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起飞日11

发布时间: 2019-12-02 14:59:56
A+ A- 关灯 听书

一处青翠林间,白石围成的泉池里,波光粼粼,那身体修长的鲛女正游动着,池周围一群宾客铺毡而坐,饮酒作乐,呷兴正高。

“武将军这次突入宁州羽族之地数百里,连焚数座城池,诛异无数,获虏近千,又得了这么个鲛人宝贝,真是声名远扬啊。”席中有人大笑着。

那首席上的将军举杯大笑:“这才是刚刚开始,此次瀚州诸部联盟进击,定要击破羽都,将羽族一举屠灭,只有消去这心腹大患,才可称雄北陆,再图与东陆胤朝相争。”“北陆草肥马壮,南下之日不远。只是……”那宾客凑前身道,“青阳部吕嵩气势日盛,各部真的要尊他为盟主了么?”那将军的脸色低沉了下去。就在这时,那青袍焦须的怪人拖着翔从席间穿过,全然无视众人的目光,向他自己的帐中走去。

“庐先生,不过来喝一杯么?”武将军唤着,怪人却丝毫不睬,看也不向这边看一眼。

“这怪人是谁?”席间有人问道,“好生傲慢。”“嘘,”坐旁人道,“辰月教的主人,可是你我惹不起的。”那问话人顿时脸色惨白,看见那青衣人,仿佛如看到死神一般,连筷子都握不住了。

“可是辰月教主的头好像破了,不知世间竟还有这样的高手,可以使辰月主人受伤?”席间人议论着。

翔被怪人紧紧拉着,踉跄着奔过席间,他的目光向场中间的池中望去,只见那鲛族女孩尾上的鳞片正映着银光,她的眼睛在波光中清澈透明,却空空如也。

那一晚,一轮巨大明月升起在天空,青衣怪人把翔拉出帐子,带到了高坡上,坐下来看着月亮。

“七月十四,已经是起飞日后的第七天了,明月看起来还是这么大啊。”青衣人叹道,他的声音干枯沙哑,像是几十年没喝过水一般。

“我要救我姐姐,你能不能借我十个银株。”翔说。

“你说了一整天了!我说了,你给我当徒弟,什么金株银株,以后你要谁死谁就得死,你要哪国亡它就得亡,天下人的命运都是握在你手里的。”“你是谁?”“你看那是什么。”青衣人用手指向天空。

“月。”“有几个?”“只有一个。”“你再看看。”翔仔细地看着夜空,可除了那一轮硕大的明月,其余地方都是一片漆黑。

他摇摇头:“再没有什么了。”青衣人冷笑着:“你多看看,等看出了什么,再来告诉我。”他站起身,坐到一边,再不说话。

翔惊恐地大叫起来,向后移去。这个时候青衣人的声音缓缓响了起来:“你看见它了么……”“那是……那是什么?”“告诉我你所看见的。”“是……是一个巨大的黑影,就在明月的后面,比明月还要大得多,它和周围的天幕不一样,因为它比周围更黑更暗。”“是的,那就是它。你果然可以看见平常人看不见的东西。”“那是什么?”“那是暗月。”“暗月……那就是暗月?”“是的,星术师们都说天空中有双月,它们是共生的,但平时人们只能看到明月,却看不到暗月,因为它没有光。暗月是代表着仇恨与毁灭力量的星辰,却注定要与象征爱慕与深情的明月相伴。双月是欲·望的两面,它们若即若离,时近时远,在双环的轨迹上交错而舞,永不相碰,却也绝不离弃。”青衣人站到了翔的身边:“你知道你为什么会有一双畸形的翼吗?”“也许……因为在起飞日那天,我正凝出双翼时受到了惊吓。”“不,因为你在那一天,是不可能凝出你真正的双翼的。七月七日是明月离大地最近的一天,而你,却是暗月族的后裔。”“什么?”“你是否一出生就被遗弃?因为你来自羽族中最受厌弃被视为最低贱的氏族,这个氏族一生都不可能在起飞日凝出翅膀,他们注定只能凝出一双残翼。”“为什么?为什么!”“因为羽族受着双月衡力的影响,大多数羽族感应到的是明月的力量,所以他们只能在明月靠近大地的时候飞翔。明月之力主爱与繁衍,所以羽族在七夕起飞日时表爱意行婚配,飞向新的山林,建立新的家庭、族落。他们以洁白的翼为血统最高贵的象征。但却有一支羽族,他们凝出的双翼如墨,感应到的是暗月的力量,暗月之力主恨与杀戮,墨羽族展翼之时,一定是灾难降临之日,所以他们是被仇视的一族,如果有翼根为黑色的孩子出生,就会被抛弃。现在,这样的羽族已经极其稀少了。”“那我还能飞吗?”“你也看到了,你在起飞日凝出的是一双残翼,这就是明月抛弃你的结果。由于明月和暗月是永不会交汇于一点的,所以,在其他羽族的起飞日,你是无法飞翔的,但在其他羽族都无法飞行时,你却可以高飞。”“其他羽族都无法飞行时?那会是什么时候?”青衣人忽然叹息了一声。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你要知道,暗月投射到这个世间的是仇恨与毁灭,所以,你所能高飞的时候,一定是灾难降临到世间之时。当你的双翼扬起,你身边的一切都将陷于血与火——骨肉离散、至爱分离、霸业倾颓,万事皆化为云烟。”他转头望向翔:“你还要飞翔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