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谁与争锋 · 3

发布时间: 2019-12-02 12:15:36
A+ A- 关灯 听书

众人轰然,姬远玄等土族群雄更是霍然变色,蓦地想起当日观水城中的情景,从河里突然涌出的万千僵鬼、形如疯魔的蚩尤……这一切与今夜相似!众人身处险境,自顾不暇,丝毫未曾想到此节,被她这般点破,登时霍然了悟。惊怒愤慨之余,又微感好奇:不知这紫裳美女究竟何人?在这等生死存亡的危急时刻,仍记得为蚩尤鸣屈伸冤?

“晏紫苏!”百里春秋第一个猜出这紫衣女子的身份,惊怒失声;几在同时,少昊、陆吾等人亦脱口叫道:“小苏儿姑娘!”

群雄哄然,敢情她竟是素以易容变化之术闻名天下的千面妖狐,无怪乎无人能识。九尾狐晏紫苏为了蚩尤不惜舍命叛族之事早已在大荒传得沸沸扬扬;除了她,普天下又有哪个女子会在此时说出这等话来?

罗正山等水族长老戟指喝道:“原来是你这妖狐!你背叛本族,勾结蚩尤小贼做尽恶事,早已罪该万死,现在竟然还敢诽谤陛下,妖言惑众,更当千刀万剐!大家快将她拿下,交由陛下发落!”

众归降的水族豪强急忙大呼小叫地附和,不甘落后,纷纷朝晏紫苏围来,但忌惮她的蛊毒、暗器,只是作势怒斥,不敢靠得太前。

姬远玄蓦地抢身挡在晏紫苏身前,怒视黑帝,握剑的手青筋暴起,微微颤抖,沉声喝道:“晏姑娘说得不错,除了你,又有谁能操纵九冥尸虫,派遣鬼兵,蛊惑蚩尤兄弟,刺杀我父王陛下!”

黑帝哈哈一笑道:“什么蚩尤?寡人听也没有听过。”

晏紫苏眉尖一蹙,冷笑道:“你妄称鬼帝,敢做不敢当,又算什么英雄好汉!”突然眼圈一红,指着黑帝身侧的五行鬼王,厉声道:“你下蛊害得他人鬼两非,犹嫌不足,为了灭口,竟还派遣这五个妖魔将他……将他杀死在昆仑山上……”泪水倏然滑落,哽咽难言。

纤纤霍然起身,失声道:“什么?蚩尤大哥……死了?”花容惨白,娇躯微颤,几乎站立不住。

群雄轰然骚动,难以置信,但见晏紫苏玉箸纵横,悲不可抑,无不怜悯愤慨,均想:“难怪她不顾一切,也要为蚩尤洗刷清白。”

黑帝哑声笑道:“原来你说的是那小子。嘿嘿,寡人瞧他有几分资质,原想让他做青木鬼王,他却不识抬举,那就连鬼也做不得了。至于姬少典嘛!他早已老朽糊涂,死与不死又有什么分别?”

姬远玄大怒,再也按捺不住,蓦地拔出钧天剑,喝道:“敢情那日在冰风谷杀死五族英雄,嫁祸蚩尤兄弟的就是你们这五个妖鬼!汁光纪,你这无耻妖贼,今日我要手刃尔头,为我父王和各族朋友报仇,为蚩尤兄弟伸冤!”拔足冲天,剑光飞舞,闪电似的朝黑帝掠去。

众人失声惊呼,土族群雄纷纷挣扎起身,叫道:“公子小心!”姬远玄虽然神功大进,但终究不是五帝级别,这般贸然与黑帝对决,必定凶多吉少。

黑帝怪笑道:“来得好!”随手一掌,迎面拍出。黑光爆射,气浪轰然飞卷,化作一条巨大的黑龙,朝着姬远玄横空怒扫。

武罗仙子、鼍围、泰逢、涉驮、计蒙等人正欲奋力相助,忽听“轰”地一声,巨浪喷涌,一人纵声长啸,破浪穿冰,冲天而起,一道翠光剑气汹汹如银河飞泻,刹那间与黑帝的黑龙气兵撞个正着。

其势快逾厉电,瞧不真切;但听见那长啸之声,姑射仙子陡然一颤,妙目中闪过惊喜之色,横箫凝望。六侯爷等人一愣,无不大喜,纷纷叫道:“太子殿下!”适才拓拔野突然坠入湖中,半晌没有动静,众人都自忐忑,此刻听到这声长啸,心中重石登时落地。

轰然巨响,霓光碎射,金钟“匡唧”长鸣。众人眼前一花,呼吸不得,睁眼再望时,姬远玄已被那气浪震得朝后飞退,凌空盘旋,气息翻涌,抱剑不前。

而那人长啸未衰,旋身踏浪,飘然落在浮冰之上。风舞衣袖,猎猎翻飞,脸容俊秀,眉宇之间满是悲怒之色,正是拓拔野。

拓拔野原本经络郁堵,动弹不得,偏巧被黑帝、烛龙当世两大绝顶高手的冲击气浪撞中璇玑三穴,任督二脉登时霍然贯通,真气汹汹奔涌,不到片刻之间便冲开了周身经脉。原想藏于冰下,静候良机,杀汁光纪一个措手不及,但听到蚩尤已死,心中惊怒悲愤不能自禁,忍不住破浪冲出。

龙族群雄见他从容接下“黑龙气兵”而安然无恙,无不欢声雷动,各族豪英又惊又喜,重新生出微渺的希望,均想:“是了,他既能不动一招而震死双头老怪,说不定也能敌住黑帝。”一时之间士气大涨,雷鸣高呼,纷纷为拓拔野呐喊助威。

即便是天吴、烈碧光晟、句芒属下部系,也不由怀着忐忑侥幸之心,暗暗支援自己的夙敌。唯有纤纤冷冷地望着他,俏脸如罩寒霜,咬唇不语,但紧握为拳的纤手却渐渐地松弛开来。

姬远玄大喜,扬眉道:“三弟,你来得正好。咱们一齐杀了这奸贼,祭祀我父王与蚩尤兄弟的在天之灵!”拓拔野强忍悲怒,点头应诺。

黑帝“咦”了一声,颇感诧异,眯起双眼打量着拓拔野,目中寒芒大闪,哑声怪笑道:“原来是你!小子,方山一别,真气大有长进哩!可惜非我族类,命不久长。嘿嘿,当日你乔化作蚩尤小子,莫非是有先见之明,知道要和他一同命丧黄泉吗?”

那日在方山禺渊,他曾将易容为蚩尤的拓拔野误认为彼,险些吃了大亏。先前虽已瞧见拓拔野,一时却无法认出,此刻一经交手,大觉对方似曾相识,瞥见他手中的断剑,登时恍然了悟,杀机大起。

拓拔野哈哈一笑道:“如此说来,那日你抢走三生石,莫非也是有先见之明,知道自己命不久长,想要看看来世吗?可惜你今生罪孽太重,来世不是猪,便是狗,不看也罢!”他此时已渐渐从愤怒躁乱恢复冷静,知道黑帝故意激怒自己,当下以牙还牙,反唇相讥。群雄轰笑附和,畏惧惶恐之意大减。

晏紫苏忽然脆声道:“拓拔公子,你说错啦!”众人愕然,纷纷朝她望去,不知其意。

晏紫苏擦去泪珠,仰着俏脸,冷冷道:“汁老妖抢走三生石是用于固守元神。他豢养九冥尸蛊,修练‘摄神御鬼大法’,乃是为了攫取旁人元神,修成‘五行元神’。只可惜他肉身已死,寄体又非‘五德之身’,根本不能将吸纳的五行元神合而为一。修练越深,体内五行神识越多,他的本真元神便相较越弱,终有一日被其他元神吞噬,魂飞湮灭。为了固守本真元神,他只有抢走三生石,炼丹自保……”

群雄轰然,罗正山喝道:“妖女休得胡言!陛下若要固神养元,只需服用‘本真丹’即可。‘本真丹’乃当年陛下所创,北溟宫尚存许多,何需到方山抢夺三生石!”

天吴淡淡道:“罗长老真可谓捏着鼻子拍马屁,睁着眼睛说瞎话。其一,本真丹原是六十年前烛真神独创,与陛下无关;其二,三个月前,北溟宫中贮藏的九十八颗本真丹尽数不翼而飞,至今线索全无。即便这妖魔当真是陛下,他搜遍北溟宫也找不到一颗丹药。”

顿了顿,又道:“倘若烛真神化羽登仙,世间便永不再有本真丹了……”望着奄奄一息的烛龙兽身,嘿然摇头;言下之意似是:黑帝杀了烛龙,无异于自断生路。

黑帝哈哈笑道:“多谢水伯关心。烛真神即便死了,体内的尸蛊还存留了他的神识,寡人自会从其尸蛊之中查出‘本真丹’的炼制之法。到时水伯若是需要,寡人一定送你几颗。”

天吴面色惨白,默然不语。

晏紫苏淡淡道:“拓拔公子,现在你知道啦?五行金生水,三生石为金族圣石,富含金灵。汁老妖寻不着‘本真丹’,只能以三生石暂且固守水真神识,只要你能将他蕴藏于丹田的三生石击碎,他便会神识错乱、魂魄湮灭而死!”

拓拔野一怔,方知她绕了一个弯子,竟是为了告诉自己黑帝的弱点所在,微笑道:“多谢晏姑娘赐教!”见她眼角泪珠犹在,突地又想起蚩尤,暗忖:“她对烛龙、黑帝原本十分敬畏,鱿鱼既死,她竟什么也不顾了。虽然狡诈狠辣,却端地是贞烈痴情的奇女子,只恨鱿鱼此生无福消受了。”心中登时又是一阵尖锐裂痛。

悲怒攻心,郁气难平,正欲拔身与黑帝舍命一搏,突然听见一个淡雅而轻柔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拓拔公子,你现在便要为蚩尤公子报仇吗?”

拓拔野心中一跳,循声望去,姑射仙子那双盈盈秋水眨也不眨地凝视着自己,掩抑不住焦急、关切与担忧。她眉尖轻蹙,轻轻摇了摇头,传音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眼下情势凶险,关系五族安危,你……你又何必急在一时?”

拓拔野一凛,倏然忖道:“是了,当下群雄中蛊,士气低迷,败局几已笃定。倘若我死于那妖魔之手,纤纤、雨师姐姐、仙子姐姐、娘亲……还有这各族群雄岂不是更加无援无望吗?我岂可因个人之恩怨、一时之意气,而不顾眼前大局?”

见他怔怔地望着自己沉吟不语,姑射仙子不由得羞意微起,当下恻转脸颜,眼睫低垂,传音道:“这里颇多能人异士,灵山十巫的医术更高明得紧。九冥尸蛊虽然厉害,未必无解。当务之急乃是鼓舞士气,在尸蛊肆虐之前击溃鬼兵。只要能团结群雄,粉碎黑帝的阴谋,何尝不是对他最好的复仇?”

拓拔野心中大震,陡然清醒,又是惭愧又是感激,传音道:“多谢仙子姐姐提醒!”姑射仙子俏脸微微一红,转过身,嘴角泛起一丝淡淡的笑意,似是松了一口气。

拓拔野深吸一口气,按捺住那悲怒空茫的心绪,微笑道:“姬大哥、八郡主,你们还记得当日在丰山上的盟誓吗?”

姬远玄微微一怔,朗声道:“当然记得。咱们指天立誓,携手并战,挫败水妖阴谋,还复大荒和平。只不过今日这水妖由烛龙变成了汁光纪。”

水族群雄闻言哄然,殊感不悦,罗正山等人更是不遗余力,凛然怒斥。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拓拔野朗声道:“不错。但不管他是魍魉,还是魑魅,只要是祸害天下的妖魔,就当一扫而光!”成猴子等人轰然附应。

黑帝哈哈怪笑道:“螳臂当车,不自量力!小子,天下英雄尽入我囊,你以为凭藉你们区区几个黄毛小子,就能和寡人抗衡吗?”

话音方落,五行鬼王便一齐低沉呜呜,万千尸鬼随之嘶声怪吼,声浪滚滚,铺天盖地,气势极是惊人。

拓拔野扬眉笑道:“汁老妖,天下英雄尽入你囊?难道不知道尖锥在囊,必破锋而出吗?你皮再厚也没用啦!”龙族群雄哄然大笑。

拓拔野笑容一整,凛然道:“魑魅之火,岂能与日月争光?你与天下为敌,与正道背驰,那才是真正的螳臂当车,不自量力!”

说到最后一句时,青裳鼓舞,真气澎湃,一道耀眼碧芒自断剑破锋而出,光焰吞吐,遥遥指向黑帝眉心,一字字道:“拓拔野无德无能,却有一腔热血可洒,一个头颅可断。斩妖除魔,百死无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