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天王定都 4.1 洪秀全江宁称王

发布时间: 2019-12-02 22:51:46
A+ A- 关灯 听书

正当曾国藩带着满弟国葆、康福、王荆七与郭嵩焘一起离开群山环抱的荷叶塘,向长沙走去的时候,百万太平军将士正在天王洪秀全、东王杨秀清的指挥下,借攻克武昌的巨大军威,以排山倒海之势、雷霆万钧之力,浮江东下,相继拿下九江、湖口、安庆、芜湖等沿江两岸重镇,最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举夺得江宁。两江总督陆建瀛被杀,江宁将军祥厚战死。小天堂敞开大门,准备迎接两年来浴血奋战、劳苦功高的天国将士。

江宁,古称金陵,清代置两江总督衙门于此,乾隆二十五年,又增设江宁布政使司,是仅次于北京的重要城市。北王韦昌辉率部最先进城,第二天,东王、翼王也进来了。在三王指挥下,江宁城内的善后事宜进展得迅速而有条不紊。积尸清除了,大火扑灭了,街道清洗了。为着防止向荣和琦善南北夹攻的队伍攻城报复,江宁十三道城门和破损的城墙也奇迹般地恢复了。只是城里人口大大减少,老百姓纷纷迁徙城外躲避战火,百万多人出走十之八九,只剩下十多万了。

两江总督衙门被定为天王宫,这两天也略加修饰。清妖的一切仪仗、匾额、字画全部焚烧,从大门口一直到天王殿,所有门墙都用黄纸裱糊。将士们清扫庭院,张灯结彩,以便恭迎天王驾到。

咸丰三年正月二十日,虽然天气清冷凛冽,却阳光灿烂。对于江宁百姓来说,这是个冬天里的好日子。一旦战火熄灭,这座六朝古都,便又显现出它气概非凡的本色来。紫金山雄踞城外,犹如一个儒雅的将军,仗剑守卫着东大门。山脚下玄武湖波光粼粼,晶莹透亮,好比一块明丽的妆镜,将紫金山的英姿尽摄镜里。小小的圆菱湖羞涩地躲在西南脚,那正是持镜美人的笑靥。长江是一匹浅黄色的练带,弯弯曲曲地铺在城北,停泊在江面上的大小战船,如同练带上镶嵌的一颗颗珍珠,熠熠闪光。练带上有一根乳白色的丝绦,蜿蜒穿过城南,这丝绦便是胭脂金粉秦淮河。从古到今,它载过多少梦幻般的画舫,水中混杂过多少公子王孙的绿酒、商女村姑的清泪!那清凉山、幕府山、雨花台、燕子矶,那莫愁湖、胜棋楼、鸡鸣寺、夫子庙,每一处风景、每一座建筑,都有着一段神奇的传说、一个动人的故事,引起人们对这座古都的无限缅怀和神往。金陵,你真是中国城镇中的瑰宝,人人向往的小天堂。今天,你千年史册掀开了崭新的一页。

从清晨开始,原来的两江总督衙门到仪凤门这段街道,便全部由两广过来的老兄弟刀枪森严地警卫着。天王就要率领天朝的文武百官进小天堂了!

留在城中的十万百姓,出于好奇、仰慕、看热闹等各色心情,吃过早饭后,全部都来到这段街道,以先睹天王威仪为快,把两旁的小街小巷堵得水泄不通。

忽然,一道严厉冷酷的命令传过来:“全体原地跪下,不得走动,低头看地,不准仰视,违者斩首!”十万百姓颤颤抖抖地遵命跪下来,两眼直勾勾地看着膝前的那块小黑土,年长体弱的后悔不该来。但已迟了,来了就不能走,“违者斩首”。跪在人群中的年轻人,无论如何也抵抗不了那强大的诱惑,趁着警卫兵士不注意,常常偷眼向街中心望去。

来了!眼前是一片数不清的红、黄、白、黑、蓝军旗,从仪凤门那边走过来,尘土飞扬,旌旗蔽空。不见天王,先见一副威严不可抗拒的气派向跪在地上的百姓头上压来。长长的军旗队伍过后,接下来的是一批佩剑武官,一色的高头大马,五人一排,足足有一百排,红色褂子的前面均绣着“两司马”“卒长”等黑字。跟着马队而来的是一座六十四人抬的大黄轿,轿身四面绣着四条或腾云驾雾、或翻江倒海的巨龙,轿顶上有五只用丝线、竹骨扎成的仰头朝天的丹顶仙鹤,卫兵和轿夫一色的黄风帽。轿后是十六对吹鼓手,十六对铜鼓手,有节奏地吹吹打打。偷看的老百姓心中揣测:这轿里坐的怕就是天王了。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是的,轿里坐的正是洪秀全。这几日,是他出生四十年来最痛快的日子。从岳州以来,千里长驱,势如破竹,自己几乎没有亲临过战场,没有指挥过一场战斗,小天堂就这样轻而易举地到手了。他起先还有点感到意外,但很快就意识到这是应该的事。自己是天父的次子、天兄的亲弟,有万能的天父天兄的帮助,世上哪里还有敌手呢?他坚定不移地相信,在他挥手之间,北京就可以拿下,咸丰妖头就得让位,中国的一统江山就在自己的掌握之中。昨天,他登高眺望六朝胜地,心里涌现出一股难以抑制的志得意满的情绪。这个广东花县的落选童生,长期看到的只是田园阡陌、寒山僻水,从未见过如此壮丽的江山。钟山龙盘,石城虎踞,的确名不虚传!他想起幼时读过的李后主词,看过的孔尚任《桃花扇》。这个金粉繁华之地、温柔富贵之乡,再也不是想象中的虚无缥缈的仙境,而是实实在在已属于自己了。黄龙轿里的天王,决定从此卸甲下鞍,好好地享受、加倍地享受这人世间的幸福,方不辜负天父之子的身份,不委屈十多年来提着头颅传教造反的艰难岁月,以补足过去整整四十年的亏欠。

黄龙轿后,一匹装扮得华丽考究的白马上坐着一个漂亮的女人,她怀里抱着一个三岁孩子,这孩子身着滚龙绣袍。并排的是另一匹同样装扮的枣红马,那上面也坐着一个女人,怀里同样抱着一个孩子。这孩子大概尚不满周岁,用一条黄色绣龙围巾包着。

这两匹马后,是一队花花绿绿的女人,一共三十六位,全部骑马。这些女人大部分都在二十岁上下,身穿短衣长裤,不着裙,一双大脚格外显眼。每个女人后面紧跟着一个女仆。女仆手撑一把色彩艳丽的日照伞。日照伞上分别写着“赖王娘”“谢王娘”“韦王娘”等等。跪在地上的百姓心中明白,这是天王的后妃们。对于天王有三十六个娘娘的事,他们不感到惊讶,都认为这并不算多。住在北京紫禁城里的皇爷,据说是三宫六院七十二妃,比天王的老婆多多了。尤其令他们钦佩的是,天王的妃子个个能骑马打仗,就凭这一点,即可称巾帼英雄。天王的老婆们尚且如此,天王的本领就可想而知了。这三十六个女人过后,接下来的又是数百名步行的士兵。从天王的开路旗手算起,一直到最后一个士兵走过,足足过了半个时辰。这位开创新国的天王是多么的有气派!老百姓个个钦佩万分,以前看到总督出巡,以为是大开眼界,现在跟天王的仪仗比起来,真个是小巫见大巫。

跟在天王后面的是幼西王、幼南王,接下去是天、地、冬、夏、春、秋正(又正)副(又副)二十四丞相,再接下去是检点、指挥、将军、总制、监军等,最后是一支英姿飒爽的女兵。女兵们身着戎装,腰佩刀剑,背后背着一张花弓。举止之英武,是江宁城百姓所从未见过的。一直到日落西山,队伍才过完,老百姓们也在地上整整跪了三个时辰。但他们都不觉得累,反而得到极大的满足。原先后悔想走的也庆幸终于没有走,因为到后来,大家都抬起头来观望,也没有哪个警卫认真地执行命令,有的警卫还和百姓笑嘻嘻地说几句话,露出得意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