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 湖北巡抚做了彭玉麟的俘虏

发布时间: 2019-12-02 22:57:28
A+ A- 关灯 听书

曾国藩出门后,悄声问刘蓉:“孟容有何见教?”

刘蓉说:“克复武昌,就在青麟身上。”

“此话怎讲?”

刘蓉附在曾国藩耳边,说出一条计策来。曾国藩笑着说:“人称你为小亮,果真名不虚传。”

说着,二人一先一后回到厅里。曾国藩皱着眉头对青麟说:“墨卿兄的处境,实在令人同情。不过,”他的神情变得严峻起来,“省城丢失,不管出于何种原因,巡抚罪当斩首。”

青麟脸色惨白,冷汗直流,抖抖地说:“我亦知皇上不会饶过,还望诸君为我将实情奏报,即使皇上不能网开一面留下青麟残躯,但能为国家保存这一千忠良之士,我死亦值得了。”

说完,重重地叹了一口长气,两眼无神地看着眼前的茶碗。

曾国藩说:“有一个办法,或许可使墨卿兄将功补过,换取皇上的宽恕。”

“涤生兄有何高见?”就像一个即将毙命的落水者看到上游漂来了木头,青麟眼中闪出希望的光芒。

“目前湘勇已分三路北进,即日将达武昌,倘若墨卿兄为湘勇光复武昌出力,则前过可补。只是颇有一点危险,不知老兄愿为否?”

曾国藩摸着胸前的胡须,两只三角眼盯着青麟那张典型的尖细泛白的旗人脸,似乎在审视着他的胆量。曾国藩出自对吴文镕的怜悯,固然同情青麟的处境,但实际上是瞧不起这个怕死鬼的。

落=霞=小=说

“青麟已犯死罪,何险可惧?涤生兄,你只管说。”青麟说的是实话。

“我有一个主意,也不知可用不可用,说出来,尚请骆中丞和季高兄润芝兄指点。我想以三百精干湘勇,作老百姓打扮,装成半路上捉住墨卿兄的样子,然后把墨卿兄送到武昌长毛头领那里,以此博得长毛的信任,埋伏在武昌城里做内应。到时里应外合,收复武昌就容易多了。”

“此计甚好。”左宗棠说,“只是要有几个胆大心细会办事的人去干,要打入贼窝子里去。据说打武昌的长毛头,就是不久前进犯我湖南的那个人,湘潭收复后,他匆忙带兵返回湖北,攻陷了武昌。”

胡林翼说:“此人是长毛伪翼王石达开的胞兄石祥祯。派去的人,要善于临机应变,弄些乖巧法子出来,把此人拉下水。”

骆秉章也说:“这个主意可行。季高说得对,要选几个靠得住的人。”

青麟想:把我送回武昌交给长毛,万一长毛先把我处死,怎么办呢?但这层意思他不敢说出,只得硬着头皮说:“一切凭涤生兄安排!”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一队穿着各色衣服的百姓,在通往武昌的大道上疾行,他们正是曾国藩派出的化了装的三百湘勇,为首的是水师统领彭玉麟,副手是康福和鲍超。鲍超是个粗鲁汉子,曾国藩挑选他,是因为看重他高超的武艺,危难之际,他一人可顶十人用。

这天正午,在纸坊客店里吃罢中饭后,彭玉麟对青麟说:“中丞,请你老委屈一下,戏要开场了。”

青麟懂得他的意思,说:“你动手吧!”

几个湘勇上前,用一根粗麻绳将青麟的上身捆得严严实实,押着他,向武昌城走去。

酉初时分,彭玉麟一行来到武昌望山门。为防奸细混入,武昌各门把守严密。巡视望山门城防的是周国贤,他和康禄一样,也已升为师帅了。康福眼尖,一眼看到站在城楼上的,竟是野人山上的仇人,忙把帽檐拉下,并钻进人堆里。周国贤威严地发问:“城下是何人在喧闹?”

彭玉麟走上前,靠着城墙根,以一口纯正的安徽话答应:“将军,我等本是武昌城里的良民。前几天被青麟裹胁出城,半途间我们杀了青麟的亲兵,把青麟抓了起来,现送给将军发落。”

周国贤问:“你既然是武昌人,为何口音不对?”

彭玉麟对此早有准备。在路上时,彭玉麟就想到,长毛最担心的是湖南派湘勇救援武昌,这一队人从南边来,如果讲衡州话,就会引起他们的怀疑,既然不会讲武昌话,不如讲安徽话,消除他们对湘勇的戒备。彭玉麟不慌不忙地说:“在下本是安徽人,十年前来到武昌城里开茶庄,口舌拙,学不来湖北话,只会讲家乡土话。”

周国贤听彭玉麟讲得有理,不再查问了,高声说:“你们把青麟推出来!”

彭玉麟把五花大绑的青麟推到前面,城楼上有认得青麟的,告诉国贤,捆绑的正是前湖北巡抚。国贤不再怀疑,打开城门,放彭玉麟一行进了城,并要彭玉麟押着青麟去见石祥祯。彭玉麟对三百化了装的湘勇说:“各位都回自己家去吧!”

湘勇便按路上所商量好的,三三两两地散开去。康福戴着一副大墨晶眼镜走到彭玉麟身边。彭玉麟指着康福、鲍超对国贤介绍说:“这二位都是敝庄的伙计,康大、鲍四,擒拿青麟,主要靠鲍四的功夫。在下名叫彭忠。”

国贤将他们带到设在原巡抚衙门的西征军湖北总部。石祥祯十分高兴地接待他们,亲热地说:“难得三位壮士对天国一片忠心,擒拿妖头。”

彭玉麟说:“青麟祸国殃民,罪大恶极,人人痛恨。敝茶庄的一点积蓄亦被清兵抢去。在下与两位伙计被裹胁的那天,就打算在路上擒拿他们,只是一路无下手机会。走到蒲圻时,青麟的护兵大部分逃散,只剩下百把人了。我见机会已到,便暗中串通难民在半夜起事。难得鲍四好武艺,康大亦一旁协助,杀死几十名卫兵,把青麟活捉了。”

石祥祯端详着鲍超、康福,连声说“好汉,好汉”,并吩咐亲兵拿出五百两银子来。彭玉麟忙站起推辞:“将军,我等捉拿青麟,并不是为了赏银,实是为民除害,为敝庄雪恨,若是赏银子,倒是看轻了我们。”

石祥祯是个豪爽的人,见彭玉麟这样说,愈加喜欢:“好汉不要银子,就算了吧!既然茶庄破产,若是愿意的话,和我们一起灭清妖、打江山吧!我看三位均非等闲人,天国正需要你们这样的好汉。”

彭玉麟一听,正中下怀,忙又离座答道:“蒙将军错爱,彭忠等愿随将军马后!”

石祥祯大喜,命令亲兵将青麟带上来。

青麟被押了上来。他瞧见彭玉麟等均是座上之客,心里放心。他不慌不忙地走着,站在石祥祯面前,并不下跪。石祥祯愤怒地喝道:

“狗官跪下!”

青麟仍不动。亲兵上来,一脚扫过去,青麟立刻扑倒在地,想起好汉不吃眼前亏的俗话,只得勉强跪着。

“狗官,报上名来!”石祥祯虎目怒睁,吼声如雷。青麟吓了一大跳,好一阵才平息下来,低声回答:“丙申科进士前翰林院侍讲学士,现任礼部右侍郎、差委湖北学政、湖北巡抚青麟。”

“妈的,死到临头了还要神气,什么侍郎、巡抚,统统都是妖孽,都要斩尽杀绝!”青麟跪在地上,不敢回嘴。石祥祯又问,“狗官,你知罪吗?”

青麟抬起头,望一眼彭玉麟,彭玉麟向他丢了一个眼色。青麟像喝了一口参汤似的,精神振作起来,说:“本抚院无罪。”

“妖头,你还嘴硬!这些日子,武昌百姓诉苦申冤的接连不断,待我数几桩给你听听,看你有罪无罪。妖头,你仔细听着:自从去年正月,我天国将士撤离武汉三镇,向小天堂进军时,你们蜂拥进城,疯狂倒算,杀害与我天国有往来的无辜百姓三万余人,这是不是罪?这一年半来,你们在这里对百姓肆意掠夺,横征暴敛,数万百姓家破人亡,四处逃荒。这是不是罪?你手下的官吏敲诈勒索,贪污中饱,你的几千兵卒明火执仗,抢劫财物,杀人越货,强奸妇女,无恶不作。这是不是罪?说!”

石祥祯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一个茶碗被震得跳下来,摔得粉碎,尽管有彭玉麟等人坐在上面,青麟还是吓得心惊肉跳。略为平静后,他为了不在彭玉麟面前失去面子,强作镇静地回答:“刚才所说的,有的不是罪,有的言过其实,即使所说皆实,也是本抚院前任的事,非本抚院所为。”

石祥祯大怒:“我不管是你干的,还是你的前任干的,总之都是你们这些妖头狗官的所作所为。吴文镕已被我天国处死,崇纶逃走了,一旦抓获,决不会让他活着。天理昭彰,三位好汉把你抓来了,我今天岂能容你!”

石祥祯猛地站起来,大声命令:“把狗官推出去,给我砍了!”

青麟一听,吓得瘫倒在地,晕死过去。彭玉麟也没料到这一着,他慌忙起身,对石祥祯一拱手:“将军暂息雷霆之怒。青麟之罪,十恶不赦,不过,依在下看来不如暂且关他几天。听说曾国藩就要率湘勇前来攻武昌,待活捉曾国藩、塔齐布等人后,再召集武汉三镇父老公审他们,岂不是一件大快人心的好事。”

石祥祯说:“彭兄说得有理,就让他再苟活几天吧!押下去!”

亲兵过来,像拖一条死狗似的,把青麟拖了下去。