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翼在天13

发布时间: 2019-12-02 15:02:10
A+ A- 关灯 听书

一个月后,当风凌雪回到宁州,青都城上的旗帜已换了姓氏。风邡已在兵变中被杀,风氏全族被抄斩,血染红了青雾林。翼在天终于成为了宁州之王。

首领扶兰看着这个白衣少女走回营地,伸手拦住了她。

“翼在天下令要杀风氏全族,你也是其中一员。”周围几个鹤雪士跃了出来,围在风凌雪四周。

少女只背着手削的木弓,她的肩上还渗着血迹。

+

扶兰叹息了一声:“除非……你退出鹤雪,戴上这王妃的嫔冠,成为翼氏王族的一员,则可免一死。”立刻有人上前,把那王族的束发金叶捧到了风凌雪的面前。

风凌雪举起那片金叶子,端详了很久。阳光从叶上凝聚,滴落在她的手上。她突然伸指一弹,那叶子飞上了天空,就那么随风飘走了。

风凌雪径直走向扶兰,所有的鹤雪士绷紧了弓弦。可风凌雪看也没有看他们一眼,从扶兰身边走过,轻轻拨开一个正举箭指向她的鹤雪士,向远处走去了。

在羽王的宫殿中,翼在天正独自等在那里。他倚在毯上,案上摆着竹叶酒,自斟自饮着。

“以前天天盼着能成为这里的主人,可当真正坐在这宫殿里的时候,才发现这儿真是冷清啊。你恨不得身边一个人都没有,因为他们随时都可能杀你。可真的没有人的时候,你又想,这一切有什么意思呢?又盼着能有个人,靠近你的身边,哪怕,她是来杀你的……”风凌雪摘下了她的木弓,轻轻放在了案上。

“我没有带回羽王翎。”“坐吧。”翼在天招呼着,他已微有醉意,“有没有羽王翎,我都已经是君王。就算你要杀我,也不急在一时,是不是?”风凌雪坐了下来,翼在天把一杯酒摆到了她面前。

“我从没看过你喝酒呢?你师父教会了你无双的箭法,不过她一定没有教过你喝酒,对不对?所有与杀人无关的事情,她都不会教你,因为一个杀人者,如果品尝过太多生活的美好,她就不能再那么无动于衷地面对死亡。”翼在天把酒端到了风凌雪的面前,“试一试……很美妙的。”风凌雪接过了那酒杯,杯中倒映着她的脸庞,她发现那张美丽的面孔是那样陌生,毫无生气。

“你的脸色很苍白,喝了酒,就会红润一些,那样的你才会是最美丽的。你不想知道自己最美丽时是什么样吗?”翼在天注视着风凌雪,眼神有些醉后的痴迷。

“你杀了风氏全族,为什么还要娶我?”风凌雪问,她的声音总是那么轻,不论是在杀人前还是流泪前。

“因为我不想让你死,虽然我应该这样做。我的理智告诉我,假如我不杀了你,将来最可能杀死我的人,就是你。但是我做不到,我下不了这个命令……”“所以你给我一个机会?只要我跟从了你,驯服于你,就饶我一死?”风凌雪注视着那杯酒,一圈波纹在酒面上微微漾开。

翼在天长叹一声:“我因为你是风凌雪而爱着你,可我又希望你不是,因为风凌雪是没人可以配得上的,你独自飘飞在天空的最高处,无人可与你比翼。”他凑近了少女:“我希望你忘记你自己,忘记过去的一切,喝下这杯酒,明天一早醒来,你就是我翼在天的女人。除此之外,什么也不是,不是鹤雪第一神射,不是风氏血脉的孤女,不是背负着无数血仇的杀手。你就是我的,我会保护你,只要我还活着,我就不会让你再被迫重拿起弓箭……”他握住了风凌雪持杯的手:“这个世界上,以前没有人待你好过,所以你也不必报答任何人。但今天后,我要改变你。”风凌雪举杯挣开了翼在天的手,她端详着那杯酒:“这酒里有什么?可以让我忘记一切?”“这酒里什么也没有,你能否忘却,只在于你想清醒还是想醉。”风凌雪把酒凑到唇边,却不饮,只痴想着什么,缓缓说:“我小时曾经见过我师父喝酒,她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披头散发,一会哭一会笑,后来她醉倒了,一动不动。我一直以为师父是世上最警醒的人,没有什么能骗过她的眼睛,可那次谁都可以轻易伤害她。所以我知道……酒,是最可怕的东西。”酒杯飞旋着落回了桌上,风凌雪站起身来,拾起案上的木弓。

“你还是要杀我么?”翼在天叹息了一声,重新靠在坐毯上,“不过,别忘了,你一天是鹤雪士,就一天不可以违反鹤雪团的命令。”“你忘了,”风凌雪轻声说,“家族、血统、生死,对我都没有意义,我来只是想告诉你,并不是什么你想得到的就一定可以得到。我只想实现我师父的梦想,成为天下第一神射手。没人可以改变我。”风凌雪转身要走,翼在天却重重一放酒杯喝道:“站住!”但他随后却叹了一声:“风凌雪,我不怕死,我为了王位,杀了那么多人,想我死的人太多了,但我现在不能死。我想做的事还没有做到。你答应我一件事。”翼在天握着酒杯,怔怔地望着不知何处,“如果将来有一天,我穷途末路,必死无疑,杀死我的人,一定要是你。”风凌雪停了一停,大步而出。

翼在天得偿心愿,统一了南北羽族,成为羽族之王。翼王朝终于两翼得全,可以一飞冲天。他开始整训军队,青雾林中夜夜火光通明,锻造之声不绝,烟气冲天。

扶兰忧心忡忡,暗中与人说道:“羽族纵然有飞天之力,但骨质中空,体轻力弱,绝无法与其他种族的军队肉搏。于空中放箭虽有优势,奈何占不得一城一池,只能袭扰,如何争得天下?战事一开,羽族必遭涂炭啊。”一日后,便有人密告,翼在天将扶兰投入大狱,鹤雪团由副统领伍风子代领。

三月,瀚族人族三部联军进攻宁州,被击溃。翼在天命羽军反越过勾弋山脉,发兵瀚州,瀚东牧野族溃退。羽族二十年后第一次击败西部宿敌。他们在瀚州草原上布下林种,以星辰力术催生林木,开始建起羽族天然的城池。羽族的领土,开始扩张了。

四月,牧野族西退入秦古草原,进入涂鹿族领地,双方发生战争,人族内乱。

五月,羽国在东陆澜州的部族起兵,夺得晋北国北部山地,并入翼王朝,至此天拓峡东段港口及航运全被羽族所掌控。

七月,伍风子战死在沙场之上。澜州羽军进逼晋北首都,晋北国君逃亡,向中州人族王朝的都城天启求救。

八月,北陆人族联军反攻瀚州东部彻莫草原,健马骠骑却在羽族以法力催生的林带中遭遇伏击,蛮族名将鹿子额力被鹤雪射杀。

九月,人族青阳王吕嵩约羽王翼在天议和商谈会盟之事。胤朝因离王当朝,各诸侯不听号令,无力顾及晋北,传上帝有意将擎梁山之北割与羽族,并贡币以息战事。

一时间羽族国势大盛,域跨三州,翼在天成为各族闻之变色的名字。沉重的脚步声敲击在冰冷的石阶上,翼在天披着王者华袍,走到地下铁狱的深处。原鹤雪首领扶兰被锁在那里,只数月,已是苍老憔悴如换了一人。

“我是来放你出去看一看我羽国如今的声威的,我平生的志向正在实现,上苍赐我羽族双翼倚天,本就该凌于诸族之上,只是因为你们这些老朽,惧事惜争,只求安乐,几十年来才备受人族欺凌。如今我会盟瀚州人族,进图东陆,其得中州宛州,吾取宁州越州,那时再与青阳一争天下,必成我轰轰烈烈之大业。”扶兰颤声长笑:“取得天下,便又如何?我羽族户不过百万,哪占得那许多土地,又哪有那许多血肉可抛。”“你忘了,我们在澜州流亡之时,人族年年进剿,称为‘秋猎’,把我们当成牲畜一般射杀,掳去我们的女子作为奴妓,你舍不得血肉,却能忍得凌辱么?!”“老朽忍一时可保长寿终老,少壮怒相争却死于非命,战事一开,连绵不绝,无休无止,那时我们羽族的命运,只会比流亡时更惨。”“扶兰,你果然老了,你连弓弦也拉不开了吧,以前我不杀你,因为你在鹤雪还颇有声威,但现在,去地面上听一听羽民们欢呼的声音吧……将来翼王朝为天下霸主之日,我会把酒为你上祭。”“少殿下……不,现在是羽王陛下了,我想问你……鹤雪团中,还剩几人?”翼在天沉默一会,叹息一声道:“这半年征战,已折损一百一十六名。”“那么,所剩不过几十名而已……明年此时,谁来为鹤雪士祭呢?而鹤雪亡,羽族何以为羽?何以背临苍天啊,哈哈哈哈!”扶兰举手仰天大笑,所触到的,却是低矮漆黑的泥顶,他将苍黑的手指深深地抠入狱顶,划出血痕,仿佛想从那里撕扯出一个天空似的。

翼在天那晚对着烛光沉思良久,终于写下了鉴空诏。

鉴空诏按飞翔的能力将羽族划为九等,是为烈翼、升翼、至翼、和翼、风翼、纯翼、青翼、刚翼、俾翼。

羽族飞翔受月力及自身精神力限制,能飞行的日数和时限都不相同,许多族众只能在一年中月力最高的那一天飞翔;也有对月力感应强者,可在每月月力最强的那一日或前后数日飞行;更有少数族众每日都有几个时辰可飞行。有些强健者可以日飞百里,而绝大多数羽族每日飞不过数里,每次飞行不过千尺便会疲累。这道诏令将羽民划出等级,规定异等间不可通婚,为保证血统,以诞生更强壮的后代。高贵的羽民成为战士,享受荣耀,按军功可得爵位财富。而低等的羽民从事劳作,那些半人族血统而无法飞翔的无翼民和羽国内的人族被划为奴隶,世行苦役。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翼在天端详着自己亲笔在旨卷上写下的字,举起玉玺,手在空中僵滞了许久,终于重重地印了下去。

鉴空诏发布后,全国震动。这诏令立刻得到了羽氏贵族们的拥护。羽族血统纯贵的宗族,强健者从军者众,作战奋勇。翼在天将每日均可凝出羽翼、起飞作战的最精壮之士编成一支七千人的烈翼军。羽军一时精锐无比,翼呼啸处,瀚族精骑和东陆铁甲俱难捋其缨,望风退避。

而上三翼之宗族们在羽国内的地位如日中升,几乎直追鹤雪士。他们日渐骄狂,开始终日分划土地,争抢奴隶。那些飞行能力较弱,只在每月甚至每年才能凝翅飞翔一次的下三翼羽民开始失去家园,遭临涂炭。

这一日,一队军士闯入了鹤雪营,为首军将举出令箭:“听闻此处收留有残翼贱民,特来收拿,无翼贱民一律带往城外隶属司入册,等待入役!”此时的鹤雪营,已经冷清万分,鹤雪士亡者大半,其余人也多在外作战。营中只有十几伤病者,连哼的力气也没有了。军士们径直来到杂役草棚,他们的影子罩住了那个正躺在草垛上晒太阳的少年。

“你们是来找我的吗?”向异翅慢慢站了起来,拍着身上的草茎,“居然来了这么多的人,我随你们走便是,你们不要在鹤雪营里大呼小叫,惊扰伤者。”“哼,鹤雪营?”那军将冷笑一声,“如今在前方开疆掠土的,可是我们烈翼军,你们这些老弱躲在这里偷闲,竟然还排在我们上三翼之上,凭什么?”忽然背后一声冷笑:“原来众位来拿人是顺道,来我们鹤雪扬威才是正经公事。”说话的人是鹤雪士方泽,他在前线盲了一目,又摔折了左腿,才被送了回来。此刻他却是支杖稳稳地立着:“爷今日要射瞎你们中某人一只眼,你们自个儿选还是让爷来选?”“大胆!给我拿下!”那为首军将一声怒喝,众军士便往上冲。那方泽身无弓箭,只手指一弹,一铁箭头直射出去,正中那军将左眼,痛得他倒地翻滚,大声呼号。

“爷在前头取上将首级时,是千军万马里来去,你们几个贼样东西,也敢欺了鹤雪无人,来这里厮闹?”方泽直指大骂。

“给我杀!杀了他!”那军将痛得发狂,咬牙呼道。

他的部下看方泽手中再无箭矢,才一拥而上。方泽举杖反击,无奈一腿已残,被推倒在地,顿时拳棍如雨下。

其他帐中鹤雪士伤情更重,下不得地。只有一些医官,惊上来劝阻,也被发狂的军士一并痛打。更有打得兴起者,在营中乱砸一气。

突然所有混乱瞬时终止,打砸者全僵在那里,望向一个地方。

营门前,站着那白衣的少女。

风凌雪刚刚踏进营来,正注视着这一切。

所有的军士向后退去,搀起那呻·吟的军将,逃出营去了。他们纵然妒恨鹤雪士,却没有人敢在风凌雪面前大声出气。

风凌雪走到方泽和向异翅面前:“你们没事吧?”方泽挣扎起身,忽对向异翅大骂:“你立刻滚出鹤雪营去,你呆在这里,才污了我们鹤雪的声威,害我等今天受贼厮的欺辱。”向异翅呆立了一会,转身向营外走去。

风凌雪不知如何是好,只默默地跟着他。

“我早些回来便好了,”鹤雪营外的山坡上,风凌雪走到向异翅的身边,“可惜我很快又要接受新军令,到别处的战场去。”“你在阵前可以弹指间取上将性命,改变战局。可是回到这混乱的青都,你又能做什么,改变什么呢?”“我要去见翼在天,让他下赦令,让你可以不入俾籍。”“他不会的。”向异翅笑着,“若不是他纵容,上三翼的族民又怎么敢来欺鹤雪呢?我想,鹤雪士的地位现在是他权威的惟一威胁了吧。”“鹤雪,真的就要这样消亡了么?”“不会。”向异翅转头望向风凌雪,“他除掉所有的人,但你还在。你在,鹤雪就在。”他痴望着风凌雪,叹着:“而你,又是不会为任何人而离开鹤雪的,是么?”夕阳渐渐把林子映上金辉,向异翅缓缓转过头去:“那么,再见了,风凌雪。”他缓慢地迈出一步、两步,直到大步流星,他向山下无翼民的聚地走去。

风凌雪望着他的背影,忽然追了上去,她拉住向异翅的手,把一样东西塞进了他的手里。

“鉴空诏终有一天会被废除的,不要离开青都,不要走远。答应我,不要离开鹤雪团。”向异翅凝望着风凌雪的眼睛,女孩的目光中流动着什么。少年把手中那东西握得紧紧的,不知说什么时,风凌雪却一转头,疾走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