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集 兰钰儿拜别牧云笙 牧云陆向苏语凝表明真心

发布时间: 2019-12-02 20:18:27
A+ A- 关灯 听书

牧云德不解墨羽辰究竟想要什么,竟然会选择帮牧云笙。墨羽辰穷尽一生想要追寻的只有荣耀二字,唯有让珠中女子召唤出牧云笙的本来面目,才可以杀了他。辰月使徒殚精竭虑已为天赋使命搏击九州数千年,墨羽辰没想到辰月最荣耀的时刻就在此生此世,他墨辰羽辰生逢其时,注定要得到这份荣耀。牧云德询问墨羽辰话中之意,墨羽辰称牧云笙乃是神,能以肉身能杀神者,便是九州至尊。他命牧云德尽早将珠子归还给牧云笙。珠中女子是为牧云笙而来,纵然牧云德强占着珠子也没有任何用处。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兰钰儿在牧云笙清醒后将真幻珠交还,并与其拜别。牧云笙上前询问原因,牧云德前来称兰钰儿是为他而走,在听得兰钰儿离意强烈之后,牧云笙忍痛应允。兰钰儿一边为牧云笙磨最后一次墨一边回忆起两人在皇宫中的相处时光,若是牧云笙能够开口挽留的话,她必定会为牧云笙留下。可牧云笙却缄默不语,令兰珏儿伤心失落,跟随牧云德离开。临离开之前,牧云德再次提起了牧云笙的宿命,所有与牧云笙亲近的人都会发生不测。

兰钰儿离开后,盼兮出现在牧云笙眼前,可牧云笙却因牧云德最后那番话而却对盼兮态度冷淡,生怕自己会祸及盼兮,给她带来不测。盼兮笃定牧云笙口中所言并非真心话,牧云笙却让盼兮日后不要再出现在自己面前,他再也不想学习秘术。牧云笙的无情伤透了盼兮的心,盼兮满足牧云笙的要求,与他道别离去。殊不知牧云笙在背对着盼兮时,眼中落下两行热泪,可唯有盼兮离开自己,她才能够安全。

牧云珠幻镜,盼兮与荒对话,荒神称盼兮注定与牧云笙相伴相生,令其回到原本模样。盼兮对牧云笙生出感情,不愿听命于荒神,伤害牧云笙。荒神大笑盼兮太过天真,盼兮只不过是他指派在牧云笙身旁,对付牧云笙的灵体而已。若是盼兮消失于天地间,他也会另派新奴对付牧云笙。盼兮的存在与否,都改变不了牧云笙的命运。

穆如寒江与苏语凝一同到树林中采药,两人嬉笑之间寒江向苏语凝表明,在他心中,世上的任何女子都没有苏语凝来得好看,这句话听得苏语凝羞涩一笑。寒江察觉出村中的古怪,怀疑一水村地底藏有东西,苏语凝亦同样道出一水村的古怪之处,但凡是其他村子,都会有贫富差距,可一水村的每户人家却都样样平等,毫无差距之处。话落,寒江拿出一张纸询问苏语凝是否见过一边的标志,苏语凝一眼认出此乃王铎口中的族徽,且一水村多数不同姓氏的人家都用此族徽挂于家中。

王铎一见龙锦焕便跪地朝拜,原来龙锦焕是王铎的父亲,更是天罗山堂的堂主。自当年一战后,王铎便率领天罗山堂众兄弟在一水村落户六年,等待龙锦焕归来。王铎向龙锦焕表明忠心,他与众兄弟任凭调遣。龙锦焕问起村中异常,王铎将牧云陆与寒江被机锋甲所伤一事告知,准备彻查两人的身份来历。

牧云陆与寒江、苏语凝漫步在河边。寒江认为一水村危险异常,为了牧云陆安全考虑,决定尽快离开村子。牧云陆提起苏语凝的博学多才,想让她为自己作诗。苏语凝借一首诗夸赞着牧云陆不争不夺的秉性。寒江却认为两人此举明显是读死书的行为,若到了争夺时刻,牧云陆便会拼尽全力。可牧云陆却道属于他的他必定不会放手,不属于他的东西,他亦不会上前争抢。见两人作诗兴趣正浓,寒江也请苏语凝为自己作诗,苏语凝借螃蟹为样,呤诵出一首诗歌,寒江本是不悦自己与螃蟹相比,可在听得苏语凝喜欢螃蟹之后,脸上不由得绽放出笑意。

休息之时,牧云陆坐在苏语凝身旁,提起了她的星命并向其表白。若是苏语凝信星命,他便为她去争天下。若是苏语凝不信,他便和她守在一方,给她一生安稳。这番话落入寒江耳中,寒江出言称现在并不是谈情说爱的时候。牧云陆却再次向苏语凝表明真心,认为自己能比寒江带给苏语凝更好的生活,可苏语凝的目光却落在寒江身上,久久不曾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