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集 寒江带苏语凝离宫 和叶进入夸父祭坛

发布时间: 2019-12-02 20:21:52
A+ A- 关灯 听书

寒江赶到苏语凝寝宫,想要带她离开天启城。苏语凝欣喜的神色在得知寒江只是因牧云命令而来时,逐渐黯淡下来。她告诉寒江,她正在寻找一条剑穗做成的手链,如果找不到手链她就不走。剑穗手链在寒江手中,寒江却缄默不语,隐瞒了手链的事情。为了不耽误时机,他只好强行将不愿离开的苏语凝抱上马,离开皇宫。

瀚北。和叶与苏赫两人历经艰险终于到达夸父祭坛。和叶频繁回首盼望,苏赫却告诉他秘术施出已久,严霜却没有跟上来,足以证明严霜的心中并没有他,两人继续向前行走,穿过了一座透明冰桥进入地宫。与此同时,孤松拓从将士的口中得知严霜已经在晚间独自离营,尚未回归,他匆忙往西北方向去寻找严霜,而此时的严霜因中了“真爱永随”的秘术独自骑马疾驰在瀚北草原上,追随着和叶所走过的方向。

夸父祭坛地宫,苏赫将雪狼王的心捧上前,雪狼王之心忽然爆出红色光芒,大地开始震动,地宫中逐渐变得黑暗无比,重新为和叶现起三百年前的景象。苏赫与和叶站在一旁观看,苏赫告诉他,也就是在三百年前的今天,瀚州八部才开始分崩离析。景象里,铁沁王与八部王正在商议对付穆如骑军一事,原来,穆如和牧云本是瀚州的小小旁支,只因他们了盗取天神留下的马种,私自建立骑兵,横扫天启,推翻晟朝,才有了现在的中州王地位。瀚州不仅是八部的家乡,也是牧云氏的故乡,所以铁沁王料定穆如与牧云他们定不会放弃。

瀚州危在眼前,八部王愿意率领部族随铁沁王再战,直至战到生命的最后一秒。八部王各自向铁沁说出自己的优势与兵种,大家都坚定地认为,只要齐心协力,就一定能克制住穆如铁骑军,打败穆如。苏赫看着眼前的景象,亦告诉苏叶,八部曾经是不同的兵种,各有绝技,如果能重新将八部聚集在一起,就一定能组建出一支强大的骑兵。

正当铁沁王与八部王正商议之时,穆如的使者苓羽烽前来造访。他告诉众人,他乃是皇极经天派的祭司,他可以预测世上一切未来,他笃定瀚州八部与穆如天彤的战争必输无赢。八部王不满苓羽烽的话语,苓羽烽转头看向了丹尧王,称自己知晓丹尧部的秘密。丹尧部自从与夸父血战之后,其祝福的咒语已经变成了诅咒的咒语,再也不能为战士们带去胜利的祝福,唯有在三百年后,其部落的女人在硕风部诞生下一个男孩,祝福咒语才能重新使用。丹尧王自知自己部落已再无任何可用之处,他愧疚地面对铁沁王,铁沁王扶起丹尧王,并告诉他,无论有没有秘术,丹尧永远都是他的兄弟,就算没有秘术,他们还有齐心协力的勇士。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苓羽烽继续打压着众人,称他不仅能看清未来,更能看清谎言。他告诉众人,眼前之人并非是真正的铁沁。当年,夸父为了藏住火山神剑修建地宫,所以后来能拔出火山神剑的人就是铁沁王,苓羽烽动摇着众人心中的信念,不断告诉他们,他们并没有亲眼见到眼前的铁沁王拔剑,所以不能随便相信一个放羊人之话。天下终将是一个人的天下,是在战争中踏着所有战士的尸体得到的天下,如果他不是真正的铁沁,众人又何必为他拼上全族的性命。

铁沁王拥有着真正的勇士之心,为了让众人不受苓羽烽挑拨,他决定应苓羽烽的要求,当着众人的面,拔出王剑,令众人心服口服。就在铁沁王将剑重新插入火山口时,苓羽烽却再度开口,他要求亲自检验。王剑乃是夸父所留下的剑,八部王根本无法容忍苓羽烽的一再质疑与轻看,赫兰王十分生气地对苓羽烽动手,可苓羽烽纵然伤成重伤,亦是坚决要验剑。看着苓羽烽这番坚定的模样,铁沁王问心无愧地承诺他,若是他能活着走到王剑面前,他便让苓羽烽当场检验。

苓羽烽一步一步走向王剑,不断承受着八部王的拳打脚踢。铁沁王敬他是一个勇士,也兑现了诺言让他检验。可就在苓羽烽手握王剑之时,他却突然使用出了秘术,并当着众人的面,以他的血对瀚州八部进行诅咒,瀚州八部将会因铁剑而反目,终成一盘散沙。话落,苓羽烽化作一团黑色魅影,消失无踪,而铁沁王却不屑于苓羽烽的小伎俩,准备再次拔剑。

铁沁王一步步走向王剑,可未等他手握王剑,赫兰王却因私心而杀了铁沁王。拔剑者便能成王,他不甘心做一个小小的部落之王,他想要成为这草原与大地之王。赫兰王的私心同样引起了其他七部首领的私心。一时间,人心的自私在此时显露无疑,八人互相残杀,各不相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