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集 穆如铁骑瀚州惨败 牧云笙研究秘术

发布时间: 2019-12-02 20:22:22
A+ A- 关灯 听书

瀚州勇士勇往无前的精神感动了穆如铁骑军,众人纷纷向寒川请命,允虞心忌出城一战。纵然寒川心有不满,可敌不过众人的坚持,只能允了众人的要求,须臾,虞心忌以穆如家将的身份来到瀚州勇士赫兰托托面前,他卸去身上的铁甲与赫兰托托一战。虽然赫兰托托死在了虞心忌的刀下,可却死得其所。

瀚州穆如军营,穆如槊孤身站在风雪中,与将士们同经风雪。自穆如槊亲征以来,连日的战争皆是惨败收场,寒川十分不甘于他们堂堂穆如精锐铁骑军竟不敌瀚州一个小小部营。这时,一名已死的将士被战马带回,同时他还带回了瀚州人的连驽铁器。将士战死沙场令穆如槊心内十分自责,寒川认为瀚州人之所以能发展得如此猛速,与朝中人定有勾结,他想要向牧云勤揭发牧云栾的野心。

穆如槊不愿多生是非,只下令在将士遇到瀚州连驽军时立即撤退,保存军力。寒川十分不解父亲内心所想,他们穆如铁骑九万骑兵,个个良将,如若可以一同厮杀必能速战速决,可如今朝中只许率军一万,供给的粮草也不足,明摆着就是欺他们穆如一氏。穆如槊喝止了寒川所言,十分坚定地告诉他,他们穆如的任务就是平叛,如果将此事捅破,必定会让牧云勤陷入为难之际。他们姓穆如,就注定了要为牧云平叛,无论前方有多艰难,也不能咬牙吭声。

速莫国,帆拉王按照约定准备送寒江出地下城,他嘱咐寒江要寻回传国玉玺,待他成王后按照速莫河洛与人族的约定,让他们回到地面上建设自己的家园,享受阳光。传国玉玺意味着王位,寒江不愿与牧云笙争天下,反倒回了速莫国中,不肯离开。帆拉王告诉寒江,他们河洛一族会制造出辰羽箭,他将自己与羽人彻夜闲谈的事情告诉寒江,他喜欢羽人,正是因为羽人同他一样,都是没有国的王。

寒江不解王位的重要性,帆拉王只道人族占据了九州大地最富饶的平原,不用为生活而焦虑,而他们五族却要为了生存而一直努力着,这不公平。同时,帆拉王还道出,大端皇朝信赖至极的皇极经天派其实也是羽族星辰算式的一种,羽人曾经和他说过,九州即将重启,不破不立,不灭不生。

短短的几个字已经让寒江明白了帆拉王的话中之意,寒江警戒帆拉王,若是他们五族敢联手与牧云笙争天下,他势必不会放过五族。帆拉王笑寒江太过于天真,将来要和牧云笙争夺天下的是寒江,这是他们两人躲不开的命运,是他们两人要面对的未来。未等他的话说完,寒江出手教训了帆拉王并自愿被禁于牢笼中,不肯离开。帆拉王认为寒江这是在逃避现实,就算他不与牧云笙争夺,总有一天牧云笙也会与寒江争,人族的心意变幻莫测。

未平斋中,牧云笙专心研究着秘术,不吃不喝。虞心忌不肯任由牧云笙如此糟蹋自己,主动进屋劝说。牧云笙表明自己要学秘术的决心,唯有学会秘术,才能永远记住盼兮,秘术是盼兮送给他的礼物,秘术在,盼兮就在。失去至亲的痛苦虞心忌也深有同感,他出言劝说牧云笙,若是盼兮还在世间,也不愿看到牧云笙如此糟蹋自己。牧云笙询问虞心忌日后是否会后悔,他扬言要复仇,众人都避之不及,可虞心忌却如此为他着想。虞心忌语重心长地告诉牧云笙,他希望牧云笙不要看错了他,也同样不要看轻看错自己。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皇宫中,牧云勤前来探望皇后,与她一起看着这六月飘雪。六月飘雪并非吉事,皇后趁机提出大赦天下,赦免合戈的事情,可牧云勤却将她带到了金宁院。金宁院是牧云笙曾经的寝宫,他十分深刻地记得牧云笙的生辰,当日也同样是六月飘雪。牧云笙圈禁已有数日,牧云勤认为焚毁观星阁并非他本意,准备接牧云笙回金宁院居住,以伴皇后左右。皇后连忙反对,她提出牧云笙疯癫之事,认为牧云勤的安危重过银容的母子之情。

牢房中,虞心忌正在审讯酒宴试酒的侍从,侍从在酷刑之下坚决称他已试过酒,酒中并无任何问题,只是在他离开之后秦明还留于殿中。这条消息至关重要,虞心忌得到线索之后便赶往苓鹤清的牢房。苓鹤清在牢房中大嚷着要看星辰,虞心忌质问他为何要施秘术捉牧云笙身旁的魅灵,苓鹤清虽然一直称自己是为保护牧云勤,可虞心忌却十分清楚其中的破绽,当日苓鹤清早已提前在手上刻好血咒,此事定不是事发突然。

苓鹤清想起牧云栾曾经说过的话,为了皇极经天派的荣誉,他只能紧咬牙关,不泄露任何风声。见苓鹤清油盐不进,虞心忌放弃审问,他在离开前命人撤掉所有灯火,从心理上折磨着苓鹤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