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翼在天6

发布时间: 2019-12-02 15:01:35
A+ A- 关灯 听书

七天后,少年国君翼在天做出决定,要北渡大江前往宁州,与北陆游牧人族的首领会面,商讨人族协助翼王朝击败羽王朝,重新统治宁州羽族一事。

“我只带风凌雪一人去。”翼在天说,“如果我会死在北陆,那再带一千人也救不了我。”扶兰发现,这个国君一旦做出决定,就绝不更改。他只有叹息一声。

“这就是宁州,我们种族发源的地方。”翼在天站在山巅,望着前方,无边无际的苍莽山林正像大海缓缓起伏。

“看,看那些波纹,你能看出风的形状。”翼在天回望着风凌雪,“风,这是第一王朝的姓氏啊。”风凌雪望着前方,她不知道第一王朝的辉煌,不知道风氏的往昔,她只是凝视着,看那风越过山野。

“他们来了。”人族牧野部的王子站到了翼在天的面前,他脸色如铜,健壮精悍,衬得翼在天是那么苍白单薄。

“几年前,我们已经帮你袭击过一次宁州羽族了,虽然你告诉了我们暗月日的天象,使我们得以重创北羽族,但是宁州羽族的崩溃并没有到来。”“那是你们没能做到赶尽杀绝,这次,我会一举完成我的大业。”“你准备如何做呢?”“我会直接成为宁州羽族的王。”“你准备杀死他们的王?”人族王子皱起了眉头。

“是,宁州羽王一死,王室纷争就起,那时……”“哼!”人族王子大声冷笑着,“你又如何能从北鹤雪的守护中杀死羽王?倒是你们的王被北鹤雪……”翼在天的脸色立时变了,风凌雪的手指轻搭在了箭壶中的箭羽上。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人族王子自知失言,但却高傲得不肯认错,他的那位护卫也将手按在了剑上。双方就这样对峙着。

“我本该一剑杀了你。”翼在天说,“但现在不会,因为我现在需要你们的合作,但以后就很难说了。”人族王子冷笑着:“你倒坦诚。不错,我们马背上人说话也喜欢直来直去的,你要我们做什么?又能给我们什么?”“我要你们偷偷准备,在宁州羽王死后立刻发兵进攻北羽族,使他们惊慌失措,陷入混乱。”“这可有难度,现在瀚州青阳部为各部盟主,前不久屠灭反叛的真颜部,有彻底并吞各部称帝之势,这时我们进攻宁州,恐引来青阳王吕嵩的忌惮。”“这不要紧,你们不进攻宁州,青阳王吕嵩也会让你们进攻的。”“你怎知道?”“因为几日后,他就会遭到羽族的刺杀,那羽人会被他们杀死。他有着北羽的血统和翎徽,吕嵩一定会认为那是宁州羽族为他们上次被人族所袭的报复。”“小小年纪,竟计算得如此深啊,瀚州人蛮和宁州羽族就这样被你扯入战争?”“那不也正是你所希望的?”“可如果事情泄露了呢?”“没有关系,反正我也一无所有。”“就算给整个南羽带来灭顶之灾也在所不惜?”“一个民族如果要靠流浪而苟活,本来生与死也没有区别。”“翼在天,如果真让你统一了羽族,你会成为十分可怕的一代帝王。”“在那之前,会有很多人想除掉我,所以这种话,等我真的活到那一天时再说吧。”“似乎连你自己也不太相信你能成功?但你还是决心去做。我不太明白,一个十几岁的人怎么会有这样的心机。”“因为你不明白,我是在怎样的环境中生活过来的。我很小就明白,很多事去做,不是生就是死,不去做,会活着,但一定活得像草芥一样。我从小到大做过几百次这样的决定,包括挥刀砍向我的兄弟,但现在……我还活着。”“你也知道你不会永远如此幸运,你不知道你哪一天就会死,所以你反而无所顾忌。”翼在天仰天大笑:“这便是我能比你们强的地方。”“你还是没有回答我,你如何有信心冲破北鹤雪的护卫,杀死宁州羽王。”翼在天没有说话,他抬头望向远方,风正在把云撕成片缕,洒在天际。

“你知道是谁代替你去刺杀青阳王吕嵩吗?”那晚火堆边,翼在天对风凌雪说。

风凌雪不语,只注视着火焰的舞动。

“是向异翅。”风凌雪身子抖了一下,一会儿,才低声道:“他根本不能飞。”“你可知道冰玦?”风凌雪摇摇头。

“这是一种辰月秘术士常用的东西,可以使平常人的体内爆发出强大的精神力,但同时也吸收人的生命力,使之虚弱折寿。向异翅有鹤雪体质,但可惜凝出的翼总是残的,这东西能帮他。我们鹤雪士太珍贵了,不能轻损,刺杀青阳王这样必死的任务,由他去再好不过。”“可他也完全不会射术。”“他不需要会,因为他根本没有机会射出箭去,他只需拿着弓飞近青阳王,然后被铁弓卫士们射落,他的使命就完成了。他是北羽血统,身上带着北鹤雪的翎徽,这些会代替他告诉青阳王一切的。”风凌雪沉默了许久。木柴在噼噼作响,间或有火星跳出烈焰,一瞬之后,便消失在黑暗中。她不知火星为什么要跳出来,只为她一瞬的注视之后,便永寂于虚无。那么短,太短暂了。

“他不是鹤雪士,你不能下必死之令。”“但他愿意,而且服下了毒,那晚他去不去刺杀,都会死。所以他不会退缩。”翼在天看着风凌雪的脸,火光下女孩的眼神迷离着。“你不想知道他为什么会接受?”他接着问。

见风凌雪不说话,他自顾自地说了下去:“他的条件是,我不以刺君之罪处治你,以后也永远不再伤害你。”风凌雪忽然猛地偏过了头去。

她把自己的脸藏入了黑暗中,不想再去注视跳出的火星,怕它们太耀眼,刺痛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