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朔雪起1

发布时间: 2019-12-02 15:02:19
A+ A- 关灯 听书

“少年,告诉我,你的愿望是什么呢?”“我的愿望……”向异翅的眼睛澈亮着,“是能有一双翅膀,和她一起飞翔……”“只有暗月能陪伴着明月共舞,但是,暗月是永远不可能接近明月的……”“永远没有例外么?”“没有,只有千年一度,双月会有一次离得最近的时刻,那时它们只相隔不过数里,似乎你在这边振翅一飞,就能落到她身边去……但是,那其实却是永远不可能的。”“永远么……”二十一岁的向异翅从梦中惊醒,眼前是竹屋中的烛光,忽明忽暗地照着案前的地图,各色旌旗在诸城上招展着。他记起这是成王三年一月,战火正在大地上漫延着。

忽然屋外传来几声清锐笛鸣,那是手下传来的信号。向异翅笑了笑,他伸指弹了弹案上的烛焰,光影的晃动立刻把他的指令传了出去。

不多时,一个巨大的身躯挤开幕帘钻了进来,有着铁铸的头颅和粗壮的披鳞厉爪,凶悍的面孔下却发出一个干枯的声音。

“向翼者别来无恙?辰月教使向鹤雪之主致意了。”向异翅偏过头去,冷冷道:“没想到河络族也会做辰月教的信使。”“我只是收取钱财,为人代步而已。”一个小小的身体从铁头颅后探了出来,那是一个河络族,他们的身高只有人族的一半,“尤其在鹤雪士的营地,我觉得只有呆在我的将风里才感到安全。”他操纵他的将风缓缓地举起手来,那巨手上托着一个头颅,那才是刚才那干枯声音的来源。

“乱世之盟刚又在沁阳城吸收了一个新成员——西门也静,皇极经天派的传人。”那头颅用黑洞洞的嘴开始说话了,“为了对付这新的天驱力量,我们派出了大军,动用了最优秀的战士与术士,但是都失败了。而离军和国师派去的刺客这次又没能除灭他们。”“惊动离军雷骑和辰月教、诸国精锐、诸路宗派,那个叫姬野的人真有这力量将天下搅得如此不宁么?”向异翅只是用竹签挑着烛焰,不动声色。

“因为他是天驱指环的新主人,他的野尘军中有着众多的天驱武士。一只幼隼的振翅,或许可以掀起席卷九州的暴风。辰月之主一直在注视着这一切。但所有的功业,都将建在无数人的血骨之上,包括成霸者业的亲人至友。你知道辰月教的宗义,就是信奉荒神之道,置世间于纷乱离散之中,不容许任何权威与一统。所以,要把他杀死在尚未成气候之时。”“这个战乱之世能维持多久,一百年,两百年?终有一天……”向异翅专注地看着手中的竹签被火燃着,又渐渐熄灭了,“……一切都会结束的。”“但谁来决定何时结束?绝不是天驱武者。现在普天之下,鹤雪不出,还有谁能对付天驱呢?”“我想,你们最害怕的并不是姬野,而是乱世之盟中那个叫项空月的人吧,他与辰月教的渊源或许和我一样深呢。正好,也有另外一封信来到我的手中。”向异翅扬了扬手中的信,“他也要请鹤雪除掉野尘军。”“看来诸侯都开始害怕了,而你们鹤雪士的箭,就将决定九州之鼎的倾向。整个九州,都在等着你们的决定呢。”辰月信使离去了。向异翅,这位鹤雪的主人走出了他的竹屋,放眼遥望远山。这里没有喧哗的军阵,没有战马隆隆,只有弥漫着青雾的竹林与如白练高挂的山涧,但它却是九州最令人敬畏的地方之一。无数帝王名将的生死,都将由这里来做出决定。

年轻人看着手中的名册:“姬野,天驱指环之主,使虎牙枪,原下唐骑将,后反出下唐。”“吕归尘,青阳世子,由父青阳王吕嵩送下唐为质,后盟破将斩,被姬野救出。”“羽然,羽族郡主,在羽族王室之变后流亡世间,传说身负姬武神的秘密。”“龙襄,少时投入天罗,修习刺杀之术,来去无踪。”“项空月,传为公山虚的后人,精通音律,博雅古今,尤其秘术高超。”“西门也静,皇极经天派传人,精占星筹算,能观天象而证未来。”他轻轻转动着手中的一根洁白羽毛,那鹤雪之令落在哪个名字上,或许那名字的主人就将消失于世上,至少在这之前,极少有过例外。

“姬野……羽然……很熟悉的名字啊……当初还是那么小的孩童,现在却要成为死敌了。”年轻的鹤雪之主唇边露出轻笑,因为他能听见这高山脚下,世上的人都在问着:“一个天生异翅不能飞翔的羽人,居然掌控着九州的天空,这不是很奇怪么?”“一个天生异翅不能飞翔的羽人,居然掌控着九州的天空,这不是很奇怪么?”那直立的怪躯走到山下,躯壳中的河络才敢开口问道。

“错了,他掌握着这片天空下的人的生死,但他却不知道,自己将死于何时。”那大手中捧着的干枯头颅咧嘴露出了恐怖的笑容。

突然,无云的碧蓝天空之上,一道白影掠过,轻盈如落叶,迅捷如流光,转眼没向山涧去了。

数双眼睛一起向天望去。

“那莫不就是羽族明月风凌雪么。今日终于有幸见到——九州最纯白的一双羽翼。”他们感叹着。

一个穿着白色战衣的年轻女子坐在竹屋中,她神色静穆,凝望着手中的一根晶莹透明的羽毛,它渐渐地暗淡了,像雪一样消融了下去。

向异翅从屋外走了进来:“凌雪,你刚来么?”女子静静地转过头:“我来了很久了。”“我今早收到了一封信,一封也许会改变这个乱世的信。”“又要杀谁呢?”风凌雪只是轻声地问。

“乱世之盟。”“是他们?”“风凌雪,把这封信交给卢方城的城主铁棘。你亲自去。送完信后就等在城外,如果他看完信后当夜就带兵出城,立刻射杀他。”“明白了。”风凌雪答应着,接信走了出去,展出一双翼来,飞向天空。

那双翼,是雪白无瑕的。

可是,却有谁能在高天俯视呢?鹰自远天而来,看见了空中那几个雪白影子,竟也盘旋着躲开了。

积雪的松枝忽然轻轻一抖,雪尘被弹向空中,轻轻飘下,一双轻靴点上了枝头。

那纯白羽翼的女子轻盈地立在松枝头逍遥晃着,静静地等着前方城里的动静。

黑洞洞的城门口传来沉闷的开启声,一条火把长龙从城里鱼贯而出,为首的大将正急促地催促着马匹。

风凌雪平静地从腰间箭壶中轻轻抽出纯白色羽箭,再缓缓拉开弓……空中一道白光闪过。

风凌雪转头展翅而去。她已飞上高空,城门口才传来惊喊声。

……近百里外,沁阳城。

小城中,一支仅数千人的军队正驻扎着。城头,士兵们紧靠着火堆取暖,蜷缩着连动也不想动一下,雪落满了甲袍,身体像是就要被雪掩埋了,只有那主帐前的大旗在北风中猎猎狂甩,成为惟一有生气之物。

忽然有马蹄声自远处而来,一马狂奔雪沫四溅,转眼来到城下。一个白袍年轻人奔上城头,直入楼殿中。

殿中阴暗竟连炭火也没有一盆,只有一位黑甲将军在案前静静抚额而思,连这猛吹进来的风雪,也全然不顾。

“空月兄,离军动向如何?”黑甲者姿势未动,声音也像久冻坚冰。他正是野尘军的首领姬野,虎牙枪之主。那些密使们要请鹤雪去杀的人。

那走入殿中的年轻人拍拂着袍上的雪,忽然间那雪尘全部飞扬起来,闪亮着向殿穹飞去。年轻人像是站在光辰旋舞的中心,雪芒消尽后,他身上一点雪印也没有留下。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姬野笑道:“项兄爱惜自己的衣服,有如玉莺爱惜自己的羽毛啊。”那年轻人便是以智略异术著称的项空月,乱世之盟六人之一。这俊朗青年脸上却露出一丝苦笑:“原本想带兵来投靠我们的卢方城铁棘,昨夜忽然惊慌弃城而逃,然后在城门口被人一箭射死。”项空月扬起手中的箭:“一支纯白羽毛的箭。”那支箭被递到了姬野的手中。

“让羽然来看看吧。”姬野紧紧握住了那支箭。

风把城楼帐帘猛地激起,随着狂喷而入的雪片,一位美丽女子走了进来,毛绒护耳,银簪长发,厚袍裹不住她的轻秀身形。

“羽然,这是你们羽族的箭。”姬野站起身来,把这支箭递到了女子的手中。

那名唤做羽然的女子举起那支箭,看见它在手中渐渐地化了,成为一团莹辉,洒落无痕。她的眼睛睁大了,望着自己的手,竟半天说不出话来。

“铁棘是被人从近一里之外发箭射死的,他周围的士兵连对方的人影也没瞧见。就算那人有着羽族超远的眼力,可也不可能把一支普通的箭射出这么远。这箭不是用实物制成,而是发箭者精魄之力的凝结,就算是羽族,能使用这种箭术的也只有他们了。”项空月缓缓说着。

姬野望向羽然:“鹤雪团?”没人再说话,鹤雪团这三个字似乎比千军万马的来临更恐怖。

殿中沉寂无比,只有殿外风雪的呼啸声。

“啊!昔有美人长空至,一箭射穿我心窝,透心凉兮向天呼,美人去矣不还顾……能如此死法,真得意境也。”忽然一个声音响了起来,一高瘦之人从梁上倒挂下来,持酒壶向口中倒着热酒,似乎正诗兴大发。

羽然脸色发白,猛地转身走了出去。

那高瘦之人像是醉得挂不住似的,“啪”地摔了下来,在地上一个滚翻,看似狼狈,可酒却一滴也没有落在地上。

“龙襄,莫非你昨晚偷了我的酒,就是睡在这梁上的?”项空月摇头道。

那人正是乱世之盟之一的刺客龙襄,他手不支地,靠腰腿力就忽地直起身来,如一根倒木神奇地站直了,好奇地看着门口:“那丫头怎么了,我拿羽族开玩笑她好像不高兴。”羽然在城头,呆呆望着天空。当龙襄叫嚷着蹦到她面前时,她微偏过脸,流露出一丝失望的神情。

“怎么?来的不是姬野让你失望了?”龙襄笑着问。

“没有。”羽然淡淡地说,“我倒希望现在他哪儿也别去。因为鹤雪团的箭会随时从天上射来。”“哦,是吗?但那个多嘴讨厌的龙襄就最好能被一箭射死,对吧?”龙襄对着天空大喊,“喂,有人吗……我在这儿……你听得见吗?”羽然气得一把将龙襄推倒在地上,“你怎么这么爱闹?”龙襄坐在地上大笑起来:“哈哈,这回顾不上烦心了吧。”他拍拍灰站起来,望着天空大声说:“人的生死是在自己,不是天定的。我自幼学刺杀之术,从来只有我决定别人的命,不会让别人来决定我的命!”他看着羽然,眼中忽然没有了戏谑:“也不会让人来决定我所关心的人的命运。”羽然转过头去,虽然不想理他,可脸还是微红了。

龙襄转头微笑着注视前方道:“你安心睡吧,我会守护在你窗口的。”羽然笑道:“你若守在我窗口,我哪还能安心地睡着。”“嗯,放心,不论是鹤雪团还是姬野,我都绝不会让他进去的。”“你……”羽然再次被逗乐了,可这笑容很快就消逝了,“太危险了,你不是不知道鹤雪都是些什么样的人物。即使是你,也……”“正是因为这样,刺客去会杀手,不是天经地义的事么?”龙襄一转头,身形如风远去了。

“龙襄!”羽然焦急地喊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