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未平 4

发布时间: 2019-12-02 20:05:38
A+ A- 关灯 听书

这是一个沉寂的夜晚,大地上遍布篝火,像倒映的星河。火光照耀着困倦士兵的脸,忽明忽暗。

在山脚下到处坐卧着人,他们许多人没有盔甲,没有武器,浑身伤痕与泥污。这是一支刚从战场上溃散的败军。大多数人不顾地上泥泞,倒头就睡着了。一些老兵愁容满面地烤着火低声说话。

一个躺在营地边缘脸贴地睡的伤兵突然被惊醒了,他的耳朵挨着泥土,像是感到什么震动声。

他慢慢支起身体,站了起来,紧张地注视着前方的黑暗。

越来越多的败兵感到了什么,都站起身来,向同一个方向看去。魔道祖师小说

远处,有什么声音渐渐可闻了。

那像是整齐划一的脚步声,虽还微弱,但若知其是从数里之外传来,便可想象是怎样一支庞大的军阵在推进。

“那是锋甲军进军的声音么?”萌妻食神小说

“锋甲军!锋甲军进攻了!”

“未平皇帝来了!”

人们大喊起来,惊慌得转身奔跑,整个营地的人像退潮一样向后逃去。

一位将官疾冲进营地内那唯一的一座营帐,跪倒在地。

“将军!端军夜袭,已至一里之外。营中骚乱了。一月来败退数百里,士兵们疲惫怯战,已无斗志,将军如再不行约束,大家就要溃逃了。”

“轻声。”却是一个女子淡淡的声音。

那年轻的女将军早穿戴好了盔甲,细铜丝锁甲紧紧包裹住她的身躯。她勒紧护腕上的束带,提起剑,转身来到床边,一个十来岁的孩童正在那里睡着。

“母亲。”那孩子睁开了眼,他的目光纯如净水,看不到恐惧与迷惑。

“涣儿,你醒了?”女子笑着,轻抚他的头发。仿佛这只是一个普通的静夜,并没有近在咫尺的敌军。

孩子却伸出手,凝望着她的头顶。

·

她笑着抱起那孩子,带他来到帐后的草地上。

孩子站在草间,仰头贪渴地望向那星河。深色天空中银带流淌,无阻无拦,扑面而来,奔腾而去。巨大的星晕散出无可描述的绚丽色彩,缓缓地旋转着。

他指出手去,踮起脚来,仿佛想触到天穹似的。

他脚下的山野中,那最后的军队正在崩溃,漫山都是奔逃的人和呼喊的声音,被丢弃的火把兵器旗帜狼藉遍地。

可孩子却无动于衷,他只关注天上的奇景,仿佛听不到人世间的声音。

那女将军也蹲在他的身边,拥着他向天上看去,似乎不论他看多久,她都愿意陪着。

那震动大地的脚步声愈来愈近了。他们的背后,看不到边际的黑色甲胄的闪光正缓缓移来。

“涣儿,我们该走了。”女将抱起那孩子,将他扶上马背。

她自己也翻坐上去,喝一声,那战马踏扬草叶,消失在夜色间。

山顶大营。

“大胆菱蕊!你为何不战而败退,还放纵士兵逃跑?丢了山脚大营,敌人便可直趋本王主营,你罪该万死!罪该万死!”

那王者对着带着孩子奔回的女将咆哮,早失去了首领应有的镇静,只因眼前的形势让他疯狂。

女将跪在座前,缓缓说:“商王殿下,我手下只剩三千余伤兵,他们怎么可能再与牧云笙的锋甲对抗?逼这三千人送死,于战局何益?不如让他们各自逃生。”

“混账!你的意思是我们已必败无疑,当弃剑速降?”

女将的嘴唇轻动了几下,终于沉声说:“殿下,的确是必败了……还请速撤!”

商王暴跳着,上前一脚把她踢倒:“撤?我还有何处可撤?所有城池全被你们这些废物丢了,难道要我再换上低贱污衣、再去做逃难流民?”

女将慢慢撑起身子,重新跪正:“殿下,你我大家本就是流民,为了有口饭吃而聚义起兵,大家也是因为你能让大家活命才拥你为王。现在敌远强于我,只有让大家先撤退保得性命,才能再图将来。此时王位衣着,都只是虚荣。”

“保命?只怕是你想保得性命吧!”商王大吼,“来人,将菱蕊推出去,斩首!”

四下将领齐齐跪下,铁甲叩响地面,喊着“殿下开恩,此时斩不得大将”。

“你们全是一党!”商王涨红了面孔,“再有劝者,一并斩!此时不斩不战而逃者,还有何军心可言!刀斧手!”

行刑的兵士围上前来,却被菱蕊一把推开。

她跪伏在地:“殿下,菱蕊愿受严刑责罚,但请留菱蕊一条性命。”

“你果然是怕死!”商王一口啐下,“斩你是太便宜了——来人,将她拖出,乱棍打死!”

“不许伤我母亲!”突然一声孩童的喊叫。那一直安静无言的孩子突然冲了出来,倔强地拦在菱蕊身前。

商王暴怒地望向他,像疯狼看向猎物,那孩子的眼神却毫不退缩。

商王点点头,忽然冷笑起来:“你乞饶一命,就是为了能养这孩子。他的父亲是谁,军中早有传闻,都言你与牧云笙曾有一番密会,你腰间还有他赠的玉佩,这孩子莫不是……好啊!来人,将这小畜牲与这叛妇一同拖去乱棍打死!”

菱蕊震惊地抬起头,正有士兵上前拉那孩童,她猛跃起身,将那孩子笼在自己臂弯中,抽出宝剑,“谁敢伤他!”

“果然反了!”商王气得颤抖,“给我杀!”

四下士兵围住女子,却畏其威严,不敢上前。

商王血涨面庞,暴吼一声,抽出自己的宝剑,直向菱蕊斩去。

菱蕊格住那剑,眼中射出冷芒:“早知你是冷酷绝情之人。今日谁想伤这孩子,我便要谁死!”

她左手遮在了孩子的眼前,右手之剑一滑,向上一撩,商王惨呼声中,血冲天而起。

周围将佐惊叫起来,抽出佩剑,将这对母子围住。

那孩子慢慢移开挡在他眼前的手,望着地上血泊中的尸身,眼神中却只有漠然。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菱蕊看着商王的尸身,任血从剑上一滴滴落下。

好一会儿,她抬起头,向周围拱手:“众位,当年此人与我等一同逃难,一同起兵,约好同生共死,同享富贵,我等这才拥他为王;如今他为了这王位,要赔尽所有人的性命。”她目光从众人脸上一一扫过,“今天菱蕊不惜一死,也一定要让这孩子活着离开这里。”

众将沉默半晌,忽然有人将宝剑掷于地上。

“战局如此,商王却还要我等送死。杀了你,我们也要死于锋甲军阵。菱蕊将军,你带我们突围出去吧。”

四下皆喊:“菱蕊将军,我们跟随你!”

菱蕊转头望向那孩子。一片剑光之中,他却自顾走到了一边,专注地看着远处山下的火光,仿佛声后的喧喊都与他无关。

她的眼中,突然有了一丝悲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