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集 硕风被罚没收族产 为谋生路全族迁徙

发布时间: 2019-12-02 20:17:15
A+ A- 关灯 听书

大端永宁十五年六月,瀚州,缥缈的大海一眼望不到尽头,在海的另一端,层层戈壁滩被烈日灼烤。一位衣着褴褛的青年跨越过高山和冰海,他历经千辛万苦来到了瀚北的硕风部。青年趴在河边大口喝起河边的脏水,他因为喝得太急而呛到晕了过去。硕风和叶和同伴路过恰好救了这位青年,他们用马车把青年拖回了部落里。回到硕风部的驻扎地,硕风和叶求阿玛龙格丹珠将这个青年留下来给他做奴隶,这样他就可以从青年那里得知外面世界的消息。龙格丹珠用部落里所剩不多的盐喂食了给了青年,她吩咐晚上再按时间给他喂四次水。硕风和叶求着阿玛将青年留下来,龙格丹珠不想扫兴就说只要阿爸同意就行。正说着话,主君硕风达就带着族人打猎归来,走在最前面的硕风达把龙格丹珠扛在肩头就走回帐篷里。

晚上,硕风达和龙格丹珠说起最近猎物越来越少的事,他无意中透露出今日打猎去了那个禁忌之地。龙格丹珠吻住硕风达,她求他不要再去那个地方了。

硕风和叶在青年喂了水,他得知青年是算命僧朱阿七。朱阿七询问此处离黑森林有多远,硕风和叶故意吓唬他说想去黑森林的人就已经是死人了。朱阿七大叫着九州快要毁灭了,他必须去黑森林找到那个人。

硕风和叶带着朱阿七去见阿爸,他求阿爸留下朱阿七。硕风达说朱阿七太瘦了,他们不能养没用的人。为了证明他有用,朱阿七站起来说硕风部的灾难是从永宁二年六月十九那天晚上开始的,那天夜里,天启皇城的大端皇帝降生了第六个儿子牧云笙。皇帝想要隐瞒牧云笙的身世,可从那天起,瀚州的冬天一年比一年来得早,南方越州暴雨成灾,海边地震升起了小岛,海啸席卷了沿岸州县,东部郡县全部夷为平地。硕风和叶询问牧云笙的身世究竟是什么秘密,朱阿七说牧云笙的母亲不仅是个魅,而且穆如家隐藏着更大的秘密。硕风达拼命阻止朱阿七再说下去,他说朱阿七会害死全族的人。就在硕风达将朱阿七绑起来的时候,穆如家的铁骑闯进来了,他们将朱阿七绑到外面的空地上架起了火堆。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硕风达不敢得罪穆如家的铁骑,他从帐篷里爬着走出去谢罪。穆如家的铁骑将朱阿七架在火堆里烧死,他们以硕风部窝藏逃犯为名没收了整个部落的族产。朱阿七被熊熊大火活活烧死,他挣扎着说九州就快要忘了,每个人都要死。

硕风和叶沉不住气想要去抢回被穆如铁骑带走的牛羊,硕风达在半路拦住了他。硕风达把北陆八部落的传说告诉了硕风和叶,很久之前,北陆最精锐的士兵抵挡了夸父一族的进攻,可他们却因此消耗了战斗力而不敌穆如家和牧云家的铁骑。硕风达把北陆一族的希望交给了硕风和叶,他希望硕风和叶能带族人们回家。

是夜,硕风达把族人们聚在一起吃熟食,他要趁着朝廷的人来征收货物之前带族人们去瀚州的中部。硕风达说那里虽然现在是速沁烈风的地盘,但那里是硕风部祖辈上留下来的地方,他们要去那里将地盘抢回来 。

萨坦的爷爷不愿意离开现在居住的地方,他一大早起来画上死人的纹面。在萨坦爷爷的鼓声中,硕风部的人跟着主君硕风达开始了迁徙,他们要去跨过冰山雪海要去瀚州的中部。

迁徙的途中,硕风达搭救了被磐哒族祈福的贺兰刀三兄妹,贺兰刀敬佩英雄就和硕风达结成了兄弟。

途径半路,硕风部遇到了一个营地,他们经过一番周密的布置后决定抢夺这个营地的财产。行动之前,硕风达将夸父曾经用过的战袍交给了硕风和叶,硕风和叶穿着战袍跟随硕风达一起攻打营地。

营地里留守的都是普通的族民,面对着硕风部的攻击,他们毫无还手之力。硕风部的人将营地里的人屠杀殆尽,而公主速沁子琰却逃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