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集 牧云合戈欲夺皇位 盼兮助牧云笙救父

发布时间: 2019-12-02 20:18:37
A+ A- 关灯 听书

南枯月漓将自己模仿好的遗诏交给了合戈,以助他一臂之力。南枯祺早已命人在上边加盖国玺,合戈将会是奉先皇密诏名正言顺荣登大典的新皇。合戈接过遗诏,喜形之色溢于表面,认为两人大梦将成,牧云江山将要在落在他们手中。

虞心忌带着牧云笙赶到皇上寝宫,他探得牧云勤尚有一丝鼻息,想让牧云笙以秘术救下牧云勤,可牧云笙却脸色犹豫,称秘术只能给带来灾难,无法救人。虞心忌顾不得其他,他一边对抗着门口的守卫,一边嘱咐牧云笙务必要救活皇上。与此同时,穆如槊得知宫中变故,准备带着十二骑狮牙卫冒险进宫,他与牧云勤情同手足,绝不能看着牧云勤出事而置之不理。寒山阻止了穆如槊,最是无情帝王家,穆如槊将牧云勤当兄弟看待,可牧云勤却处处提防穆如槊,他们穆如家要守护的只是牧云江山,而并非牧云勤一人的江山,没有必要为了牧云勤拼上自己的性命。这番大逆不道的话引得穆如槊一阵呵斥,他命寒山前去夺下南枯祺手中的兵权,务必要等到牧云寒归来,江山绝不能落入合戈之手。

牧云笙准备施展秘术,牧云勤的幻影却出现在他的面前,告诉他自己已经得到解脱,准备前去寻找银容。这时,虞心忌归来,却见牧云笙迟迟未动手,不由得一阵愤怒,不仅让牧云笙放出体出的悠游魅,更是将自己心内的想法脱口而出,现朝中无人可做新皇,牧云勤绝对不能在牧云寒还没有回来之前宾天。牧云笙听到这番话心寒不已,他没有料到虞心忌竟也有所图,虞心忌却称自己这一身本领只想报效给明主,并没有任何错误。

南枯祺带领士兵来到两人眼前,欲以刺杀牧云勤之名将两人就地正法。虞心忌孤身一人冲上前对抗。另一边,南枯祺动用手中军权将孤松直与薛或掳进皇宫,把牧云勤薨世一事告知,以合戈手中的遗诏命两人一同签发国书,辅佐合戈登基。薛或对南枯祺口中的遗诏十分质疑,合戈却早有准备,他当众亮出月漓所模仿的遗诏,骗过孤松直与薛或。

穆如槊带领寒山寒川连夜进宫,却被墨羽辰所施的迷途术拦在秦风殿前。牧云德知晓墨羽辰本事不低,想同他一起学秘术,可墨羽辰从不教无用之人,只有牧云德对他有巨大利用价值之时,他才会考虑此事。牧云德与墨羽辰谈论起牧云栾夺天下一事。原来,牧云栾命牧云德助合戈假造玉玺,准备在合戈登上皇位后再向全天下公布合戈伪造玉玺之罪,再名正言顺地夺取江山。牧云德无法苟同牧云栾一方面想要权力,另一方面又想要名声的做法,若是换他行事,他必定杀得所有敌人都瑟瑟发抖,毛骨悚然。墨羽辰很是欣赏牧云德的性格,主动向他提出自己愿意做他父亲,教他本事的想法。

孤松直判断出遗诏虽未有假,但心中却存有疑虑,牧云勤宾天的消息就连他们也未曾知晓,可南枯祺却提前知晓且万事俱备。若是南枯祺给不出一个合理的解释,他与薛或便一同拒绝签字。牧云合戈拔出手中利剑,想要杀了孤松直,幸亏南枯祺及时阻止。牧云勤刚刚宾天,若是此时再传出监国御史身亡的消息,牧云合戈将会失去人心,引来质疑。这时,皇后一身黑衣来到,她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地说服二人,现如今其他皇子都远在殿外,唯有按照牧云勤的遗愿拥立合戈为新皇,才是对牧云勤和牧云氏江山最大的忠心。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盼兮出现在牧云笙面前,认为他应当救下牧云勤。她带领牧云笙走进幻境。幻境中的牧云勤一直在自己杀死银容的边缘中重复挣扎,牧云笙不解眼前之景。盼兮称这是因牧云勤遗憾太重,他虽未逝去,但精神力却永远被困在抉择的瞬间,他将会无数次地杀死银容,遭受苦楚。世人本就是如此,选择一个就要永远遗憾另一个,可牧云笙却不忍牧云勤受苦,决定救下他。这时,牧云笙身体突然发生异常,悠游魅想要破体而出,幸亏牧云笙强力控制。以牧云笙一人之力尚且无法救下牧云勤,盼兮主动提出自己愿意相助。牧云笙虽不愿连累盼兮,可敌不过盼兮的坚持,让她走进了自己的心中,助自己救父。

墨羽辰感知到南枯祺即将落败,他将所有知情人士都一一杀光,准备与牧云栾返回宛州,从头商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