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集 牧云栾让皇后弑君 严霜中觅踪箭

发布时间: 2019-12-02 20:22:57
A+ A- 关灯 听书

皇后在寝宫中满怀期待地等着合戈,可合戈却长跪于牧云勤寝宫外,磕头认错。纵然牧云勤整整一天都没有接见合戈,可合戈还是不愿放弃。牧云勤拒见合戈之事传到皇后耳中,皇后不顾嬷嬷阻拦,准备到牧云勤寝宫为合戈讨个说法。

牧云勤开门之际,皇后同时到达。在听到合戈准备赴瀚和谈并乞求牧云勤的一句夸耀时,她当众打了合戈一巴掌,牧云勤转身离开。合戈不解母亲的做法,他若得不回往日荣光,又怎能照料她,现如今他见了母亲,心中只有羞愧。皇后并不需要合戈有任何作为和荣耀,她只希望合戈能够平安地活下来,可合戈却表示,他身上不仅有牧云皇族的血,也有南枯世家的血,他这辈子永远都不会认输也忘不了荣耀,所以他宁愿选择荣耀地死,也不会带着屈辱活下去。皇后笑他愚蠢至,命才是一切之根本,可合戈却恳求能够让他自己为自己的未来作主。

薛或前来见牧云栾,他道出牧云德利用九州客栈买卖消息,拿下盐粮买卖专权一事。盐粮乃是国家的根本,牧云德如今的做法明显表明了他另有居心。先前弑君计划也随着寒江重伤失败,薛或要牧云栾给出一个交待,若是牧云栾想一走了之,就休怪他抓牧云德的把柄。牧云栾知晓事情已经到最重要的一步,决不能功亏一篑,他向薛或提出另一个杀牧云勤的人选——南枯明仪。

皇城中,牧云栾与皇后密谈。皇后希望牧云栾能够阻止合戈赴瀚一事,牧云栾却称自己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王爷,皇后太过高看他了,若是想要阻止合戈赴瀚还需另寻他法。两人谈论起皇后之位,皇后这个位子意味着天下女人之尊,拥有着无上的荣耀与富贵,可在现在的南枯明仪眼中,皇后之位就如同冰霜一样寒江,她得不到丈夫的疼爱,也无法享受与儿子的天伦之乐。

牧云栾意味深长地道出皇后之位并非南枯明仪的笼子,牧云勤才是,他巧言挑拔着两人之间的感情,提出自己想要代替牧云勤,带给她所有她想要的生活,让她感受到男人的疼爱,看到世间的暖。话落,牧云栾拿出手中的毒香,要求皇后将牧云勤的香替换掉,可皇后亦非愚蠢之人,她收下毒香并警告牧云栾,若是合戈有个三长两短,牧云勤便会知晓这毒香乃是牧云栾所赠。

九州客栈,月漓求见牧云栾,恳请他能够帮自己成为大端朝下一任皇后。牧云栾笑月漓与皇后一样,太过高估自己。满朝臣工都知道月漓是官妓身份,且接待过客人,以她这名声根本无法当任皇后。月漓不奢求牧云栾能帮她堵住悠悠众口,只希望他能带自己前去见合戈,只要见了合戈,她自有办法。世间上没有免费的午餐,牧云栾从不平白无故地帮人,站在他眼前月漓不仅容貌与皇后十分相像,就连心底里不服输的性格也都与皇后一般无二,不由得让牧云栾对月漓动了心思。得牧云栾会带自己去见合戈的承诺后,月漓决定献出自己,两人的风花雪月之事皆落入了门外牧云德的眼中。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瀚州,寒山暗自带走了严霜,想与她一谈。牧云寒出账营寻不到严霜的踪影,只看到她留下的一封信,信中提及她为解穆如铁骑之急,私回越州恳求靖王筹措粮草。另一边,寒山将严霜带到了无人之际,希望严霜能为平叛瀚州贡献出性命。严霜并不乎自己的性命,只想知道寒山要如何利用她,寒山执起觅踪箭射向严霜,觅踪箭上边施满秘术,他要身中觅踪箭的严霜带他们找到赫兰大营。

严霜被寒山绑于军营之中,苏赫见到奄奄一息的严霜,连忙返回大营将这个消息告诉和叶,和叶二话不说便驾马准备赶往穆如军营。当日金珠海离开的时候,他就发过誓,这辈子绝对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自己的女人。这时,铁朵拦下了和叶,恳求他能够忘了那些女人,他该喜欢女人是她,可和叶却落下一句他永远也不会喜欢赫兰铁朵便驾马离开。看着和叶离开的身影,铁朵顾不得其他,也只好驾马追去。

速沁部,紫炎与速沁部族人准备脱离盟约,独自挑战穆如铁骑。当年的速沁本身是雄鹰的后翼,却在被硕风屠族后失去骄傲与尊严,沦落到至今地步。独自挑战穆如铁骑虽然冒险,但对于众人而言,屈辱地活着永远比不上手刃敌人之后痛快地死去更为心安,他们只求紫炎能带他们杀个痛快,无论是生是死决不后悔。紫炎十分满意族人的壮志,并准备从铁辕处偷来印章,取出速沁族的连驽。

帐篷里,铁辕见紫炎归来,与她诉说起自己的温情。铁辕对紫炎一片情意,紫炎又岂是负心之人,她忍住心酸,不停地嘱咐铁辕要保重自己的身体。铁辕察觉出紫炎近日来的早出晚归,可紫炎却隐瞒了准备脱盟一事,只称自己是为速沁部的地矿事情忙活,她不仅是铁辕的女人,更是速沁部的主君,她必须对速沁部负起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