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集 牧云栾酒中下秘术 牧云笙带寒江见苏语凝

发布时间: 2019-12-02 20:21:19
A+ A- 关灯 听书

寒山遵照牧云笙临走前的命令为寒江解开镣铐,他询问起寒江的答案。寒江称自己并未没答话,这个问题他并不知道答案,也从未认真想过,但他可以确定的是,牧云笙是真正的王。牧云笙在临走前曾支开众人,让寒江在将来的某刻去做一些事情。虽然寒江并不肯透露具体的事情,但寒山依旧询问起寒江是否会真正去做,寒江摇头未答,这个问题他同样也不知晓答案。回到房间后,寒江细想起牧云笙说过的话,神色凝重。原来,牧云笙所要求寒江做的便是在他应了星命之说时动手杀了他,牧云笙认为不让他负天下人便是救他。

牧云栾回天启城已有段时日,他打点好宫中所有一切,带着便装出宫的皇后前来探望合戈。探望的时间只有半个时辰,皇后一步步走近合戈,心中充满了哀伤难过。昔日意气风发的合戈如今却变得眼神呆滞,浑身狼狈。皇后抱着合戈放声痛哭,泪流不止,谁能想到她堂堂南枯会沦落至此,可合戈脑海中却还沉迷在当日即将称帝的时间里,神智早已紊乱不清。

探望过合戈后,皇后心绪复杂地看着眼前乔装成车夫的牧云栾。私自探望圈禁重犯乃是重罪,牧云栾做事一向自私聪明,她不相信牧云栾会平白无故做如此蠢事。牧云栾只笑称自己想要的便是同皇后在一起,两人一同奔向同个地方,再一同回程。他喜欢皇后,所以甘愿为皇后做这种蠢事。世间最疼孩子的莫过于自己的娘亲,皇后见牧云栾已做到如此地步,她希望牧云栾能再为她做一件事情,劝说牧云勤放了合戈。牧云栾笑着答应了皇后,称家宴过后,一切便会如同她所愿。你和我的倾城时光小说

兰钰儿将新酿好的好酒送到牧云德面前。在听得好酒将送往宫中之时,不禁记挂起了牧云笙。牧云德称此酒便是给牧云笙饮用,兰钰儿急忙向牧云德表明自己对他的心意,可牧云德却态度冷淡地让兰钰儿退下。待兰钰儿走后,墨羽辰从房间走出,牧云德告诉他,牧云栾命自己在酒中灌入秘术,要让牧云笙喝了当场发疯。墨羽辰惊呼不可,与牧云德说若想要达成伟业,就必须让牧云笙称帝。牧云德夹在两个父亲之中左右为难,最终劝说墨羽辰先将秘术灌入其中,他自有办法保牧云笙平安。

虞心忌已投靠入牧云寒麾下,此番牧云栾在酒中入秘术之事,牧云寒亦参与其中。虞心忌想要在酒席上动牧云笙动手,可牧云寒却念及两人的手足之情,决定自己亲手上前,不愿让旁人伤了牧云笙。

次日,牧云笙为了让寒江见苏语凝一面,以太子的名义将他带进宫中。与此同时的皇宫,苏语凝面色忧郁,一直拒绝试穿大婚礼服。所嫁之人并非良人,礼服是否合身又有何意义。牧云笙孤身前来,看到苏语凝的清新脱俗,不禁念起苏语凝幼年所作的诗作,对她一番称赞。苏语凝向牧云笙行大礼,恳求牧云能让牧云勤收回成命,她心中已经另有他人,这一生一世都不会改变。牧云笙询问苏语凝心仪之人的身份,苏语凝脸色犹豫,迟迟不肯说出口。

见苏语凝脸色犹豫,寒江不顾牧云笙与自己的约定,率自走进了房间。牧云笙对寒江的沉不住气倍感无奈,苏语凝得知刚刚的那番话是两人的捉弄,不禁脸色气愤地转身过去。牧云笙向苏语凝道歉,他此番不过是想要替寒江探清苏语凝的心意。寒江不愿将过错推到牧云笙身上,只道此次乃是自己恳求牧云笙带他入宫,前来见苏语凝一面。苏语凝听完后,脸上涌现出一丝欣喜之色,询问起寒江入宫见她的原因。寒江虽然心中挂念苏语凝,却口中心非地道自己是前来庆贺她与牧云笙的喜事。苏语凝不肯相信,向他提起地下城的誓言,可寒江却只说当时只是自己随口胡说而已。听到寒江的这句话,牧云笙十分恨铁不成钢,苏语凝则神情失落。

天启城妓馆,一名嫖客带着一个名贵锦盒前来听月漓弹奏的小曲,月漓询问起锦盒中之物,嫖客只称锦盒中的羽衣乃是名贵之品,全九州唯此一件,它将要献给端朝未来皇后。月漓想要一见羽衣的面貌,嫖客却笑她痴心妄想,以她现在的身份只会脏了羽衣。同时,嫖客亦将未来皇后乃是苏语凝的事情告诉了月漓,月漓心中一颤,不禁回忆起她与苏语凝之间的种种过节。

琵琶五根弦,月漓却弹断三根,但她的花容月貌却引起了嫖客的心猿意马。嫖客想与月漓一夜交好,并告诉他自己曾经与南枯家的过节。曾经的南枯光辉无比,而如今月漓却沦为了一个人人都能花钱享受到的妓女,他劝说月漓能够认清自己的身份,唯有认命才能活得舒坦。月漓不肯信命,她将手中拿着的小刀刺进了嫖客的胸膛,亲眼看着嫖客死去,并烧了羽衣。纵然落魄至今,但她依然认为,在这个上世界上,除了她自己,没人敢断她的命,也人配断她的命。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