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翼在天1

发布时间: 2019-12-02 15:00:17
A+ A- 关灯 听书

“暗月投射到这个世间的是仇恨与毁灭,所以,你所能高飞的时候,一定是灾难降临到世间之时。当你的双翼扬起,你身边的一切都将陷于血与火——骨肉离散、至爱分离、霸业倾颓、万事皆化云烟。”那青衣人转头望向翔:“你还要飞翔吗?”“你还要飞翔吗?”那怪眼直逼向他。

向异翅从梦中醒来:“不,我不要飞翔!”他大喊着。

他摸摸自己的身后,还好,那可怕的翅膀并没有再次凝出来。

他走到柴棚门口,抬头痴望着天空中的明月。

那澈蓝的天空中,突然划过一道优美的银弧。

“看哪,是风凌雪回来了。”周围突然发出羽民们的喊声。

青年羽族们躲在草垛边,看那银翼少女穿越天空,不知何时,竟成了这座城的一种习俗。

所有的人都在说着,若是有人能和风凌雪共舞于天空,哪怕一生只有那一天也是值得的啊。

可惜,还没有一双羽翼可以跟得上她的飞舞。风翔典上,不知有多少青年被她那穿云之舞最后的飞纵甩落于尘间。

少年却低下头,默默叹息。

风凌雪第一次看见向异翅的时候,少女的眼睛清澈无比。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为什么你永远都不能飞翔?”那是少女风凌雪三年来说的第一句话。

当这少女终于开口说话时,整个翼王朝也吃了一惊。

翼王朝是一个国家,但又不是,它没有一块土地可容身建国,所有的土地是属于人族晋北国的,翼王朝的领地与人族是重叠的。

是的,他们的领地是天空。

作为羽族第二王朝的正统后裔,翼王朝被羽氏所建立的第三王朝驱逐后,在东陆骄傲地流浪着,从一座山岭到另一座山岭。人族军队曾追剿过他们,但更多的时候,却达成了一种微妙的平衡。

因为有一支军队在守护着这个只有不到两万人口的流浪国家,这支军队只有三百个人。

它的名字叫鹤雪团。

鹤雪团的武士被称之为鹤雪士,他们是从那些极少数能在任何时刻都凝出羽翼飞翔的人中再挑选出的优异者,经受了严格的训练后,成为飞翔在天空的神射手,是羽族用来在强壮的人族面前捍卫尊严的力量,因为他们都产生于高贵的血统之中,又是如此的稀有,所以每个鹤雪士都有着极高的地位。其他羽民,受着体质与天象的限制,有些只能一年飞行一次,有些只能一月飞行一次。所以羽人也是有等级的。凡是不能飞翔者统统被称为无翼民,他们与鹤雪士之间,横亘着整个天空。

“为什么你永远都不能飞翔?”少女风凌雪来到鹤雪团,三年没有说话,没有和首领说话,没有和翼领说话,没有和同支说话,所有人都觉得她淡漠得像天边最远的星辰,沉寂得像殇州百万年的冰。大家都在打赌谁能和这个十四岁的少女说第一句话。但没有人想到让她开口的人是营中最卑微的杂役少年。

“因为我的翼凝出来和别人不一样,是残翅,不能飞翔。”少年向异翅低着头,用谁也听不见的声音说,“所以他们给我的名字就叫异翅。”可是风凌雪没有答话,她问完这句话后,脚步不停地走了过去,望着远处的树林出神,刚才那句问话,仿佛不过是她的自言自语。

可她不知道所有的人都在看着她。

少女风凌雪第一次出现在人们面前,是一个大风的天气。

风并没有夹着雪花,但是天空中却现出了两个白点,轻盈地飞舞。

所有鹤雪士惊异地走出营帐,今天并不是羽族的飞翔日,而且所有的鹤雪士都在营地中,天空飞来的会是什么人呢?一位羽族女子带着一位少女落在了地上,像雪花触及地面,轻得不扬起一粒灰尘。那女子脸上并没有什么皱纹,却一定是非常老了,因为她的眼中写满了疲惫,却又有一种恨,是三十年五十年心中哀苦沉淀出的那种目光,像是此生不曾一夜安眠。

而少女的眼神中却空空如也,像虚寂的天幕,却也没有阳光,宛若光沉影埋、茫然欲雪的时分。

“这个女孩交给你们。将来你们都死了,她还活着;鹤雪完了,她仍然在;她不在了,她的名字仍然在。她叫风凌雪。”女人只说了这么几句话,转身便走。首领扶兰奔了过去,跪倒在地,痛泣着:“三十年了……还有什么化解不开的么?”女人没有回头,用毫无感情的声音道:“你师父当年为什么不说,他现在也永远不可能再说。”声已消,人影没于天际。

少女风凌雪没有动,没有回头,她平静地看着周围的人。

扶兰走上前,伸手想抚少女的肩,却又停住了。他的手竟一时不敢触及这个女孩。

忽然他回头对所有人说道:“听着,今后在营中,她便如我的女儿一般,谁也不得有半点欺辱为难于她。”少女风凌雪忽然叹息了一声。

所有人都一愣。

女孩径直穿过众人,走进不知谁的营帐中,盘腿坐下了,抱着膝呆呆出神。

风凌雪是个传奇,从她一生下就是,到她死的那一天,她一生就是为了作为一个传奇而存在的,她飞翔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人仰视,她出手的瞬间就与死神同尊。你不知道有多少人爱着风凌雪,也不知有多少人恨着她,想毁掉她。但人们坚信,没有什么能毁掉风凌雪,除非有一天她自己厌倦了飞翔。

但在风凌雪十四岁的时候,她不是传说,不是神话,十四年来她的名字第一次被听见,而很少有人记得十四年前,北羽族风氏家族中失踪的那个女孩。

风氏这么大的望族,枝繁叶盛,每辈有太多的孩子出生,少掉一个,也不成为什么大事。只有她的父母记得,那一天雪很大,当他们回到屋中时,窗子开着,婴儿已经不见了。只有万千雪花从窗口狂卷而入。

而风凌雪也再不可能回到她的父母身边,因为她被从北陆的羽王朝带到了东陆的翼王朝,成为了自己氏族敌国鹤雪团中的一员。

鹤雪团是杀人者的团,是没有亲人的团,因为如果有一天有命令要他们杀死自己的父亲,他们也必须毫不犹豫地动手。鹤雪士都很冷血,他们有的爱哭有的爱笑有的爱赌有的爱色,但是就是没有人爱人。因为有一天如果有命令要他们杀死身边刚刚一起喝酒的好友,他们也必须立刻面不改色地动手。

风凌雪会在什么时候杀第一个人,和她会在什么时候说第一句话,一样成为了这个可怕团队中的可怕悬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