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星辰月3

发布时间: 2019-12-02 15:04:11
A+ A- 关灯 听书

项空月在黑色的药浴池中忍着浑身的痛楚,在使人眩晕的浓烈的蒸气中,他竭力保持着思维的清醒,眼睛死死盯住对面墙上的那白色辰月徽。因为他一闭眼,就有无数的黑影呼啸而来,他仿佛又听见黑色羽翼掠过耳边的风声,竟像鬼哭一样尖厉得像要刺破耳膜。在他第一次离死亡那么近后,他忽然发现,自己从前的确是太年轻、太自信了。

门开了,几个裹在黑色长袍中的秘道士走了进来,袍上的白色辰月徽很耀眼,而在外面,辰月教从来是不穿教服的地下人群。

“空月先生,我们好久不见了。”为首者袍色有所不同,却是极深的蓝色,像是午夜的天空一般,他的脸在袍中阴影里,只能看到花白的胡须。

“我似乎和辰月教斩断渊源已经很久了。”“可是你还是回来了……并且又欠了我们一条命。你中了两支墨羽,没有我们,你活不到现在。”项空月轻咳两声,他在世人面前从来是翩翩佳公子,只有很少的人会知道他也有落魄的时刻,而事实上,哪有人能真正潇洒一世?那些世间的不败传说,全都经过了遗忘的雕琢。

“你的命保住了……现在,换上衣服,跟我来。”尽管虚弱无比,项空月还是把自己全身裹入了黑袍,脚步轻浮地跟在了那几个黑衣人的后面。

项空月忽然觉得仿佛有一把刀正面刺入了他的胸口。他浑身一震几乎就要颤抖起来。

鹤雪之主向异翅正站在对面,那冷漠的目光扫过他的脸。

项空月握紧了手,想是不是做拼命一搏。但他身边的那个黑衣教徒却把手按在他的背上。

“你的仇敌并不知道你的存在,他看见的所有人都是一样地隐在黑袍之下,辰月教徒是没有面目的。”项空月已无法判定什么将发生,他能做的惟有等待。

“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对面的向异翅忽然开口了,“几位大师想代替参月者开口说话,但是你们却无法代替我。如果我猜得没有错,参月者现在已经到了他生命的尽头了。”大殿中一片静默,不应该出现的静默。

“参月者是永生的,向异翅,你只是我辰月教的使者而不是长老,在得到我们的允许前你还没有资格开口。”“可是却有人秘信给我让我准备弹压下层的教徒,因为他们不放心自己的地位。”台上一个年长大师低沉地发话了:“你忘了辰月教的教义,不可怀疑!你却怀疑了……”“我从来没有怀疑,我确信。”向异翅的声音像冰冷的铁。

“好吧,的确如此……但失去了信仰的辰月教,就会失去力量的源泉,所以向使者,在新的参月者产生并指引我们之前,我希望你不要把这件事说出去。”“信仰不是用欺骗来维持的!”向异翅冷笑道。

项空月虽视向异翅为最大的敌手之一,可这句话还是让他觉得很畅快。

但向异翅接着道:“与其欺骗他们,不如杀死他们。”项空月心中叹一声想,也许还是辰月教的大师们更慈祥一些。

“所以收集冰玦的工作要快些进行了,以灵魂祭献大典为名,尽可能多地收集教徒手中的冰玦,把他们的力量集中过来……”“然后他们的信仰,就没有价值了,是么?”向异翅说。

那大师咳了一声,对这直白有些尴尬。

“我现在就要去见参月者。”向异翅向殿尽头的门走去。

“现在不可以,参月者现在绝对不容被打扰!”有长老大喊着。

向异翅转过头来,冷冷道:“我没有征求你们的意见。”他径直走向那扇门,而那冰冷的铜门也随着他的脚步声缓缓地开启了。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在向异翅走入门中后,殿中沉默了很久。

“那扇门……开了……它竟然也不敢阻止他……”终于,有人开始低声说话。

“他真的会成为新的辰月教主吗?”“你知道,他已经凝出了墨色羽翼,那证明……辰月之变就要来到了……那是参月者一直等待着的啊……除了他,还有谁能更清楚暗月的感召?”“推算出辰月之变最终轨迹的人的确没有几个,但我们绝不能让我们的命运掌握在向异翅的手中……蓝柯大师,我想请你去一趟龙渊阁,推算辰月之变对大地的影响。”那老人声音变得冰冷,“如果我们先掌握了这秘密,那么……向异翅……他将作为阴谋者,死在教徒的愤怒之中。”铜门之内。

这里只有一个环形的房间,月光从正当空照下来,青辉铺满砖墙。那青衣人正站在房间的中心,抬头仰视着月光。身子似乎就要融化在那光芒中。

“师父……”向异翅低声道。

“你终于来了?”青衣人没有转头,“还有二十一天零九个时辰……你就将成为凌驾在这苍茫九州最高处的人了。”“站到了最高处,又如何呢?”“你还是这样啊……这么倔强……唉,换了别人,早跪在我脚下求我给他指引了。”“我也许是仅存的暗羽之族,但这血统毁去了我的一生。”“很快一切都会得到报偿了。你才二十一岁,你之前失去你本应有的一切幸福,只因为明月高悬,压制着你的力量。但是辰月之变后……一切都不一样了……暗月将移至明月之前,人们再也看不见月圆之时了,整个天空,都是你的……我们辰月教将成为这世上最大的教派,所有王侯宗派都将变成我们的棋子,而你……”青衣人转过头来,“将代替我。”“当年你说……只有暗月能陪伴着明月共舞,但是,暗月是永远不可能接近明月的……只有千年一度,双月会有一次离得最近的时刻,那时它们只相隔不过数里,似乎你在暗月这边振翅一飞,就能落到明月身边去……就是那时么?”“是的。”“其实……会有那么一个时刻……虽然等待太久,却终会来临……就像暗月终忍受不了千万年的孤独,而扑向明月……对吗?”“是的……它们相撞的时候,会是天空最壮丽的奇景!”“虽然等待太久,却终会来临……”向异翅把这一句话,在心中喃喃念了无数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