如绝色女子。青铜方盾红光闪耀,突然“喀嚓”脆响,被“紫火转轮刀”震裂开几道紫红色长缝!

拓拔野心中一沉,蓦地紧张起来,耳畔充斥着火族众人疯狂的叫喊:“杀了他!杀了他!”

青木大殿、黑水大殿也随之骚动起来。

刑天秀丽的脸容突然泛起桃红,双眼厉芒电闪,低喝一声,周身红光蓬然爆放,蓦地骨骼倍长,霸气冲天。

青铜方盾“砰”地一声碎为万千铜片,缤纷怒射冲来,如陨星,如流火,如赤艳雪雨,瑰丽凄艳,蔚然壮观。

“轰!”众人眼前一红,仿佛赤浪拍卷,炎风拂面,口干舌燥,呼声登时暗哑。

只听“叮铃当啷!”迭声震响,“紫火转轮刀”被赤红铜雨轰然激撞,登时光焰少敛,嗡然长吟,冲天翻转。烈碧光晟面色微变,气息为之一堵,情不自禁地朝后飞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