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集 牧云陆苏语凝回宫 苏赫与和叶结伴而行

发布时间: 2019-12-02 20:18:51
A+ A- 关灯 听书

牧云陆的伤非但没有好转,反而愈加严重,寒江决定即刻动身回天启。牧云陆执意不肯,他将寻找传国玉玺的地图交给了寒江,并嘱咐他,若自己有任何意外,他必须代自己寻到玉玺。寒江为牧云陆安全着想不愿听命,牧云陆一气之下对寒江拔剑相向,苏语凝出面阻拦。面对着牧云陆对自己心意的怀疑,她口是心非地否认了自己对寒江的关心。

牧云勤已经好转,寒江不解为何牧云陆非要冒着性命危险寻找传国玉玺。牧云陆直言不讳地道出自己想与牧云笙争夺天下的想法。他喜欢苏语凝,可苏语凝却身负皇后星命,唯有与牧云笙一争天下,他才有机会得到苏语凝。苏语凝认为世上无人能阻拦自己的意愿,若她不愿嫁,纵使是牧云勤,也无法相逼,因此她并不需要任何人为她争夺天下。牧云陆认为苏语凝的想法太过于单纯,她可以不愿意嫁,但抗旨不遵,赔上的是苏家整个家族的命运。橙红年代小说

牧云陆重伤在身再次命寒江备马,寒江无奈之下只好以包扎伤口为名将牧云陆劈晕。为了苏语凝的安全着想,他提出让苏语凝陪着牧云陆一起回天启城皇宫。苏语凝虽心系寒江,可两人却因苏嬷嬷的死误会丛生,苏语凝见寒江毫无挽留自己之心,便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与牧云陆回宫之事。当时的地下城中,寒江为救苏语凝、牧云陆二人与王铎的九重阵法苦苦相抗,苏真知晓情况也来到王铎身边,恳求王铎能够放过苏语凝。寒江趁王铎恍惚之间,在牧云陆的帮助下破了阵法,并与王铎正面交锋。千钧一发之际,苏真上前挡在了两人中间,为王铎挡下一击,当场毙命,而王铎与苏真有着生死相伴的承诺,也拔刀自刎,随着苏真一同离去。

苏语凝很感谢寒江拼命打赢龙锦焕带他们逃脱,可她无法忘记苏嬷嬷为王铎受死的情景,也无法忘记寒江在杀戮时凶狠的眼神,这将会成为两人一生的心结。寒江不愿让苏语凝处于难过之中,他强咽下心中酸涩苦楚,让苏语凝忘记此事,并与她道别,两人最终分道扬镳,各走各路。

寒江的报信让穆如槊的狮牙卫顺利找到牧云陆。见到穆如槊的身影,寒江不禁闪身躲避,他想起先前与穆如槊之间的所有过节,黯然离开。马车中,牧云陆询问起寒江的身影,不满苏语凝与寒江两人的做法。他当着苏语凝的面谈论起自己对天下君主的见解,他担忧寒江将来有一天会找到传国玉玺,为了苏语凝反兵叛变,应了星命之说。同时,他早已经看出苏语凝对寒江的心意,她只不过是借苏嬷嬷的死让寒江远离她而已。苏语凝对牧云陆心思的细腻略感讶异,她确实如同牧云陆所说一样,故意怨恨寒江,若是寒江能够忘了她,便不会为自己做出夺取天下之事,也不会与穆如姓氏刀兵相见。寒江一生孤苦无依,她不愿意让寒江失去穆如家人。

牧云陆十分羡慕苏语凝与寒江之间的感情,不图权势,不图名利。可苏语凝越是心属寒江,他便对苏语凝有着越强的占有欲。他希望苏语凝能够认真考量眼前的局执,若她是真的为寒江打算,他们两一起便是最好的选择,他期望有一天,苏语凝心中所惦记的那个人能够变成他。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马车行至半路,穆如槊突然喊停,与牧云陆在队伍外秘密会谈。穆如槊让牧云陆交出手中的东西,牧云勤已经知晓一切。牧云陆苦笑出声,没有料想到纵使他再万分小心,身边还是难逃众多耳目,他大方地向穆如槊承认自己所寻找的就是传国玉玺。传国玉玺意味着皇位,现如今牧云勤命穆如槊前来要回玉玺,足以证明牧云勤根本无心将皇位传给他。牧云陆不明白自己为何会输给牧云笙,穆如槊诚惶诚恐,只称自己不敢揣度圣意。见牧云陆并未得到玉玺,穆如槊也不再继续询问玉玺一事,反倒追问起先前陪在他身边的那个人,牧云陆虽对寒江一事加以隐瞒,可穆如槊心思细腻,他命寒山将牧云陆苏语凝安全送回宫,自己则调头返回寻找寒江的身影。

严霜坐在草地上想着自己与和叶之间的点点滴滴,孤松拓前来要求严霜追杀和叶,严霜却出言婉拒,只称她手中剩下的最后的一支银羽箭要用在最关键的地方,它应该用来杀王而并非奴隶,她要等着硕风和叶成王之日,再一举将他击杀,消灭全瀚州人心中的火焰。与此同时,苏赫寻找到了和叶,他将丹尧老婆婆所说的秘密告诉了和叶,并对自己萨坦的能力十分质疑。和叶出言开导苏赫,并不是身强体壮之人才能带来用处,每个人的存在都有其自己存在的重要性,他相信苏赫是一个十分出色的萨坦。

经过和叶的一番开导,苏赫心中充满希望,想与和叶一起踏上前往黑森林的路程。苏赫年纪尚小,黑森林凶险万分,和叶不愿让苏赫冒险,可苏赫心意已决,认为只能真正经过一番危险,他将来才能成为全瀚州最大的萨坦。两人结伴而行,徒步行走在风雪中,苏赫不解为何和叶甘愿冒着生命危险为铁辕寻找战马,和叶心怀大志,他只称自己为了给全瀚州人寻找战马。战马是瀚州人心中的希望,只有寻回战马才能激发全瀚州人的斗志与信心,对抗铁骑军,对抗天启军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