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朔雪起5

发布时间: 2019-12-02 15:02:34
A+ A- 关灯 听书

“看……”一野尘军校在城头指着天惊恐地大叫。

可就在这时,一支箭穿过他的嘴将他钉于柱上。

天空中,成百白色羽翼飞掠而下,轻弹指间,箭雨漫天而至,却又精准无比,守军开始崩溃了。

“羽将军!龙将军!鹤雪团偷袭沁阳,快走!”有将官冲进楼台大喊。

“来得真快!姬野他们才出城迎战离国军半个时辰。”龙襄一下跳了起来,再不做那些哀伤叹痛的鬼脸。

“鹤雪……风行电掣间,生命宛如泡影,豪雄顿作灰烟……”羽然望着远处城头翻飞的白翼,怔怔出神。

“你这时候还有心情念诗?快去迎敌!”“这是当年羽王赞叹鹤雪团英姿的一段话,可惜……可惜……”羽然望着,眼中几乎落下泪来。

“现在不是感怀的时候,丢了沁阳城,我们怎么向姬野交代。”羽然摇了摇头,“他们不是来夺城的,鹤雪团从来不和敌人硬碰,也不会固守一个地方……他们是来杀人的……”“那你还不快走?……喂,小姑娘,是不是要我抱你走啊?”羽然看着龙襄,眼神中带着惆怅:“龙襄,你为什么还只想着我?”“我知道你已经被我所打动……不过现在是抒情的时候吗?他们就要到了,小姐,你快凝出翅膀飞吧,哦嘘,哦嘘,咕咕咕咕,快飞啊……”羽然低头集中精神,她背后开始漫出蓝色光辉,光缕渐凝结成翼,她忽转头大声道:“龙襄,我不会抛下你独去的,我带你一起冲出城去吧。”龙襄张大了嘴:“不抛下我?今天……是了,今天,今天正是机会,上天终于眷顾我了,我一直等的就是这样一个机会啊,请让我和你相拥死在一起吧!”“混蛋!什么时候了还在胡说。”羽然飞过去抱住龙襄想把他扯走,可龙襄神色却忽变得庄重:“羽然……没用,你带不动我的,我的伤也逃不出去,说实在,能有这样一个机会,你抱着我……我……我此生已经知足了……”“你这头猪……”羽然悲从中来,眼泪滴答落在龙襄的头上。

“别哭了!少婆婆妈妈,要么就走,要么就和我一起死!”龙襄怒道。

“好!那我和你一起战死在这儿!”羽然猛抹去眼泪,取出弓箭。

龙襄举了双拳做无比激动状,悄悄喊:“我赢了,姬野、吕归尘,我终于赢了你们,羽然说要和我一起死,你们没机会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扑通!羽然把龙襄一脚踢进了湖里。

“女人的脸变得真快啊……”龙襄潜在水底咕噜噜地感叹。

_

羽然扬翼掠上楼顶,箭尖朝下,迎风而立。

奇怪的是远处鹤雪团只顾追杀守军,却不见有人飞来。

这不是鹤雪团的风格,按理说他们应该直飞入城中,射杀我们而去,为何还要在城头纠缠呢?羽然心中暗疑。

难道……羽然慢慢地转过头:“你早等在那儿了吗?”一位白羽皂袍的女子从羽然身后不远处的屋脊黑暗中走了出来,那是鹤雪的右翼领路然真,她手中已扣弓弦,脸上却笑眯眯的。“你居然现在才飞出来,反应迟钝到如此地步,还是有情郎舍不开?”“若是我慌张地飞向城头迎战,或是想从你那处逃走,现在只怕早已中箭了。”羽然说。

“看来鹤雪术的东西你还没有忘光。你静立着听取风声,我反而不敢出手。”“若是鹤雪士齐来,我也必逃不过。”“每一位鹤雪士都是万中出一,我们不想为了和你硬碰而损伤太大。”“所以你们想引我出动而偷袭?但现在不行了。”“我只是不想毁了我箭无虚发的名声。”“没有把握绝不出箭?路然真,你还在和风凌雪争鹤雪第一神箭手?看来,你的虚荣心救了我的命。因为你永远不可能有把握一箭射杀我的。”羽然冷笑说。

“是,如果是风凌雪,她会一心只想如何完成任务,完全不会在乎用多少支箭,那你就没有这么好运了。不过,我爱惜名声也只不过使你多活了一刻,”路然真笑容渐收,“偷袭不成,我们也只好使你死在乱箭之下了。”羽然眼睛转动,余光中已看见有鹤雪士飞翔而来。她忽然间便动了,跃下屋顶。而此时路然真的箭也疾发而出。那箭穿过重重楼台的窗与门,从羽然的左翼穿过,如一股激流将片片白羽扬了出去。羽然空中转身搭箭回射,同样从楼宇隙缝中划出极微妙的直线,箭穿过层层室内,路然真辨不清风声,只见眼前一扇窗格纸啪地破了,叫声不好时,右肩已中了一箭。身子一歪半跪下去。

羽然羽翼受伤,但无大碍,在栏杆间几个点踏起落,又穿入对面二楼窗中。背后鹤雪士的数支箭啪啪钉在窗棂上,一支从窗格中射入,擦着正向前疾跃翻滚的羽然的后脑掠过。只见白色身影在楼边一晃而过。箭便从四个方向射入室内,羽然被封在室中,忽翻在柱后,忽勾起身边桌椅抵挡,一瞬间变换了七个位置,堪堪躲过了十九支箭,只觉左耳一热,又已被凌厉的箭气划破。

她算准一白影将从她身后窗外掠过,反手一箭,外面那人噗的一声栽落下去。羽然立即高高纵起,刚才站立的位置便早已攒中了七八支箭。羽然身在空中移,横过房梁,四五道箭光穿行过她的前后左右,都只差了分毫。她扭身发箭,啪的一声,外面又是一人栽落。羽然看准一案角正要落下,忽而一展翅疾穿出屋顶。外面的鹤雪战士未料到她这一变向,羽然得了这一瞬间的主动又将一人的咽喉射穿,那人连喊也没喊出来便被箭钉在了楼栏上。

鹤雪士还有三名,从三面飞上封住屋顶,羽然凌空翻起,脚下的瓦已被纷纷射破。她失了落脚点,空中身体倒转之时发出一箭,射中一人后,身体穿过破屋顶,直向楼中坠下去。鹤雪士向着楼内猛射,一箭擦着鼻尖掠过,一箭正中她的腰间。羽然一痛,使了个坠功,身体再砸破二楼木板,落下一楼。这原本便是她的设计,但腰间中箭使她再难以在空中调整姿态,重重地撞倒了一楼桌案摔在地上。窗外呼啸声又起,两名鹤雪武士也飞下一楼,羽然强忍伤痛卧在地上一箭射出:“中!”窗外白影一晃,那箭竟落空了。她受伤后的劲力准头都已大减。另侧窗外一箭射入,正中无力躲闪的羽然的大腿,羽然痛苦大骂道:“要射便射死我,不要……”话未落间又一箭射入她的左肋,这回她连话也说不出来了。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路然真捂着右肩,慢慢地走到门前,看着仰卧在地颤抖的羽然。

“我们荡尽城中三千守军,也一人未失。而六名鹤雪士围攻,被你射中四个,连我也受了伤,也算鹤雪团史上的惨损,你的箭术即使在鹤雪团也算是能排上前几名了。躲入阁中和人隔窗对射,你能看见外面的影子,外面的人却只有听声辨位,这手也算聪明。可惜了,你的对手是鹤雪团,你的生命也到此为止。这种羽族神箭手间的相拼场面,我可再也不想见了。”羽然痛得满头大汗,却再无强硬之态,只顾蜷缩了身体,把自己蜷起如刚出世的婴儿一般,眼睛紧闭,双拳紧握,嘴唇颤抖。这种完全由人处置的弱态,不由使路然真有些惊异,心中也不由泛起些心痛的感觉,毕竟她也是女子。若是风凌雪,羽然此刻早已不会活着,风凌雪会上前用箭抵着她的咽喉射进去,可路然真还做不到。

“你还想求生?居然在人前做出这种羞辱的姿势,可真给羽氏丢足了面子。”路然真恨恨地道,却只是不下手,心想不如把她交给向异翅处置,又一转念想到向异翅既说了必杀,就绝不会改口,到时只不过让他笑了自己优柔。见羽然口中喃喃念念,不由又多了句废话:“你在说什么?”“我不能死……我不能死……”羽然在用最后的精神力勉强维持着自己的意念,怪不得她要把身体缩起以把精力丧失减到最小。

“真想不明白,你为什么认为自己还有可能活下去……”路然真话音未落,背后湖中湖水暴起,如一条狂龙将她卷了下去,两鹤雪士回头间,羽然忽然从地上一跃而起,一箭将一武士射翻下湖,另一武士立刻回手一箭,羽然用脚勾起椅子翻在空中一挡,那箭仍穿过木椅,射在羽然胸前,把她射得撞破后面木门撞在湖边栏上。

那边路然真被卷到水下,惊诧中被人从后捏住脖子,一剑从胸前捅入,路然真垂死间抓住那剑,只觉冰凉剑尖已触到了滚烫的心脏,忽然那人抽剑弃她直向水面而去,路然真睁大两眼,白衣内扬起血雾,向幽黑的湖底沉去。

那鹤雪士正对羽然补上一箭,忽然背后水响,他回头时,头已飞了出去。

龙襄一个箭步跳到羽然面前:“羽然,我对不起你,我还是救不了你……”他气急攻心,刚才又发力过猛,伤口迸裂,血柱往外直喷着。

羽然全身血染,脸色惨白,全身颤抖不已,仍对龙襄笑道:“我知道……你这时出来……时机最好……”头却向后仰去,眼已开始合上,龙襄一把抱住她像小孩一样号啕大哭起来:“羽然,不要死啊……”羽然咬碎银牙,用了最后的力气一脚把龙襄踢出去:“滚开!”龙襄睁大眼怔怔看着羽然,看她临死之时居然叫自己滚开,恨不得抹脖自杀。

羽然长吐了一口气:“混蛋……你碰着我伤口……痛死了……”“你还怕痛?看来还不像到可以送终的样子。”龙襄一下跳起,扯来十七八丈窗帘把羽然裹得像个粽子一般,“坚持住,想想你心爱的人,想想姬野、吕归尘、你的布娃娃,还有最爱气你的疯子龙襄……我这就给你拿药去!”“快死远些……”羽然还有力气骂人,看来是死不了了。

可龙襄跑了几步就站住了,他慢慢抬头,天空中,光芒浮动,向异翅正在那冷冷地望着他们。

“敌首现在才出场啊,这回死定了。”龙襄又开始转身往回跑,挡在羽然身前,“要死也死在一起,姬野吕归尘你们这些小王八羔子怎么还不回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