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集 寒江目睹穆如惨遇 牧云笙再次见到盼兮

发布时间: 2019-12-02 20:26:58
A+ A- 关灯 听书

寒江在城墙牢笼上亲眼目睹穆如所遭受的一切,他失声痛哭,如抓着最后一棵救命稻草一样,恳求牧云笙能够救救自己的族人,可牧云笙却神情淡漠,一语不发。幻镜中,牧云笙恳请墨羽辰能够放了自己,他想要救寒江与穆如一族。墨羽辰嘲笑牧云笙无权无势,手无缚鸡之力根本做不了什么,若是牧云笙想要救穆如,唯有释放出体内的悠游魅。牧云笙深知悠游魅会给世间带来灾难,不肯同意,墨羽辰为逼迫他释放悠游魅,让其亲眼看着穆如阖族被屠的场面。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穆如氏女人与孩子皆被送上断头台,命葬台上。这时,寒山高声大喊着“穆如没有退”冲至城门口,本是想要让众人都知晓穆如铁骑的忠心,却见到了自己最不愿见的一幕。看着拼命赶回的寒山,穆如槊无声落泪,心中难过,而寒江则目光悲痛,神情奔溃,心中被仇恨所充斥,誓要为穆如一族报此血仇。合戈与皇后冷眼看着穆如家族的落败,薛或询问起寒江的处置方法,合戈决定将寒江悬挂于城墙上,让世人永远记得穆如的弑君之罪。末了,薛或在合戈身旁提醒他当日之约,合戈为让薛或安心,决定将登基和大婚典礼一同举办。时间都知道小说

幻境中,牧云笙再次恳求墨羽辰,希望他能够放了自己,寒江还需要他的帮助。墨羽辰称弱者并没有任何资格提条件,只有强者才配提要求,才配得到幸福。牧云笙心灰意冷,认为世间并没有真正幸福。墨羽辰笑牧云笙太过可怜,他带着牧云笙重回当年的永银宫。

永银宫中花瓣漫天,白发宫女林秀曼仔细栽培着琥珀海棠,牧云笙不肯相信眼前所看到的一切,他认为白发宫女乃是墨羽辰所变,这一切皆是墨羽辰用了幻化秘术在欺骗他。这时,银容与牧云勤的身影从门口走进,牧云笙心中惊愣。与此同时,虞心忌在未平斋中发现牧云笙所服用剩下的凝心丸。

永银容中一片祥和,银容与牧云勤恩爱无比,令牧云笙感到心安。墨羽辰残酷地将牧云笙拉回幻境中,并告诉他,他并不是一个普通魅族灵,他拥有最强大的力量,而这股力量恰恰是他所需要的。他要牧云笙拿出身上的力量,贡献给自己。话落,墨羽辰发觉牧云笙尸麂针已深入骨髓,他想要将牧云笙体内的尸麂针逼迫出。他坚信,只要拿出尸麂针,牧云笙体内的悠游魅就能够得到自由。

牧云笙不肯释放出悠游魅,不愿让其残害天下苍生。墨羽辰在他面前提起林秀曼与牧云勤的一生悲哀,希望牧云笙能认清现实。好人并不能为自己带来任何好处,只能将自己推向无尽深渊。林秀曼自认清高,一世不肯与人争抢,最终不过落得一个服侍别人一生,为别人而死的下场。而牧云勤一生软弱无能,若不是他在一次次的选择中选择了当好人,他就不会失去银容,不会受到宛王的逼迫。这一切都是好人的下场。与牧云勤同样,墨羽辰认为银容的下场也是咎由自取,身为魅族的她原本可以蛊惑人心,可她却选择了不争不抢,最后直接将自己葬送在深宫之中,而且还将软弱传给了牧云笙。

牧云笙眼前现起银容的身影,银容告诫他不可迷恋世上最美的东西。牧云笙想知晓银容之所以不争不抢是因为爱还是无能,银容坦言告知,自己之所以选择不争是因为爱。牧云笙流泪满面地告诉银容,若是当年银容能够为自己争取一下,他就不会在深宫之中遭尽冷眼。银容为爱放弃了生命,却也抛弃了他。

话落,牧云笙想起了盼兮,发现自己置身于未平斋中,眼前出现了盼兮的容颜。盼兮告诉牧云笙,这个世上没有弱者的正义,好人既不是善良,也不是别人对他的赞扬。只有当他成为强者之时,他才能够拥有他所想要的东西,保护他所想要保护的人。如果没有足够力量的话,牧云笙口中的保护也只不过只是说说而已。何况,这个世上还有最后一个关心牧云笙的人在等着他前去拯救。

盼兮利用秘术让牧云笙亲眼看到了寒江被诛杀的场面,以此激励着牧云笙,希望他能够释放出体内的力量。牧云笙对眼前的盼兮感到十分陌生,他认为眼前的盼兮不过只是自己的幻影而已。这时,墨羽辰将牧云笙拉到幻境中,牧云笙依旧浑身被锁着铁链,他看到了眼前的盼兮,深感诧异,想要知道她是真是假。墨羽辰称自己已经得到魅灵之书,且学会了盼兮所有的秘术,现如今眼前盼兮于他而言根本毫无作用。

牧云笙恳求墨羽辰能够放过盼兮,墨羽辰将自己插在盼兮身上的武器拿出,盼兮落下眼泪看着牧云笙,与他一同进入自己的幻镜。盼兮幻境中,盼兮告诉牧云笙,人生漫长,输赢并非一时,牧云笙需要懂得看人心,只有度过茫茫岁月,还能拥有真正笑容的人才是真正了解这世间秘密的人。她希望牧云笙能够在两难抉择中永远保持着自己的善良,唯有善良才是消灭痛苦不安的力量。牧云笙心中宽慰,认为眼前的盼兮才是他所认识的盼兮,他的盼兮终于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